跳到主要內容

我嫉妒你

圖片來源:istolethetv

不管是人類的動物,抑或是動物的人類,我們都有動物的本性,只是我們是人類。這說來,還是很矛盾的奇怪結合。事實上可言,我們確實都有動物上的某一部份,這也是我持續在「推動」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奇怪組合,我也試圖去「證明」著我們都有動物上的觀點,但我們被迫成為「人類」(說「被迫」也很奇怪,但我找不到更好的說法),學著怎麼看待人類,不能只用人類的看法——我指的是現代人的看法,當我們已經把這種人類生活目的視為一種「正當」的生活品質時,我們就容易失去人類的本性。



不是每一個人都像《國家地理頻道》的節目《異鄉歷劫》一樣,在節目上說著自己的歸來有多麽幸運,也不是每一個人的真實故事可以搬上大螢幕一樣,有個傳奇的一章可以訴說,我們每一個人生活大同小異,在非洲的婦女,在中東的婦女,在歐洲的婦女,在美洲的婦女,在山地的婦女,我們的生活只是分別寫成她們各自生活的某一種類似的篇章,例如:我們都要採集、餵養小孩,教養小孩,以及照顧整個家庭起居。仔細端看各民族的章節,像是各國小孩的早餐特寫,有的小孩是麥片加牛奶,有的小孩卻是米飯加上菜餚,有的小孩是餅皮加上菜餚與湯等等,將文化反應出各國的差異,但我們只是某部分的縮寫,你就認為「不同」。

因此,人類的生活的差異在文化寫出「類似」的篇章,而綜觀來說,只是習性上的「放大」與「縮小」罷了!但聚焦在動物身上,才知道,人類生活只是某種各種族之間的誤差,中東民族的飲食,特別是「甜食」都會比你想像得還要甜,但在「豹族」身上,獵豹與雲豹、花豹這些動物的「特性」上面,都以為「文化」而發展出「適應」的機制。中東民族愛吃甜一個原因是因為氣候的緣故,而生活習性加上基因衍生出適應變化,讓你必須要對這個環境「生存」下去才能生活,雪豹是其一。你在雪地中也找得到狐狸,尤其是看到獵物之中,就直接往雪地裡頭跳,但狐狸不會隨便就進入不「合適」的區域——我是指你大概不會在亞熱帶地區或是牠們的狩獵範圍之外看到他們,除非真的很餓。

我們是環境綑綁的動物,因為環境將我們束縛成必須適應這種社會文化上的產物,而被迫求著一種必須上的進步。用人類的觀點來說,就是在現代生活必須要求的品質見證下,而生出某種更應該要的適應生活,你可以說不過這種生活的人「真的」很少,所以在新聞中若是看見,你才覺得驚訝。這世界上當然還有不依靠水電過生活的人(排除部落民族),這種「鄉野奇人」,活在深山中當個隱士沒什麼不好,沒負債,沒帳單要繳,更不需要擔心現代新聞發生什麼大洪流,除非發生在自己周遭。在生活中,如果真的求得一種「得心應手」的意義,你大概就會知道,真正重要的絕不是你擁有的現代生活寶典:錢包、信用卡、鑰匙、手機這些「必需品」,重要的是你學會怎麼自給自足又豐裕。

「現代」人並不容易做到這點,時尚雜誌的風格比自己怎麼穿得出色還來得重要,手機裡的訊息比等待來信來得急迫,女孩在乎自己比自己在乎別人來得凸顯,男孩在乎什麼樣的評價勝於他們給他人怎麼樣的想法來得好奇,每一個人都(不)自戀,自戀在自己應該要怎麼樣的特色優點,尤其是有「某種優生學」的概念特色觀念上,提升自己的外型與內在,好像就讓自己勝於「真正的現代人」。

這是都會教我們的,把原始人與「現代人」對比,只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特色,他們有工作,我們有工作,他們有收入,我們也有收入,他們要購物,我們也要購物。他們要穿衣,我們要穿鞋,我們有雨具,他們任雨淋,他們在乎文化,我們在乎我們的價值傳統。人與人之間的突顯特色——用人類的觀點來看,我們何來「歧視」著他們與我們的「異」?

你大概不會看到大象們或是獅子們還在欺負著彼此,種族所代表著種族各異——但又種族內部的結構來看,我們只是區分著「爭風吃醋」的嫉妒文化,獅子們會內鬥,大象們也因為展現自己雄風而有不可思議的行為,一切在某種社會群體中,有優異上的個別表述,但我們起因為自己而起,而因為自己的妒忌或是卓越特別就是證明著我有特別上的風采,有哪一個雄性不表現自己多一點?

性擇的根本是跳著求偶舞,爭奪寶座,當個領導者,頭上的角在爭奪,頭要比他人硬,翅膀要華麗,螞蟻的工蟻要照顧幼蟻,母性社會與父性社會的差異就是社會的權力在分奪於性別的照顧,就是傳宗接代的分配上。但人類的雌性與雄性卻是用父性社會與母性社會長久以來的性別爭奪來區分應該是怎麼樣看待性別的認為上?

我們當然可以選族女王蜂,由一個雄蜂負責生產,我們這些工蜂幫忙採蜜與照顧他們,也可以由一個黑猩猩的領導者帶我們怎麼樣避開其他黑猩猩的攻擊?我們社會上的瀰因在各式各樣的渲染之下,多多少少都有著各國的文化差異,總結來說,不管是父性或母性,性別的考量之下,依舊有著男女權力不平均的概念在繞著我們。

這也是為什麼性別平權很難打開,說真的,身為人類公眾的我們,用現代人的觀點來看,偏點就已經限縮我們,華人的特點用西洋文化確實有差異,如果你執意用保守狹義觀點來看,同樣的歐美人士看待華人,尤其是較為保守的人士,更有種「看不懂」的精神,你或許從語言的一二還看不出,但在大多數的語言與文化認識上,中文與英文的「直譯」根本來說不太可能實現。

而韓文與日文也沾有漢字的表現,從古字可以得知。這還是從語言的角度著手,拉遠一點來看,我們從各民族也多少習得各民族的優良水準,從過去到現在,有哪一個不是「參考」優點而變相出新的特點出來?你同樣也可以說因為自己的嫉妒風起,讓自己想要學習相近又相異的自己獨特文化。而有自己的特色思想,只是放大到現代社會來看,這樣的差異只是差異形成文化漸小,甚至失去了單一的「原創」風格。

去思考自己的獨有特點,好像「沒」哪一個不是用相近又相異的某種變相而來,而是肉眼在微小之間,我們是否值得去注意與提告,不過大概也是因為太相同了,其實不足值得去一提的麻煩事。當然,這不是告訴我們應該去瓢竊與模仿,大概也是因為太想要有自己的風格吧?大概也是因為優越感的嫉妒吧?優生學在穿著打扮上——用動物的觀點來看,有哪一隻豹特別不同嗎?

有哪一隻水牛、瓢蟲、暹羅貓、老鼠、白頭翁、金剛鸚鵡等等,你一眼認為不同?那為什麼我們除了外表辨別之外,我們只是帶有某種偏見上的預設直接立場?繼續追問,若是因為味覺讓動物不同,那我們除了味覺之外,帶有視覺與聽覺與可能想法的思考上卻也讓我們陷入思考的死胡同,對的依舊是對的,錯的依舊是錯的。


我們是環境綑綁的動物,因為環境將我們束縛成必須適應這種社會文化上的產物,而被迫求著一種必須上的進步。


我們並不是只有思考「很強」,但也因為思考讓我們卻入解釋上的認為,也在預設的直接連結設想中,把某種帶有先天的認為強烈風格,這也是我們把紅色與黑色的個別文化中不離開熱情與死亡的某種嫉妒元素的染化。

你還能說什麼?強調自己的突顯特色,不就是展現自己的嫉妒社會的強烈的代表嗎?畢竟,你不說話發聲,他人就當你默認與啞巴,今天,你把嫉妒反映出你的視覺風格,就是去證明你比他人還行,嫉妒是行動的因子,你難道不承認嗎?

紅色比黑色強烈,華麗比簡潔更具說服力,雄性要追到雌性,不是看錢,還是看打扮與行為的優越上,但同樣也去證明著社會的現實也是反映著我們對於預設偏見上的視覺衝擊——產生了曖昧的吸引力,來電者就靠攏,社會上的求進步把它拉到對比的反現實,也是在極端光譜上最大的諷刺。

唉!打破現實,人的眼睛衝擊到自己的預設現實,嫉妒一昧求著更好,反映出自己的矛盾與反諷,這也是現代人越用越「笨」的原因,我是說,學歷的重點往往不勝於自己的經歷與閱歷,卻用學歷的知識與強調的關係重點凸顯自己的愚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