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思考流

圖片來源:Stanley Zimny (Thank You for 42 Million views)

我會自言自語,很多,如果你走在路上看到我,請不要見怪,不過,遇見自言自語的人,就像我本身,難免也會覺得對方是不是有毛病?不過,這也大概就是無中生有的想法,我們心中向來都有這種看法,影響我們很深。我自言自語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我理解我大腦混亂的想法,好讓我心底有一個比較整理過後的思緒,不敢說多整齊,至少可以讓我不要再把內心的話糾結在一團。然而,每一個人在「自言自語」的過程中,有些只是要「必須」說出來(像我),有些則是在心底整理,不告訴任何人。我們內心的小劇場,往往都在整理自己的想法,無關你是否會自言自語。



當然,當我們不經意有這些想法念頭出現時,你是否會有任何新的可能性?我是說,你是否有一套宛如「心智圖」的方式提供你思索?而心智圖對我而言卻不管用,因為這不是樹枝團,也不是魚骨圖還是什麼之類的圖表,我只有有想法需要仔細比對時,才會畫出「表格」對照,多半時間,我的內心只是在思索怎麼去思索?

所以,拜託,不要跟我講答案,我只想體會思考的樂趣,了解我是怎麼想的?多半人對於思考這個觀念就是思考之中的某種因果。但對我而言,早已經拋開這種樂趣,這種束縛,我沒有因果論的目的是因為我「生來」就知道並不應該存在,即使有——就像抽菸與肺癌的關聯,幾乎可以劃上等號,偏個角度去看,多半罹患肺癌的病患卻不抽煙,多半的原因則是二手菸、三手菸加上空氣污染造成,這也讓我去真正關心,因果論是否應該「廢除」?

而說到廢除,是否也表示太強烈了些?當人心有了一部分的連結,我們多半也抱持著一定的看法,就像現在的愛情觀,我們停留在舊時代的男女觀念,是否很落伍?男女性別的觀念往往抱持著男追求女的老招,我看了太多的「戀愛講義」,但多半給我一個觀念就是男「必須」去倚靠這個女。

其實我蠻疲倦的,因為站在女生的角度去看,這個女生可能會認為是你來追我的,我的自主性往往會多於你給我的安全感,就像女性要的基本信賴度,要怎麼樣的信賴才能讓兩性真正思考兩端的最佳端點?也就是我不再是因為你而先主動,我採取信任程度,或是我信任你的前提是必須你也必須相信我。

這說來其實有些矛盾,事實上,秒不秒回都是喜歡一個人,那到底是怎麼樣才能表現愛上一個人?女生自己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何況輿論男生的個性?我跟兩性相處時,我總是要某種一面倒,看看這個對方的個性,來圓潤自己的觀點,我是尊重他們,但他們的觀點在某種尊重上也表現出很不尊重的觀點,尤其是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的論點?

換個意思是說,我們都喜歡聽想聽的話,不喜歡不想聽的話,唱反調不是故意反駁你,而是想了解你真正對我們之間的那個想法是否表示你在認同關係上產生了後退的距離。但內心的小劇場,很難不收場,就像我們生來要有的預設立場,你既然可以隨性,你既然需要認真,那為何不能接受任何給你的東西?

表示你還是自我矛盾狀態,你又不承認這點,才叫人氣憤。我的表弟就是其中一例,告訴他要吃某些東西,他說不要,最後不到五秒鐘,他還是吃了。如果你真正想要表達出真正的想法,要怎麼說才不會傷了對方,又能讓氣氛圓滿收場,這大概就是我們要傷腦筋的部分,說真的,與人相處這件事上,我學不來,但是我總看穿很多「假面具」,那麼真正的真實,好像就是看不到,每一個人都表現一個人模人樣,在鬼模鬼樣,卻偏偏要戴上其他的面具才能應付真正的該有樣子,面具之下的樣子,像是某種空洞,我們這種奇怪的物種,又打死不肯招供,你不覺得人很奇怪嗎?

有人會說,是你想太多了!是你沒有學得怎麼放鬆,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我就是在做我自己,因為我思考這個人的一舉一行,一言一止,明明就是不一個樣,幹嘛要表現出另一個樣,好像可以皆大歡喜?就像某種公開的場合宴會,禮貌寒暄,明明就做給主人看,為何要不喜歡,還不早點散場?為何要說些很奉承的話,好像就是討好他人的注意?

當然,一定有人會說,讚美別人這不是阿諛,而是實在的話,他們真的很漂亮,全場的人,民調也這麼顯示,政府官員,各種人舉手贊成,你怎麼好像為了反駁而反駁?我的意見卻是,我不是反對讚美別人,我只是在讚美別人這件事上過火有想法,我曾經說過,這是個過度的世界,每一個人在為了增進自己生活進步的同時,不懂得拿捏分寸,似乎就只是為了更好還要更好,卻沒有想過更好的真正的意義目標?就像為了改進一個產品的缺點,就要努力殺掉舊產品的缺失,努力做出更好的產品——就像大家所說的,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你總是看到每一年的科技產品,都將突破以往,就只是為了取得社會更高的價值觀念,與生活水準。同時,去看看這個世界,當我們分化出極權世界的兩端時,我們就為了去站穩真正的腳步,而不停歇,說真的,我們到底在「忙」什麼?

是忙,還是真正的「茫」?或者是真正要專注該有的事上?畢竟,手機的通知太多,一鍵就可以全部清楚,煙消雲散,你還在乎什麼?我也很忙,我的電子郵件很多,要處理的事情也很多,我要看很多資訊,閱讀大量的書籍、新聞、文章,加上寫作,筆記,最重要的則是思考與整理。我還有私人事要忙,辦理各種相關業務,處理帳單,還要「增加體驗」,了解這個世界。我要做的事情絕對沒有你多,而問題是,這不是比誰多多寡,而是比增進自己的「意義」來得重要,也就是說,當你退下一步去思考「自己」的作為時比較能夠「看得開」。我甚至不需要研究來佐證這件事,因為我的大腦很清楚,如果人真正很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那留作「紀念」的意義卻在於用什麼去加強自己,這也是多數人在做的。


就像我們生來要有的預設立場,你既然可以隨性,你既然需要認真,那為何不能接受任何給你的東西?


我記得,有一個登山的老伯告訴我一句話:來這裡就是收穫滿滿,所以他沿路四處拍照,他拍的照片少說有幾百張,就光是一趟登山行,我只有不到十張的照片,他自拍,他一路東拍西拍,他覺得不錯就拍,他告訴我,反正回家也可以刪除,有何不可?我看了他的數位相機的每一張照片,我總是在想,他到底想留下什麼「記憶」呢?我是問,他的感受是在於當下的留念記憶,還是對於「這」真正的想法?

我無權干涉他要拍照多少張的這件事上,我想,他總是希望能夠多捕捉一點記憶色彩,他說,既然來到這裡,就應該拍下來,這樣才不會有遺憾,他的意思是說,他希望能夠多保存真正之前的缺憾,讓有些記憶不要白白因為在登山這件事上,而缺少太多。我能理解他的想法,因為在活在當下的這件事上,我們都有一個希望能夠真正保留此想法的真正體驗,也就是「在做什麼」的真正的感受,人一旦知覺這件事,就會希望「自己」的想法不要輕易溜走,因為有太多的事纏繞在腦上,如果真正要來,至少也多少保留一點。

我早就拋在腦後了,我是說,當你自己真正在覺察這件事時,越是抓緊,就越是抓不緊,這種想要真正擁有的感覺,當我失去了大部分的「意識」之後,我才能覺察這件事,如果想要了解,我在角色上扮演著相當重要的成分,但問題是,搬到教育上,我還是緊抓不放,就像我而言,很難不用「虎哥」的口吻對我表弟叫喊。

但多半已經不像過去那樣兇狠,等我意識到時,我才會「提醒」他一下,我等一下就會生氣了!而我不是口頭說明,因為我的第二次行動是直接有動作,因為在我真正要教育孩子前,一定會去觀察孩子的從小作為,以及了解個性之間的摩擦與環境變化。

我對孩子嚴厲,不是因為我是虎哥之類的準則,而是在嚴厲的愛之前,我們給了太多人性關懷,卻只是在人性建立「好人性」,別傻了!把孩子變成一個乖巧懂事的孩子,你以為他不會做壞事嗎?

我可以把反人格的黑暗面搬出來,因為我天生就有。我提過,越是光明,就越是黑暗,在某種極端的世界上,我們這種內心的爭鬥,就好像要把好一面放在光明,把黑暗放在陰暗角落,當我們預設著某些應當有的立場,就以為自己有某種自由意志「型態」。

你當然是自由的,只是你還是飛不出這個宇宙,給你有如鋼鐵人的裝備,超人的紅斗篷,你還是有能力極限。我就不相信這些超級英雄不用吃喝拉撒睡,體力看似無極限,但我們的「人性」還是存在,看著個人主義的興起,到底表示著個體的力量超越團體,還是團體在龔固著個體的領導力量,供我們尊敬?

Tinder 裡的那些女性,反之看來的這些女性看著這些女性,好像也差不多?當我們男男女女之間沒有什麼,到說到骨子裡卻是打死不肯承認這點。女生會怎麼思考?男生會怎麼思考?我們的不同只是出在於性器官的差異?價值觀的差異?薪資的懸殊?我們要平等,男女之間的藩籬不但沒有打破,還以為只要兩國能做到,其他國家就能做到。這不是做到與否的問題,而是文化上的性別的基本架構的問題。你沒辦法要一個極為保守的國家全面接受 LGBTQ 合法化,還義正嚴詞說,這是人性的基本權利。宗教才不管你這點,我保證。因為,宗教要理當存在,當然要與文化共流在某種該有的架構之中,不可能有那種傳統與現代還握手言和,不會覺得很懸殊很大的剛好獨特設計。也就是說,傳統可以與現代生活在共個圈子裡,但要做麻吉?不可能。

衝突就是這樣來的,人要放下過往,總有人要跳出來說,對方應該先道歉!可是對方道歉了!卻說他們誠意不夠。當他們誠意到了跪下,修改歷史,還有人跳出來說,那他們為何也不先道歉?或者說這實在太過火!超出了極限。

這拔河比賽是不是非要球員兼裁判?你真正思考你是怎麼思考的嗎?如果我們還這麼堅持思考沒有旁分對錯,那麼世界的極權只會拉得更加龐大,又更加無法自行去探索——一切中的廢話加廢話,可曾是「廢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