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極端世界(續)

圖片來源:Jun

極端世界帶來的「破壞」就像天災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就像一陣突如其來的狂風讓人措手不及,讓人人仰馬翻。我們所期待的世界化,在全球的眼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是誰想「世界是平的」這句話?是誰認為全球化的發展,就像——你就算有事先準備,也來不及,也比你想像得來得大,更加誇張,更無情。

也許我們該堅守保守派立場,反對全球化帶來的「災變」,也許我們應該有恐同症的效應,把自己阻絕起來,永不出戶。因為,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待在自己的家中比較安全——可是現在實相卻是,連自己的家園也連帶洪水一併帶走,永不餘留。

看著自己的門前雪,就像從後門倒灌來的洪水,也被迫讓自己的腳步往前走。你可能在反罵政府,為什麼要把我們的辛苦血汗錢偷走?說政府是小偷,說政府根本就是無能,說政府真的沒有聽進我們老百姓的聲音,保守派的想法就是我們辛辛苦苦賺來的老本,你怎麼可以說改就改?你怎麼可以真正沒有替我們著想?

你問老一輩的人,他們異口同聲地這樣說,說政府辦事實在很沒水準,退休俸完全變樣了!我們這些老兵為政府做牛做馬,保家衛國,現在想要安享晚年,怎麼把我們的錢給拿走了呀?現在的政府很可惡,你知道嗎?當那些老兵們在電視上抱怨,當那些退休將領、辛苦的公教人員從職位退下來時,他們多麽想好好過自己從沒過的人生,當他們發現錢變少了!沒有人不抱怨,沒有人不怒吼,沒有人不抗議,這就是台灣在面臨整個全球經濟大變化之下——我們常常說的「受害者」。

我也是受害者。世界的經濟局面大洗牌,2008 年的金融風暴的毒瘤還蔓延全世界,剩下的「癌細胞」並沒有隨著時間淡化,甚至毀滅,相反地,全球的經濟並沒有跟著好轉,反而隨著石油,物價,一波一波的波動。當出口與進口賺不到錢,民生物質跟不上我們的匯差與貿易差時,我們眼睜睜看著進來的物品,被加上高額的關稅,讓我們吃不消。政府官員的薪水似乎不可能說下放就下放,如果一般員工的薪水要上漲,那麼這些錢,也絕非資方與政府一起出錢就可以搞定。

若是國債升高,可是讓國家破產,甚至我們的人民百姓生活想買個蔬菜水果都嫌困難。委內瑞拉是一個例子,只是他們不是因為國債,而是因為高度仰賴石油,賺不到匯差,石油的成本根本無法養活全國人民,奉行社會主義之後的這個國家,人民把希望寄託在新版的可能,只是能貼近原來的水準嗎?我們只能祈求上帝。

祂不一定能夠告訴我們答案,而放眼全球,施行保守派主義的中東國家,尤其是沙烏地阿拉伯,是否只是另一個保守派的宗教例子?雖然女性權利比以往進步,但對比鄰近的中東國家,保守派的那把尺,是否也跟著不同?坦白說,我並不知道,美國與伊朗是死對頭,自從有了伊朗人質危機之後,這兩個國家好像很難成為「好朋友」,就算裡面的人民不仇恨彼此,但是在戰場上,好像就非要殺死對方一樣?這又不是《飢餓遊戲》的場面,沒有人指揮你要取得獨自的勝利,拿了這場冠軍,能證明西方強權,或伊斯蘭文明是終極統治者嗎?


當民主化到了無極限時,我們才想到,民主的熱水早已過了沸騰點,忘了關上該有的瓦斯。


極權世界的分水嶺與極端世界上的分水嶺只是獨樹一格,但又兩個極為相似的一個領域,你既有了全世界的權利,難免想要「我說了算」,可是也不免拉及權力同時,也把自己拉到極端的那一端上。當我們想要這麼做時,我們的政治正確,就會在合理化的氛圍下,認為極為政治化的正確合理領域,而沒有人可以說過你。

台灣的政治口水戰,說得是有沒有資格,當蘇貞昌說沒有資格這四個字時,我怎麼想都覺得奇怪,怎麼會有人批判一個人說話沒有「資格」?當有人說你的不是,我說這個人沒有資格批評我,只會顯得更加自負,然後不去檢討說話者的眼光是怎麼看待極端的兩者,也有很多人在背後批判我,我不是反駁這些酸民,而是證明給酸民看,是給意義論者下了個註解:我就是想看看對方出糗,怎麼接招?

就像傳統教派的那些保守派支持者,他們不願跨出那一步,是因為神聖領域不可侵犯,當自由派覺得框框太小跳不出來時,我們總覺得在別人的眼光灑鹽讓他們滑倒很好笑,這就是「消費」領域——拿自己的未知或一半的已知去對別人的侵擾——我們足以保持幽默——誰又知道我們各自的保守領域也竟然不同?沒有人可以說,我是自由派的,我可以合理尊重他人領域,保障他人自由,不侵犯道德戒律,我們不是聖人,沒有這麼自詡為最高層級的正義之士,我們就難保證社會得以安寧無害?

這就是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當種族主義被開得體無完膚的玩笑時,我們好像也覺得沒什麼?反正社會的民主領域就是政治上的極為正確合理觀點,當社會在某種低壓下的氛圍產生好像可以娛人的磁場時,我們免不了要被吸進這渾水中,即使不是出自我們願意。社會的觀點就是,當合理化成為正確上的政治氛圍中,我們就會去「洗洗牌」,表現出很「沒什麼」的感受,而當民主化到了無極限時,我們才想到,民主的熱水早已過了沸騰點,忘了關上該有的瓦斯。

整個社會變了好多好多,物質的幅度趕不上我們薪資的調漲的速度,因為石油的波動加上全球的各地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不斷,就足以影響國家的經濟走動,因為洪水重創農田山林,因為天災讓經濟得以無法順利開盤,因為野火、寒流、地震加上各種意想不到的災變,讓農作物,產品,政治談判的籌碼等等變得更加劇烈搖晃,浮在水上,飄在泥水中,下沉在地層中,前景更難搜救,找得到「他們」。

這樣的世界非你情我願,卻是災害留下的「願景」,要減塑可以,那麼可否從源頭開始掌握?從我們目前使用的塑膠袋的回收與習慣來著手是否容易些?當消費者連出手帶著購物袋都嫌麻煩時?我們的習慣是否停留在「方便」的領域?當我們想要購買塑膠袋時,我們可否有想過塑膠袋的材質是什麼?以及如何回收利用?而當我們出門想要帶雙環保筷時,我們可否有想過筷子的使用後該要怎麼保存?

人成了麻煩的動物,人成了懶惰的寵兒,我們已經習慣被習慣給馴化時,我們成了習慣的僕人,當人們要適應習慣二十一天時,我們還在想方設法改善習慣的認知不適應,就像某種的認知失調,我們要思考的意義可否就是在合理化的訴求中,就此認為合理是一種極為正確的政治的社會集權觀點?否則我們為何有某種效用,會不自覺跟風模仿?

問題,誰之過,一目瞭然,但心理學操控著是社會人的認知觀點,就像我們有一種堅持己見的某種調整效用,是否在某種砝碼的拉動之下,你也才發現你已經變得不是原來的你了?

如像刻度的一點拉動,在光譜的任何一端,也會拉動保守派與自由派的認知觀點,也許我們熟知的保守派觀點在「先進」的刻劃下,已經變得更加防備一點,也同樣的,當自由派的牽動之下,保守派的領域變得更加圓潤點,也更加難以操控到最佳距離。因此,極權象徵有更高的權力,而極端也象徵在端點的領域中,我們只是用自己「好有政治上」一種絕佳觀點來為自己的「政治舞台」站台,為什麼?因為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恐怕我們也會失去自我的主觀意識,而跟風吹著走。

想想看,人若是叫你支持民主黨,你就支持,提不出可有利的說明時,人會說你沒有一種「政治」上的極為保護觀點,好讓自己可以相信政治帶來的「政治」自由是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是一種極為正確的意識投射,認為我可以站得住腳。也許是因為人民恨透了政治,所以才不願在政治的絕對領域上相信政客帶來的任何觀點現象,可是在我們的自主領域上,也無時無刻地找一個政治投射的觀點而讓我們相信政治可以覺為「自由」。

就像「政治」背後的牛肉,有人不是只相信那「牛肉」的可口,而忘記自己只是怎麼站台的?種族消費很有趣,可是一點也不好玩,因為只是在道德的口水,撒上更多的鹹味增加風味。當我們自覺這麼做時,人只是相信自己不會這麼做,因為人的投射心態只是在他人與自己的空間狀態下,插入了更多骨牌。

相反地,當我們把自己拿到手中後,我們就認為主觀上的領域更來得更加強烈,直到放大看不清真相的原貌,才知道要調整放大倍數,但已經來不及這麼做,因為很難完全一調整就顯得剛好,又不失做作的風範。

你可以說,極端世界帶來的是一種低壓化的政治風暴,因為我們只是在某種領域痛苦難開,整天抱怨說個不停,卻不知道負面——甚至是正面也會帶來反噬,讓我們只見其意義的發酵,卻不見意義的本身。

不管偽意義為何,我們只是用意義取代一種意義,人還是活在意義的混雜中,都以為那是唯一的解藥——你大概也知道吞下前後的兩個樣子,簡直是「吃相難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