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攻勢(續)

圖片來源:Dun.can

「到底該怎麼做?」艾蓮娜看著唯一的自己——也就是身處在這個「茫然」的環境中想到的第一個問題。然而,當她想要「回去」那個世界中,卻怎麼也無法回去?到底怎麼回事?她完全不知道?若是長老所說的救贖是在她的內心中,為何她這次無法操控?或者她想要改變什麼,那麼她遇過的人,不是被凍結,就是被影響,怎麼樣救不了任何人?或者那些族人真的認為她是帶來禍害的外人?長老看走眼了嗎?



冰塊消融,艾蓮娜踏下腳步,或者說,慢慢站起身來,「我又在哪裡?」她這樣想,「我回來了嗎?那些人是真的存在嗎?」她滿頭問號。她身上的衣物單薄,幾乎只有一塊布遮掩,好像完全變了個人,艾蓮娜看著四周,奇怪扭曲的樹枝,加上滿地的雜草,「這裡大概不是那裡......」她這樣想。

一個人騎著馬慢慢過來,艾蓮娜有聽到聲音,然後躲了起來,那個人身穿古中國的衣裳,「他們怎麼不一樣?」她這樣想。她慢慢往反方向走去,走了沒多久,來到了村莊,一開始,很多人看她的眼神都飄著異常樣,艾蓮娜一個完全不屬於這時代的人,竟然來到了中國?一個男士撞到了她,而她東張西望。「姑娘,你還好吧?」他問。

「對不起!」她用英文回答,他聽不懂。
「你來自哪裡?」
「嗯?」艾蓮娜不懂。

她指著地下,「這裡是哪裡?」

「地上有什麼嗎?」

那個男士蹲下身子看著地上,然後又站起身來,「你在說什麼?我一句也聽不懂。」那個男子對她說,「這樣好了!我送你到......」話還沒說完,艾蓮娜就往後面跑,她抓著自己的衣服不放,那個男士想要攔住她已經來不及。

她轉進巷子內,然後走著走著,進入了某一戶人家的後門廚房。她看著是否有人追上,慢慢倒退,然後碰到一張板凳,往後一看,「這裡是?」她想。

一個婦人的孩子看著一個女孩,「嗨!姊姊!」他說。

她繼續走往前門方向,結果走著走著,又來到了一個世界,一走進去,眼前見到的則變成了戈璧沙漠,大片的石頭,一片荒蕪,還有仙人掌、小動物,艾蓮娜眼鏡瞪著很大,怎麼又變了?她的大腦完全亂了!

風沙很大,部分的砂礫遮蔽了部分視野,一隻蜥蜴在她腳邊看著她,之後趕緊逃離,她往前走,然後又回頭,附近完全沒有一個人的身影。她完全想不到到底發生什麼事,之後她看著右手臂的圖騰,還在發亮,「一定是這個!」她用左手摸著圖騰的一部分,想著是否能夠回到最初的森林,但是過了一分鐘之後,她還是停在原地,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她放棄了!她放下左手臂,然後用那一塊布遮住了她的頭,當成一部分的帽子,往前走,前方只看見一片山丘,一隻蛇在她的面前經過,地上的沙子明顯看得出蛇的移動痕跡,她的腳底也很熱,很不舒服。本來有穿「正常衣物」的她,怎麼到了另一個場景,身上的衣物就變了?

走了快二十分鐘吧!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看見鐵軌,她看鐵軌的左右兩端,然後她往東邊方向走。又經過了快四十分鐘,腳步越來越慢,終於看到了村莊,一個女子穿著洋裝,撐著一大片的洋傘看著她,偷偷竊笑。一個男子從酒吧走了出來,看見艾蓮娜,「嘿!」一開口就大喊。

「嘿!我說你!」那名男子穿著靴子,載著牛仔帽往艾蓮娜走過去。

艾蓮娜完全一臉茫然,不以為意,快步走過,她以為他在說別人。他慢慢走到艾蓮娜的面前,「嘿!你怎麼不停下來?我在叫你!」那個人說。

「我不認識你。」艾蓮娜說。

「你現在就認識了!」那個男子抓住艾蓮娜的右手,剛好摸到她右手的圖騰,結果沒多久,那個男子的手臂慢慢結冰,一個在旁的老年人看到了也嚇呆了!「她是外星人!她是外星人假扮的!」那個男人指著艾蓮娜。

艾蓮娜也看著那個人慢慢凍結,嚇呆了,用左手推他,「我不是故意的!」街道上本來很多人,現在每一個人都紛紛閃避她。酒吧裡的喝酒男子們也在那些逃進來的人的交談中得知,躲在酒吧門外看著她。

一個村落怎麼變成空蕩蕩?艾蓮娜也覺得不可思議。

「喂!出來啊!」她大喊,「我不是壞人!」她繼續說。

被凍結的那名男子一動也不動,樹立在原地。另一名大概中年左右的男子慢慢說,「你保證?」

「我保證。」

那名男子慢慢從一個房屋之間的縫隙走了出來,「你不是外星人?」

「外星人?」艾蓮娜大笑,「我沒見過什麼外星人。」
「那你......」他慢慢在她的一步之外問她,「他為什麼會這樣?」
「我真的不知道,但請不要碰我。」艾蓮娜比出阻止的手勢,
「你的右手......」他問。
「我不知道,這我不能控制......」艾蓮娜又說。
「你來這裡要幹嘛?」
「我也不知道。」
「你該不會是綁架我們吧?」
「綁架?」艾蓮娜又大笑,「哈哈哈!我要怎麼綁架?」
「就像電視說得一樣,你帶回我們回去做實驗!」
「我沒有要這樣做!」艾蓮娜慢慢走過去,那個人又退後一步。
「你別過來!」

一名警長騎著馬過來,「小姐!我們這裡不歡迎你,麻煩可以請你離開嗎?」

「你可以給我一點東西吃嗎?」
「我再說一次,可以請你離開嗎?你再靠近,我就要逮捕你!」

「不要這樣,我真的想吃點東西。」艾蓮娜累得走在一旁的房屋的陽台上「乘涼」。警長下了馬,然後走到她身邊小聲地問,「你這樣讓我們很難驚慌,我給你東西吃之後,你保證你就會離開?」

「我會。」艾蓮娜點頭。

警長走進了酒吧,「給我一點花生吧?」他向吧檯裡的服務生說,之後走了出來,「把這裡吃了吧?」他用丟的方式放在艾蓮娜旁邊。

艾蓮娜抓了一把花生就往嘴巴裏頭放,邊吃邊向警長說,「還有其他嗎?例如牛奶。」

「沒有了!」警長拉拉褲腰帶,「你吃完就得走,我遵守我的承諾,你!」他指著艾蓮娜的鼻尖說,「也得遵守你的承諾!」

警長說完走下階梯,結果沒多久,警長也跟著結冰,從右手指慢慢往手臂,肩膀到身體,直到全身凍結為止。

「我不是跟你說過別碰我嗎?」艾蓮娜已經不想多說什麼,吃完之後,沒有人敢靠近她,她走下階梯,往村落的後方走去。

那些有左輪手槍的牛仔們,只敢從窗戶看她,當然還是有人不信邪,偏偏要出來「挑戰」她,一名男子算是這裡的大地主吧?載著黑色的牛仔帽走了出來,「我觀察你很久了!他!」那名男子指著警長,「也敢動?你到底是什麼人?」

艾蓮娜擺出疑惑的表情,「我只是一般人。」

「拜託!我真的只想『離開』這裏!」艾蓮娜用懇求的語氣說。
「咻!」一顆子彈從艾蓮娜的腳邊彈起。
「你再靠近一步,下一顆就是你的心!」那名男子說。
「你要我怎麼做?」艾蓮娜說。
「離開!永不再回來!」
「我就是想『離開』啊!」艾蓮娜指的「離開」,不是字面上的離開。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艾蓮娜走在一間雜貨品店前然後坐在陽台前。那名男子走了過來,他把槍收起來,「你不知道,你來這裡,造成多少人恐慌?」他走過去說。

「這非是我願意。」
「我們不歡迎你!」他把槍拿出來,抵住她的心臟。

艾蓮娜絲毫沒有害怕的跡象,因為她見過更可怕的場面,「我不是跟你說,別碰我嗎?」她又說。

那名男子扣下板機,結果沒有擊發,因為裡面沒有子彈。

「哈!我剛好只剩下一顆!」那名男子轉頭大笑,「各位!這位小姐好有趣!」又轉頭看她,「你離開吧!」他又把槍收回。

艾蓮娜起身,然後從房屋的縫隙之間走出來,艾蓮娜回頭看了一眼房屋的後牆,「明德鎮永遠歡迎你!」一個用油漆寫成的大字,其中歡迎的「迎」好像因為風化,還是未乾,變成模糊。


那名男子起身,「各位!她走了!出來吧?」他大聲說,而當每一個人紛紛走出來時,他也全身凍結,從槍開始蔓延到他全身。牛仔們瞪大雙眼,不敢相信,這個女孩「肯定」是外來使者......


天漸漸黑,艾蓮娜一個人躲在樹陰下,沒火。夜色讓她的視覺特別「明亮」,提高警覺,沒多久,她就睡著了。


風雪正大,晏跑著跑著,找尋救兵,其中一處明顯有陰暗的角落,她也不思考地直接跳了進去。辰也是,到處在風雪之中找尋可能的地點,等待某種救援。後面的怪物不肯放手,虹倒臥在血流之中,一隻怪物快要接近辰了!牠跳上去,撲倒了她,辰轉頭,直接往那隻怪物的嘴巴用力抵抗,怪物差點咬中她,辰用力用膝蓋踹牠一腳,然後趕緊爬起身,第二隻怪物又撲上去,「走開!」一拳往那怪物打過去,然後再度爬起,後面的怪物緊追不放,一束雷射光往辰射中,直接貫穿右胸口,辰當場倒地不起。

晏感應到辰有危機,心靈感應之下,她知道姊姊大概凶多吉少,她閉起眼睛,眼睛不自覺地流下眼淚,「對不起......我不能去救你......」晏抱著膝蓋痛哭,但她只能忍住聲音,在暗處無力......

怪物們還在找她, 就在她哭泣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