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緒點

圖片來源:Victor Bezrukov

情緒像是一個段落點,一個隨時能夠撥動心弦的調音器,讓人煩亂。為何有情緒?試問為何有情緒這樣的東西出現?問問你自己的情緒,是哭是笑,是憂鬱還是心神不寧?情緒有二十七種的分類,但是在英文詞彙裡,超過了這個數量。



笑有很多種:冷笑、苦笑、傻笑,奸笑、大笑以及不由自主的發笑。這樣的笑容,我們都喜歡看,原因是我們的笑容比起苦悶還要來得更加有能量,笑可以感染他人,讓整體氣氛變得歡愉,喜悅以及和樂,笑可以讓大腦產生更多的正向感,更加充滿鬥志的雄心壯志,笑可以讓氣氛變得不那麼僵硬,化解堪尬,可以把當時的低沈氛圍改造成充滿歡笑的場面,因為我們都希望任何一個場面,不要那麼冷漠,不要那麼低沉,更不要那麼充滿火藥味。

極力維持高調和諧的氛圍,只是把轉場氣氛努力營造到更高層次,其實並沒有幫助。如果氣氛已經那麼僵硬,例如大型晚會,派對等等,炒熱現場氣氛,只是圍繞著麥克風說著你們怎麼高興不起來這樣類似的場面話,實在叫人難看。為何氣氛那麼僵持?我們能夠感受到電音的節奏感,隨之起舞,或是只是自己的情緒實在無法隨波逐流?

想一想我們當時的情緒是怎麼開始影響自己與周遭,我們可能因為一早上班時而順利高興一整天,而影響整天的工作效能,實驗也的確證實了這樣的推測,只不過,我們在高興的同時,憂慮是否慢慢看不順眼而沖淡下去?還是我們的高漲情緒只是一波起一波低的浪潮?用理性看待情緒是很奇怪,但我有這樣過,因為情緒帶給我可能只是那種自由的感受,但也同時,在我登高的那一霎那,我卻要思考要怎麼登下山頂比較安全?

情緒伴隨我左右,我很難有很高潮迭起的起伏,因為我認知到情緒不再只是「情緒」本身,而是背後帶來的感受問題,當我感知道自己的情緒是那麼忽左忽右,我實在不想經歷這樣的煩亂,就像人際關係帶來的猜忌感,就像人之間的無知感,保持一種真正的冷靜狀態,看自己的情緒真正如此回應人之間的相處問題,我想我就能心如止水,不要那麼餘波盪漾,不過人的情緒向來不大可能,今天我們只是因為人際相處問題而把自己搞得心神不寧,那麼你一整天下來的工作產能肯定有落差,甚至可能遭到老闆責難,連自己的工作飯碗都不保。在我們的公司,就有人因為跟男朋友吵架,一整天的情緒盪落到谷底,就連簡單的工作都會失常,甚至乾脆請假走人,用情太深,你會在你手腕劃得太深(這是錯誤示範),但問題是,男女之間的相處,相愛已經沒有意義,相處的唯一就是原來的前提:我們之間是怎麼愛上對方的?換個意思是說,情緒在你的腦海中,是怎麼樣翻攪你的思緒濃湯的?


社會上的情緒因子,都有可能因為跳動,而讓整個社會沈浸在「正向」的氛圍,同樣的,當整個社會發生了類似隨機砍人案,我們往往跳出來問著「社會怎麼了?」這樣的問題,卻無法真正對症下藥。


我很難愛上一個女生的一個原因就是情緒無法在我的腦海裡隨意攪動,因為我在我的感覺身上可以看到情緒以外的事物,如果我要打情罵俏,那麼女生的情緒是否不願不去尊重?今天我說了女生不太喜歡的話,甚至她喜歡的話,是否只是一昧討好或反對她?如果曖昧之間的情緒氛圍,在自己的小劇場裡不斷翻動,那麼我只是找自己情緒的麻煩,甚至把自己搞得逼瘋的程度。女性是感性的動物,但問題是,要擾動感性到何種程度才能見好就收?或者繼續追問,男女心理學不是去故意搔對方的癢,讓對方顯得神秘,又無可奈何,如果我還要這麼做,那麼只是建立男女之間的性別角色氛圍上。

當然,稱為男女心理學不是沒有原因,但今天,性別上的心理學是教導我們個體之間的性別氛圍,也就是情緒之間的感受。如果我隨著情緒起舞,我總以為我又有了幻覺,猜忌是很難受的一件事,我不會猜,我只會付諸行動探問。畢竟,情緒的解讀並沒有用,今天一個人在 LINE 對話上表示一個高興的貼圖,並不代表對方是高興,因為高興只是你的解讀,並不是當事人的心情寫照,再者,如果繼續挑撥情緒,我只是更加擾亂情緒的作用,當然,用男女之間相處可能會增加很多機會,但是,在一切未表明之前,這叫做「曖昧」。

然而,問題是心理學的目的並不是叫你看穿對方在想什麼,讀出你的心,只是努力去解讀你的原本好意,我都知道大部分女性的原本意思,可是在快速解讀上,我好像在與對方玩「文字遊戲」,這根本不是對話,或是所謂的溝通。

現在談戀愛,都要用學的,過去的時代中,是先相處,才去包容對方的不是,了解相愛的存在目的,今天,我們要先懂得玩起相愛,才能學著與人相處。今天的目的不是與人相處這件事的難處,而是情緒上的擾動,就像海平面上的天氣,還沒預報,就已經看見它上岸了!這大概就是情緒的煩憂。

唉!我想要脫單,坦白說,不太可能。如果我努力表現出自己的生活,就有女生喜歡上我?說來說去,像是為了對方而努力增進自己的生活表現,但實際上,我只是在生活中的意義努力畫上最有力的一撇。在一撇意義說得很明白,今天,我想要佔有某種意義,我當然可以努力去畫出很有意義的生活,就像偽意義所宣傳的那樣,讓意義浮現出該有的色彩,可是只是讓意義大打折扣,就算意義真正活潑生動,仔細想想,那種是否真實的色彩,還是只是夢幻一場——也許我們都該活在夢境的模糊之中。

不過,而談到現實,就應該甦醒過來,兩人世界要在一起共處,就有可能為了誰要去倒垃圾,誰要去洗碗,誰要去洗對方的內衣褲而吵起來。今天,用金錢的角度去看,在一起的生活花費,例如水電費、孩子的教育費,還有伙食費,就應該分配的該有所得,還是不能犧牲小確幸?

在意義的情緒共通點上,我們的確容易用著情緒的擾動與現實妥協,這也是相處問題上的一大難題,這也是我面對情緒中,更應該怎麼思考的問題。我知道情緒在我腦海裡不斷翻攪,於是,我只好規避某些情緒上的複雜問題,例如怎麼讓自己情緒不再那麼浮動,從什麼例子可以讓自己感覺好轉,所以我才會在情緒上,用更多的情緒去抒發更多已經知道的兩難,但又何用?今天,試著讓自己心情變得更好,是否在意義上轉圈圈?就像開頭所講的,冷淡的氣氛之所以下降,是因為氛圍上的情緒點,只是努力營造出一個「需要」快樂的知識點,以為可以感染眾人,但有可能帶來反效果,當我們冷靜思考,高興的氛圍時,例如高調的情緒情境,就有可能讓意義之中,變成我們「想要」這種的思考模式,硬是加入歡笑的因子,不是這種不恰當,在快樂的限縮上,努力營造,並不過份。

但是憂慮的氛圍下,或是充滿衝突的氛圍下,努力營造就像是下錯了一帖藥,以為可以見風轉舵,但只是幽默化解不了,還可能雪上加霜,這也是情緒的思維體系上,努力犯錯卻不知真正的問題點是該憂鬱,還是該笑笑以對?也許我們該用高度情緒來平衡之間的落差?也許是因為要看當時的環境時事?

你應該還記得,我沒有刻意去說明嚴重的對錯之事,而是意義與否的重要議題。有意義不見得是有意義,無意義並不全然無意義,也就是說,社會上的情緒因子,都有可能因為跳動,而讓整個社會沈浸在「正向」的氛圍,同樣的,當整個社會發生了類似隨機砍人案,我們往往跳出來問著「社會怎麼了?」這樣的問題,卻無法真正對症下藥。因為我們的情緒波動讓人之間的相處上,無法真正冷靜沈著思考我們之間的調停。今天,我參加了一場聯誼,或是聚會,氣氛應該是很融洽的,不過,當為了炒熱了某種歡愉的氣氛之後,我們只是為了打好圓場的場子讓正向活絡,卻更因此忘記真正要到的使命意義,所以更容易忘記自己是「誰」的原本樣子。

現實主義抬高,當每一個人當起審判官,我們就用更嚴謹的道德角度去看待周遭,卻忘記兩個對等線之間的角度落差,這也是男女之間性別角色很難一時轉換的原因。如果你是女性,一下子收到太多男性發來的訊息,的確會讓人不知道該如何一一回應,如果你沒有頭緒,更是叫人氣餒。我們不可能同時扮演不傷害人,又可以多人溝通的理性角色,女人啊!有太多感覺與感受需要在腦海裡攪動,怎麼樣才能在主動與被動之間說出想說的意思?實在叫男性們無法扮演該有的性別氛圍。

因為情緒在跳耀,因為性別思維分不開。如果與喜愛的女性可以挑撥感覺上的拉鋸,那麼我們天天玩著心裡的上躲貓貓可能不會膩,但是自己有生活要維持,自己有自己的感受在世界與人際之間拉動著我們難以捕捉的情感躍動,更是讓我們發掘自己的認知點,只是自己打自己的太極。

憂慮應該如何,生氣應該如何,相信情緒受到外來因素已經改變了內在的反應。不是不能生氣或悲傷,在自己想哭,想傻笑,想發怒的時候,我們只是受到干擾因子上的連動,讓自己深陷在同頻範圍中,邊緣拉久了,我們只是轉著更大的球形,卻跳不開,因為一旦跳開了就是害怕的開始。

不用那麼小心眼,也不用那麼擴大心眼的價值範圍,在思考情緒點中,我們才能深知情感的擾動,是怎麼讓我們又愛又恨,又那麼需要接納又難以相處在一種「和諧」上的破網上,縫縫補補,讓我們真正用「心」擁抱平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