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反撲(續三)

圖片來源:Joe

「快點!」伊瓦大喊。
「什麼快點?」艾維茲不明白。
「你的能力!」伊瓦繼續說。



「你以為我不想?」艾維茲轉身看著伊瓦,伊瓦拼命阻擋這些想要衝進來的「怪物群」,眼看冰塊逐漸成了碎片,又不斷生長,艾維茲又緊張又想要幫忙,海娜、洛爾兩個人更是緊咬自己的嘴唇,不斷想著即將斷送自己的一命。

冰霧從旁邊出擊,然後撞到了一隻怪物,tc怪物又撞倒了其他怪物,艾維茲這時候見狀好時機,趕緊衝出去,利用那小片刻然後看看能不能控制這奇特的冰霧,艾維茲順著冰霧的生長軌跡,然後去拉著那冰霧,結果冰塊反而順著她的手臂生長起來,往另一邊手臂延伸出去,艾維茲沒有感到奇怪,反而好像可以控制它,艾維茲接著拉著那冰霧,然後轉過身來,把那細長的冰霧,像是一把大刀一樣,把周圍的樹木當場砍斷,連那群怪物也跟著被砍中,當場斃命,且化為一攤血水,透明的樣子。艾特看得不可思議。

雷則是跑了一圈又跑了回來,他的眼神注意到艾維茲,然後又跑了過去,「幫我!」見到她之後說了這句,然後從艾維茲的一點鐘方向逃離。艾維茲早就收手,就在實施那「招數」之後。

「幹嘛要幫你?」艾維茲直接說。

雷跑到一半,折返,「因為還有......」雷指著自己的後方,「你自作自受!」艾維茲回答他。後面的怪物,快要追上他,這時候伊瓦把自己的巨斧丟向後方,後面的怪物當場陣亡,雷停下腳步,「呼!呼!呼!」他不停喘氣。

「謝啦!朋友!」雷走到伊瓦身邊。
「我才不要當你的朋友!」伊瓦不屑表情。
「別這樣!」雷求情。
「你恢復了嗎?」
「恢復什麼?」雷不懂。
「就當你恢復了!」伊瓦說。
「恢復什麼?」雷還是不懂。
「你的過去!」艾特這時候跑了過來搭了雷的肩膀說。
「我的過去?我本來不就是這樣嗎?」
「嗯!他本來是這樣沒錯。」艾特走到伊瓦身邊小聲地說。

雷走了過去,不明白變得什麼樣。受到了小狐狸的干擾,的確他的人格也變了不少,異光石的影響,加上這樣的「環境」牽制,的確改變了他很多。艾維茲皺起眉頭,然後走到雷身邊,「你好像真的不一樣?」

「不一樣?我有嗎?」雷打了個大問號。
「你變得......」艾維茲想了一下,「友善?」
「友善?」雷哈哈大笑,「你別開玩笑了!」
「我不知道。」雷繼續說。
「我不就是這個樣子嗎?」雷又說。
「接著要怎麼做?」
「什麼怎麼做?」雷不懂。
「對了!別忘了你要給我奇光石。」雷又說。
「我沒有這個東西!」艾維茲大聲說。
「什麼叫你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你聽不懂嗎?」艾維茲氣憤難耐。
「你欠我的就對了!」
「我就算有,也不會給你!」
「我就用搶的!」
「你看他們兩個沒問題嗎?」艾特問著伊瓦,他們兩個人看著艾維茲與雷。
「沒問題。」
「結束了嗎?」洛爾問著海娜。
「大概吧!」


辰與晏在觀望著「未來」,虹則是在他們對面看著。整個溪流看起來也像一層薄薄的冰霧附在上頭,兩個女生根本就不敢再多看一眼,或是多走一步。整個村落稀稀疏疏,幾乎沒有什麽人,長老這時候也不知道去哪裡,村民則是過自己的生活。辰想了一下,告訴晏,也許可以往河流的上方而上,因為那或許才有解答,兩個人轉頭看了一眼村落的人們,然後不說告別的方式,往那的河流上方走著,虹也跟著上去。

「我們大概是最後的布凱因凱人吧!」辰告訴晏說。

「是啊!」晏在樹林中可以隱約看到村民,不過人實在很少,對於這個部落,實在沒有太多的依戀,雖然她們很想要保留,但是她們兩個有不好的預感。

走著走著,一個人在他們三人面前等著,原來是長老,長老不責怪他們離開,他只是說,如果真的要滅亡了,請記得他與其他村民們,晏還留下了眼淚,不讓長老看見,長老只是說自己也有一把年紀了,對於這個部族是否能夠保存,他以盡心盡力,因為他花了大把時間去閱讀古書,那些古文字,那些記載,希望可以交由未來的下一代保存下去,那些人就是眼前的這些人。

長老用那充滿皺紋的手放在辰與晏的掌心,告訴他們,如果我還活著,請記得來找我,然後頭望向虹,告訴他,「我知道你有潛力,我也無法告訴你在哪裡,這要你自己去找!相信我。」虹看著他,想說怎麼找時,長老已經轉身離開。


      「他真的知道我們在想什麽?」辰問。
      「我想是。」晏回答。
      「嗯......」虹則是說不上來,雖然他有許多話想要表達。

        三個人在走的路上,一面思考,一面查看,附近的樹林已經開示結成冰霧,河流之間似乎冰霧也越來越茂盛,當三個人想要回頭時,冰霧已經淹沒他們的視野,只剩下前方可以走,正確來說,已經沒有回頭路。

        氣候變得跪異,樹林就像冬天一樣,覆蓋一層層厚厚的冰,雖然是夏天,晏走到了一半,看著前方,又看著後方,感覺不對勁而停下腳步。

        辰問晏怎麼了?她說她很懷疑長老的說詞。
      「為什麼?」
      「因為他的眼神不像是真的想要這麼做的人。」
      「也許他有苦衷。」
      「如果你有苦衷,你會這樣做嗎?」
      「也許我會,也許我不會。」
      「你再繼續懷疑下去,對你來說是吃虧喔!」辰說。
      「我贊同他。」虹開口說。
      「你真的認為有理?」晏問。
      「因為他很開明,他有告訴我,他會願意犧牲自己而保護其他人。」
      「嗯。」晏點頭。

       冰霧襲捲整個樹林,開始產生了波動效應,河流上的冰也漸漸變得厚重,三個人邊看邊聊天,冰霧也成了一片玻璃,曲折的玻璃反射他們的內心世界。


       如果說這是悲觀,那麼長老早就第一時間遇到,因為他的能力,就算結合其他長老的能力其實不足以打破這道「牆」,恢復以往生機。長老遇到太多苦難,他明白怎麼樣對這個部落最好,雖然不是很滿意的方法......

       另一方面,辰、晏與虹則是望著彼此,還有前方,前方有做河流,是屬於尖光石的匯集地,當然,泰神所遇到只是其中一個,辰看見河流之間還有清澈的水流,感覺這裡不像是「污染」,「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景色!」辰如是說。

     「是啊!」晏看了一下河流,然後抬頭看著樹林,尤其是樹林的頂部,有些並沒有冰霧的痕跡,「也許還有救。」

       虹則是不動聲色,看著前方,前方有隻麋鹿,虹眯著眼睛,想要看著仔細,虹慢慢移動腳步,就在這兩個人觀望周遭時,當晏把目光放在前時,她看見虹走了過去,晏移動腳步,想知道他看到什麼,於是也慢慢跟在他旁邊,「鹿?」晏在樹林間看見牠的身影,虹快要靠近牠,卻被晏叫住,「等一下!」那隻鹿驚覺有東西靠近,眼神驚慌,準備要做出逃跑的準備,虹轉頭看,「什麼?」然後聽到晏的聲音,又轉頭一看,鹿先跑為上。

     「這裡還有野生動物,很難得!」辰說。
     「我第一次看到,也覺得奇怪。」晏說。
     「......」虹不答話。
     「怎麼了嗎?」辰問。
     「你想獵捕牠?」晏說。
     「......」,虹想了一下說,「不是,圈養牠。」
     「呵呵。」晏笑了一下,「不太可能。」
     「你不覺得牠可以幫我們嗎?」虹問。
     「喔?為什麼你會這麼想?」晏說。
     「就直覺。」
     「那我們應該也可以找到牠吧?」辰說。
     「嗯。」

       但冰霧漸漸就像冰封大地的暴風雪,開始籠罩著這個土地,他們從這個清澈的水流跨越到另一邊,然後慢慢往上走,冰霧就像玻璃一般覆蓋植物上,加上厚重的白雪般的乳白色,看起來就像是白色大地的孤寂。


       艾維茲跟雷賭氣,不想理他,雖然他的性格稍微有變,但看起來還是有些火爆,伊瓦走了過去,告訴艾維茲,「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你不要跟他多計較。」

     「我才不想呢!」
     「其實,我也不想為了什麼石頭去追捕你們之類的,我都忘記我來這裡的目的呢!」伊瓦說。

     「什麼意思?」艾維茲轉頭看著他。
     「就是做我該做的。」
     「抓我?」
     「不是,」伊瓦說,「假裝被抓。」
     「不要!」海娜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走了過去,直接插話。
     「你別忘了他們的目的。」海娜繼續說。
     「我都不知道怎麼回去呢!」艾特也走了過來。
     「你要小心他們。」洛爾小聲告訴艾維茲。
     「不要這麼小聲,我們都知道你要幹嘛!」伊瓦說。
     「我也不會害你!」雷也加入對話。
     「......」艾維茲想了一下,「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雷說,「這是什麼答案?什麼叫做你不知道?」
     「你是說,你不信任我們嗎?」雷又發怒了!
     「我是不信任你們,至少我被你們騙過。」艾維茲說。
     「哪一次?」雷問。
     「重點不是哪一次!」艾維茲回嗆。
     「先這樣吧!」艾維茲又說。

       伊瓦把艾維茲拉到旁邊去,「先暫時這樣,我們至少知道要怎麼回去比較重要。」艾維茲告訴他,「這我知道,這是我對你們的基礎信任,就這樣。」艾維茲說完,去找海娜與洛爾。

     「你確定要相信他們?」洛爾問。
     「我們只能走一步小心一步。」艾維茲說。
     「我很擔心你。」海娜抓住艾維茲的雙手。
     「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麽。」艾維茲看著海娜的眼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