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反撲(續二)

圖片來源:Rodrigo Peredo

傑克與安走著,傑克不時看了一下安,安有注意到,只不過感覺很微妙,因為安的內心竟然是小狐狸,安還不時會臉紅,「你幹嘛一直看我?」安有點不耐煩地問。



「沒有啊!」傑克裝作若無其事。
「什麼叫沒有?你明明知道!」安有點惱火。
「我還是感覺很奇怪......」傑克皺著眉頭說。
「你就當我是你的老婆。」安說出這句話時也很奇怪。
「你本來就是我太太......」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就照原本的一樣......」
「嗯......」傑克想了一下,「我裝不出來。」
「個性差異太大,怎麼可能說裝就裝?」傑克繼續說。
「隨便你,老公。」
「你不要這樣叫我!」傑克退縮了一下。
「我實在不敢恭維。」傑克又說。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安說,「你以為我願意?」
「你願意?什麼叫你願意?你把我的太太變成這樣,叫做你不願意?」傑克聽到這句話,感覺很不負責任。

「你要把我的太太還來!」

安就直接往傑克的肩膀靠去,「不是這樣子!」傑克無奈說。

安還想要親吻傑克的臉頰,但是傑克感覺安的臉靠得太近,直接推開她的臉,「你好噁心!」

「噁心?我是你太太,這叫噁心?」安生氣起來,嘟起嘴。
「哈哈!」傑克笑了出來,「你這樣好可愛!」
「可愛?」安又更加生氣,直接用力往傑克的臉頰打了一拳。
「你還打我?」傑克摸著臉頰,

「你這個人才奇怪!」安說,「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你這個人怎麼反應這麼大?你到底是哪一點不順眼?」

「整個。」
「你內心才是原因吧?」安反說回去。
「你都沒有想過你為何......」傑克說。
「為何什麼?」安說,「進入你太太身體裡嗎?」
「你那麼想知道原因?」
「因為我是科學家啊!」
「是『刻』學家吧?」安覺得他很死板。
「好啦!」傑克說,「說說看你為何的原因吧?」
「我不知道。」
「很經典的答案。」傑克翻了白眼。
「我真的不知道,問問你知道你為何在這嗎?」
「我不知道。」
「那就對了!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不是這樣!」傑克又試著轉回原來的問題。
「少來!」安不屑地說。
「你明明懂我的意思!」傑克打緊圓場。
「我不知道,你少煩我!」安不想理他。

前方的樹林,枝葉茂盛,隱晦間好像藏著什麼,各種昆蟲看著他們,傑克與安走在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之間的一舉一動,高大的樹幹中,各種捲曲的藤蔓,還有各種不知名的花草,直到傑克被藤蔓絆倒為止。傑克走著走著,他的腳踩到了藤蔓的枝幹,捲曲著,然後另一隻腳又踩到了另一處,差點快要絆倒,好險他趕緊扶著前方的枝幹,枝幹上的樹液,還有濃稠物,讓傑克的手感覺很不是滋味。

「你還好吧?」安說。

「還可以!」傑克舉起雙手掌,秀給安看,安看了一眼直說好噁心,傑克趕緊回頭隨手找一根樹幹不斷摩擦手掌,然後用樹葉不斷試圖擦拭著手上的東西。

「好多了!」傑克說。
「還是好噁心!」安又看了傑克的手掌。
「哪裡噁心?」傑克聞了一下手掌,「的確很噁心!」傑克擺出厭惡的表情。

藤蔓之間,有各種的植物附著,花叢之間,有各種昆蟲在上頭。傑克只能走在比較不那麼茂密的路徑,加緊腳步往前走。走著走著,一隻瓢蟲停在安的頭髮上,然後沒多久,就飛走了!傑克試著不要摸樹幹,不過,大概沒辦法,因為地上的路至少看得不是很清楚,傑克要想辦法開路,還要帶著自己的老婆走。

突然,安感到不能適應,想要嘔吐,安突然整個身體趴在地上,想要吐出什麼出來,但是什麼都沒有,傑克見狀了,趕緊安撫,「你怎麼了?」

「我......」安用吃力的力氣說。

「什麼?」傑克用耳朵靠近安的嘴巴,「哈哈哈!」安這時候跳了起來,往前跑,「你被騙了!」

「你騙我!」傑克起身往前跑,想要追上安。

安跑著跑著累了,然後靠在樹幹一旁喘氣。

「哈!抓到你了!」傑克一把抓住安,然後把安擁在懷中,在這種「浪漫」的氣氛下,兩個人好像都忘記自己的使命,傑克忍不住吻了安的嘴唇,只不過在當下,安卻沒有什麼多大的反應。安趕緊想要收回時,傑克這時候才理性地想到她不是我太太這件事,「喔!好噁心!我竟然跟小狐狸玩親親!」

「哈哈哈!」安大笑,「你這麼好騙!」
「別鬧了喔!」傑克想要嘔吐,不斷地摸自己的嘴唇。
「我到底做了什麼?」傑克說。
「你們人類真的好有趣!」安說。
「哪裡有趣?這樣可不有趣!」

傑克說完,想要抓住安,可是安卻領先一步,又往前跑,傑克沒有看見安,然後前方看見安的身影,於是他往前跑去,傑克快要接近安,然後抓住安的手臂,把她的臉頰靠向自己,安的臉頰卻是呈現一片黑,傑克嚇到了!趕緊放手,安又大笑,「哈哈哈!好好玩!」她說完又往前跑。

「哪裡好玩?你給我回來!」傑克氣得心癢癢。

這次又抓到安,傑克擔心她的臉又變了,趕緊看了一下她的臉,果然沒變,可是傑克的眼線瞄到頭以下一片黑,又趕緊鬆手。

「好好玩!」安又趕緊往前跑,她跑著跑著,然後看了一下環境:藤蔓、樹葉、各種花草,然後感到不對勁,這時候傑克追上來,又抓住她不讓她跑走,「不要再鬧了!」傑克說。安卻告訴他,「等一下!」

「什麼?」

突然,樹林之間的枝幹景色,全部濃縮成一團黑影,往傑克一個人衝來,安看著看著,卻絲毫不想幫忙?「快幫我!」傑克大喊。

「不是我!」安裝作沒事。
「別玩了!快點!」

那團黑影往傑克衝來,安這時候念出咒語,然後尾巴冒出十二條尾巴,眼睛呈現深藍色,指著那團黑影,那團黑影定在那邊,然後往安那邊襲來,黑影衝過來時,安絲毫沒有閃躲,而黑影就這樣憑空消失。

傑克鬆口氣,安卻收起玩笑的表情,走過去問,「我覺得我無法控制這身體太久。」傑克聽到這句話,「你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不過大概是那些借力使力,讓我變成這樣吧!」安說。
「嗯,你是怎麼控制的,你有概念嗎?」
「沒有。」安說,「這不是你說來就來這麼簡單。」安的眼睛現在才逐漸成為原來的顏色。

「你露出尾巴的樣子,很好笑!」
「你在說什麼?」
「嗯,」傑克想了一下,「我是說,我老婆露出尾巴很有趣!」
「我救你,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安想要掐住傑克,但還是作罷。

但樹林並沒有「恢復」原來的模樣,反而帶著陰鬱的氣質,看起來更加詭譎。安感應到某種不尋常的氣氛,至少在這當下,安面有難色,看著周遭,「怎麼了嗎?」傑克問。安回答說:「我覺得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喔?」傑克露出疑惑,但並不完全相信。

突然一群凖鳥從天空飛過,揚起大片落葉,安轉頭,看見了一個貌似她的人影走了過來,「你不是真的,你不真的......」安害怕地說。

「怎麼了嗎?」傑克狀況外。
「記住,無論有人跟你說什麼,你千萬不能有心動的感覺!」
「到底發生什麼?」傑克跟上前,想要了解她的意思。

結果,那個人走了過來,宛如他心目中的形象在眼前浮現,傑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安怎麼變成這樣?異光石可以改變現實,這現實足以影響一個人對於事情的看法與觀感,而且一旦你認為「對了」!就有可能無法改變原本真正的樣子。

「傑克!」那個人說。
「......」傑克不敢說話。
「你為何不說話?我是你太太啊!」
「你說話啊!」那個人輕輕摸著傑克的下巴,「告訴我,你是不是我期望的這個樣子?」那個人幾乎全裸,但形象並不明顯,傑克更是閉起眼睛,不敢多看。

「開口說啊!」那個人用那「酥麻」的口吻在傑克的耳邊說。

「......」傑克快要忍不住了!因為一股力量席捲在他身旁,他想轉頭找原來的安,但安早就不見,因為異光石已經入侵他的大腦,讓他視而不見真正的現實模樣。

「說啊!」那個人又說。
「我......」傑克欲言又止。
「安!」傑克說完,趕緊往前跑,他拉著安的手,然後瘋狂往前跑。

但是跑到了一半,卻發現重量不對,轉頭一看,怎麼是那個人?傑克趕緊放手,要跑了回去,「快救我!」傑克不管什麼,先喊再說。

原本的安卻無能為力,因為在這種狀況之下,安的能力,或是說小狐狸的能力根本無法為之抗衡。安看見傑克躲在樹幹後,然後走過去,「對不起!我無能為力。」然後退了幾步,「什麼叫做你無能為力?」傑克說完想要攔住安,那個人卻跑了過來,「說話啊!」

「我不要啊!」傑克現在就像慌了手腳的獵物,到處亂跑。安看著周遭的樹林,暗灰色的天空帶著潮濕的空氣,想著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