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遊戲(續二)

圖片來源:neonluxe

艾蓮娜坐在樓梯口,幾乎午夜時分,小貓兩三隻,她抬頭看著對面的公寓,各種「方格」透露著不同的燈光,彷彿可以看見每一個人各種不同的生活樣貌,她轉頭,然後望著自己的所屬公寓,好像也是這樣,於是她起身,走下階梯,然後往右方走去。



路燈與路燈之間相隔很遠,她在路燈與路燈之間不時停下腳步回頭看,然後又往前看,最後,她不知道在擔心什麼,就乾脆地往前走,在前方的路口,街角有一間商店,她看著商店招牌:零食餅乾只要九十九美分,然後又向右轉,而這街角到商店的旁邊有一間理髮店,理髮店與商店的中間剛好有一個座椅,上頭還有塗鴉彩繪,她坐了上去,視角朝向商店,座椅的下方,一隻老鼠在啃食著掉落地上的洋芋碎片,之後從那兩個店面中間的下水道跑去。

一個黑人小混混經過了她的身邊,「小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啊?」

艾蓮娜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人,只是眼角呆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姐!」那個黑人推了艾蓮娜一個肩膀。

艾蓮娜這時候才注意到他,然後抬頭看著他,鴨舌帽反戴,好像是紅色的,身穿一件潮衣,脖子上還有些金飾,褲子則是牛仔褲。

「不用了!謝謝!」
「好吧!」黑人表示。
「那......起碼告訴我你為何一個人在這?」黑人繼續問。
「我不知道,你來告訴我。」
「我怎麼知道?」
「那你為何在這?」
「我只是想找些樂子。」
「那好了!然後呢?」
「怎麼換你問我?」
「沒有,我只是好奇。」
「呵呵!好奇。」黑人一臉冷笑。
「我可以坐在這邊嗎?」
「請。」艾蓮娜表示。

「你知道,我最近剛跟我女友分手,大約一個月吧!我不知道,我以為這樣有效,看來還是沒辦法。」

「我很抱歉!你該不會想跟我搭訕什麼的吧?」
「沒有!」黑人連忙否認,「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也一個人?」艾蓮娜問。
「不,那些是我的朋友。」黑人指著對面的一群黑人,有男有女,有胖有瘦。
「那些朋友看我情傷還沒走出,就慫恿我去搭訕你.......」
「我很願意當你的『朋友』。」艾蓮娜特別在朋友二字比劃。
「謝謝!」
「你要不要過來見我朋友?」
「可以啊!」

結果,那群朋友看他很順利,就從馬路走了過來。

一個高個子的黑人看見他在跟艾蓮娜聊天聊得很順利,「真有你的!」

那個黑人一聽到聲音,轉頭就說,「還好啦!」

「對了!我叫馬克。」那個黑人說。
「我是艾蓮娜。」

「那麼巧!我也叫艾蓮娜,只不過完整名叫做小艾蓮娜。」後面一個女生說。

這個小艾蓮娜皮膚是咖啡色的,沒有像馬克的膚色那麼深。她看見艾蓮娜馬上出現,然後與她握手。

「呵呵。」艾蓮娜輕輕地笑。
「我是他的哥哥,蒙克。」高個子的黑人說。
「你們兩個不像。」
「他是我同母異父的哥哥,我還有一個妹妹。」馬克說。

後面還有一個黑人,個子稍矮,是蒙克的同事:雅斯銘。

「嗨!」他戴著一幅眼鏡,白色加上藍色的邊框。

一個胖黑人從小艾蓮娜旁出現,「哈囉!我是杰。」她高興地抱住艾蓮娜,讓艾蓮娜嚇了一跳,「你知道嗎?我等他們等了好久,現在終於輪到我啦!」

「不要理他們,現在只有我們!」她說,並且握住她的手。

「走!我們去喝一杯!」理髮店隔兩間店是一間夜店,杰拉著她的手走進那間店,後面的人馬上跟上。

艾蓮娜坐在一個小型包廂中,杰則是幫她點了兩杯伏特加,「我請!你放心!」她說。

「這.....」艾蓮娜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幹嘛不喝?」她看她桌上的酒都沒有動過。
「......」
「你該不會沒有年滿二十歲吧?」
「你放心,你不說,沒有人會知道的!」她小聲地說。

艾蓮娜舉起酒杯,一口喝下,強烈的酒精味,讓她很難受,閉著眼睛,想要把這感覺給吞下去。

「呦!再一杯吧?」杰露出勝利的表情。
「不必了!」艾蓮娜比出不要的手勢。

杰又幫艾蓮娜再倒另一杯,不過艾蓮娜是真的不想再喝,往後倒,臉朝向天花板。

音樂持續在這夜店一直播放著強烈的節奏聲,DJ 在舞池後方控制著,雖然沒有過於喧囂,像那種震耳欲聾的電音,但是也帶來不少的迷幻作用。

時間接近深夜一點多,艾蓮娜很不舒服,想找洗手間,她一起身就露出想吐的動作,小艾蓮娜看她不對勁,攙扶她到洗手間去,一推開女用洗手間的大門,艾蓮娜就直接往洗手台吐了出來,「......」小艾蓮娜摸著額頭,一臉苦惱。

艾蓮娜第二次嘔吐,整個洗手台滿是嘔吐物,其他的女生看到紛紛散去退縮,走了出去。
「你真的要小心她!她是個很熱情的人,只是有時候熱情過了頭。」小艾蓮娜說。

艾蓮娜聽不清楚她說的話,然後她癱坐在地上,儘管地上不是乾的,帶有水,但管他的!

小艾蓮娜拿起廁紙擦拭她的嘴巴,然後試著把她扶起,但想想還是作罷。

「你知道嗎?我們是多年的好友,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的人,還是真難得。」她說。

艾蓮娜根本沒有專心聽,然後她試著站起來,扶著洗手台,一步一步走著,她接著走出女廁外,然後在一間沒有人的包廂倒了下來。

小艾蓮娜趕緊出來,然後扶著她,慢慢回到原來的座位。

「你幹嘛要這樣做?」一回來,把艾蓮娜就定位,就指責杰。
「什麼我這樣做?」
「你看她這樣,我歡迎她,錯了嗎?」
「她一定有什麼心事,你們這樣隨便拉她進來,才奇怪!」杰反問。
「我只是希望她可以放下心防而已.....」
「放下心防?你是灌醉她吧?」
「灌醉?你說這樣太過過分了喔!」
「我怎麼知道她酒力這麼差......」杰繼續說。
「你應該向她道歉!」

「道歉!這很簡單,」杰說,「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不過,道歉的口吻像是機器念出來。

「你這樣很做作......」
「好了啦!兩位別吵了!」馬克說。
「你別吵!不甘你的事!」杰說。
「拜託!兩位,她是我找到的,要嘛對我說,要嘛就好好談。」
「你去問她!」杰指著小艾蓮娜說。

「問我?你才奇怪,你這樣才過分,哪有人強拉一個人,用酒問候她的?」小艾蓮娜不甘示弱回擊。

本來歡樂的氣氛,現在變得很詭譎。


氣氛過了大約五六分鐘,本來歡愉的氣氛,加上聲光強烈的陪伴,應該會更歡樂,但是在這個低壓的氛圍下,冷淡只是更好的寫照。

「我只是想說,我們應該好好地,適當地聊天......」小艾蓮娜說,「不要把氣氛搞得這麼僵。」

「我也想啊......」杰說。
「你們既然目標一致,為何就不能好好說呢?」馬克說。
「是啊!」小艾蓮娜說完之後,就抱著坐在中間的馬克,而杰也抱在他們兩個。
「喔.....」馬克感覺快不能呼吸。

艾蓮娜坐在小艾蓮娜的旁邊,「?」她摸著額頭,然後把頭轉正,看著他們幾個,「這.....」艾蓮娜又想要吐,蒙克立刻拿起桌子下的垃圾桶接著,艾蓮娜吐到垃圾桶裡。

「你不要再給我了.....」艾蓮娜仰起頭,然後轉頭看著杰,「我知道你很好心.....但我真的.....」說到一半又吐了,馬克捏著鼻子,「你到底吃了什麼啊?」

時間到了午夜兩點多,快三點,在夜店的一群人仍不眠,艾蓮娜努力撐起身體,總算有好些,她想要透透氣,往夜店門外走去,一推開門,感覺果然不同,馬克這時候也跟著走了出來,「她們很吵吧?」馬克一開口就說。

「我想家。」艾蓮娜則是嘆口氣。
「你家在哪?」
「說了,你也不會到那。」艾蓮娜轉頭看著他。

馬克點起一根菸,然後吸了一口,之後點著煙灰。

「你說說看,也許我可以幫你點什麼。」

艾蓮娜受到酒精影響,握著馬克的臉頰然後強吻。

「!」馬克來不及反應,煙蒂也掉了,放開他的臉頰之後,「對不起,我不知道......」艾蓮娜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們該回去了!」她說。

這時候一行人慢慢從夜店出來,蒙克是第一個看到此景的人,「......」蒙克,雅斯銘則說,「你在吃醋嗎?」

「不......沒有,你在說什麼。」

雅斯銘是雙性戀,她的前男友就是蒙克經由認識的,但其實她不確定她到底是真正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蒙克攔了一部計程車,小艾蓮娜則是拿起手機,「我的 Uber 司機來了!」她看著螢幕通知,在計程車後方就是她的 Uber 車。

「你不上車嗎?」蒙克坐上計程車之後,看著馬克問。

艾蓮娜則是一臉尷尬樣,「你跟我們來吧?」杰說,之後她拉著艾蓮娜的手坐在後面的車,雅斯銘則是在副駕駛座,小艾蓮娜先進去,中間則是艾蓮娜,然後杰最後上車。

「司機,開往這裡!」杰拿出手機,秀出螢幕的地圖給司機看。

「你要改路線?好吧!」司機回答。

接著四人上路,反觀蒙克看了一下她們,「喔,我來了!」蒙克才上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