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意義

圖片來源:Don Harder

經過了這麼多年,彷彿人生從來沒有變過,我講的是他們的人生,我們的人生,全世界的人生。若是要仔細盤算過,你才會發現我們每天都是過一樣的生活,大概只有一年當中才會深深打動你的心,就像我對於某種應該有的意義,變成我的深刻期待,一撇意義告訴我的是,那種其實自己也想要佔有過,體會過,而理性回頭過來的思考,你才發現,你上了感性的當——一撇出來的體驗結果。



回顧過去一年來,我確實很容易在思考我生活上的體驗,如訂閱式服務、集點或是成為忠實顧客這方面有點瘋狂,不過目前就是為了讓意義更像話,知道我付出的會有收穫,但是真的認真思考,我確實在體驗這層意義上,產生了不少的衝擊,像是為了成為最高級的會員,努力集點,但也同時,我也放下腳步收拾真正我所「需要」的服務內容,不會為了購買而購買。人如果真的要想清楚,其實也很累,理性不可能把所有的好壞通通考慮進去,因此,缺失在所難免,問題是,當每一次體驗之後,更要重新檢視你真正的擁有的,才是意義所在。如果只是為了增加而去增加,除了徒增煩惱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解釋。

意義帶給我們人生只有一層關係中的價值,認為有所成就,社會帶來的某種正向,鼓勵我們不需要為此途傷悲,要努力修正意義的道理來,我不想說得如此明明白白是因為,我無法解釋我真正想要表達出來的完整意義,我只能大概去描述「輪廓」。現在社會談的那種表象也是如此,正向讓人們增加勇氣,也喪失了某種勇氣的意義,如果我們「只」需要快樂,那麼悲觀的存在就是個荒廢,了無意義可言。哲學告訴我們,必須去思考人生的觀念,一種意義之存在,而非為了當今有的就去享樂思考所有生活範圍,如果我們真的夠開明。

我寫給誰看不重要,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看懂我寫的,我也曾經自己去表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寫什麼,只是把我內心想說的表達出來而已。某一邊,我算是魯蛇,沒有戀愛經驗,沒有貴人、沒有良好的存款,沒有自己的房子,更沒有良好的人脈,不善於溝通,不愛聊天,所有那種你想得到成就,我都沒有,至少現今來看,一個都不具備,我卻沒有為此自殺,為什麼?因為我的悲觀告訴我,如果這樣就死了,人生的意義也改變不出什麼,世界需要的價值像一種散沙,你以為聚集起來就可以成為沙堡,但是我們的內心就是十分交錯,如果我們就此要的這樣,合作應該是可以做得到,但為什麼不呢?

堅持自我,一直很簡單,也不容易,別人總是批判你,說你的不是,酸民總是冷言熱諷,我們要堅持某種道德理念,網友總是拿過去去找碴,我們好像證明是說要把自己做對了,才有能力指正別人,這種對錯分明的觀念,沒有一個古今歷史是沒有過的!美國內政問題很多,對外的問題也是很雜亂,外交要看中國、日本、歐盟的臉色,對內卻是要看在野黨、民眾的臉色,總統的權力不是萬能的,連神也不能決定世界人民的未來,只有我們這種多數人集中起來才行,但是,對樹不對林的結果,就是要先成樹上的幼蟲開始找起,且還是害蟲。

我們的眼界沒有這麼高,看宇宙只能從望遠鏡去觀察,在國際太空站的太空人們,甚至是穿著太空衣的人們,看這個「宇宙」仍只是小框框而已。視野突破不了一整個圓球。在一個限制的範圍內,就算宇宙是無限的,我們能被限制住——所謂的想像力裡面。

我看了許多心理研究的文章,每天都談論人們的生活習慣是如何影響我們,基因跟肥胖有關,肥胖跟吃有關,吃跟生活作息、情緒、文化等等有關,這些林林總總的複雜因子混合起來,沒有一個是「主因」。空汙也是如此,幾百萬人因空汙而死,肺癌患者有一半以上是不抽菸的,空汙影響我們的思考、作息、飲食以及我們的發展,在空汙嚴重的地區,如印度、中國、美國等等,我們能夠改善的其實相當有限,畢竟要呼吸道純氧已經是相當不容易,肺部接受太多的污染因子,過濾起來仍有殘餘,去試想你的肺部像吸塵器的濾網,你的還不能「換」!

還有更多的問題,如種族歧視,如宗教包容,如性別議題,如經濟問題,如生產力的重視等等。種族歧視,其本身在於自我的高估,別人的低估,無法平起平坐,研究告訴我的是駕駛人都高估自己的駕駛能力,所以發生車禍的原因都是認為別人一定會遵循規則來走,但是核心在於不是高估自己本身與否,評估交通問題因素的原因在於我們容易在一個馬路上認為的正確與否的問題,如交通號誌,我們既然不想撞別人,就一定會踩剎車,可是在禮讓別人的前提狀況下,我們不免還是被人追撞,所以行車距離很重要,這你也知道,一個原因是在於我們錯煞的時間比我們預估的還要晚,這就是意識上的問題。

你以為的,不是你所認為,大腦意識是一種型態上的認為根本,你所掌控的你只是你認為的你,而當這個你形成某一個你時,你就認為你真的有什麼,意識告訴我們不要太掌控那種感覺,一種認知上的知覺。如果你真正能夠感應到,那麼你的意識已經注射到你皮膚,這過程實在短的不可思議,你無法回播找到「對的時間」。


世界需要的價值像一種散沙,你以為聚集起來就可以成為沙堡,但是我們的內心就是十分交錯,如果我們就此要的這樣,合作應該是可以做得到,但為什麼不呢?


因此,掌控到自己的意識之前,不如回想意識帶來的自我認可範圍,如果你可以「神遊」的話。精神有兩種層面,一種是內心不具有,一種就是你內心的知受。這種不具有的會讓你知道,但無法解釋很明白,一種是知受到會有的,但是無法具體。因此,當我明白可以得到某些意義時,我會去參與,但我同時也明白那只是有認為的一廂情願,一撇出來的意義感受,而同時意義之中的某一層已經在告訴我,我知道有什麼,也能接受什麼,但也可能因此失盲,忘了自己的那一刻在堅持什麼理由而去感受。

這就是第一次很難「找回來」,第一次親吻,第一次擁抱,第一次空中跳傘,第一次出國等等。你知道那什麼,但怎麼樣就是不對勁。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裸體,才知道整個身體長成這樣,想了解身體的反應,色情片是主要的方向,但是幕後之後,你才發現,性愛這回事的主要訴求是在於增加性之間的情欲反應,卻在之中用視覺去包裝整體的觀感,所以色情強烈的原因在於肉體上的激情,但在理性之後的蠕動,讓你不解性愛是哪裡有快感了?或者是說,我們在做愛時,到底在思考我們是結合一體了,還是心身分開的過程?

女優與男優的合體看起來很享受,但其實不,人的一天要努力提高「性趣」實在不容易,胴體看久了,彷彿就像皮膚上的蠕動,其實還讓人覺得噁心,何況要做那件事,愛要提升到性,並且將愛昇華成為性的全部,也就是小死亡的開端,我們是在於愛的全心投入,了解我們是與此人「結合」,不過,要兩個人不斷提高那種感受,就等於拉高對它的水平,保持「恆溫」狀態,這種火源需要更多燃料燃燒,雀躍不會一輩子居高不下,感性要在那個時間認為有慾望,就會投入更多胡亂思考,所以那種是很累人的,因為不但要抓著不放,甚至讓性愛打對折,也就是 BDSM 在過程中不斷加入「痛」的原因,因為痛感在大腦更容易產生刺激作用,引導情慾產生衝擊。

維持愛的感覺需要靠某些理性去參與作用,所以在理性範圍之內的情感交流成為生活對話的一部分,也就是「你今天發生什麼事?」情感帶給我們的就是不斷用語氣表達對於愛之間的相處模式,同時帶有相愛的成分,不過日子久了之後,漸漸將理性抽出來,我們更會有情感去做無謂的分析。所以,我才會這麼不愛「聊天」,談話給我的感覺就是去分析可能的原因,同時不帶有批判角色,不過要我簡單去想,是有困難的,我大腦其實亂得可以,從這個迴路可能跳到下一迴路,自從我發生意外之後,我感覺內心有兩個自我在拉扯中。

一個精神告訴我應該要怎麼做,另一個則不。理性不斷分析理性的結果,就是產生更多不階段性的理性,讓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思考理性中的意義。情感總是告訴我應該某種感受性的抱負,一種接近思考上的構想,不過在自我分析的過程中,容易認為應該要達到某種效用,卻在意義過程中,只是接近某種肯定的趨近值。

永遠也沒有理想值,我只能期盼現在的社會問題不要一昧只是放大理想化而已,不斷渲染著社會的願景,但實體上的經驗過程,在某一刻來說,只是開立好的藥方。我們都知道社會需要某種程度的理想化,可是實際上的現實,如真正的配套措施,還是我們真正要改善的貧富問題,只是被看不見給拉著走,貧富的差距來自國家、股市、全球化以及環境層面層層影響,今天這個國家的孩子餓肚子了,可能不關你事,可是糧食問題的片面問題,如蝴蝶效應般那樣去影響著。不是間接或是直接的問題,在不斷重複以及不斷連結之下,我們都一帶被連累,整個世界看起來晴朗無雲,但是裡面卻是雷雨交加,開始醞釀雷雨胞。

我不期望世界真有多好,感性與理性的衝擊下,我情願讓理性茁壯長大,分析我的感性範圍中,就像嚮往的那樣美好,但一經過一道閃電,才知道歡喜之後的結果,就像畫上一撇意義一樣,以為真有什麼,只是理性不斷咀嚼出某種感性來的正當性。

帶有這樣的情緒分析整個世界,如同把悲傷還給「你們」。我也曾暗自期許真的有什麼,也許我應該改變「職業」,放棄我熱愛的工作,全心投入,割捨不了是對這世界的關心,與影響,外面的世界還在風吹雨打,我們卻在這裡曬太陽,我們在這裡避暑,那裡正在飄著太雪,北極還在融化,雖然很遠,那裡的戰爭兒童還在跋山涉水,那裡的民眾在想找垃圾桶裡的食物,這裡的民眾還在玩水,我們是中產階級,還是一昧自評為中產階級?你要怎麼樣去改「預設立場」?也許更應該逆來順受,想想我們要「接受」與什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