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筆(十)

圖片來源:Wayne Hsieh

二次大戰打完了,意味著戰爭結束了,可惜還沒。美國忙得很,除了應付國際事務之外,就是不願意眼睜睜看著人權失去了鬥志,失去了意義,可惜,美國除了坐穩老大哥的位子之外,美國在英國、與俄國的「集合」之下,宣布「聯合國」的成立。今天,聯合國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因為他們就是為了世界和平而奮鬥,但所謂的人權,人性之道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不管是闡述性別平等,同性同酬,還是促進教育機會的平等,經濟均等的宣導,聯合國從來沒有停下腳步,旗下的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糧農署等等,從教育到醫療到食物等等範疇,就是為了促進人性可以邁向和平的共同美好的地球村。

可能嗎?當然可能,我們為了保護人文資產,的確不斷在聯合國大會上,不斷地重複再重複,過了一年之後還是在重複,每年的紀念日當中,所宣揚的主題中,唯一的核心概念就是為了保護環境,促進文化發展,改善人類健康,並且增進人類福祉為一種依歸,以華人的意思來說就是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不過,我們雖然有民間信仰,卻無法澆熄人民的習慣,試圖改變他們的思想,我們可以不燃燒金紙,不插香祭拜,可是我們的心聲卻無法讓每一個人專心影響他們真正影響的每一個人,讓他們真正思考我們現在處在的意義規模上,廟宇雖然香火鼎旺,可是外面的垃圾桶滿了就沒有清理打掃,廟宇提供的公廁,髒了,濕了,漏水了,不見有人上前清掃。

當然,我們不是沒有公德心,將心比心之下,總有人有那一兩個害群之馬害了整個社會的整體思想。我們不應該見樹不見林,但也不應該見林之後,忘記還有一大片樹林在等著我們欣賞。

每一個人都在花叢間擺上美美的姿勢,彷彿要讓自己入鏡,成為人比花嬌的最佳鏡頭,自拍沒有罪,可是當我們在自拍上的充實意義變成了自我的存在時,我們就開始去證明我們確實有這樣的需求,「我應該在鏡頭裡上相」,成為我的記憶主憶的一部分。而多數人在主憶之中所投射出來的主要狀態就會成為自己看見自己的一定現在感。

沒有人不想在鏡頭上出糗的,我也一樣,失焦的照片會刪除,可是從過去強調的個人主義,到現在的存在主義(我自稱的),我總認為主義式上的觀點容易讓我們成為主體上的失焦感,以為我們都可以這樣做。事實上,總去證明,從強調的出頭天,現在則是融合一體,個體感雖然很重要,但只是過份突出而已。

我不斷重回看歷史,尤其是二戰歷史,死傷慘重的大規模戰爭,造成了多少難民,顛沛流離。歐洲的難民逃到對岸,而現在的中東衝突,沙國與伊朗的死對頭除了信仰上的不同,我們在面對各種不諒解的情況時,就始終放不下我們的愛恨情仇。你要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坐下來談可以,可是要採取行動,真的在屯墾區還給人民可以「居住」的空間,我們就只是打開窗外欣賞圍牆上的「壁畫」,很美,不是嗎?

我們可以互相指控對方先挑釁,也可以說對方的立場根本就是左右矛盾,當美國只想坐穩自己的位子時,我們沒有理由說他有什麼不對的立場,事實上卻是美國民眾不但看不下去,對於這位有一頭漂亮金髮的美國總統來說,他到底真正看到什麼?總是讓人備受質疑,畢竟,他說 CNN 是假新聞,可是他沒有到前線看看阿富汗士兵們是怎麼面對恐怖組織的,美國國內的槍擊案幾乎年年都在發生好幾起,主嫌大多不是他們認為的恐怖份子的「標準特徵」,社會上的恐怖主義——之前都是由種族主義,或是歧視產生更大的對抗。


你可以做自己,但也請乖乖遵守某種社會規範,但個人主義持續擴大發酵,誰也擋不住。


在學校裡,你要一百多個「學生」在同一間教室裡,相互尊重,老實說不太可能。文化人民皆不同,我們可能只喜歡某些族裔的學生,例如亞裔喜愛亞裔,但亞裔也有可能欺負亞裔,非洲聯盟雖然號招非洲國家們聚集起來,不要在仇視彼此,但黑人之間的怨恨早就看不順眼好幾年了。

我們雖然不保證會「和平」相處好幾年,但至少避免不要發生戰爭好幾年。德國戰敗之後,又經歷了東德與西德的分裂,五十年左右的時間,要兩派「保持」著我們是一家人,就跟現在的我們是一家人不會有爭吵一樣的可笑。自己是最大的民主共和國,但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把「民主」握得剛剛好?

沒有人「贊成」現在的和平統一之後的現況就是當今應該最好的現實發展。所以聯合國才不斷地宣傳他們的使命,多少人沒乾淨水,沒電可用?沒有沖水式馬桶,沒有日光燈,沒有手機,沒有電視,沒有收音機,更別提網際網路。連吃飽都有問題,營養怎麼樣都少了「一味」,飢荒能存在,童婚、童工、童兵通通都在,奴隸沒有消失,富有國家賺取窮國家的匯差好幾年以上,就算我們努力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例如加薪,不使用化學染料,購買防護設備等等,但年復一年,我們只能坦白說「好一點」,但能說好多少,是否讓這些代工國家致富?我可以說沒有。

社會是一個共同體,我們都居住在這樣的宿主身體好幾年,甚至可以說好幾個世紀,當我們一心想要改變社會命脈時,請記住,他是會改變整個身體全身,甚至一根頭髮也會,人們一方面崇拜某種英雄式主義,一方面又在團體當中當個默默配合的隨從者,我們不想要這種英雄式主義一方面無盡地擴大,但也無可奈何地我們阻止不了我們想當英雄主義式的夢想未曾停過。宣揚這種主義式的理念就像美國隊長電影所闡述的一樣:你可以做自己,但也請乖乖遵守某種社會規範,但個人主義持續擴大發酵,誰也擋不住。我們可以是鋼鐵人、蜘蛛人、黑豹、奇異博士、酷寒戰士等等的英雄角色,但放下之後,是否表示我們的人性沒有隨之散去?保護著社會和平很重要,可是一方面要維持著他,不讓他倒下卻很困難,因為再強大的人也有力氣用盡的一天。

不管是漫威裡的角色,還是 DC 裡的主角都一樣,有超人無堅不摧的力量也擔心自己的母親就此失去了生命般脆弱,蝙蝠俠雖然內心陰暗,但這種人性也是因為經歷了太多風霜而造成的傷疤一樣,永遠也無法消去。看盡了人生百態,是否意味著我們不再救人?放棄了自己好人角色?還是我們有選擇上的救援?敘利亞的內戰肯定還會持續,這一場空襲停了,下一場就不知何時會降臨?自己的家園早已經變成了廢墟,附近沒有商店可以買東西,北方的區域與南方的區域往往各自為散,我們趕走了伊斯蘭國的份子,但煙硝卻沒有跟著散去,因為恐怖主義不是這麼容易死去。

把鏡頭轉向美國,美國的槍擊案層出不窮,上學變成了一件憂心忡忡的事情,每一個做家長的就是擔心自己的孩子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威脅不斷上升,但家裡的槍枝控管卻沒有好好「上鎖」,大多數人的家庭隨手就可以「找到」槍枝,就算沒有子彈,帶去學校,說為了要自保,也隨時被當成第一號主嫌來偵辦。一千多起的威脅事件,是從今年二零一八年到佛州高中事件之前的統計數據,可是那又如何?如果「威脅」不解除,我也擔心我到街上,是否背後被人開一槍都不自知?

每一個人都有嫌疑,就像一起謀殺案,每一個人都有秘密,火車上的乘客,是誰殺了那個受害者?就從嫌疑犯的身家調查說起。每一個人內心都帶著玷污的髒東西,就像《猛毒》一樣,佔據慾望很爽,可是誰又能真正理性看待佔據慾望的真實性?

戰爭是結束了,後面應該加上個問號才對,我們當然期待不要有下一次的大戰開打,但人們挑動的心始終從來沒有停過,難道我們要看到對戰才開心?就像我們總是好奇著英雄若是產生內戰,誰才是勝利者?我們都知道答案,但為什麼要實際發生過,才去「證明」我們的想法是合乎現實呢?

死亡是無法復生的,但是實驗結果下的「白老鼠」們還是逃不過我們要抓他們去試驗的命運,藥物要產生是需要時間的,藥廠為了獲利,可以拋棄某些道德觀,沒有所謂地對或不對的爭論問題存在,人體試驗隱瞞多少年,就算現在公開了,寫在白紙黑字上了,我們接受試驗的這些人難道拋下所有的疑慮了嗎?

別讓〈遲早的事〉變成現實,神話就讓它成為神話,不過寫在星空上的那些希臘眾神們,在人際相處問題上,也有好多問題要去解決。人至始至終都帶有煩惱,無憂無慮也變成了空虛症,我們看著自己,走上精神疾病不稀奇,永遠都把自己的頭當成球來踢,因為太無聊。

世界怎麼樣才喊停,沒有紅牌,沒有黃牌,沒有禁賽,更沒有候補球員,更沒有一旁觀看的公審裁判......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