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存(續五)

圖片來源:Todd Van Hoosear

夜晚了!艾蓮娜卻獨自都沒有離開過,從早到晚,從吃完那個三明治之後就停在那裡。她東看西看,沒多久,那個男人又出現了!他從一旁走到她旁邊,手上拖著一個大型的垃圾袋,「嘿!你看我帶了什麼?」艾蓮娜還沒驚覺他的出現,等她一回頭,看見他手上拿了一個味道很難聞的牛肉潛艇堡,幾乎快要壞掉的那種味道。



艾蓮娜感受到那種氣味,忍不住掩著鼻子說,那是什麼?那個男人說,這是剛出爐的牛肉潛艇堡,這可是我走運,找到的好料!

艾蓮娜往前瞧了一眼,「這牛肉都變成這樣!你還吃得下去?」

「這是難得的人間美味!你這種人不了解啦!」
「我可是很挑嘴的『主廚』!」那個男人說起話來很自豪。
「你的味道,我還真不敢苟同!」
「對了!你今天有什麼收穫?」那個男人往她的前方看了一看。
「沒有吃的?」他沒有看到食物,立刻起了疑惑。
「沒有,我不知道去哪?」
「哎呀!你這樣真沒有長進!起碼起身走一走吧!」那個男人說。
「你給我個方向,我就去!」
「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要怎麼幫你?」
「嗯,那我還是待在原地好了!」艾蓮娜想一想回答。

「隨便你!」那個男人起身,拖著他的「行李袋」,往自己的「狗窩」走去。艾蓮娜往那個地方看一看,起碼有個像樣的屋頂,該有房子的模樣,她自己卻感到茫然。

她看了附近,來來往往的車輛,她起身,往右邊的方向走去,走到底,又順著這個公園的外圍繼續走去,然後繼續就繞著這個公園繞了一圈,等她走回原來的地方,她往原來的方向去,走到一半時,又折返,又覺得不對,又再一次折返,繼續走,走到一半時,她從公園的小岔路走進去,企圖穿越公園,而走到一半,看見了那個男人已經躺了下來,倒在一顆石頭旁睡覺,一旁的東西就在他身邊,她走了過去,好奇地翻一下袋子裡的東西,破掉的檯燈、壞掉的收音機,一件破洞的毛衣,一盞破掉的燈管,一隻不知道是否正常的拋棄式手機,部分的食物,如甜甜圈、沙拉、薯條、還有一個壓扁的寶特瓶,裡面裝著不知名的液體,由於寶特瓶是藍色的,所以她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她翻了一翻,就被引來注意,因為那個男人翻身來,剛好壓住了那個垃圾袋,他感覺有異,但不以為意,然後艾蓮娜還是在翻,她看了幾眼,就擺在一旁,那個男人不小心碰到垃圾袋的外圍,讓艾蓮娜嚇了一跳,趕緊收手,那個男人碰到她的手就問,「你碰我的東西要幹嘛?」那個男人很疑惑,艾蓮娜吱吱嗚嗚地回答,沒有。

「你餓了啊?」
「這個給你!」那個男人從那個黑色掏出了一個像是鹹派的東西放在她眼前。
「拿去吧!」他說。
「喔!謝謝!」艾蓮娜順手接住那個東西,然後打開包裝盒,吃了起來。
「那個比你什麼牛肉潛艇堡好多了!」
「哈哈哈!」他笑了!,接著說,「你不懂啦!」
「你撿這些要幹嘛?」艾蓮娜邊吃邊問。
「賣啊!」

「像這個,」他隨手拿了一個破舊的書本,上頭還有破爛的書皮,連書名叫什麼,都看不清楚,作者名字也沒有損毀。

他翻一翻,裡面的文字,還不是英文,這種外文字,艾蓮娜更是看不清楚,因為他翻了很快,「我看一下!」艾蓮娜有興趣。

「你看得懂?」
「沒有!」她搖頭。
「這什麼文字符號?」她問。
「我不知道!」
「你從哪裡撿來的?」
「幹嘛?你不要搶我的生意!」
「我只是想知道這種奇特的東西出處。」
「喔!你去那間圖書館就行了!」他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棟大型建築物。

她把那本書還給他,立刻往那裡走去,「喂!現在休息!」他大聲喊,不過她似乎沒聽見。

她走了過去,然後走到了一個樓梯,裡面的燈火已經熄滅,但還是有人在裡面,部分的燈火亮著,她大聲喊,「喂!可以讓我進去嗎?」

不過沒人回應。

「喂!」她敲敲玻璃大門,搖一搖鐵柵門,那種聲音引來裡面那個人注意,那個人慢慢走了過來,然後指著一旁的東西。

艾蓮娜不懂,滿頭問號,「我們打烊了!明天再來吧!」她說。

艾蓮娜轉頭看見那個指示牌,上頭的開放時間:「上午九點到下午六點。」

但她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幾,又是什麼特殊節目,反正,她就是不開門讓她進去,艾蓮娜只好一個人坐在樓梯上空等。


喬與泰神處在一個不同的交界處,還看見彼此,等待他們回過神,卻發現艾蓮娜已經消失。喬看著前方,一大片宛如玻璃的東西樹立在眼前,但那種透明的痕跡卻清楚不斷晃動,泰神在另一邊,牠用力捶打前方,「玻璃」卻是不斷晃動,像是空氣中有壓力在喧擾。牠後退幾步,喬問:「你還好嗎?」

不過泰神沒有聽見,目前處於失聰狀態,何時能突然恢復也沒有時間表。喬感覺有東西,然後慢慢退後幾步,突然破裂,整個玻璃就像是有了裂痕,但沒有破裂的聲響,在尖光石周遭,因為有了奇光石的加持,時空都亂了套,喬後退了幾步之後,感覺不對勁,就像景物換了一樣自然,她身處在未來的時空。

  而那個時空還沒有很明顯,在時空的縫隙中,彷彿喬就被插了進來,宛如書籤一樣,而泰神因為有部分的那種能力,所以時空很難「安排」一個位置給牠。

  喬感覺空白的景物中,慢慢浮現出影像,她大概知道有東西變化,只是沒有這麼快,等她一回神,整個城市像是進階版的未來之都。


  她看著周遭,電車快速地從空中飛過,車子能夠浮起,甚至能夠側身,她往上一看,大大的看板寫著現在的新聞,「巴黎證交所今日的交易量:五千六百億,經濟成長率可望突破七點九。」她看了一旁的小字:「二零五八年七月二十九日。」

「!」她冒出不思議的表情。

但這裡不是巴黎,而是日本。

  她看著來來往往的亞洲臉孔、歐美臉孔,然後看著招牌,日文字夾雜著動態語言,她看得出來前方是一間餐廳,然後往一旁看,有間車子修護廠,一旁就是車子展售中心。

她看一看,前方有個結合公園與餐車的大型場地,她好奇地往前走。

原來今天有特殊活動,慶祝此城市建城一百九十週年。她看了一旁的布條,也是動態的,上頭還有吉祥物,說著她聽不懂的語言,接著又出現英文:說應該好好留下紀念之類的話。她走到一旁,上頭的年輕人坐在草坪上聊天,還有人在野餐,一旁也有人在拿著類似手機的東西在拍照。她也坐了下來,坐在草坪上。

   一旁的年輕人不時盯著她看,還竊竊地笑著,喬不是沒有見過這樣類似的場面,畢竟,她來到那座島嶼時,看見布凱因凱族的第一眼,很像這樣的「今天」。她起身走了過去,像那群年輕人問好,「嗨!」她用英文說道,那群年輕人,尤其在前方的這對年輕情侶還是笑著,後頭有兩個年輕人,也是一男一女,「嗨!你從哪裡來?」一個男孩子這樣問她。

「美國紐約。」
「哇!」那個男孩子驚呼連連,「那裡不是有衝突嗎?」
「什麼衝突?」喬一臉問號。

那個男孩子拿出一個螢幕,然後進入了新聞網站,播放著一則令人害怕的新聞影片:「種族衝突讓市民人心惶惶。」

喬看見影片中的人們情緒沸騰,不斷與警察、執法人員爆發流血衝突,整個街道很冷清,至少遊客不常見。喬的表情充滿疑惑,「這是何時發生的?」

「大約一個月前。」後面的另一個女孩說道。
「你真的從紐約來?」前方的一個男孩子問。
「我看你的服裝不像。」那個男孩的女友用不流利的英文問。
「我是戲劇系的教授,名叫米亞,蘭。」喬直接說了一個謊言。
「你是教授啊!我就說吧!」那個男孩向後方的男孩說。
「你贏了!」

 「什麼?」喬不懂。
 「喔!是這樣的,我跟他們打賭,說是你教授。」
「哈哈!」喬大笑著,「我的確是。」

 「謝謝你們告訴我這個!我想要四處看看!」喬向他們問候之後,起身往後方的場地走去,後方還有一條小溪流,人工造景的湖泊,喬看一看,反而沒什麼心思想「回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