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開始(續)

圖片來源:Ian Webb (jukebox) 

三個人喘著氣,艾維茲彎著腰,但是眼神看著前方,冰霧像是有生命似的,往前邁進。洛爾起身,看著四周,冰霧分散各地,不規則的路線,讓洛爾不知是好。海娜眼神看著洛爾,「呼......呼......呼......你確定可以嗎?」

冰霧往前走,看著前方方向,然後四面八方往各處散開,洛爾認為應該沒事了!對著艾維茲説:「應該可以前進了!我們現在在哪?」

「我不知道。」艾維茲說,「不過應該不遠了!」
「你怎麼那麼清楚?」
「因為我有預感......」
「預感?少來了!那你幹嘛需要我們的幫助?」
「因為我沒有具體印象,再說,我真的需要有朋友......」
「朋友?我很樂意成為你的朋友,但也應該以我們意見為尊重。」洛爾覺得自己沒有受到應有的對待。

「我只是想說,謝謝你們幫我,甚至還救我,這就是朋友之間該做的!」

「一般人也會吧!我沒這麼冷漠。」洛爾擺出不屑表情。

冰霧各地分散,然後撞擊到樹幹,蹦的一聲讓三個人當場嚇到,「!」艾維茲聽到那聲音,頭轉往那個方向,洛爾被嚇到之後,「是剛才的那個嗎?」

「!」海娜轉頭看著那冰霧,刺破那樹幹,遠遠之中,海娜目擊到那樹幹的中間被撞擊出冰來,地上也佈滿了各種冰。

「趕快往前走吧!」洛爾說。

洛爾跑在前頭,冰霧突然回頭朝著洛爾方向襲來,「小心!」洛爾大聲說,艾維茲在後方看著冰霧,趕緊往洛爾方向走,海娜則是跑在原來的方向,冰霧穿過這三人中心,然後開始四處分散,海娜眼看著冰霧要拆散他們,趕緊跳到他們那邊,冰霧從地上竄出,往各地散去,洛爾趕緊就像跳房子一樣,不斷跑著跳著,往八點鐘方向跑去,艾維茲跟在身後,海娜也是。

冰霧往後方襲來,洛爾轉身看了一下,「呼!」洛爾喘口氣。

「我想,那『真的』不會過來了!」
「最好是!」海娜氣得往洛爾方向走去。
「相信我一次了!不是嗎?」
「然後呢?」海娜捏著他耳朵。
「痛!」洛爾説,「你放手!」

樹林中瀰漫著一股低溫氣息,就像生在迷霧中,到處看不見前方的方向,冰凍結了樹幹、雜草,地上的林地,洛爾、艾維茲、海娜看著彼此。


冰霧似乎真的「停下」腳步,地上佈滿了各種突出的冰塊,這三人還要想出能走的路。艾維茲的能力還是沒能「甦醒」,冰霧在地上蔓延,洛爾則是摸著耳朵,然後看著周遭,「我想,我們應該走偏了!」

「你這麼確定?」海娜説。
「這樣的路,你大概分不出來吧!」洛爾指著四周。
「誰分得出來?森林長得不是都一樣?」
「哪裡一樣?」
「你看!那邊的樹木與這邊的不一樣!」洛爾指著左邊的一棵樹,海娜連看都不想看,「你有看得這麼仔細?」

「你這麼小看我?」
「上面的樹紋跟這裡明顯就不一樣,所以我很清楚,我們走偏了!」
「所以?」海娜說。
「所以只能在這裡等待。」
「等?」海娜說,「我才不要!」
「你有解決辦法嗎?」
「沒有,也不需要有。」
「你就在這裡乖乖等死?」海娜繼續説。
「誰說,我在這裡等死?」
「我看你的意思就是這樣。」
「呵呵。」洛爾笑笑。

冰霧氣息好像漸漸有動作,冰塊上的「裂痕」四處擴張,產生了各種突出物,他們沒有察覺。嘶嘶的聲音,在冰霧之間不斷傳來。

「我也認為只能在這裡等,畢竟,我們看起來無路可走。」艾維茲説。

冰塊之間的流動在他們三者圍繞,其中一條穿過艾維茲與洛爾的中間,不過很細微,沒有人察覺。蹦的一聲再次響起,只不過距離他們實在太過遙遠,但三人還是忍不住回頭張望,「還是在這裡?」海娜輕聲地説。

「嗯。」洛爾點頭。

冰塊的脈動朝著海娜方向走,海娜看著四周,四處的冰塊與各種突刺,讓她不寒而慄,冰塊連結到另一方,這時海娜移動腳步,好險沒有踩到冰塊,冰塊慢慢凝結,合為一體。艾維茲看著四周,冰塊好像有在動作,但是艾維茲沒有看清楚,不過,艾維茲觀察到冰塊的最突出部分真的有什麼動作,看著地上,到處都是冰塊的「痕跡」,「不要動!」艾維茲大聲喊。

「!」洛爾大聲反應,結果洛爾踩到了冰塊上緣,又迅速收回,放下那一腳時,又踩到另一處冰塊。

洛爾慢慢地從腳開始凝結,成為冰塊的「一員」,海娜在一旁看著洛爾慢慢被凝結,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我不要!」海娜移動了雙腳,也剛好碰觸了那冰塊,海娜也被凝結了起來,這兩人在艾維茲面前慢慢凝結,「救......我......!」兩人吃盡力氣說。

艾維茲無能為力,不過她安然無恙,因為她的能力還在,艾維茲看著他們,然後看著四周地面上的冰塊,想一想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擊退它們?至少可以解救他們出來?

冰塊繞著艾維茲,艾維茲更是想動卻也不能有太大的動作。


艾蓮娜看著周遭,到處的摩天大廈,還看見一架民航機從天空飛過,她想這裡肯定不是她認識的「環境」,她坐在地上,想著要怎麼「回去」。

她看著自己的右手臂,仍然呈現藍色,她用左手摸著右手臂,心裡想著「告訴我要怎麼回去」這樣老套的祈禱詞。不過,當然沒效,但過去確實是有效的,怎麼現在會沒用了呢?她當然不知道,時間幾乎接近了黃昏,當陽光在她面前逐漸變暗時,她也知道,這樣下去,永遠只會坐以待斃,她看著周遭的光線逐漸變成夜晚時,她起身,往樓梯方向走去。

她打開門,然後往下一看,高聳的樓梯讓她吞嚥了一下口水,她慢慢地往下走,經過了九十幾樓,八十幾樓、七十幾樓,一直走到了五十幾樓,她雙腳累了!她扶著欄杆休息一下,「逃生出口」,一般人也不會選擇這裡來走,狹長的樓梯,奇怪的氣味,讓她也覺得不太舒服。

「呼......呼......呼!」艾蓮娜喘著氣,然後再往下看,依然高聳,她放棄了!選擇眼前這一扇出口門打開來,她一出來,看見狹長的走道,然後往前走,選擇那個看起來比較遠的距離,一扇門突然在艾蓮娜面前打開來,「記住喔!明天的報告,你要交給我!」一個男人從辦公室的大門走了出來,轉頭看見艾蓮娜一眼,並且點點頭,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艾蓮娜嚇了一跳,停下腳步,看著這個穿著西裝的男子。

她暫停一下,然後觀察這位男子,這位男子似乎要坐電梯到樓下,她跟上這位男子,男子在電梯面前等著,然後隱約看著艾蓮娜在他身旁等待。

大約十幾秒鐘的時間格外安靜,不尋常。艾蓮娜緊縮著身體,不敢有太大動作,「叮咚」,電梯的聲音出現,打開了大門,裡面三三兩兩的人士走了出來,那名男子走了進去,艾蓮娜還在觀察,「你要進來嗎?」那名男子對著艾蓮娜問。

「嗯!」艾蓮娜趕緊走了進去。
「你要到幾樓?」
「嗯?」艾蓮娜沒有注意到。
「小姐,你要到幾樓?」
「隨便。」
「嗯?你還好嗎?」
「......」艾蓮娜不回答,隨即電梯門關上。

電梯到了一樓,電梯門打開,那名男子走了出來,艾蓮娜這時才緩緩地走了出來,往上一看,挑高的玻璃建築,讓她不敢置信。

那名男子回頭看了她一眼,畢竟在「現代」中,這個女孩的服裝的確很奇特。

艾蓮娜沒注意到那名男子,眼神只是瞧著這棟宏偉建築看,警衛在老遠就看著她,「小姐,你是這裡的員工嗎?」一名警衛問。

艾蓮娜不答話,然後慢慢看著看著,走出了大門口,警衛本來想攔下她,不過想想作罷。那名男子一出大門後就往自己的方向走,艾蓮娜走出大門後,左看右看,街上來來往往的民眾,不是西裝就是套裝,不然就是時尚裝扮,簡單線條,對比艾蓮娜的服裝,等於是兩個時空。

她往右邊走,一出去就是一條大馬路,所有人在站著等白色燈號亮起,艾蓮娜也跟著照做,從遠方看,你就能看出誰特別「不同」。好了!行人燈號亮起,所有行人往前走,有人溜著滑板,有人扶著拐杖往前走,艾蓮娜也跟著走向前,到處東看西看,街道上的汽車看起來就是不同,還有各種霓虹燈。她走到街道的另一頭,經過了一家服飾店,看著「現代」的流行服飾,「這裡應該是『未來』吧?」艾蓮娜第一個想到的字眼。

可是她根本沒有心思來這裡「旅行」,她是無意間「進來」的,要怎麼回去才是重點,但要怎麼回去,現在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她看了一眼服飾,然後轉頭,對面有一間速食店,然後她頭也不回地就跨越馬路走過去,馬路上車輛來來往往,「叭!叭!叭!」一輛車急忙停下,「臭婊子!你不會看嗎?」一個計程車司機大罵。

另一輛卡車也停下,所有人紛紛「禮讓」這位女孩,所有的駕駛不是大罵,就是懶得理她,艾蓮娜看著櫥窗,卻不敢進去,因為這裏根本不了解,再者,她好奇著這裏的環境,她往前走,一家咖啡店在她的左手邊,飄來的咖啡香,讓她難以忘懷,但她還是只能往前進,看見了一棟正在施工的大廈,她往外走,卻又差點有馬路上的車子撞上,「叭!」一輛車停下,又繞道而行。行人來來往往圍繞著她,手上不是拿著像「書本」的東西在把玩,就是放在耳朵旁,還有人拿著咖啡,這裏的年代,讓她難以適應。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