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續五)

圖片來源:Antonio Roberts

薩克一進入那個原來的實驗室,立刻快步跑向所有放化學材料的位置,然後隨手拿起一瓶化學物,「鹽酸?」,「不是。」,「醋酸?」,「這個也不是。」那個人隨後走了進來,看見薩克在忙著找答案,「你想到什麼了嗎?」,「我找不到你說的蕊二酸。」薩克說。



「你當然找不到,這是我調配出來的。」
「對了!我是這裡的助教,史特西。」那個人舉起胸前的名牌給薩克看。
「助教?你是怎麼『發現』的?」薩克好奇地問。
「發現?你說笑了!我根本沒有發現,它一直都存在啊!」
「存在?你在説什麼?」薩克不了解。
「這是本來就有的,你不知道嗎?」
「我以為它是現存的東西而已......」薩克說。
「任何東西都是調配出來的......」史特西説。
「你懂我意思.....」薩克說。
「我懂。」
「有找到你要的嗎?」
「沒有。」
「呵呵。」史特西笑笑,然後走到他旁邊開始拿起化學物開始「調配」。

三兩下的功夫,史特西把蕊二酸放在他眼前,「鐺鐺!這就是啦!」

薩克拿著試瓶,仔細看著它,「這就是?沒有顏色啊!」

「本來就無色,你要嘗試嗎?」
「你愛說笑!怎麼可能!」
「想你也不會。」

薩克拿著那試瓶然後走到中間的實驗桌上,「有硅特鹼嗎?」

「有!在這。」史特西從化學霧中拿出了一瓶,他看了一下上頭的標籤:「高鹼,禁止服用。」

「你要加在一起嗎?」
「沒錯!」薩克說完,就把那硅特鹼用試管慢慢加入蕊二酸中。」由於兩者是無色的,所以到底要加多少,薩克其實沒有頭緒。

等了一下,薩克看著試瓶裡的東西沒有反應,又繼續再加了一點。薩克又繼續等待,試瓶裡的東西還是沒反應,「太少?」他心想。

「你確定是對的嗎?」
「我確定。」
「我好像有記下來,但那本筆記不知道被我放在哪裡,我是怎麼做出來的?我還真想不起來。」

「所以說,你以前知道?」
「我不太清楚,我一直以為那才是關鍵,蕊二酸。」
「就算你是對的,現在呢?」史特西問。

外頭敲門聲打破了這談話,「史特西?」

「黛蕊。」史特西聽見熟悉的聲音,「請進。」但話還未說完,她就直接開門走了進來,「史特西,等一下是你上的課吧?」

「是啊!有什麼事嗎?」
「你要我交的作業在這,我等一下無法過去,我要去醫院看我媽,她發生車禍。」
「這沒問題,希望你母親早日康復。」
「謝謝!」黛蕊說完就離開教室。

薩克轉頭看著他們,然後忘記自己在做實驗,結果硅特鹼「偏離軌道」,灑了出來,那液體滴到薩克的鞋子上,結果把薩克的鞋子「侵蝕」一個洞,直到史特西叫他,「你的東西灑出來了啦!」

「是嗎?」薩克回頭一看,結果硅特鹼灑在桌上,整個都是,薩克心急,結果又用手去碰,但一碰,就被高鹼給灼傷,立刻收回,史特西看情況不對,趕緊拉著薩克的手到一旁的水槽洗手,「你在幹嘛?」

「這樣應該可以了!」沖水不到一分鐘,薩克就要求把手拉回來,結果這麼一拉回,薩克用手背碰嘴唇,嘴唇立刻發紫,史特西看見薩克的嘴唇不對勁,「你是不是......」

史特西話還沒說完,薩克整個昏倒,昏倒時還撞到一旁桌子的桌板,整個頭流出血來,史特西見狀不對,這時候鐘聲響起,提醒他要去教室上課了......

史特西現在想要去教室「報到」,可是現在人命關天,史特西從教室跑出來,跑到主任辦公室裡,還沒等到主任點頭答應可以進來時,史特西就直接開門跑了進來,一開口就是「可以幫我叫救護車嗎?我的一位朋友在實驗室化學中毒。」

主任一看到史特西,「你不知道要敲門嗎?」

不過聽到史特西這麼一喊,「化學中毒?好!沒問題。」主任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來大學這裏載病患。

經過了約五分鐘,救護車終於抵達學校門口,救護人員趕緊跑到裡面的大樓,然後趕往實驗室,「實驗室在哪?」一位人員問其中一位學生,「上樓直走,左手邊的第三間。」

救護人員趕緊跑到實驗室,一開門,就看見薩克倒在那裡。史特西話一說完就跑回實驗室,看見救護人員未趕到之前,先讓他大量灌水,然後抬著他到一旁等待。

史特西看見救護人員抬著他上擔架才鬆口氣,救護人員直接抬著他往大學大門走去,史特西則是走到自己要教學的教室教書去。


傑瑞絲躺在病床上,在急診室內,送到「診療室」中,但傑瑞絲是漸漸地凍結,醫生匆忙地從其他的診療室跑到了傑瑞絲的面前,他看見那情形,直接說,「我沒辦法。」

浿坦也跟在身旁,然後轉頭拉著醫生說,「什麽方法都行!求求你救救她!」

醫生看了一下説:「我盡力!」

醫生拿著類似緩解「肌肉緊繃」的針直接插進傑瑞絲的手臂,傑瑞絲的身體慢慢地從手的內緣開始向外擴張,浿坦看見那針頭已經變凹時,就知道無力回天,醫生更是沒辦法,因為他以為已經插進去了,但其實沒有,醫生插進去之後,就立刻拔出來,但醫生看到之前,浿坦就已經看到了那針頭,「對不起!」

「沒關係。」

傑瑞絲開始凍結,整個身體開始,然後連同整個床鋪,浿坦慢慢看見那凍結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還向後退了幾步,浿坦看見那冰霧就這樣席捲她的身體,這時候,醫生以及護士們早就離去,浿坦害怕又懷疑地看著這發生的一切,又快又慢.......


冰霧凍結傑瑞絲,然後往病床上方蔓延,開始結冰,浿坦後退幾步,看著那冰霧像似有生命的生物一樣,往上延伸.....到了天花板,分散在兩方往各兩方的天花板蔓延,隔壁的病人在與家屬談天說地,一個男童不經意看見白色天花板有什麼東西,加上凍結的聲音,讓他覺得不對勁,他起身,從椅子上起來,然後跑出病床去找護士,另一邊的病人則是在休養,他沒有察覺,冰霧蔓延到窗戶上,附著在上面,突然出現吱吱的聲音讓這個病人想翻身,卻無法如願。

護士跑了過來,看見傑瑞絲一動也不動,浿坦則是嚇到不敢觸碰,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四處東看西看,突然想到那實驗室裡的愛犬,於是她趕緊跑步,想一想那愛犬是否可以救她一命。浿坦從急診室跑了出來,直奔大門口,然後往薩克的診所跑去。

「借過!」浿坦閃過一群人,穿越大馬路,「叭!」喇叭聲突然響起,「喂!」駕駛大罵。「對不起!」浿坦轉身道歉,又回頭繼續往前跑。

冰霧慢慢地往值班台的方向前進,另一邊則是往對面的病床,有些病人在與家屬對話,有些病人則是在休息,則有些則是等待家屬到來,而一位醫生在與病患聊天。這時候,傑瑞絲突然驚醒,從病床起身,大吸一口氣,「啊......」像是從噩夢中醒來。冰霧這時候突然收回,回到傑瑞絲身上,連手臂也變得好轉,可以活動自如。

護士感到隔壁男孩的那個病床上,她看到時,冰霧已經消失,「沒有啊!」護士對著男孩說,男孩一頭霧水,接著他跑到隔壁病床,一拉開布簾就看見一名女性不斷地摸著自己的胸部,「你還好嗎?」男孩問。

傑瑞絲沒有注意到他,聽到聲音之後,轉頭看見男孩在腳邊問她,「什麼?」

「......」男孩看著她之後,就離開往隔壁病床走去。


薩克被送往醫院,他躺在擔架上,臉色發白又難受,接著轉往急診室中,一如往常背架在病床上,然後做後續處理。薩克被灌大量水,藥物,中和中毒反應,沒過多久,他就躺在病床上,插著點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