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意義塔(續二)

圖片來源:Tony Hisgett

意義塔不存在,同樣地,巴別塔也不存在,但我們理想中,夢想中,實境中所想像的社會卻悄然存在。我們所想要那樣的世界,如果世界現今的狀況看來是如此,為何這社會許多的「問題」沒有真正妥善解決?時間不夠嗎?



你怪時間沒有用,畢竟,我們確實有很多時間,科學家可以一年都忙於工作,自己專研的領域,對自己專屬的範疇多些提供,但我的口頭禪——那又如何?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你得到了終身職,可以期望在你的科學範圍給人多些啟發,但世界的主導不是在你手中,總統在一起討論之下,總是有某些限制權力,聯合國不可能給北韓「死路」一條,因為它還有「人性」,「人權」,我們現在討論的真正範疇,是屬於怎麼樣的高度情境化,帶給人們多少幫助與可能性,但卻只是某些累積上的意義塔。

整體社會的問題出現在哪?人性討論地已經「爛掉」,如果討論人性可以為人帶來一絲活性,現在我們來想想,當經濟呈現某種應該要「成長」的迫使之下,我們現在呈現出的那種期望社會,能為社會帶來多少意義?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成長,學習裡面應該有的快樂,還是我們能夠跳脫出來,看我們能得到的啟發?

好像我在鑽牛角尖似的,我只是想說,這樣的看待,社會下的每個得到的幫助,在某種應該有的意義,每一個人只是在生活上扮演該有的角色世界,我們很熱衷,很希望在快樂的環繞之下,就讓自己更快樂,我們不見得能夠真正展開笑容,環抱這整個「明亮」社會。

但社會本身,多數人想要的生活,我們其實看來看去,不會差異太多,台灣社會知道,我們所面臨的經濟困頓,產業不明朗,以及整體動力不顯得真正有蓬勃之下,我不覺得我們還有多少熱情能夠真正開展每一天的抱負。有人會說,世界不就是這樣嗎?你改變了你自己,改變讓今天更有活力的狀況下,總有一天會失去某種張力,讓自己處於某種崩潰邊緣。你應該怎麼樣的思考,能夠讓你人生有啟發,看出你在想些什麼,獲得什麼,讓你生活下來,已經有持續意義,你不覺得我們今天真正為誰而活過。

整體狀況的高度情境,或許已經有了呈現高量無比的某些理想情況,不過真正的事實卻是我們無法了解這世界的期待高度值,那種應該想要好好享受的「社會」,只能存在於某種時刻,某種擁有以及某種得到的高度意義,買來的高度快樂或許值得期待,畢竟我們的確有嘗試過,人們會為了某些應該有的「抱負」而展開持續有的高度社會現況,所以在現在的社會現實中,我們會讓自己跳進去享有豐富的人生情態觀。

這也是在社會狀態中,我們在參與各類活動時,都要起身參與的原因,我們總看見熱情以及排演好的社會活動是值得參與的最佳模式,所以活動廣告總是播送不完,吸引人的往往是同樣的減低手法,吸引我們目光,社會的最佳編輯模式就是唯有我們直接參與,會比那些口頭來得更為實際,相反地的那一端卻是看破了手法,我們大腦卻一派想擁有更為有跳脫的直接手法,這也是婆婆媽媽們總是某一種想要「貪」,有怕「貪」被某種心態給突破也不敢佔有。便宜又好用的「手法」容易在生活吸引我們最佳目光,這時刻可以告訴我們,讓高度情境化可以讓理想貼於現實,這就是我們常常看見的曝光手法,也是在廣告之下,我們會投身視角在主角——以及美的報酬的合理性。

其實,過去幾章,已經變得很複雜,人心尋求美象,同樣的,人心也貪現腐化跡象,我想要用白話文解釋這社會的實際情況,但很抱歉,總是到後來搞得如何更加複雜,因為我認為,如果你真正期待要過好的社會,好的生活,那是不存在的。社會名流讓自己的生活呈現「彩虹化」,五顏六色的繽紛人人期待某種美好跡象,但是我們在五顏六色之中,不全然就是快樂的。

因此,環遊世界,出國旅行以及冷靜生活的那種意義,我們在某種領域已經盡全力讓自己走向發瘋邊緣,只是後座力沒有這麼強勁。任何世界呈現出的高度化,我不認為那是快樂的表現詞,畢竟我們這社會的美好狀態,在這樣的表現張力之下,我們是有快樂,也很快樂,但我們整體看下來,只看到社會很有的一面,世態之下,冷靜並不能表現出我們應該全然面對的當下。

我想要解釋的,其實文字本身無法具體表現,所以我不管怎麼努力用文字寫出任何形容詞,其實都沒有用,因為現在社會看起來是一種美好,可是我們盡全然在表現之下,不總然都是有意義的表現。雖然在現在的人時事態中,我們的行為表現出某一部份,可是這樣的幫助之下,反映的是我們不全然都很沈醉在意義的直接訴說下,也就是,當我們想要找到某答案時,但其實那種可觀的快樂不表現在我們表現行為上,這也是為何有些人可以沈著看到我們該內心思考浮動時,而有的表現行為。觀察到的每一個人,你真正能夠讀到心的心智,還是人試圖表現出的心智圖像?

而這就是意義塔的「內部結構」,相信我,雖然,你看到了「這裡」,可能不是很懂我想要說什麼,甚至一頭霧水,但請你相信我,我自己也無法解釋我到底在寫些什麼,不過我盡量試圖用一種方式表現我應該要用什麼來呈現我想說的內心模式。不過,看來,我是失敗了!不會手語的人士看不懂手語的呈現,比手畫腳的某一種表現,在美國手語的整體情況,還是有些差異,畢竟,中文的某些手勢對照英語中的任何相關詞,可能要用一種連接狀態來銜接。而我們在現在社會,自己與自己相處模式,與別人相處模式之下,某種已經呈現兩相對比的情況,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提到的鏡子?在人與人之間相處的鏡子,以及意義塔之中,我們應該有的意義模式,只是呈現出有意義模式,後來,被我們映照在鏡子的反射下,給出的意義方案,也就是我們在學習自己的對照,一方面也學習怎麼讓自己能夠得到別人進入世界的一扇窗,那種映照,還是不懂?也就是意義塔之下的高度情境,我們可以讓自己習得快樂,同樣的在社會浮現的窗口,我們只是下一位要服務的顧客。


社會名流讓自己的生活呈現「彩虹化」,五顏六色的繽紛人人期待某種美好跡象,但是我們在五顏六色之中,不全然就是快樂的。


進入意義塔,就像貼上偽意義般的標籤,期望得到最好,但實際上也都不太好。我所表現出的外向社會情況,也是反映出社會該有的樣子,如果社會不應該這樣存在,我想,社會也不應該用這樣的「表現」去決定社會正向的樣子。用另一個方式是說,社會浮現的高度狀態,也就是你我熟知的社會情況,有盡全力讓你快樂嗎?如果讓社會的滿意度可以讓你投下神聖的一票,並且讓你得知你的內心意義,我想,你就應該「知道」你在做什麼。不過,這個「你」在沈默者的見證下,我們某種應該被承認,被勇敢說出的表現,任何人物的見證就不應該用百大人物給秀出,所以,《時代》雜誌的年度,能夠讓我們得知在未來幾年之(內、外、下),了解人進步的原因,是因為老話一句:我們應該發揮人性的價值光輝?

如果聯合國恨北韓很透徹,我相信這不是天天用最嚴厲的制裁就有用。美國干涉他國的事務不是頭一遭,可是在全世界的周旋以及討論之下,富國與窮國的互利沒有得到什麼最佳好處。最好的以及最完美的同時存在,而在某種高度幫助之下,我們就以為已經心花怒放,得到最佳諒解,所以,寬容總是一再被提醒世人,不要恨,要包容,要忍耐,要了解任何一個人的背後故事。但我也強調,刻板印象的大腦若是在社會不被打破,那麼性別要徹底分開,那麼只是否認我們沒有這些情節,還被說是「宗教情結」,這樣的回馬槍只是證明我們既是矛盾,又不願開啟某些心房的奇怪動物,還被說成很合理。

社會應該如何?想必你我都知道,但那又如何?性別不可能「結合」,成為一體化,如果〈性別空間〉的思考你不懂,那麼任何現今社會要合作,只是在聯合國面前做做樣子,後面又搞小動作,公私已經合在一起,我們對自己的信心喊話,說起來只是心戰喊話的用途,但我們不是不樂意施行,而是把我們走向高度情境的存在空間,好讓我們住進意義塔一樣有用,還不願退房。偽意義表現出來的是一種為意義而實現的意義情態模式,而高度情境模式,則是把我們帶進偽意義的真正意義模式,試圖讓意義呈現有意義真相化,也就是說,某種建立起來,某種幸福感,其實我們都不願意了解人與人之間的在運作的結構方針,雖然我們知道,裡面的骨架,如何支撐,問題卻在支撐骨架的每一鋼筋與水泥的穿插,是否讓我們住得相當有愉快充沛性?

這樣就是說,快樂的拆解已經不再是快樂本身那麼簡單化,如果你還知道快樂的問題與否。我總知道追快樂的意義,或說根源已經不再是追本身,還是快樂的意義本身。我也知道,那種快樂只是一種消極,也積極的快樂過程,只是慢一點快樂範疇,好讓自己可以少點低度範圍,呈現某種意識狀態,讓自己高度生活,也高度情境化,但我也得知,是不真正有快樂幫助的。

因此,做自己與別人的意義中,我也才可以看清我到底為什麼而活得有意義的思考範疇,就讓自己陷於某種深度快樂之中。所以你說我鑽牛角尖?我從來沒有否認,我也承認,現在的快樂,在意義塔之下,只是更呈現兩端化,讓它閃耀,更有光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