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續三)

圖片來源:Josefine Granding Larsson

艾蓮娜看著四周,除了海景,好像一切沒有什麽特別。冰霧依舊凍結「景象」,她仔細看,慢慢看,總認為這有什麼「特別」?艾蓮娜轉頭看了一下喬,接著又轉頭看了一下自己,泰神依舊不理會她,自顧地走著。艾蓮娜想到了什麼,但實在說不上來。



喬的眼神有注意到艾蓮娜,「喔?怎麼了嗎?」
「沒事。」
「真的沒事?有事要說出來喔!你知道的。」
「你放心!真的沒事。」

陽光依舊高掛,雖然還是有雲層遮住了許多光芒,但還是看得出來目前的天氣很不錯。喬看著前方,前方已經無路可走,許多層岩石擋住了去路,還有許多尖銳的石塊就這樣堆積成高聳的畫面,喬端量狀況,「我們往這裡吧!」

「嗯。」艾蓮娜點頭。

他們三個又走回叢林,樹叢之間幾乎沒有多少路可以走,至少是很明顯的路,「喬,你有印象嗎?」艾蓮娜問。

「有,應該有。」
「這裡。」喬往十一點的方向走。

艾蓮娜跟上,泰神在後跟上。

艾蓮娜看著四方,果然景物有些類似,「我好像記得這裡。」

附近的樹叢,高大的樹木,以及有分岔的路標,好像過去走過的路又近在眼前。

「你記得什麽?」
「竹林。」

喬繼續往裡面走,看著各種岩石與河水,還有巨大的石塊,艾蓮娜也看著嘖嘖稱奇。泰神依舊「我行我素」,不說什麼。

「我知道有竹林,不過不在這裡。」喬說。
「你知道?」

「我知道,我來到這裡多次,做過許多紀錄,我已經熟知許多。」喬從背後拿出地圖,然後指著現在大概的自己位置。

「我們現在在這。」喬指著上方的某一處。

艾蓮娜驚覺這座島嶼竟然長這個樣子!是個倒 C 形,只不過中間的島嶼很破碎,外面也像是散狀一樣,很不集中。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座島嶼的實際模樣。」

「嗯,這是我依照外緣而畫出來的,不是很完整。」喬說。

泰神往前跳,也想知道到底在說什麼,在看什麽。

「我看看!」泰神說。

喬把地圖攤在泰神面前,「我們在這。」

「你這麼確定?」
「我很確定。」喬說。
「我知道這座島嶼的幾乎全部樣貌,只不過,我認為並非很精準。」
「你可以帶往我們這裡嗎?」艾蓮娜問,「那座竹林?」
「我可以。」喬說完,就把地圖收好,往前走。

喬又開始往上走,岩石之間的縫隙,讓喬、艾蓮娜以及泰神一步一步往上走,河流在流動,冰霧影響仍有限,雖然部分已經可以看見冰霧在水中結凍,但對他們而言,已不想顧忌太多。喬爬著一個又一個石階,參差不齊的石頭,還有突出的尖石,喬總要小心翼翼,以防會被割傷。喬爬著氣喘吁吁,艾蓮娜也是,泰神倒是還好,「呼!呼!呼!」喬喘氣的聲音不斷在艾蓮娜的身邊迴盪,「你還可以吧?」艾蓮娜問。

「還行!」喬跨上一個石階。
「要不要休息?」
「還不行。」

喬又跨上一個石頭,終於走到了「中間點」,喬一直喘氣,「呼......呼......呼......」

艾蓮娜也跨了上來,泰神也最後跟上。

艾蓮娜也很喘,「呼......呼......呼......」她看著周遭,只想喘息一下,「還有......多久?」艾蓮娜開口問,「應該還有五英里吧!」喬回答。

「那我要在這裡休息。」
「這裡不行。」

艾蓮娜轉頭想要坐下,她看了一下地,爛泥巴、雜草以及各種顏色的石頭,想想還是作罷。「上面還有路。」喬說。

「先讓我休息。」

艾蓮娜靠在樹幹,一直喘氣。泰神則是走到了喬的附近,四處看看。附近的雜草叢生,什麼動物昆蟲參雜其中,一條蛇掛在樹上,望著泰神與艾蓮娜,喬看著四周,「夠了就可以上路了!」

「喔。」艾蓮娜擦擦臉上的汗,然後往前走到喬的附近。
「走吧!」

喬要上路,前方的路不好走,各處的石頭以及雜草,喬小心爬了上去,一階又一階。艾蓮娜也跟在身後,爬得很累人,泰神也跟著跳了上去。

「你還可以吧?」艾蓮娜回頭問泰神。
「謝謝你的關心,我還行。」
「如果是因為那個......」艾蓮娜停頓了一下,但泰神接著插話說,「沒關係,不是因為這個。」

「喔!我看你蠻沈默的。」艾蓮娜邊說邊往上走。
「喂!專心點!」泰神說。
「嗯。」艾蓮娜扶著一個石頭,差點重心不穩往下滑,「喂!」泰神說。
「謝謝!」

艾蓮娜一腳跨了上去,總算到達了一個小缺口,喬還在上面,她站在那裡等著艾蓮娜。「不要說話了!」喬大聲喊。

「我知道。」艾蓮娜看著上面。

艾蓮娜看著喬,然後又一腳跨了上去,又差點摔倒,「唉!」喬搖搖頭。

「好啦!」艾蓮娜慢慢爬上去,終於與喬會面,泰神最後也跟著爬上來。

「好了!接下來可以慢慢走了!」喬說。
「下坡了?」
「算是。」

艾蓮娜轉頭看了一下路,果然是「下山」,但是前方的路還有長路要通行。

「走吧!」喬說。

艾蓮娜跟著喬走,還好,路並不算崎嶇,但還是要小心,艾蓮娜可不想再一次摔倒的「經驗」。她跟著喬慢慢走,喬倒是走得很起勁,艾蓮娜慢慢看著喬以及路況,泰神卻是跳來跳去。喬轉頭看了他們,然後繼續往前走,「暫時先在這裡休息吧!」

「休息?我還沒想要休息。」艾蓮娜說。

艾蓮娜經過喬的身邊,就直接往前走,頭也不回,喬有點不解,又跟著往艾蓮娜方向走,泰神看著她們兩個,好氣又好笑,接著繼續跟上他們。

艾蓮娜走在前方,來到了一條分岔路,河流經過她身邊,她轉頭問,「是哪條?」

「這裡!」喬往左方走,河流的下緣方向,艾蓮娜這時候才跟上,泰神依舊如此。

走了大約快三英里左右,喬看見了樹叢以及雜草叢生的區域,「快到了!」

艾蓮娜看著前方,其實已經看見了部分竹子,但還是沒有這麼密集,「嗯。」艾蓮娜點點頭,泰神卻是暫停了腳步不敢往前走,因為牠不想再失去聽力......

喬轉頭看見泰神一動也不動,上前詢問,「你怎麼了?」

「沒事。」

「我看你不像沒事。」喬看見泰神的表情憂心忡忡。

「你真不會說謊,是吧?」喬繼續說。

「牠?有一次牠失聰,好像是因為到那附近產生的吧?我不知道。」艾蓮娜聽到對話,轉頭說。

「是這樣的?」喬表示出疑惑的表情。

「沒關係,我保護你。」喬隨手摘取一旁的雜草,然後綁在泰神的耳朵上,另外在摘下其他樹葉加強固定,「這樣大概能減少一點聲音。」她說。

「我覺得沒辦法,你這樣很蠢。」泰神用前肢把樹葉弄下來。
「我也認為沒辦法。」艾蓮娜點頭。
「所以,你就停在這裡等我們?」喬問。
「我可以。」
「但我不想。」喬接著泰神的話繼續說。
「你試試看嘛!」喬用再一次將樹葉綁在牠的耳朵上,然後三層方式固定牠的耳朵。
「這不是好點子。」泰神搖搖頭。
「你想怎樣?」喬有點不高興。

「沒事,很好,這樣很好,你高興了吧?」泰神假裝了起來。

「沒有辦法了!」喬兩手叉腰。

泰神則是不斷甩頭,想辦法要適應牠的新「裝扮」,艾蓮娜在一旁看得忍不住想笑。

「走吧!」喬說。

艾蓮娜忍不住想看泰神的耳朵,但她試著假裝不去注意,泰神好像有發現到,又故意不想說,走了大約一英里多左右,泰神忍不住了!「你可以不要一直注意我的耳朵嗎?」

「對不起!真的......」
「有趣?是吧?」
「是有趣,但也是保護你,我贊成喬所說的。」艾蓮娜遮住嘴巴說。

「好啦,懶得計較。」泰神搖搖頭。

走了大約快兩英里,喬看著前方,「這裡,你是否有印象?」

艾蓮娜暫停腳步,她看著前方,不敢相信,那裡的古村莊現在已經全覆蓋了厚厚的冰層,只不過,這裡所注意到的冰層是呈現往下陷入的情況。

「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忍不住走想進去一瞧,但想被喬制止,無法止住,艾蓮娜走了進去一看,整個冰霧覆蓋木頭、金屬以及許多木板、地上的任何東西。還好,艾蓮娜沒有觸碰什麽,她慢慢細看,轉頭問,「我來時,這裡只是一片死寂,漆黑一片,怎麼變成了這樣?」

「這裡是古時村落的集中地,我來這裡考察時,這裡還生氣蓬勃,第二次來時,這裡已經付之一炬,他們存活下來的人告訴我,這是那群人造成的,無法接受改變而造成。」喬慢慢走近,但還是有段距離。

泰神看得出神,衡量這裡,「這裡很不尋常......」

「我想離開這裡......」泰神繼續說。

艾蓮娜走到喬的身邊,「我真的想找出原因。」

「這樣很好,這樣.....」喬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隻怪物衝向喬,咬中了她。艾蓮娜完全嚇到,但沒有時間思考,喬倒在一旁,身上流著血......艾蓮娜轉頭看著那隻怪物,然後又看著自己的右手,「你這王八蛋!」艾蓮娜沒有想太多,直接衝向那怪物,給牠一拳。

那怪物被打中臉頰,但不痛不癢,牠起身,甩甩頭,目露凶光,衝向艾蓮娜,她趕緊閃避,那怪物看到泰神,反而衝向牠,艾蓮娜注意到牠的動線不對,往牠撞過去,但是她根本不是牠對手,直接反彈倒在地上,「痛......」艾蓮娜扶著身體。

泰神注意到那怪物衝向牠,「啊!」大聲尖叫,然後快點跑,泰神往這四周到處亂跑,但幾乎繞著這「中心圓圈」跑,艾蓮娜起身,看著牠,「你在幹嘛?」

泰神沒注意到,反倒是持續繞著圓圈跑,「你可以不要一直繞著跑嗎?」

「我也不想。」泰神聽到聲音,轉頭說,這時怪物撞上樹幹,然後倒了下來。泰神快速跑到艾蓮娜身邊,「你還不行?」

「我沒有感應出來。」

「感應?這樣行不行?」泰神往艾蓮娜身上跳去,艾蓮娜反應不及,大聲斥喝,「你幹嘛?很亂來喔!」泰神跳到她頭上,然後對那隻怪物噴出冰霧,但冰霧「灑在」牠身上,根本就不起作用,那怪物感覺身上只是有冰,然後甩甩頭,往艾蓮娜與泰神跑去。

「你那什麽笨方法?」艾蓮娜眼看怪物往這裡衝來,趕緊轉身逃。

泰神抓著艾蓮娜的頭髮,讓牠很不舒服,「你不要一直抓我頭髮嗎?」

「現在不是這個時候!」泰神說。

艾蓮娜「好像」被泰神控制一樣,也跟著繞圈跑。

那怪物追著不放,最後牠逮到機會,射出雷射光,泰神不時回頭,看見有東西接近,又拉著她的頭髮往地上倒去,「痛!」艾蓮娜摸著自己的腰與頭。

「我不是你的玩偶!」艾蓮娜把泰神丟在一邊。

而那怪物衝了過來,撞倒了艾蓮娜,讓她反應不及,倒在一邊,泰神也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