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來(續三)

圖片來源:Eva Funderburgh

「……」艾蓮娜痛得站不起來,雖然她一直很想努力掙脫這環境,這困境。
「你先別.....」泰神告訴她。
「我要!你別管!」艾蓮娜大聲叱喝。
「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艾蓮娜・艾格・米尼斯。」
「拜託!現在不是搞笑的時候!」泰神一直要艾蓮娜留在原地。
「讓我去!拜託!」
「不可能!我不可能讓你去送死!」泰神堅決。



外面的怪物努力要撞破這層「保護罩」,泰神所吹出的那層冰霧其實也撐不了多久。泰神聽到「外面」的裂痕,心想大概真的死定了!

「幫我!」
「怎麼做?」
「ghjernen7ir5bi7mr……」泰神念出一段咒語,然後用力往上跳,跳到艾蓮娜的身上,「碰這裡!」泰神要艾蓮娜的右手碰觸泰神的前半腹部,艾蓮娜不疑有他,直接碰了上去,但是很抱歉!什麼奇蹟也沒有發生。

「!」泰神注意到沒有什麼動靜,心想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了嗎?」
「我記得.......」泰神說到一半,外面的保護罩已經破裂,一隻怪物的頭與身體努力往這三個衝過來。

「小心!」艾蓮娜說道。

結果,一陣巨大的冰霧吹了過來,凍結了怪物的一部分,艾蓮娜往上一看,就看見一隻老鷹在上空吹拂著,艾蓮娜見狀是大好機會,趕緊拉著喬離開這裡。

不過,那冰霧也沒有用,那被凍結一半的怪物發起狂,大聲吼叫,努力要掙脫,艾蓮娜聽到那聲音,忍不住不要去想,去看。那老鷹吹著冰霧之後,就飛走了。艾蓮娜回頭看了一下,那怪物快要掙脫,其他的怪物往他們衝了上來。

但艾蓮娜的力氣幾乎已經用盡,這是她剩下的力量在撐著。

泰神看著她,然後望著那群怪物。

「你醒醒啊!」泰神呼叫著她,聲音帶著悲觀看口吻。
「我......」艾蓮娜努力睜開眼睛,「不行了......」
「什麼你不行!快點!你給我起來!」泰神跳上她身體,要她醒一醒。
「……」艾蓮娜不答話,力氣幾乎已經用盡,泰神害怕地,又恐慌地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能就這樣......!」泰神絕望地哭了,不過沒有人理會牠。

一隻怪物跳了上來,用力想要咬住艾蓮娜,泰神一回頭,就沒多想直接吹出冰霧,結果只是抵擋攻擊而已,也就是拖延戰術罷了!後面的怪物又追了上來,咬住艾蓮娜的小腿,用力往後拉,「你放手!」泰神吹著冰霧,一隻又衝了上來,咬住喬的小腿,「你們都給我放手!」泰神又氣又急,又不知如何是好?「救我!」泰神急著想著這句,不斷吹著冰霧,圍繞她們兩個。

「我需要你們!你們不能這時候拋棄我!」泰神邊想說吹,「上帝!給我什麼都好!」泰神本來也不相信神的,但碰上這種危急時分,說什麼都很相信。

泰神還是努力吹著冰霧,眼看冰霧每吹一層,就幾乎耗盡泰神的力氣與能量,怪物就越是更用力摧毀,泰神已經快沒有力氣,眼看冰霧雖然很「厚」,可是呢?怪物群也更起勁努力想要破壞,這種怪物根本就不是艾蓮娜的對手,這種結合兩種力量的怪物,艾蓮娜根本就無法擊退牠們,何況是泰神?

艾蓮娜瞇著眼睛,她還有力氣,只是無法站起來,甚至上半身想使力氣都沒辦法,「痛!我的背!」她心想。她看見泰神努力在吹出冰霧,但只是治標不治本。

「泰……神......」艾蓮娜用虛弱的聲音說。

但泰神根本沒聽見。

艾蓮娜看見自己的小腿「遍體鱗傷」,到處流著血,卻不會覺得痛,因為她的傷口是在背部,「泰......」艾蓮娜努力要叫著泰神,泰神幾乎只剩下最後一點力氣吹著,「我快不行了!」冰霧一直吹,怪物就越是發狂,用力撞擊,頭上的角,身體上的角,加上爪子,不斷往前衝,泰神看著自己吹出的冰霧幾乎就薄得一碰就碎,那根本就發揮不了作用!泰神也快絕望了!

泰神吹出了「最後」一口冰霧,倒了下來,就在艾蓮娜與喬的小腿處。

怪物用力撞擊冰霧,冰霧越撞越薄,越撞越幾乎向目標更進一步,直到牠們看見他們,怪物伸出爪子,後面的怪物咬著艾蓮娜與喬的小腿,越是要往後拖,不過都是被冰霧拖延,免得更近一步傷害。

冰霧幾乎已經不堪一擊,艾蓮娜與喬倒在那裡,與泰神在一起。艾蓮娜看著泰神倒在她的身邊,難過的卻說不上來,「泰........」艾蓮娜說著。

艾蓮娜的右手呈現某種紫色,她看著自己的手卻無法使出什麼力量,顯得更加疲憊,「為什麼?」艾蓮娜心想。後面的一隻怪物撞了上來,往艾蓮娜的面前撲了上去,艾蓮娜的眼角看見那怪物,心想真的要沒命了!可是那怪物想要吞噬艾蓮娜時,卻怎麼樣也無法咬著。艾蓮娜閉著眼睛,以為真的要陣亡了!但慢慢睜開眼睛,那怪物醜陋到艾蓮娜幾乎無法直視一眼,但卻無法擊退牠!艾蓮娜往下看,看到泰神,往旁邊看見喬,一隻怪物也無法咬著喬,後面的怪物雖然可以咬住喬,可是卻無法往外拖,艾蓮娜心想,到底怎麼回事?

艾蓮娜的右手還是呈現紫色,卻無法發揮作用,艾蓮娜到處東看西看,看看要怎麼脫離這險境,「拜託!你不要再看著我!你好醜!」艾蓮娜不得不注意到牠,但卻什麼辦法也不能施行。


洛爾努力跑,後面的兩隻怪物追著他。

「為什麼我要碰上這種倒霉事?」

一隻怪物往他左邊撲上去,另一隻往右邊撲上去,準備夾擊,洛爾看了一下後方,沒看見兩隻怪物,心想到底跑在哪?結果,一個身影往左邊撲了上來,洛爾感覺有東西接近,往後方退了一下,甚至暫停腳步,右方也撲了上來,結果兩隻交叉夾擊,洛爾嚇到,兩隻怪物在他面前差點撞再一起,他回頭跑,兩隻怪物又分別交叉追了上去。


艾維茲躲在樹幹後方,她小心翼翼往右方查看,沒看見怪物,她回頭回來看了一下海娜,暫時沒事,她又回頭看了一下後方,然後快速往前看了一下,一隻怪物出現在她面前,直挺挺地看著她,彷彿現在就可以吞噬了她。

艾維茲吞了一下口水,想像一下等一下就「可能」死於這隻怪物的嘴下。她告訴自己要冷靜,真的要冷靜,不能表現出驚慌與不安的情緒。那隻怪物把頭伸到他面前,然後張開牠的大嘴,艾維茲閉起眼睛,因為那味道實在難聞,艾維茲幾乎快不能忍受。

牠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艾維茲的頭與身體,艾維茲快瘋了!因為等於把一桶糞便傾倒她身上,她睜開眼睛看見那怪物閉起嘴巴,準備要做什麼似的,她認為這是個好機會,直接蹲下身體,快速來著海娜往樹幹後方,那怪物快速張開往艾維茲咬去,有驚無險,差點被咬中。

艾維茲沒時間多想剛剛的情形,甚至要把身體洗乾淨,因為現在不是時候。後面的怪物撞了樹幹,往艾維茲衝去。艾維茲見狀後面的聲響,看了一下,接著往前跑,順便拉著海娜。

好巧不巧,海娜這時候睜開眼睛,她的一隻手被艾維茲拉著,艾維茲往前跑,海娜卻看著後方,一隻怪物往她咬去,「快!」

「!」艾維茲聽到聲音,往後一看,怪物又咬了上去,往海娜的兩隻腿咬去,海娜趕緊張開兩隻腿,海娜同時被嚇到了!趕緊起身,抱住艾維茲,「快!快帶我離開這裡!」

「你身上怎麼這麼臭?」艾維茲聞到難聞的氣味,同時海娜也抱著她。

海娜趕緊跳開,但已經來不及。

「天啊!我要怎麼交男朋友?」海娜大聲喃喃。
「你一定要這時候問這個蠢問題嗎?」

後面的怪物又撞倒了一棵樹,「小心!」一棵樹往右方傾倒,差點壓住艾維茲,艾薇茲趕緊跑近海娜,海娜卻閃避,「你不要靠近我!你很臭!」

艾維茲又氣又無奈,洛爾往另一邊,他在遠方看見她們兩個,趕緊跑過去,「喂!」洛爾跑到艾維茲的右方,還沒靠近時,就聞到那氣味,「你好臭!」

「喂!」艾維茲受不了,「不要再說我臭!我是有原因的!」

兩隻怪物交叉往洛爾襲來,後面的三隻怪物也衝向艾維茲與海娜。

「你有什麼辦法嗎?」
「我沒有!」艾維茲大聲喊。
「這裡!」海娜說,她跑向一個溪流旁,旁邊有泥濘,應該可以躲在裡面。
「叫我跳進去?」洛爾看見海娜往像是爛泥巴的東西,心裏滿是疑惑。

海娜直接跳了進去,全身跳進去,海娜越陷越深,艾維茲也直接跳進去,她看著後方的洛爾卻遲遲不肯跳進去,「快點!」後面的怪物射出雷射光,「蹲下!」艾維茲要洛爾蹲下,他馬上蹲下,艾維茲見狀好機會,拉住他的鞋子,拖了進來。

「喂!你在幹嘛?我不要!」洛爾被拉時,差點絆倒。
「幫我!」艾維茲回頭對著海娜說。

海娜移動身體,各拉洛爾的一隻腿往泥沼深處。

當洛爾的全身在泥沼時,洛爾已經無力反抗。

後面的怪物跑了過來,其中一隻腿陷入泥沼,牠馬上把腿拉了出來。

後面的四隻怪物看不見任何人,牠們身上的眼睛也沒有看見,一切宛如靜悄悄。

三個人躲在泥沼中,幾乎全身躲進去,只剩下半個頭留在上頭。


那些怪物停了約一分鐘左右,然後轉頭離去,那聲音實在「振動」得可以!

三個人又停了差不多一分鐘,直到洛爾快要受不了,他快速伸出頭與身體。

「快!我要離開這裡!」洛爾奮力擺動身體,往前邁進,這不算是「流沙」,不過也很難移動,洛爾用力往地面上踏了上去,

「呼!很難聞!」洛爾一踏上地面,尤其是兩隻腳踏上地面時,都是骯髒的泥巴,以及兩隻眼睛不斷的睜呀睜。

「等我!」海娜也爬了上去。
「還有我。」艾維茲也爬了上去。
「你還是那麼臭!」洛爾轉身看了一下艾維茲。
「你以為我想!」艾維茲說。
「這大概洗不掉了!」艾維茲繼續說。
「對呀!你為什麼突然變得那麼臭?」
「那是牠們!」艾維茲指著前方。
「牠們?」,海娜想了一下,「嗯,牠們確實很臭,剛剛卻感覺牠們的氣味!實在難聞得可以!」

「我們找水吧!」洛爾說。
「至少把這裡洗一洗!」洛爾指著身體上的泥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