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ho?

圖片來源:John W. Iwanski 

眼前的黎明何其亮,我們看得到,觀望得很清楚,但卻怎麼樣也摸不到。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希望的雛形。我們很希望能夠到那種「境界」——我們的確很「接近」了!但總是差臨門一腳。



就像月亮的位置,總是高高在掛,很清晰,彷彿一伸手就能摸到,但總是摸不到,無論你走到什麼位置,它就是在那兒。不是我們不努力,也不是我們努力得不夠,而是我們總有一種「幻想式的烏托邦」存在——而那根本就是夢幻一場。

沒有人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沒有人要當宣戰的任何一方,雖然我們的確發射了許多飛彈、導彈、衛星,打起很多內戰,但總是希望這些不要延伸到全世界,如果你常常關注國際新聞,你大概會發現,除了北韓危機之外,接下來就是中東衝突的導火線,非洲的人道危機以及南亞的區域安全。然而,對誰經濟制裁不重要,因為這不是主要的問題根源,任何一個國家都希望自己的人民國富民強,經濟建設穩健,生態發展良好,人人都有衣服穿,街上沒有什麼重大的治安隱憂,但——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或者說,當我們求得這樣的「願景」時,整個世界是出了什麼問題的本質才顯重要?

聯合國的事務很忙,人道危機總是上演,不斷上演著需要更多資金的流入才能救更多的人,減少社會資源的浪費,每一分錢都需要花到刀口上,然而,這個「不透明」的組織,可不是用錢就可以減少這樣的狀況發生,或者根本的說,我們所看到的那樣願景,真正的情況卻是要怎麼樣才能讓每一個人為這個世界(社會、城市、家庭、個人)多想一想?

或許我們有落差,或許我們生來就有種族偏差,喜好跟同種族的人聯絡,當我們看著右派崛起時,我們該怪右派的保守思想,還是左派的自由精神實在太籠統,太廣大?我從來就不是左派、右派選邊站這樣的一個單純的人士,我只想問問我們這個世界——每一個人的心靈是否都住著一個自私的右派,跟一個不自私的左派?

(不)利他主義不見得就是好的,我不相信那個美好的類似烏托邦願景會真的付諸實現,因為若真實現,那肯定是騙子。所有現在看到的那種「夢幻家園」在實際殿堂中無法真的看見,當我看到那種樣品屋的情況,我相信實際情況應該會是那樣的雜亂、骯髒以及那樣的奇特,因為整個佈置下來的整體總是理想的多,實際少了點不一樣。

現代人還買不起房子,租房子的那種「溫馨」氣氛總是那樣要求簡單就好,沒想到卻是自己的混亂小窩,我們雖然住得很高興,可是終究不是自己的「家」,我每次幻想要有自己的獨特風格的空間住所,但最後卻選擇寧願住進帳篷。

當然,帳篷的說法是誇張點,不過,現在的整個世界願景如果單從這樣的家居需求來看,我們算是一種很卑微式的夢想,所以現在常說的小確幸一點不為過。那種繽紛美好的世界,在這個被緊緊壓縮的空間中,想要能夠大口呼吸,大口暢快,總是一種很奢侈的想法。

努力做自己,努力做好自己,真實的自己,在這個世界中再顯然正常不過,畢竟,我們已經被灌輸這樣的想法,不管你是怎麼樣的人士,有什麼樣的性別觀,我們被教育出一種獨特的個人風格,而這種風格容易教養出一個自己顯得獨樹一格的想法,因此,當我們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想要在某種關係中導引出一種我們獨特的成長關係,就只能碰碰運氣,找出「類似」的夥伴風格,我稱之為團體象徵。

而團體象徵碰上那種本我風格,容易導引出自然的自我以及內心的本我,以為那種是一種結合式的關係圖,但就像我們在彼此之間的連結式:怎麼樣都不碰巧。所以,現在的世界像是一種合理式上的合群社會,但實際上的分分合合湊巧只是剛好指向剛好的方向。

我們那種「單人」方式,被導出一種直流模式,總認為那樣的方向沒有錯,就容易進入一種情迷式上的方向探索,那就是我們要的追尋。但人與人之間的那種風格擺向,導出一個社會上的趨於多數擁有相近的自然風格,也就是我們的民族上的情操守德就變得再自然不過的正確,所以我們才那麼堅持所見。

社會上的合理態度,在某種同性格的團體象徵包裝之下,成為一個強大力量的集合體,把我們列為的風格習慣成為一種定然,也就是百年的習俗之下的正確念頭,很難說更改就變化很大,甚至不像以往,也就是文化上的傳統為什麼在現在社會會「適應不良」。

雖然,現在社會在進步,但這種進步,不是我所樂見。整社會要的一種截然全上升的情況,但實際上卻是「空泛的進步」(詳見〈空泛的進步〉一文),當每一個人要的是一種「正向」的發展,我們憑什麼可以得到這樣的社會獎章?我是說,進步下的一種影子,我們是能夠得到的,像是更好的操作發展,更好的效能推向,以及更好的突破心魔渴望,當我們極力推往那種全面的「全力模式」,別忘了引擎會發燙,重要的是還會讓你火上加油。我們真的渴望那種美好的個人——以至於整個世界的進階模式?或者我們的夠格只是剛好而已?

因此,整個世界看來是一種美好的願景所在,但我們的努力卻無法那樣深入每一個人心中,從心改變——不是由個人那樣的簡單起,整個世界跟你唱反調,甚至一群人要那樣子的改變社會樣貌,說來只是正向的風格,但我所看到的卻是可笑的水準。


我們這個世界——每一個人的心靈是否都住著一個自私的右派,跟一個不自私的左派?


說得太直,會被人拿著各種奇形怪狀的放大鏡檢視,你看看政治素人就可以知道,當政治戲碼做久了,想要矯正,卻被說成作秀,整個不看好你的,就是要你下台的那種人,我們真正要領導社會的,就是酸民的那種看衰性格所引出的政治災難。這樣的國際笑話,在社群間彼此八卦不下,我們口說的以及實際上的,你都以為那樣的簡單的出一張嘴就可以讓人閉嘴嗎?恐怕不行。

哪管是美國總統川普的說話風格,還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的說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性格,任何一方在自己的「社交場合」中都是一種政治上的口水言論,我們要椰榆的那些人——任何一個言論,高唱言論自由的今天,好像縱然都是無罪——忘了自己是誰?

也就是說,打著民主自由的現代高度社會中,那種明亮願景,幻想式的烏托邦屬於一種高傲式的個人風格——而這也正是多數人的現代希望——也就是正向的希望的確立景象,容易被當成一種再正確不過的自然風格,以為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因此,自然的不先問問自然的原來性格,當我們期望那種快樂發展社會能夠存然這世紀中,你怎麼都沒有時間去思考這樣的發展是屬於一種正確合理的社會模式?當有人說,相反的那種黑暗式風格,或者說壓抑式的共產主義是屬於我們的反向思考時,就應該極力去思考不是這樣的中間水平,而是我們在生活這樣的今天,要怎麼樣才能讓人聚集人心?

我講的是全球人口的一同之心,可不是特定某些人。不過,現在社會大概只要求讓自己的國家發展達到水平就好,既然救不了全球人口,至少能夠救得了自己的社區,乃至於自己的所屬城市也沒什麼不好。所以,才有很多人在自己的社群內發光發熱,從救街友開始,從跟陌生人交流開始,社會要的關心,我也相信其實很簡單。每一個人都在做,而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心去想完成自己那種想要的目標群,因此,社會的正向,其實指日可待,只不過,只有「少數人」成行。

我們不需要那麼多社會運動家,帶頭導引這社會的需求,畢竟同樣願景的人很多,我們只要跟隨就好,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卻是怎麼樣的心靈才能讓社會趨於一種平衡式向的社會發展,而不過於走偏?任何一個宗教都有某種向善的力量,不過我們不是要了解宗教是如何嵌入社會的,而是扮演的角色之中,我們怎麼樣讓它們站好該有的位置?好讓整個社會看起來就像雜誌封面一樣?既可以入鏡,也可以扮演?

社會自由的還不夠,而這樣的自由,可不是隨處走動的自由,而是心靈上的自由。我們產生的封閉感,在那種自由來來往往的連接中,就像是隨處開開關關的窗戶,只是有那麼一扇剛好吹進你心靈的窗口,以為是風,但就只是剛好的風口。

寫好的文章,最後只是傳閱那幾人,還其實顯得薄弱,整個社會像是美好的希望所在,但對我而言,卻少了點什麼合理需求。我當然不要求那種有人欣賞我的日子會到來,不過以這種社會模式下生活的人來說,就像是在帳篷中都可以看見外面的星光在發亮,也不覺得孤單。

世界要變好,也許我該改變寫作風格,總是提出實際辦法來改變,像是實際做問卷問問眾生的故事,來寫成眾生樣。不過,這樣還不夠,因為人人都有故事,你可以知道他們來自單親家庭、或是不幸福的家庭,或是有「問題」的家庭,就像你我再自然不過的凡人故事。不過引導這社會的,不是故事的彼此了解,而是我們的同理心已經在某種(不)自私失去點光澤,也許這樣很好,也許社會是需要這樣的磨練,這樣的原有模樣,但討論的重點卻在於正向的人與人之間是怎麼樣讓人連接的?我們是怎麼知道自己真正的本質的?才不會「總是」忘了自己是誰。

因為,這才是我要討論的方向:我們「到底」是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