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Tobi Gaulke

冰滲透了出來,艾蓮娜靠在喬的肩膀看著眼前,彷彿時間凍結此刻,泰神沒說什麼,只是癡癡地望著前方,泰神看著前面太不尋常,因為牠看見了冰,問艾蓮娜、喬:「你不覺得前面有東西嗎?」

「什麼?」艾蓮娜聽不清楚,這時泰神往前走了過去,想看個仔細。冰滲透了地面,往前邁進,但是未流經這裡,也就是說,冰是有規律性的?艾蓮娜起身走近泰神身邊一瞧,「這…...」艾蓮娜退後幾步,「這不會是真的!」艾蓮娜瘋狂地往後跑,一路上重複這句這不是真的,泰神見到太不對勁,也跟著追了上去,喬想要上前阻止,但已經來不及,艾蓮娜跑到一半因為沒有看清楚路面,差點摔倒,直到已經很喘不過氣才停下來,泰神跑了過去問:「你看到什麼?什麼...這不…...會是真......的?」泰神也邊跑邊喘氣問。

「那個女孩說得對!這一切將會全軍覆沒!」
「你到底在說什麼?哪個女孩?」
「她告訴我,這不管怎麼努力,這一切將無法阻止!」艾蓮娜瞪大眼睛看著泰神,然後又看著別方。

「你到底在說什麼?會滅亡?」泰神不懂。
「不懂就別來追問下去!」
「我該怎麼辦?對!我的力量!」艾蓮娜自問自答了起來。
「不見了!?」艾蓮娜繼續說。

喬也從後方追了上來,一看到艾蓮娜在與泰神對話,「你怎麼了?」喬大聲地說。

「我沒事!」艾蓮娜大聲回答。
「說吧!」喬走近艾蓮娜身邊。
「我覺得我只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你可以,不是每一個人都這麼可以。」
「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我?」
「我不是你,可是我能了解你的心境,我知道你有一份心,只是顯得更加不確定。」
「我認為你有一種感應,就是很了不起的禮物。」
「你說得沒錯,我能感受到。」

「這就沒錯了!體悟來自你身上,只是你顯得很不知所措,還無法認識你該有的知天命。」喬碰著她的肩膀說。

「你該有的經驗,現在才經歷一下子,不可能讓你明白所有。」
「要我接受這個,實在太吃定我了!」艾蓮娜對比喬在這裡的經驗,真是越來越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是誰要你這麼做,但你放棄了,就等於放棄了一切,甚至是你的家人。」
「我不是為了他們,我想找回我妹妹!我想我父母......」
「你不認為這有相關嗎?」
「有嗎?我接受,就可以找回來嗎?」
「這…...我無法給你答案,但接受了!就有這個希望。」
「我當初是想,但力量漸行漸遠,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才能知道?」
「拜託!你能解救他們,他們就會報答你!這麼簡單?你以為在這裡是白吃白住的?」泰神回答。

「走吧!」喬牽起艾蓮娜的手。
「我也要!」泰神也伸出前肢。

艾蓮娜就把手放在泰神的前肢,但是泰神很難行走,「算了!」泰神後來放棄,跟著艾蓮娜身後。


冰繼續延伸,凍結樹幹,艾蓮娜、喬、泰神走回來時,看見整個冰已經慢慢往村落中間蔓延,所以不是有規律性,而是還沒看見。

一名勇士握著長槍跑過來告訴喬,說這裡已經不可靠了!必須搬離才行!喬看著幾十個孩子,還有幾名婦女、少數幾名勇士,於是喬告訴這位勇士,那就往四點鐘行走,那裡至少還有路。那名勇士轉頭過來,與其他勇士們收拾家當,至少是幾塊布、少數的糧食,還有告訴那些人必須離開這裡才行。婦女驚慌不已,但還是勇於面對,婦女、小孩、勇士們往「那邊」方向走,在此同時,喬看著艾蓮娜說:「如果你真的想救他們,你要用什麼方法?」

「盡力阻止!死也無憾。」艾蓮娜第一次這麼堅定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

當她說出這句時,且是堅定的口吻說出這句時,內心的力量在發揮「功效」,右手的印記又恢復了起來,只不過沒有第一次那麼「漂亮」,畢竟,力量不是口說就好,還要有堅定的行為表現才行,艾蓮娜不管了!喬以為她會下次,至少是由這些勇士教她,但她根本不是,往結凍的冰走了過去,並且要求這些冰融化,艾蓮娜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與力量,竟然會說布凱因凱語?

「gi,rh75ew4gu7l647n6nw4b……」艾蓮娜努力唸出一段咒語,喬要這些勇士們繼續跑,不過因為小孩們的「圍觀」,讓他們停下腳步想知道到底會怎麼樣?但這些勇士們早就自己停下腳步,因為他們看見一個外人竟然不通學習就會他們的語言,讓這些人感覺不可思議,小孩們更是看得津津有味。

艾蓮娜將手放在凍結樹幹的冰上,繼續念著咒語,冰好像也很聽她的話,不知不覺地竟然就融化了!但是沒有很徹底,因為她融化的只有一小部分的冰,至少是放在樹幹上的冰,而隨著冰融化了,艾蓮娜繼續「施加」壓力時,以為能夠看見更大成效的同時,冰反而繼續反抗她的力量,開始凍結她的右手,喬眼看情況不對勁,因為艾蓮娜的手快要被凍結,喬這時候跑過去,把艾蓮娜抱出來,逃離「現場」。艾蓮娜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只感覺自己的手不太對勁,直到喬抱出來為止,艾蓮娜感覺不太妙,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一睜眼就看見被喬拖離現場,拉到勇士們的身邊。

而冰融化的同時,突然伸長地形成艾蓮娜的「分身」,也就是拉出來的每個身形,「快跑!你的已經沒有用!」喬對著艾蓮娜說,艾蓮娜轉頭過來,「你不是說我可以!我要證明我可以!讓我去!讓我去!」

「你真的要死嗎?」喬嚴厲的語氣對著艾蓮娜大罵。
「你看!」喬要艾蓮娜看著眼前的景色已經變成了霧白色的一片,尤其是自己的身形更是明顯,「你要跟它們結合?你去啊!」

「少了你!就一切辦不成!」喬繼續說。
「你就醒醒吧!」泰神說。
「快點!先離開這裡再說!」喬說。

勇士們、婦女、小孩們先趕緊離開這裡,往更後方跑去,艾蓮娜也跟著上前,好險自己的右手還健在,印記也都還在,喬跟在勇士們後方,泰神在旁邊,先逃離已經幾乎成為霧白之地的地方。艾蓮娜看著後方,總認為自己只差一步了!至少若是有辦法可以「解除」,那更好,但自己仍有力量不足,否則何來反噬?


冰繼續往前凍結,包圍著村落、散落的木板以及各種個人物品,那艾蓮娜的身形往下蔓延,繼續延伸。


這些人往前跑,能跑多遠就跑遠,他們也不知道跑了多遠,直到跑到快接近山腳下才停止,而事實上,他們幾個並不知道已經跑到這裡來了!

他們在一處樹幹林地停下來,這麼還算是乾淨,沒有受到「污染」,喬看著前方,幾乎就看到了市區,「快點,到市區,看看能不能找人救援?」

泰神看著前方,果然看見了馬路、市區的高矮樓房,雖然不像都會區一樣的高聳,但至少算是人口集中區。

「救援?你要找誰?」艾蓮娜聽得不以為然。
「要是你不要這樣......」艾蓮娜想振作精神,但她因為剛剛的力量而累得不想進一步說話。

「我差點就要成功了!你知道嗎?」艾蓮娜繼續說。
「你還是好好保住自己性命就好了!至少有限度地保護自己。」喬說。
「我可沒叫你送死。」
「我也不想爭論這個,我們還是先找人來幫忙吧!」喬繼續說。

喬繼續往前走,看見了前方類似警察局的地方,還是自衛隊的地方,跑了進去說,「上面有很多個冰,你可以找人來幫忙嗎?」

艾蓮娜在後方跟了上去,勇士們、小孩們、婦女則是在後面。這裡還算是「山區」,只是沒那麼上方,接近山腳下的位置。

他們回答到底是什麼狀況?喬接著說,「上面竟然有冰在往前進!」

「有冰?哈哈哈!」一個男士用很吃力的英文回答。
「山上是高緯度地區,當然有冰!」他接著說。
「但你認為冰會移動嗎?」喬質疑。
「會啊!」他直接還還沒等到喬的答案就先回答。
「你不知道嗎?上面的那些原住民,我們根本沒有法令可以管,那些條文......」另一位男士指著一旁的法令篇章,「他們根本不在乎!」

一名勇士看到那自以為是的表情,氣得拿著茅對準那位男士,「別這樣!」喬對著那名勇士說。

「ghdvbhmdt!」喬要他把武器放下。

他放下武器,那名男子繼續說,「現代這個國家有很多問題,就算我們很盡忠職守,那些長官呢?一樣只是擺擺架子,說幾句好聽的話。」

「你這什麼歪理?」喬氣得用力捶辦公桌,「碰!」很大一聲。

「你聽我說完,我會幫你,這些辦公室的人都會幫你,但不保證有結果。」那名男子要喬息怒,並且他答應我們都會幫忙。

艾蓮娜看著喬與他們的對話,然後看著戶外,結果她看見了遠方好像有東西衝來,「快......跑!」艾蓮娜沒想太多,總之認為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先喊再說!但是來不及,遠方那頭怪物是彎角猛獸,就是被凍結的那一隻,竟然融化之後變得更加狂暴!衝過來沒多久反撲而咬死了幾位小孩,接著往那警察辦公室的門口衝過去,喬見狀之後趕快閃躲,泰神則是嚇到了!跑到一邊,然後往樓梯上跑,艾蓮娜往前跑,看看那些婦女與部分小孩的傷勢,告訴他們,「請趕快遠離這裡!你們趕快找東西包紮!」艾蓮娜說完就跑進辦公室,那頭怪物往前衝去,咬死了一名警衛男子,接著到處東看西看,然後往二樓上跑,喬也追了上去,其他勇士也上前幫忙,其中一名勇士把長槍往那頭怪物射去,但不痛不癢,「快!別讓牠跑了!」

艾蓮娜也跟著上去,但是她不是從那個樓梯,而是另一個樓梯,她往前跑,裡面還有一個樓梯,她往上跑,在二樓與一樓之間就聽到了彎角猛獸的吼聲,她小心翼翼,這時候泰神沒注意到前方有顆頭——原來是艾蓮娜在觀察,差點撞上了她,「喂!你怎麼在這邊?」泰神問。

「你跑來這裡幹嘛?」艾蓮娜小聲問。

「我還想問你呢!」彎角猛獸就注意到泰神在跟人對話,兩條雷射往泰神射去,「小心!」泰神跳了一下,接著彎角猛獸身上三把彎刀往泰神衝去,「還有!」艾蓮娜提醒,但有一把剛好從艾蓮娜的頭上畫過,整個頭髮有部分被切去,艾蓮娜低頭,然後叫泰神過來,這時候,喬在牠後面,「你要怎麼做?」喬問後方的勇士,「gmdern8r4en。」他說引到這裡來,喬大聲喊:「喂!笨豬!我在這!」

彎角猛獸聽到之後,往後一看,彎刀收起,然後冷不防地往喬衝去,後方那位勇士閃避不及當場被刀刺穿,喬嚇到之後,來不及自責,往樓梯下跑去,後面幾名勇士衝了過去,要與牠同歸於盡,不是拿長槍射,就是用拳頭打,其中一名滑到牠的下顎處,要給他一槍,但是牠竟然沒有感覺?!反而慘遭下方的眼睛給射傷,那名勇士倒在地上,彎角猛獸沒有給他致命一擊,反而追著喬跑,艾蓮娜見狀不對,趕緊衝過去,撿起地上遺留的長槍,然後往彎角猛獸刺去!「王八蛋!」艾蓮娜大喊。

喬趕緊從樓梯往下跑,上面的幾名勇士不是受重傷,就是當場陣亡,彎角猛獸射出彎刀攻擊喬,彎刀刺進樓梯的牆面,這時候艾蓮娜跑過去用力踹牠一腳,彎角猛獸重心不穩而往下摔落,喬往上看,看到艾蓮娜,但彎角猛獸仍然清醒,眼睛身上的光線往喬射去,喬的右手肘與肩膀當場被擊中,直接倒在地上,彎角猛獸這時用力爬起身,要往喬攻擊,艾蓮娜見狀情勢危急,拿著手中的長槍往牠身上的一隻眼睛給刺去,彎角猛獸痛得大叫,「王八蛋!」艾蓮娜氣得將長槍努力刺進去,且握得更緊,但彎角猛獸的其他眼睛開始微微閃爍,接著要發出雷射光往艾蓮娜,艾蓮娜感覺那隻眼睛在盯著她,接著她再補上一腳,彎角猛獸痛得無法起身。

艾蓮娜走近彎角猛獸身旁,這時候,喬走路一拐一拐扶著艾蓮娜說,「等一下......」
「你要饒牠一命?」
「牠幾乎要殺了你!」艾蓮娜不敢相信。

「放了牠吧!」喬只是說這句,接著走出警察局的辦公室,走在戶外,艾蓮娜還是氣憤難平,又用力往牠身上打了一拳。

泰神從樓梯下來,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看著艾蓮娜。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