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Everything(part 9)

圖片來源:young shanahan

吃到很飽是怎麼樣的一個感覺,當你身處在歐式自助餐裡努力想把自己「撐飽」是怎麼樣的一個感覺?我很認真的問,也請你很認真的回答?滿桌的豐富料理:壽司、生魚片、冷盤、熱炒、港式燒賣、燉飯、比薩、生菜沙拉、各種糕點、冰淇淋、各種飲料,酒精類飲料任你喝到醉茫茫,你會享受那「吃飽」的感覺嗎?



對我而言,歐式自助餐的魅力,在於你可以吃你愛吃的,努力完成這一餐的美味,可是對其他人,或者一部分的人而言,非要把餐盤裡的餐點裝得滿滿的,甚至快溢出來,這樣還不夠,這個多拿幾盤,那個多拿幾盤還回本,我坐在餐廳裡,看著人山人海的餐盤上,甚至桌上還沒開動的餐點,其他人已經開始搶食其他還沒吃過的餐點,我總是在想,這些人是餓壞了嗎?還是普通的貪小便宜?

不用我說,你大概知道答案是哪一個,甚至可以猜出對方的年齡層:沒錯,就是婆婆媽媽們。打著環保的名義,自帶免洗筷,保溫瓶,卻努力還是想把自己的胃努力給撐到最大。我們面對滿桌滿山的美食,不是應該考慮該吃什麼,還是從這些餐點中獲得什麼。我對於這種 buffet 的選項,通常就是想到什麼才去吃什麼,多繞個幾圈,瞭解今天的菜色,不急著把沒吃過的菜一定要吃到手。細細品嚐食物的味道才是重點,就連同事都笑我,你來這裡就只是吃燙青菜?炒時蔬?

重點往往都不是在於怎麼樣才回本,你有個「努力想把這錢都花了就要花個夠本」的錯覺感,努力吃著各種山珍海味,什麼龍蝦、生蠔、帝王蟹吃下肚,好像一切都值得,我們一種食物上的享受自私滿足感不由而生。

現在,我跟你說,肥胖的人比飢餓的人還多沒有意義;現在,我告訴你這家餐廳倒掉的食物比賣剩的食物還要多沒有意義,甚至還要少其實也無足掛齒,因為原因不在於上述,而是我們對於當下的食物享受已經「大開眼界」,真的能夠吃得夠開心嗎?還是多久沒有吃到這一「餐」了?

同樣的價格,你可以在歐式自助餐裡填飽你的胃,也可以在任何一家火鍋店、燒烤店、各種異國餐廳來豐富你的味蕾,問題是我們是怎麼「吃上」這一餐?其實,話說回來,你所吃的不過就是各種蛋白質、澱粉、碳水化合物,再加上特種醣類、脂肪堆積而成的化合物,我的意思是說,當你瀏覽一圈的「美食導覽」之後,你的胃口已經填不下任何蛋白質的東西,舉個例來說,你吃了雞肉——像是照燒雞腿,炸雞排——加上牛肉的料理,牛肉串,牛排、生牛肉——再加上各種海鮮,海鮮燉飯、握壽司、生魚片、川燙蝦、炒花枝等等,分析下來,你所得到的動物性蛋白質加上各類澱粉,還有各種維他命、礦物質等等,已經讓你攝取熱量獲得了一大半以上。這還沒完,加上濃湯、沙拉、麵包,蛋白質又激增了不少,最後的蛋糕與冰淇淋,不好意思,這些都是牛奶製成的食物,你所吃的蛋白質食物已經讓你獲得不少動力。而我們吃食物,最主要的需求就是蛋白質,其次才是各種維他命與礦物質。因為肌肉需要蛋白質才能生長,蛋白質轉換成胺基酸,提供人類一天的營養熱量,你的大腦「才有」能力活動。但如果,你都不知道吃的最初目的,我想,你真的是「白吃」了!

不過,一般人大概沒想這麼多,一頓簡單的菜飯,我也心滿意足,雖然不是大魚大肉,但簡單又有營養,但反之,大魚大肉反而讓人「五體不滿足」,如果我們真的懂得會吃,你花了高檔的千元料理,萬元料理,難道你就能長命百歲?我看著千元料理的菜單,還是進口來台的生魚片,握壽司,金箔點綴的甜點,黑松露配上多汁的牛肉,或者那種來源少之又少的珍貴魚子醬,鵝肝,我們吃了什麼「食材」嗎?

人一股豐富的錯覺攬上身,總是任何新鮮,進口,貨源幾乎少不能再少,一定鮮美,入口即化,但對大腦來說,通通都是蛋白質、維他命、礦物質,碳水化合物,以及熱量來源。大腦根本不管你吃進的是什麼東西,只有舌尖才掌管味蕾上的感受,分辨出這是酸、甜、鹹,還是臭的味道,你只知道你嚐到什麼,但對身體來說,這簡直是分開的旅程。

因此,我們一直以來都以為可以掌管所有味覺上的感受,都以為心靈可以操控身體上的所有感官,畢竟,豐富的料理擺盤,還有顏色可以增加我們吃進食物的感受,讓食慾增加。可是飢餓時,給你那種餐盤上的擺盤,馬鈴薯泥、鷹嘴豆、青菜加上一顆水果,你一樣得吃下肚。換個意思是說,不管是漢堡式的妝點,還是監獄廚房裡的伙食,不好意思,通通都要你吃下肚,所以閉著眼睛吃感受到會更為強烈!

不信,你可以在沒有燈光的夜晚吃著你任何一頓餐點,人一旦失去某類感官接觸,第一時間所品嘗到的餐點的記憶全憑大腦可有限的記憶去想像,這頓餐點到底是什麼,如果少了嗅覺,人就只能在味覺去拼湊出既有的食物內容,因此,要欺騙一個人你吃的是山珍海味,他們會相信的!就像人都以為有品牌的東西比較可靠的錯覺視覺感。

然而,對任何一個人來說,簡單的粗茶淡飯也不代表你不會多想來一點花樣。素食可以變成豐富的料理,但我們對於眼前的這一餐,還是應該抱持著我們要怎麼理解這一餐。就算把 buffet 變成素食讓你吃到飽,我們還是不忌口,吃到飽已經不是重點,而是心靈上的滿足,看來,佛祖也搖搖頭,我們是吃有限的一餐,還是有限制時間的一餐?

而不論,是論斤計價,還是均一價,我們對於吃飯這麼簡單的事,還是抱持著吃飯這件事上,是獲得該有什麼樣的一餐?吃不飽的人很多,等著送餐到他們手中的人也很多,飢餓的糧食換作金錢,聯合國大概不需要對外募資,需要多少救援物資進入戰亂國手中。走了一趟漆黑的台北街頭,你才發現,我們不是在找食物,就是在收集食物,不同的是一個送到弱勢團體手中,一個則是送給養豬戶當作飼料,不然就是施肥料。

每天都有倒掉的食物,小小一個廚餘桶根本不夠,服務生來來回回穿梭,把客人吃剩的,不要的,忘了吃完的通通倒進廚餘桶,你看見裡面有各種壽司、咬一半麵包、蝦殼、魚骨頭、各種「湯底」,加上西瓜皮、柳丁皮、檸檬皮、葡萄皮,白飯、肉醬麵,所有的食物混成了大雜燴,真是豐富的一餐,不是嗎?


沒有想過食物的基本味道,只知道,料理要豐富才好,所以 buffet 才會大受歡迎,來自各國的異國風味,同時在這一大食物殿堂都吃得到,誰不心動?


只不過,食物的終點是進到食物處理機,分開可以餵豬的以及不可以餵豬的,然後打成碎泥,殘渣等等,作成肥料,甚至可以變成乾淨的飲用水。現在的科技的確在為浪費這一塊付出許多努力,可是呢?源頭還是在人心這一塊,如果人類執意要為吃到飽付出代價,那麼想想面對眼前這一餐,這豐富的料理,你到底在乎什麼?

吃到飽究竟是上天的恩賜,還是我們注定要來的享受?可是,我們人類根本不懂怎麼吃啊?滿桌豐盛的料理一上桌,好像是難民似的,開始大嗑了起來,連難民本身也沒你們餓,人這樣的享受,那麼大胃王的舉辦根本無彰顯意義,因為只是把人的胃看看能撐多大,因為重點不在於吃下多少根熱狗,重點在於就算你的器官不會位移,你的器官也會跟著「變形」,號稱魔術大空間的汽車也真的塞不下一架空中巴士,人類的身體不是那麼靈活的運作,畢竟你的腰部無法轉七百二十度。,因此,回到食物本身上,這一切所賜惠的恩典,人類唯一的利用就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努力吃到不能喝下一杯水。

但可惜的是,不管是怎麼樣的餐點都於事無補,因為大腦在時間之內要享受的時間太急了!所以,我們才奮不顧身努力想要嚐到各種沒吃過的餐點,絕不會吃平常在吃的任何餐點,像是我提到的燙青菜。盤子擺得滿滿的,蝦子裝著滿滿的,整個海鮮裝得不能再滿,時間之內,你所吃下的大概不是有限的時間,而是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吃,因此,你是為時間而吃。再者,你的味蕾其實無法一次消化大量的重複餐點,蝦子最好吃到二十隻以上(我用反話),海鮮所吃到的傷害,會比你所嚐到滿足感還更為重要,整桌不能再滿的餐點,好像人注定要這桌解決這大雜燴的緊張感。

我們為了這桌而吃,花了大筆銀子,就是努力吃到最飽。這一大的邪惡誘因在於我們內心的惡魔在催促我們要嚐鮮,同時也想想想吃過的料理,牛奶加上雞蛋就可以變化出豐富的料理,最簡單的就是蛋糕,或是布丁,再來就是提拉米蘇,接著就是奶酪,各種裝飾而成的杯子蛋糕以及甜甜圈,甜死人不償命,但到頭來,基本來是蛋白質與碳水化合物的組成,你吃到了最後,分析出你的任何餐點嗎?

沒有想過食物的基本味道,只知道,料理要豐富才好,所以 buffet 才會大受歡迎,來自各國的異國風味,同時在這一大食物殿堂都吃得到,誰不心動?不管你要中式,西式、港式、日式、義式、東南亞式、法式,歐式、美式等等,你要吃什麼,不怕找不到。食物,給我們一大魅力就是在於我們更想要吃什麼,同一時間也忘記我們在吃什麼,大腦記得只是我們在嚐過的味覺的,你的中心意識在你的感官中已經浮現在對食物的留戀味道,所以我們所吃的,通通都只是既有的浮現,加上新的對話方塊,所以你才會這麼評論食物。

這一切的食物殿堂,彷彿是上帝的恩寵,把所有吃過的用心記一遍,你也記不得你到底吃過了什麼,只知道很超值,很美味,就沒了!你把那食物談得絲絲入扣,只是把食物化作某一渴望的想像,放進某一個大腦熟悉記憶盒裡,因為帶給你歡樂,就沒了!人生來就是要吃在當下,活在當下,於是乎,貪一字容易趁虛而入,不是我們不滿足,人類的時刻,在當下不是要盡興嗎?如果搞得像慈悲為懷,好像要進入那種境界,連喝杯水都要講求禮節?

因此,眼前的這一餐到底為了什麼,人似乎只是滿足自己的胃,與味蕾心態,祈求沒有這一餐最超值,最物超所得。看著眼前的這一餐,是一種我們該吃什麼而來而有意義需求,至少不是沒有吃過這一餐就白來了那種心態。

或者,我們可以說,上輩子的我們都有種貪吃鬼投胎的可能,萬中選一在我們基因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