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7的文章

清(續五)

一大早,辰早已經清醒,但是她躺在床上,眼睛張開,晏早已經離開房舍,走出屋外幫忙族人做是,她們兩個各自背對背睡,所以不知道彼此,但是辰感受到一邊沒有那種體溫,她起身回頭看了一下,果然是空蕩蕩,她走出房舍,在門口看見族人很熱鬧幫忙彼此。
「要是我們可以回到這樣就好了!」她心想。 「早!」一名族人見到她,向她問好,辰也點頭示意。 「我妹呢?」辰向一位族人詢問。 「她在那!」那名族人指著後方。 「謝謝!」辰往那個地方走過去,聽著布凱因凱語,多少有那種驕傲——身為布凱因凱族的一員的神氣,只是不如以往活躍。
晏在洗菜,跟其他族人一起,辰看見她後,「晏!」辰大聲問好。
晏聽到聲音後,轉頭看著姊姊,那名少年也在她背後,幫忙她。
長老這時候走過來,向他們說明,希望他們可以多留在這裡幾天,他感受到這個部族的活力與文化漸漸凋零,希望他們可以繼承這樣的精髓,保留下去。
辰回答長老,她說她很願意,但這沒辦法,因為真正的部族是原來的長老,而非這個,布凱因凱族的文化就是讓原有的「文化」可以獨自保留,就像知識的傳承也可以因為長老的個性而有不同的發展,也就是有自己的「特色」。
自己的特色就是因為生在「哪裡」,就要因為哪裡而固守,這是不能改變的,你可以說他們固執,但這也是他們的文化樣子。

清(續四)

薩克看著前方,其實他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他只知道要回到原來的診所,繼續他可能認為對的實驗。薩克抬頭看了一下路標,「亞維街......」他想著,接著他左轉,看見一間餐廳,他肚子有點餓,想進去填飽肚子一下,但看著裡面的狀況,他還是放棄,他不知道在顧忌什麼,總之他還是快步向前走。
又看見一間咖啡店,他走進去,直接坐在裡面的一個角落上,這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問他想要什麼?薩克回答說:「一杯黑咖啡。」服務生點頭,之後沒多久就送來一杯咖啡杯,服務生把黑咖啡倒入他的咖啡杯中,「請慢用。」服務生說。
薩克看著眼前的咖啡,然後看著週遭的人們交談聲音,他到底怎麼了?怎麼有一股慌張的氣氛湧上心頭?他喝上一口,濃醇的味道滑入他的喉嚨,一種苦澀的甘味讓他的思緒有一股複雜的感觸。他想了一下,「那怪物是否有種『機制』,可子聞到某些特定的味覺?」因為怪物只會追尋可疑目標,其中之一就是他,雖然大部分的路人也會,但卻沒有他強烈。
咖啡杯裡的黑咖啡只剩下三分之一,服務生走過來問是否要續杯?他說不必了!直接買單,他把錢放在桌子上,就快速離開咖啡店。
傑瑞絲與浿坦在收拾最後的殘局之後,到處找尋薩克的下落,兩個人到處東看西找,傑瑞絲認為薩克應該會回去原來的住所,浿坦也同意,於是兩個人決定在那裡會面。

薩克快步走向前,一旁就是一所大學,他想一想,裡面可能有教授,有資源可以利用,於是他走了進去,經過警衛室,然後看看標示在一旁的校區地圖,「嗯......化學實驗所。」他指著其中一個路標,「直走,然後往右,再直走,向左邊的第二個教室。」
薩克依照指示,來到那個實驗所,中途他經過了樓梯,中央廚房、教室等等,有些裡面有人,有些則是空蕩蕩。薩克抬頭看了一下告示牌,教室裡面有人在做實驗,他敲了敲門,然後直接走進去問:「請問......」
那個人聽到聲音問,「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這裡新來的教授,請問這裡是化學實驗所嗎?我第一次來到這裡,不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