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沒有表達能力的動物

圖片來源:Pedro Ribeiro Simões

如果你不是文盲——或者你是文盲,或多或少都(想)能表達你內心的聲音,說出你的想法,關於這點,是好的,是有用的,是有益的,是對這社會多少有影響的。能說出自己埋藏已久的心聲,是多少人的心願?猿人看見了牛,只能畫在石壁上,無法說出那是什麼?那時候沒有文字,只有聲音表達,更沒有所謂的語言。


把心裡所想的,所看到的,所聽到的,描述在石壁上,告訴同儕,我究竟看到了什麼?我被牠們追,我殺了牠們,我割下牠們的肉,我放在火上烤,我吃了牠們,我給其他人一起吃,建立當時所謂的部落社會,是一種「和諧的象徵」。那些人不會走太遠,最多走了一到十公里的路程,畫出一個設限,說這是我們的活動範圍。

我們的語言能力不是像電影所演的,用力吶喊,一個「不」的單字就會誕生,經過了畫畫、嘶吼以及演化,一種語言形式就此誕生。從畫下所看到的,到「發明」一套語言,相互表達,這實在需要很多努力,大概是地區的緣故吧!往西定居的人以及往東定居的人,所說出的語言形式就是不同,那時候,我們傾向是「上帝」的關係,讓彼此的人「故意」不要聽懂對方的話。

然而,語言發明這麼久,從是文盲到不是文盲,我們能夠脫離「封建制度」走向自由表達制度,這需要多少人的抗爭與陣亡,才有今天?

我到三歲時表達能力「不足」,我的意思是,我到了三歲還不會「說話」,連爸爸媽媽也說不出來,我母親都以為我沒救了!直到了我五歲才說出我的第一句話:「媽媽」。因此,我的語言表達能力其實並不足,這裡的不足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與人「聊天」;不好意思,你教我怎麼與人有話題聊,能夠展開對話——對我來說,也顯得做作,因此,我看了那種「讓你成為人際關係的高手」系列的書,看久了,我看到陌生人,無分男女,甚至是我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聊上第一句。

因此,我「不會」聊天,坦白說。我的大腦其實很亂,那種話題——你今天過得如何,或是你最喜歡的___是什麼,對我來說,就只是為了應付而去應付「怎麼攀關係」。我都認為很做作,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溝通是不是變成看見什麼而去聊什麼?還是我本身對於這種話題,看起來就是在「製造」話題?

其實,我不知道,因此,我的本質比較適合當個旁觀者,我喜歡看人聊天,我本身不想參與的原因就是我只會說「喔!」、「是啊!」,「沒錯!」,「嗯」等之類來認同你的話,我對於別人的生活感到好奇嗎?也不是,我對「人類」本身感到好奇,而非特定個人。

所以,當我能夠表達內心的話,我心裡似乎有一股壓力得到釋放,因此,我不是為了脫離文盲,得到豐富的知識才去努力學習心理學的相關知識,而是在看到了種種所有之下,我們的差異只是隨著眼睛所看到的而去封建自己的制度,因此,我才會說「封建制度」——那種權威共產時代所表達的個人心聲的苦悶。

然而,當一吐怨氣之後,走向有話大聲講的同時,這樣的「跨時代」,我們就開始怎麼去抱怨。在〈每一個人都在抱怨〉的文章中,我講到了好處與壞處,因此,你心中的不滿在你發洩在臉書塗鴉牆時,我們就一股怨氣認為相當合理——合理化一種「對」的道理。

所以,合理,這個詞——會比這個世界更能夠去解釋我們硬是要分為對錯的真正作法,所以,我講到對錯,就像是要一座山分為兩半,絲毫沒有灰色空間,這種「應該」有意義的前提下,我們搞不懂到底什麼才成為「意義」?


我們的溝通是不是變成看見什麼而去聊什麼?還是我本身對於這種話題,看起來就是在「製造」話題?


下雨天,你有可能「不淋濕」嗎?我不太相信,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不如不要出門,在家工作更為實際,這不太可能發生在每個人身上,因此,下雨天要面對的,不是淋濕與否,而是面對自己的狼狽。別抱怨吧!下雨天,就應該怎麼看到這樣狼狽的人們還要穿得漂漂亮亮去上班?每一個人心理有各種苦,在臉書疲勞轟炸下雨天的不適,不如看看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的影響,我就是這樣渡過——以及這樣走來的。

你不是第一個發洩情緒的,當你跳脫文盲,終於說出你的心聲時,你應該有多高興,於是把言論自由一直無限上綱,讓世界成為你的賠罪人,我們這種「自私」的心態,大概就是這種「做自己」長久以來最真的寫照,不是嗎?

做「最真」自己,三不五時離不開這句,背後的意義是什麼?如果做不了別人,當然做自己最好!大概是廣告已經說出的本意。因此,我強調「做自己」的真正好處與壞處,也看到這世界變成了什麼樣?語言一發明是為了促進宣傳溝通效力的,還是為了深入了解自己所說的?

當我寫下自己的名字,當我愛上寫字的感受,我內心的狂熱宛如水庫即將洩洪一樣的銳不可擋,於是,我努力練習自己的「簽名」,努力讓自己的簽名看起來就是跟別人不一樣,因此,我寫出的文字筆畫,有一種力與美的展現,同事、朋友這麼告訴我。文字對我來說,比圖像更容易「好看」,我天生就是喜歡文字,因為能夠說出真正該有的意義。

大概是因為我不甚表達,所以我的想法無法像現代人一樣,行雲流水。我也不願去學習增進表達能力的相關書籍,我只想「表達」我所看到的那種意義,以及我想要訴說的道理,我不期待能夠跟他人一樣,侃侃而談,我每一種想表達(寫)的文字意思是我最努力想實現的道理。

所以,我哪有什麼資格說現代人不會溝通?但現代人的確是不會溝通啊?不然傳送的訊息文字怎麼可能比打電話直接表達的人來得多?心裡所想的,沒有深入思考就傳送出去了!那麼這種表達能力算是發達還是不發達?現代人無法「三思而後行」,隨口一句髒話,加上各種自行發明的文字用語,這些人是聰明?還是一昧自我獨特?

如果我這麼「不堪」,那我的能力是普通,還是低下?或者跟一般人一樣,我們都是不會表達的動物?

我看過一個益智型電視節目,要隊員從圖畫中「猜」出這個人在畫什麼,多半笑料百出——我們的確是,我們是一種文盲,另一種類型的文盲,甚至在這個單字之外,要你演給隊員看,說出相關用語,我們還是「猜」不到,那你認為,我們的表達能力有進步的「跡象」嗎?

所以,你可能自認表達能力很好,但還是有人不了解你想表達什麼意思?畢竟,中文之中的意思不一樣,英文中的意思不一樣,日文中的意思不一樣,同音同字在句子中顯得意思不同,還有一點,你認為的那個不一定他人所認定的那個,或是你的意思就是「這個」,有時候,我們脫口而出的話,你懂過嗎?

被人挨打時,我們都會罵對方,甚至髒話就出來了!情緒字眼大概是最常用的單字,不能怪其他人,只能說我們這種情緒上的動物,任誰都會在理智上畫一個叉,所以才會有口頭禪之類的話,我只能說喔或是是,不然就是嗯,表弟的口頭禪是「去你媽的閉嘴」,任何一個人在情緒的面前,理智也打不過他。

表達能力不怎麼樣,也不「應該」怎麼樣,對於現代人的「在求進步的溝通表達能力」,我只能說心有餘力而不足,畢竟,我們脫離文盲,卻邁向另一種文盲社會。我們或許不像那時候的人只能指著石壁說出內心看到什麼,可是現代人看到什麼的同時,我們就開始學習表達的當時,跟不上直接說出話的直接勇氣,那你說,現代人是很會聊天嗎?

提升自己的表達固然重要,可是這種表達能力,我實在不敢恭維,畢竟這樣下去,我們就邁入一種死胡同,同時說給自己聽,也同時說給了解自己的家人朋友聽,但徹頭徹尾,有時候人的說話能力,可是連自己都無法看穿的。所以,人其實無法了解自己的「實際能力」,就只能說我了解我的百分之九十九。

所以我才會說,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寫什麼,這時候有人會說了,連你自己都看不懂,那別人怎麼看得懂呢?那你自己想想你自己,你真的了解你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發自「理智」?我不相信,理智這時候是很靠譜的,什麼時候拋棄你,你要怎麼拉回你的意識概念?畢竟,理智與情緒無法一起坐在中央公園的同一張長椅上,促膝長談。

想想你的表達能力吧!如果像我,也沒關係,你多少還能聽聽自己的聲音;比我好,別偷笑,表達能力只能算是充足的水準。現代人對於表達能力這樣的基準要求,只能在腦海當中說出表達當中要表達的意思,也就是靠著字面上的解讀去解釋讀字面上的意思,很少深入。時間太少,太忙,忙得忘記自己真正的意思,甚至刻意忽略,交友的哪一次,你真正在乎過?我曾經在乎,但別人的在乎也變成了自己對公事上的在乎,人際關係打不開?是你的責任?還是雙方都有?相信你自己有答案,可是呢?實際上,那又如何?還是形單影隻......


唉......要改善,說來說去,變成了變來變去的不同觀點(做自己,也要做別人)......同時重要,也同時不重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