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亡(續五)

圖片來源:Marissa Michaella Kelly
「你怎麼了?」海娜看見洛爾好像一幅嚇到的表情,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喂!」海娜大聲喊。
「什麼?」洛爾這時候才回神過來,轉過頭來看她一下。


洛爾走了過去,「你剛說什麼?」
「走啦!」海娜大聲喊。
「去哪?你不知道艾維茲不見了嗎?」
「我知道啊!但你又能如何?」
「你不會想辦法救她?」
「我想,但我做不到。」
「想了就要去想辦法實行!不是在這裡大聲抱怨!」洛爾想到艾維茲保護他的舉動。
「你要去就去!」海娜大聲說。
「走!」洛爾拉著海娜的手,「一起去!」

洛爾拉著海娜跑到了屋子的一角,然後靜靜看著前方,那族人還是不放棄,畢竟他要想辦法找到他們才行,洛爾看了大概二十秒鐘左右,然後走上前去,故意去碰觸那隻手!但洛爾依舊沒有有觸碰到的感覺,「你看!這根本不會影響。」洛爾把頭伸過去,看了一下,就看見族人的眼睛盯著他看!他嚇到了!後退一兩步,那個族人也嚇到了!一雙眼睛看著他,也後退幾步,後面的族人告訴他可能需要使用點「魔法」才能大開,但他們似乎不知道如何使用。

那個族人點頭,並且說,他有聽說過,但可沒想過在這裡施行,且也不知道如何「開通」。

族人們又竊竊私語告訴他,可能要想辦法找到「缺口」才行。

那隻手伸了回去,但洛爾也不知道那個確切位置在哪裡,因為當那個族人把手伸回去之後,彷彿那個「洞口」是隱藏的,洛爾就看不到那隻盯著他看的眼睛。

洛爾動了一下身體,想了一下,「這是某種折射嗎?」

「等一下!也許可以......」洛爾在思考的同時,海娜這時候跑了過來,「你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找到艾維茲?」

「我還在想!別吵我!」洛爾突然發起脾氣。
「問一下幹嘛火氣這麼大?」
「你什麽時候這麼關心她了?」
「有錯嗎?」
「你是不喜歡她吧?」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我只是認為應該有更好的辦法.....」
「例如?」
「我目前不知道。」
「不知道就閉嘴。」
「你就可以?你就能成功?」海娜開始酸他。
「至少比你『逃避』要好!」
「我逃避?我這是自救!」
「你有什麼能力?那一次還不是我解救你,這次換你來教訓我啦?」海娜繼續說。
「不是,要看實際狀況。」
「實際狀況就是想辦法離開『這裡』,再來想辦法找謎團。」
「謎團......」洛爾好像想到什麼。

洛爾衝到了那個石塊旁邊,然後仔細看看石塊上是否有什麼符號。

洛爾撥開雜草,泥巴,還有蜘蛛網等雜物,仔細翻找。

「......」洛爾看著石塊上的痕跡,的確有些符號,但這是「草書」,根本就看不懂文字,還是這些是圖畫?

「有了?」海娜也跑過去。
「等一下!」
「這是什麼?」
「我看不懂。」海娜看著那些既像文字,也像符號的東西。
「你會唸嗎?」
「你別開玩笑了!都看不懂了!怎麼可能會念?」
「用你的感覺!」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不是!」
「唸一段。」
「yu,fudernile45n7eb,deryumr4bby。」海娜就看著她認為的文字敘述念了起來,「大概是這樣吧!」

等了大約一分鐘,海娜也思考,「這太誇張,不可能成功。」洛爾只是憑著自己的直覺相信這一定是什麼「啟示」。

結果,還真的成功了,眼前的東西彷彿變了個樣,就像鏡子的角度變得更多,折射角度變得更大,同一時間,那族人的頭彷彿可以伸進「角度」看到他們!

他大喊他們在那!但後面的族人們還是進不來。



艾維茲醒來,看著眼前的場景:檯燈、床邊桌、書桌、收音機等等。然後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服裝怎麼換然一新,她掀起棉被,想要從床上走下來,但體力尚未完全恢復,以至於很難站穩,她一腳踏出沒多久就倒在地板上,聲音大到把剛剛救她的女性給嚇到,趕緊從一樓往二樓跑過來。

「你怎麼啦?」那名女士一開門看見艾維茲趴在地上想要站起來卻無力的樣子。

那名女子趕緊攙扶她,並且扶著她到床上坐好。

「我怎麼從來沒有看過你?我是說你看起來不像是本地人。」那名女士問。
「我......」

那名女士等待她的回答,又看著手上的手錶,「對不起!我上班要遲到了!麻煩你就當自己家吧!」那名女士說完就趕緊走出房間,往門口快步走去。

而剛剛那名女士是在打電話向公司說明為什麼她今天這麼晚到公司的主因。

艾維茲努力振作身體,因為她受到的衝擊,等於把她從這個空間拉到了這個「空間」來。

「我頭好痛!」艾維茲摸著自己的額頭與後腦勺。

她努力起身,走路一拐一拐,攙扶著書桌、牆壁,然後打開房門,往前一看,還有個樓梯等待她。艾維茲努力邊扶著牆壁邊慢慢行走,走到了樓梯,要準備往下時,她暫停了腳步,「好!一定可以。」艾維茲心想。

艾維茲邊扶著牆壁,邊慢慢往下走一層,用這樣的速度前進,艾維茲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在走樓梯上,她走到一半時,慢慢想要坐下來,結果她身體往下的同時,因為沒有攙扶得很穩,腳步沒有踏得好,就從樓梯摔了下來,倒在前門大門處。

這時候,時鐘落在上午十點多。



傍晚大約六點多,前門的鎖打開,一個小孩的聲音傳來,「媽!你要煮我最愛的肉醬麵嗎?」兒子轉頭對著自己的媽媽說。

「當然!調味到你喜歡的味道!」那名女士說。

小孩一走進來就被艾維茲的身體給絆倒,「痛!」小孩摸摸自己的膝蓋與額頭。

「天啊!」那名女士看到她嚇一跳。
「媽!她是誰?」小孩的傷勢還好,只是小輕傷,他轉頭過來問。
「她是我同事的朋友,暫時借住這裡。」
「她怎麼了?」小孩問。
「她大概是餓了!然後沒有走好就摔下來。」那名女士編了個藉口。
「你回你的房間,我來就可以。」
「喔。」小孩往二樓走去,那名女士抱著她放在沙發上。



那小孩從二樓樓梯走下來,想要看看那個姊姊。

「她長得好漂亮喔!」小孩說。

那名女士包紮好傷口,就往廚房走去,在廚房煮起肉醬麵來,而也快完成了。

「你就這邊吃吧!」那名女士對自己的小孩說。

小孩走到了廚房,接起媽媽遞給他的盤子,放在客廳的桌子上。

艾維茲這時候也緩緩醒來,彷彿是被食物的香味給吸引。

「喔......」艾維茲還是不由自主摸起後腦勺。
「你怎麼樣?」那名女士問。
「還好!這裡是......?」
「我家,然後這是我兒子:瑞特。」那名女士說。
「我是范雅,我是單親媽媽。」
「我是艾維茲。」
「你應該不是本地人,但你會說英文?」
「這裡是什麼地方?」
「內辛利鎮。」
「天啊!我怎麼跑到這麼遠的地方?」
「你住在哪裡?」
「肖......」艾維茲要努力回想起,但想不起來。
「什麼?」那名女士等待她會說哪個城鎮。
「是肖蔏鎮?還是肖明當鎮?」
「抱歉!我記不起來。」艾維茲一用頭腦就很不舒服。
「你先吃一點東西吧!」

瑞特邊吃東西邊看著艾維茲,因為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姊姊,他又是獨生子,所以她對他而言,記憶特別深刻。

范雅轉頭來對著瑞特說,「吃完就把餐盤拿到流理台上。」瑞特點點頭,瑞特邊吃肉醬麵,邊看著艾維茲,他吃完之後,就把盤子拿到流理台上,只不過流理台的高度很高,瑞特還特地先把餐盤放在一個角落上,之後再搬小凳子,踩著小凳子放進洗碗槽。

瑞特走了過來,看見艾維茲停下了手上的叉子,「姊姊,你怎麼不吃了?你不餓嗎?」

艾維茲轉頭看見那孩子,笑著說,「我不怎麼餓,但謝謝你的關心!」

「你一定是嫌棄我媽煮的肉醬麵不好吃!」
「不是!」艾維茲想要繼續說,又被瑞特給打斷:「這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東西!你一定要吃完!」
「好!我保證。」艾維茲點頭答應。

艾維茲的肉醬麵,吃了快四十分鐘才吃完,范雅什麼話也不說,就擔心有什麼摩擦。瑞特看得很仔細,讓艾維茲感到很害羞,「不要一直看我吃東西!」

瑞特就跑去沙發的另一側坐好,邊看電視邊又不自覺盯著艾維茲瞧。

「請問......」艾維茲問起范雅。
「什麼事?」
「那是什麼?」
「你家沒有這個東西?」范雅指著電視。
「這是提供給我們消息的東西。」

艾維茲走向前,她從來沒有看過電視,因為她家根本沒有這個東西,因為她來到了這一年根本不是一九二二年,或一九二三年,而是一九六七年。


奇光石可以改變時間,異光石可以改變物質能量,那個尖光石可以改變空間,當這三者結合就會引發災難,甚至讓整個「現實」錯亂,造成危機一連串,因此,艾維茲受到了這其中的影響已經大幅改變她的心智歷程,讓她很難適應。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