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Space of Gender (Part 2)

圖片來源:Brian Evans

看著現在的風塵男女,男女之間的定位似乎明顯存在,我們對於性別的某一種定義,從過去走來到現在,已經不再是用男女這樣的定型——但卻又離不開對於性別的某種崇拜——去定義某種應該是怎麼樣的性別。如果性別是種革命,那麼現階段的跨性別,或者是單純的二元性質,那麼區分男女——還是會說是男還是女?


看見了一個手上擦指甲油,載著假髮的男子,背著肩背包,耳朵上還有耳環,都以為不男不女的形象又再度浮現。現在對於男女的定義,擺開某種刻板印象,是否男女之間不再有隔閡?或者是問,當男女結合在一起的某一刻,我們是否不再用男女去看男女的傳統價值?

男孩要變成男人,要經過成人禮,證明你有當男人的料,也就是把你單獨放在野外去求生,度過三天三夜的夜晚,經過餓狼的攻擊還能「證明」活下去的勇氣,大概就是《神鬼獵人》的寫照。或者把你從十公尺的高空,沒有安全防護網的保護下,你還能一躍而跳,你就成為「男人」。多數男孩還有割禮的儀式,在上帝的「說明」之下,這是「必要」執行的過程,如果從男孩要蛻變成男人就必須經過這樣的見血,那麼上帝的手法的確是很殘忍。當然,祂都願意殺人了,這樣的小兒科根本不值得一提。

女孩呢?除了割禮的對待之後,還有童婚的影響,把自己的未愛上的後半輩子就這樣送入對方的家庭,說得好聽一點,是不得已,說得更直接一點,是為了金錢。根據最新的數據,全球「目前」童婚人數為七億人,十八歲以下就走入婚姻的那些人,就注定成為對方的媳婦或丈夫,女孩的處境更是堪憐,除了「被」選擇,自己還要面對社會上的壓迫與傳統壓力,以印度來說,性別有多「不」平等,不管寶萊塢多麽塑造性別平等的理性觀念,實際上仍有眼睛在暗地偷窺。

同性戀在印度就有一種歧視上的聲音在進行,甚至在印度父母的觀念之下,想要強暴他作為懲罰。目前在印度的同性婚姻屬於犯罪,非洲各大國家更是罪孽中的罪孽,除了死刑之外,更是排除於國家之外,就等於宣判你不是本國人一樣,不被承認。如果性別本身的觀念還不夠成熟,那麼我們現階段要一國兩種性別的兩種說法是天差地別,就算你承認 LGBTQ 是一種自由,還是有某種觀念在制約你的想法,我承認我都有某種聲音在我腦海裡徘徊。

因此,回到性別的根本籠統的想法上,難道我們看待性別,不能更具體一點嗎?我是問,除了一種尊重的說法之外,我們還能有什麼說法?畢竟同性婚姻是存在的,就算合法也一樣,保障同性,跨性別的婚姻權,享有與異性戀的婚姻的保障之外,我們反而更著重於異性戀之間的性別的權利說法,就像研究性別的單純的兩者,我們看待的到底是怎麼樣的性別觀念?

男女本身大不同,但是多數之下的反而大同小異,我從小就相信這一點,只是我不懂性別除了女生的說法之外,還有什麼能夠具體說明有男性之間的差異嗎?我相信,賀爾蒙是其中一例,雌激素在女性佔為大多數,賦予雌激素可以改善更年期女性的心情低落,但同時賦予提高乳癌的風險,因此,單純從女性賀爾蒙的觀念來看,情緒中的因子,能夠讓性別的單純化更加單純化。而同時女性身體不會只有雌激素一種因素在擾動,睪固酮也同時在影響女性的情緒發展,睪固酮高的女性,會有性慾高漲,控制力增加,甚至改變自律神經的發展。同樣的放在男性身上,男性的某種影響之下,都以為睪固酮是造成權力擴張的想法,但其性別因素也正是影響其社會發展的主因。

社會下的某種合理化已經告訴我們,性別應該做什麽樣的事才能把性別分開來說。男性應該去狩獵,女性應該去織布,如果我們看見男人在踩著縫紉機,可能都認為這個部落的觀念「變了」!女獵人的出現,反而是亞馬遜女戰士的表現,值得表揚。刻板印象是存在的?依然還在,父權社會或母姓社會的兩種觀念狹持下,我們應該具備女性的溫柔,還是男性的勇猛?

看來,這沒有答案。我也沒有任何解答,畢竟女性主義者,堅持要維護女性的存在價值,打破性別藩籬,突破性別觀念。沒有其性別需要被隔閡,可是說實在話,如果性別不需要被打破,那麼為何性別——在宗教的介入下——在民風的擁護下——我們在反抗其觀念之下,為何性別無法說放就放?你可能一時無法接受無性別廁所,因為男女要共用一間廁所,除非在家裡,否則性別也要分開來談(使用)。我們同性會在一起討論他姓的話題,同時在同性之間更會涉及性話題,因此,性別是否用來「被」突破之下,我們還是有某種矛盾。

換個意思是說,我們無法跳脫性別來看性別這樣的單純觀念的,也就是從女性看女性,或者從男性看男性,或者男(女)性看女(男)性,就認為性別無差別分別。因此,我的意思是說,如果無法跳出這個框框,我們就只能在框框的框架下去欣賞某一部份的框架的樣子。這只能是我們目前所做的現況,法律保障你們的合法權利,在某種社會合理之下,我們對於這性別總是會用放大鏡去檢視,否則為何性別至今依然還在去討論?去報導?

用無差別性別待遇去討論,那麼就表示每個人司空見慣的同時,我們不認同這需要去著墨什麼,畢竟外星人看外星人,你會認為他們喇舌很噁心?因此,性騷擾是一回事,嚴格來看性別的爭執更是需要慎重思考,畢竟,男女是真的授受不親,還是我們有種保護傘在保護我們?

女性也怕被同性騷擾,何況是異性,女性之間的秘密悄悄話可是會中傷同性之間的友誼,說這個女人是賤人,婊子,不要臉,竟然用這種手段報復,打小報告,八卦謠言搞得人心惶惶,表裏不一,前後說詞反覆,到底去是為了維護什麼情誼才繫上閨蜜線?情感在女性之間來來去去,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管何時你都會挺我,可是在情感的界線之外,可能為了男性或者工作,或是家庭,或者是一點不和意見,就走上分裂的道路,如果你仔細搜索女性之間的文章,大概都脫離不了情感的發展與宣洩,如果我們不夠思考性別之間,尤其是情感之間的想法,那麼即使談了再多女性與男性的不一樣,那麼無法幫助我們了解性別的同質與異質。

意思是說,女性的想法是深入話題之間的柔性,喜歡用言語來溝通其想法,男性則是其理解表面話題,也就是看著字面上去解釋。如果人更深入溝通,男性會知道女性想說什麼,而同時女性也知道被了解的感受是什麼,這種關於「男人永遠不了解女人的想法」的疑問上,我們想說的,往往只是看著性別的觀念去對話。換個角度看,就是性別永被套牢。

就連霍金與愛因斯坦也敗給女性,因此,天才的智力比不上女性的好奇與困惑,所以婚姻上一直不算很「成功」。上帝不會給人那麼「好」,讓人達成於最高的巔峰之上,還不想下山——我們也想下山,不是嗎?美景,只能「眷戀」,同樣的,性別的那種「完美」——從環球小姐選美選出的最佳代表,也讓我不禁懷疑,我們到底選出的「美」是怎麼樣的美?

如果變性人可以選美,那麼美麗基本上已經有代表性,我並不否認。原因在於,美麗的美感,在性別已經存在,有些變性人比女人還要像女人,因此,女性已經有了表現性,展現柔性的一面,而要是一個剛強的女性成了飛行員,穿上軍裝,展現強勢一面就出現上美麗的場合上,簡直是華麗的視覺擴張,衝突的展現,在這裡,矛盾的說法就來了!我們看見兩個不相容的景象出現在同一場合,那簡直是「矛盾大對決」,我們能夠擺脫女性觀念的侵擾嗎?看來我們只是自圓其說。


因為男女要共用一間廁所,除非在家裡,否則性別也要分開來談(使用)。

否則選美一定是女性,男性則是肌肉的線條,如果混辦在一起,請問你要怎麼看性別這樣的「觀念」,你說沒有影響,我則是半點質疑。因此,到底是選怎麼樣的美,無人知道,只能靠著評審對於美感去評鑑一個女性的外表與 EQ ,還有基本的回答是否得體與才智的展現,像是回答土耳其的首都在哪裡。

敘利亞的內戰持續在發生,你問選美的這些女性要怎麼解決?大概得到的都是「廢話」。畢竟,要送上談判桌的也是男性,而非她們,如果檯面上舉止優雅,那麼私底下難道不會竊竊私語?你願意當和平大使,跑到戰區訪問,但不代表你就是愛上和平,願意與他們對話,放下槍械與炸彈,展開停戰協議。女性雖然有溫柔的氣質,但不是走在戰場上,我們都不會殺錯人,畢竟子彈沒有性別觀念。

然而,我想表達的是,在中東,性別仍有懸殊,沙烏地阿拉伯更是明顯,埃及也是,當然還有其他的國家。伊斯蘭教我們性別「一定」要有別,也就是女性一定要有一個樣,男性一定要有一個樣,擺脫伊斯蘭教義,還是能夠看到某些男女分開的詮釋,例如就是無法獲得與異性戀男女朋友一樣,能夠真正牽手接吻,同性在一起,「似乎」就是同性戀。「跨過」性別的那一時之間,我們很難看見性別之間的分界有多麽不明顯,,只是因為我們強加某些性別在我們身上,如果如果要徹底說無性,那麼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性別很有趣,我的主題離不開性別的根本詮釋,像是男性應該從事什麽樣的角色,女性應該從事怎麼樣的定位。簡單來說,性別角色,就是去扮演某種角色,並且把它扮演到最好,無人質疑,光是這點,性別——特別是酷兒們,就顯得很不入流。社會可以接受他們,但是擺在「少數」的那一群,而非多數。我們的性別雖然說一方面在改寫,一方面卻也在默默影響我們內心的糾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