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亡(續三)

圖片來源:- bjornsphoto -

烏茲看著她,好奇地抬頭張望,那女孩想要完全「去除化」,可能需要點輔助才行,但她不知道要怎麼從何下手——也就是找一個機會點達到完全的目的。小狐狸竊竊地對烏茲笑,烏茲瞄著一眼,總認為這大概大有問題,想要找縫鑽,也就是一溜煙想離開這裡。


那女孩要走進烏茲身邊,準備要抱起牠,烏茲往上看到她,那女孩抱起她時,烏茲頭向著外面看,那女孩撫摸牠的背,從來沒有感受到這麼舒適。首領看著自己的女兒,笑笑看著她,並且對她說,他要先離開了!女孩點頭,接著首領走出屋內,往自己的屋舍走去,要臨走時,不忘看烏茲一眼。

烏茲有感應首領在看牠,可是牠不以為意,因為牠認為這女人一定有詐,趁這時,烏茲縱身一跳,往屋外跳去,女孩驚覺不對想要抓住牠時,已經來不及,小狐狸跟著追了出去,這時烏茲經過首領身邊,看了他一眼,然後往樹林左邊方向跑去,首領想想這隻大概這麼調皮,我女兒會抓住牠的!隨牠去吧!女兒這時候跑了出來,問父親那隻生物呢?首領指著左邊,這時候女兒停下腳步告訴他,牠逃走了!首領驚覺不妙,並且叫其他人上來幫忙。

烏茲,也就是元神,認為她的舉動雖然充滿著愛意,可是這種想要佔有的,可是讓牠想要逃離,加上那小狐狸的眼神,總認為這裡真的是很奇怪的地方。

元神躲在一根樹幹後方,女孩以及小狐狸,還有其他族人走進去搜,這裡他們很熟悉,知道哪裏有食物可採,有動物躲在哪,哪裡有河流。元神在天黑的叢林要躲避,可說是難上加難。

小狐狸東聞西聞,想要找到那元神的下落,小狐狸停下腳步,念起一段咒語,接著小狐狸的上方出現了巨大黑影,四處分散要找尋那黑色生物的下落。

元神想了一下,等在這裡只是等死,就開始繼續往前跑,穿著了樹叢,往前跑去,族人們手上幾乎什麼都沒有拿,最多只有大型盾牌,首領在部落裡等著他們回來。

女孩停下腳步,也跟著念起一段咒語,接著手指呈現交叉狀,對準一根樹幹,挺直地往前插入。那樹幹立刻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樹枝四處延伸,往外伸展,然後接著往下一樣,像個大型牢籠一樣要把元神困住。當然,元神早就離開了這女孩的範圍,元神在跑的同時,不忘往後看,就看見一個像是延伸的樹枝在困住什麼,元神欣慰感謝還好沒有在裡面。

女孩鬆開手勢,然後走進這「裡面」瞧瞧,不過當然什麼都沒有。女孩氣炸了!一定要抓到牠才行。元神則是一直往前跑,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而那小狐狸的巨大黑影,則是要籠罩整個樹林,彷彿就是要把這黑色變得更黑,元神的眼睛還好能夠看見,看到那一團黑影就要「攔住」牠時,牠加速往前跑,終於,逃脫了「視線範圍」,但黑影是會移動的,小狐狸感應到元神在移動,於是跟著那黑影往前跑。

元神很接近河面,元神有聽到河流聲,於是努力想跑進水面下,看看是否能夠躲藏。

黑影很接近河面,元神努力在水面下保持不動,雖然牠很難受,但還是盡量克制自己的動作。黑影沒有感應到什麼,於是就離開了!元神還是不敢起身,因為就怕一起身,又剛好出現,元神大概等著大約一兩分鐘之後,終於受不了了!趕緊從水面下往上呼吸。

「呼!」元神吸一口氣。

小狐狸收手,女孩也打道回府,族人們也放棄,所有人空手而回。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傷口,笑著且想著:「這傷口真不是普通的醜。」

泰神沒說什麼,只是看著前方。

那隻小鹿早已經不在前方,艾蓮娜看著泰神,然後在看著前方,接著繼續往前走,泰神想著這個人真的做得到嗎?艾蓮娜看著前方,但是景色已經截然不同,那顆石頭會影響現實面,造成視像整個錯位,就像重複的萬花筒一樣,或者迷宮一樣,艾蓮娜不知道這些,但是眼前的路已經越來越不清楚,艾蓮娜還是只能靠著自己,當然還有那一隻白色貓找答案。

「我總來過這裡。」艾蓮娜指著旁邊的石頭,上面還有一道刻痕。
「誰會在上面劃上這一刀?」艾蓮娜看著石頭上的刻痕清晰可見。
「你確定你有經過?」
「我很確定。你看那邊的風景,那顆石頭,我的印象中就是豎立在那裡,還有那邊的竹林,我記得應該在我的右後方。」

「你記得這麼好?」
「那邊的草叢堆呢?」
「有那邊嗎?」艾蓮娜想不起來。
「你看,根本不記得嘛......」泰神潑她冷水。
「那你又沒有好上多少。」
「我是沒有,但不會這樣走。」
「你記得原來的路嗎?」泰神問。
「往回走就是了!」
「你確定?」
「不是這樣嗎?」

艾蓮娜執意要往後走,因為她可沒自信會找到路,她想走回去找找原來的神媒與長老,看看是否能夠提供給她給指引,可是她也不確信這樣走是否能夠找到。

「你現在要走去哪?」
「走回我們相遇的地方。」
「我們相遇?你在說什麼?」
「就是當初我們碰面的短暫地方,我就是從那裡走出來的。」

艾蓮娜現在唯一的直覺就是要有一張「地圖」,否則在這裡肯定會走不出去。艾蓮娜往回走,還好原路並不難走,經過了樹叢,小片竹林,走了大約十來分鐘,「終於」抵達相似的地方——因為她已經被搞得「暈頭轉向」。

「我要先暫停一下。」艾蓮娜擔心自己又走錯路。

艾蓮娜往前走一小段,然後又走了回來,接著有走了一小段,又走了回來,因為她要先確認自己的眼睛沒有花,視覺很容易欺騙我們,尤其又當你走了一長段路,景色又很相近。

「先在這裡休息吧!我不想要在沒有準備之下在耗費我的體力。」
「你本來就沒有準備。」
「你有什麼法寶可以提供嗎?」
「沒有,只能吹出冰霧來。」
「冰霧?像那隻小生物?」
「什麼小生物?」
「就是一個會飛,身上有稜角的生物。」
「沒聽過。」
「這不是重點,你能有飛的本領嗎?」
「哈哈哈!」泰神大笑,「小姐!你是走累了嗎?」
「因為你們很像。」
「就只是因為吹出冰霧?別說笑了!」
「大象也有很相近的能力,但是品種就是不一樣。」
「呵呵。」艾蓮娜傻笑。
「但......」艾蓮娜想了一下,「你們真的很像。」
「你還是休息睡一下吧!」泰神勸她。
「或許我真的累了!」

天色昏暗,其實還有下點小雨,但他們兩個根本沒有心思去感覺這場雨是大還是小,樹蔭下的樹葉也遮蔽了雨滴,隼鳥還看著他們,但不久之後也飛走了。

泰神往天空看了一下,「趕快生火吧!」艾蓮娜坐了下來,其實早就生好了火,拿著枯樹葉,樹枝等工具就把火點燃了。艾蓮娜取著暖,其實氣溫不算低,但那些冰霧似乎有種寒冷的意味,附近仍有結冰的樹幹,只是他們看不到,泰神走了過來,看見艾蓮娜一個人把手伸直,雙手張開。「很冷喔?」泰神一見到就問。

「還好。」
「肚子倒是餓了。」艾蓮娜繼續說。
「我到附近採些果子吧!反正我也餓了。」

泰神從一條樹叢鑽了進去,還沒聽到艾蓮娜的回答就直接跑進去。艾蓮娜看著天空,雖然樹蔭遮住視線,但還是能夠看見一點星芒。

泰神走了進去,沒多久,走了約五到六分鐘,就看見小溪流,溪流中裡面有魚兒在游,貓的本領大概就是抓魚吧!泰神就跳進溪流,「好冰!」泰神一跳進去就急著說。泰神往水面看了好一會兒,用前肢與嘴巴,分別咬了兩隻魚要回去。

還好,魚的大小不算大,泰神可以咬住,泰神不敢走太遠,泰神順著原路回去,結果,不是從原路繞出來,而是另一個方向。艾蓮娜看著前方,就看見泰神在面前。

「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像我一樣迷路!」
「我也怕啊!幸好我沒像你頭昏。」泰神吐出兩條魚,走近艾蓮娜。
「你帶了什麼?」
「魚。」

艾蓮娜起身,抓起兩條魚,「這個是我今天的晚餐。」

艾蓮娜把魚刺進樹枝,烤了起來,泰神也學著她,只不過牠是直接把魚放近火堆之處,用餘溫烤熟。

烤了一陣子,魚也烤焦了,一點燻黑,艾蓮娜拿起烤魚吃了起來,還不小心被燙到,「燙!燙!」,咬了一口,「還不賴。」


泰神吃著半熟的魚,對牠來說,這是剛好的溫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