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亡(續)

圖片來源:Ram Yoga

雷急急忙忙地往前跑,想確認到底發生什麼事?三隻小狐狸望著他,若有所思的模樣。雷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一切,「不對!」雷仔細端想,於是他又跑回去。


快接近艾特、伊瓦的位置時,雷眯著眼睛看了前方一下,「到底怎麼回事?」三隻小狐狸依舊望著他,不發一語。雷又走進了艾特、伊瓦的前方,畢竟大聲喊叫:「喂!兩位笨蛋!聽得到我嗎?」

艾特與伊瓦對看,沒注意到什麼。

「你不覺得他還沒回來嗎?」
「我才懶得理他!」伊瓦回應。
「畢竟他也救了你一命。」
「那又如何?所以我應該報答他?」伊瓦還是不為所動。
「不是這樣,至少你也關心他吧!」
「關心?一副賤嘴巴,沒有一句好話。」
「你這麼討厭他?」
「不是討厭,而是不討人歡心。」
「一個小兵而已,就以為自己是官。」
「他確實有本領。」
「你是在幫他說話?」
「我只是實話實說。」
「所以呢?你護著他?」
「不是這樣,你這人很難溝通。」
「溝通?我算是大好人一個耶!」
「胡蒙將軍的任務,有哪一次,我沒有順利完成,還幫他多讚美幾句?」
「應該不含這次。」艾特不以為然。
「你是在跟我唱反調囉?」
「小弟不敢。」
「但說真的,他也太久了吧!」艾特起身往樹林裡看。
「他喔!隨他自身自滅。」伊瓦翻了白眼。
「你不去找他,我也要去。」艾特說完,就往樹林裡走去。
「喂!」伊瓦想攔住他。
「隨便你!」伊瓦哼了口氣。

艾特走了進去,伊瓦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不對!」伊瓦還是跟了上去。

艾特聽到後頭的腳步聲,轉頭一看,伊瓦急忙跟上來。


「你還是來了啊!」
「不然呢?」
「雷,你在哪?」艾特大聲喊。
「幫忙喊一下。」艾特對伊瓦說。
「......」伊瓦不答話。
「嗯......」伊瓦摸摸自己後頭的武器。
「雷!你在哪裡!聽到就出聲一下!」艾特大喊。
「你這混蛋,你在哪?聽到就跳出來一下!」伊瓦也跟著大聲喊。

雷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可是呢?就像把電視音量轉到最小一樣,聽不出任何細微的呼吸聲。雷看著他們的對話,想要說自己就在前方,但這些人就是沒有看到他。

「你能幫我想點辦法嗎?」雷對著三隻小狐狸說著。

但這三隻小狐狸有聽沒有懂,搖頭著他的意思。

「你可以幫我對他們傳話嗎?」雷比著手勢,要這三隻小狐狸幫忙一下。

一隻小狐狸大概明白他的意思,跟其他兩隻狐狸竊竊私語,然後就三隻圍著一個小圈圈,念起咒語,「thmiseopyopr;mbiermjtonuoiruotrunbw84nqv35qwbwbm」,中間的圓圈頓時形成一個煙霧,然後往上升起,突然一閃,亮到雷看不清楚,趕緊閉上眼睛感覺眼前的這道閃光消失。

雷在看到這道閃光的同時,在閉起眼睛之前,好像看見了什麼。但他不清楚,沒錯,這裡彷彿是由「鏡子」組成的樹林,然後在反射與投射之間,映照了各種現實模樣,就好像圍困在鏡子迷宮一樣。

但是你可以走進去,也可以走出來,只是你已經不知道你走進去與走出來的路線是否一樣,或者根本與眼前看到的不一樣?總之,這樹林密度之廣,可想而知,這是個非常有難度的「迷宮」。

雷打量著眼前,他認為這樹林的確有什麼「異樣」,但他說不上來,而他的確有譜。雷看著艾特與伊瓦要去找他,說真的,根本不可能這麼容易找到。

「喂!我在這裡!兩個混蛋。」
「你有聽到嗎?」艾特問伊瓦。
「聽到什麼?」
「有人在喊叫。」
「沒有,什麼都沒聽見。」


雷又蹲下身,向三隻小狐狸救援,請牠們再做一次。三隻小狐狸有點半情願的再重複一次,雷冒著眼睛即將失明的風險,努力也要看清楚,眼前的景象。這次,他的眼睛真的呈現短暫失明的現象,眼前一片白光。

雷閉上眼睛,反正也看不見,但他努力等待視力逐漸恢復的同時,想著要怎麼讓他們聽見有聲音的出現才是正確。


「雷!」艾特大喊。
「雷!混蛋一個。」伊瓦偏偏要加上後面這幾個字。
「雷!」艾特繼續喊。
「死混蛋!你給我出來!」

艾特東看西看,看不出什麼異樣,伊瓦看著艾特,看他好像要打消這念頭。

「我們回去吧!」
「你要回去就回去。」
「你還要繼續?」
「他是我的士兵,我有責任要找他回來。」
「我不會向胡蒙將軍報告的,你擔心是這個吧?」
「不是。」
「他的確對我幫助很大。」艾特肯定雷。
「他這麼討你喜歡?」
「我是說,雖然他有爭議,但他的確做了不少事。」
「蠢事。」伊瓦又補上這句。
「你真的是太不瞭解他了!」
「我本來就不瞭解,我幹嘛要見過一個士兵,說他很靠譜之類的話?」
「那你可以試著幫他說話。」
「我盡量,可以了嗎?」伊瓦受不了這個語氣。
「我們回去原來的地方吧!」
「他會回來的。」

艾特、伊瓦往回走,他們兩個只是走一直線,沒有轉彎,但是前方的火堆燒得更旺,卻好像走不進去。艾特,伊瓦走了約兩英哩的路程,卻印象中應該「早就」到了,但是就是走不到。

「你不覺得,我們在原地踏步嗎?」艾特往前看,感覺有異狀。
「有嗎?」伊瓦感覺不到。


雷張開眼睛,還是有些不適,他努力振作,看著遠方,三隻小狐狸看著他,好像感應到他會向牠們再施行一次法術似的,但是三隻小狐狸已經身心疲累,畢竟牠們可沒吃什麼東西。本來要摘好的漿果也在旅程中掉落,現在的位置更是不知道落在何方,三隻小狐狸只想回到「原來的地方」。

雷用疲弱的眼神看著這眼前的三隻小狐狸,並且再一次請求牠們。

「嗨!可以再幫我一次嗎?雷用溫和的語氣告訴牠們。

三隻小狐狸看著他,但不做任何回應,雷不放棄,相信牠們會幫他的。

「拜託?」

小狐狸們依舊不答話,雷看著牠們,也打算死了這條心,反正這樣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雷起身看著遭週,「想要出去?比困在那裏更要我的命。」雷心想。


元神看著四周,四面的花海讓牠著迷,可是看久了,只會更加痲痹,因為裡面的刺已經刺痛了牠,牠好不容易休息大約二十幾分鐘,「感覺」讓這種痛感沒那麼痛時才免強上路。

前方是一大片岩石,各種懸崖矗立在四周,看著元神忍不住停下腳步往上看,「哇!」元神大聲疾呼。之後,元神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上去,不敢太快,元神看了一下後頭,風景還可以,對一隻小貓來說,一層樓的高度都像是四五層樓的高度,牠雖然沒有懼高症,可是這風景也夠嚇人了!

「上去看看吧!」前方的路幾乎封鎖,所以一定要上去,一個小道在附近,不過元神並沒有發現。

大約過了快三十分鐘左右,元神爬到了一個峭壁上的平路,元神想一想,還是不要再往上爬了!到這裡就好,前肢還有些作痛,雖然還忍著住。

走過旁邊的窄路,元神持續往裡面走,上面有些微風吹徐著牠,似乎有些愜意,但牠沒有什麼心情「享受」,陽光很好,雖然現在是下午時間,但說真的,你在深山中,根本沒有「時間」這玩意。

元神看了一下前方,還有有路可行,且還蠻寬敞的,對一隻小貓來說,這條路像是大道一樣,可以讓兩隻小貓並肩而行,元神還是很餓,附近的鳥兒注意到牠了,不時鳴叫。元神不以為意,但真正要注意的是,其實掠食者也在找尋像元神這樣的獵物來果腹。

一隻像是蜥蜴一般的巨型生物不斷用舌頭打探獵物,元神聽到什麼嘶嘶聲響,感到不對勁,牠停了下來,查看一下前方,隱約看見牠身上的「盔甲」,還有身上的刺,頭上好像有角,眼睛瞪著發大,到處找什麼信號似的,元神還是閃到一邊,跑進一旁的樹叢下,然後躲進像是土堆裡的東西似的,但其實這又是另一種生物的巢穴——一種暗藍色的甲蟲。

牠們不具有攻擊性,牠們靠著樹木維生,偶而吃些小蟲子,可是遇到這麼「大」的生物突然搶搬進去,牠們嚇到了!跳到元神身上,元神感覺有東西「寄居」,很不舒服,趕緊忍住,但實在受不了這種「爬來爬去」的感覺,元神最後投降了!跳了出來,剛好被這隻「蜥蜴」看見。

蜥蜴伸出爪子來要抓住牠,同時用舌頭想辦法射出毒液,要麻痺牠,元神也驚慌失措,趕緊跳了起來,往牠身上跳了上去,而跳上去的同時,那隻生物還回頭咬上去,幸好沒有咬中。


元神嚇著拖著腳步往前跑,雖然前肢已經好了很多,但也許是「心理作用」,牠還是用三隻腳跑步。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