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Alan]

艾蓮娜看著附近的花草叢林,似乎有一種司空見慣的痲痹,她想起在都會裡的建築物,那些高樓建築,那些雅房,那些壁雕,那些裝飾,似乎有些回味。泰神看著前方,沒多說什麼。


「你知道嗎?」艾蓮娜轉頭問泰神。
「知道什麼?」泰神抬起頭看她。
「我還真懷念我的城市裡的那樣景物。」
「果然是城市長大的小孩......」
「你知道我在城市長大?」
「看得出來,雖然你的衣服看起來不夠流行,但是也夠看出來你是怎麼樣的人。」泰神看著他的衣服。

「我是怎麼樣的人?」艾蓮娜很好奇。
「就......」泰神一時答不出來。
「你就不知道嘛......」
「大概就跟時下的青少女一樣,愛美,喜愛刺激,喜愛活潑的風格吧!」泰神想了一下趕快回答。

「嗯......對了一半。」
「我不愛美,但是愛刺激。」艾蓮娜繼續說。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找回那石頭......」泰神話鋒一轉。
「我很確定......但不確定要怎麼讓你不要受傷。」
「喔!我可以這樣。」泰神往前吹了一口氣,然後用一隻腳掌接著,放在兩隻耳朵上。

艾蓮娜看著牠的耳朵就像是戴上耳塞似的,很有趣。

「這有用嗎?」
「試試看吧!」泰神沒有信心地說道。

艾蓮娜停下腳步,看著前方,「這裡,有經過嗎?」艾蓮娜到了一個似曾相似的環境,但她不記得是否有經過。

「我不記得有這塊石頭。」艾蓮娜指著突出來的一塊岩石。
「這裡何時有分岔了?」艾蓮娜看著眼前的路,旁邊還有一條小路。
「走這裡吧!」艾蓮娜想一想,還是走這個明顯的,比較安心。
泰神跟了上去。


那頭鹿咬著那石頭,不知不覺吞了下去。牠跑到了牠母親身邊,依偎著。母親不時看著遠方,就怕天敵出現。那頭鹿吞下那石頭,沒有什麼感覺,也低下頭吃起草來。

那母親在遠處看見一頭怪物朝這裡而來,牠邊嗅邊走,母鹿感受到了!要這隻小鹿趕緊離開。

母鹿先跑,小鹿接著跟上。


「這裡?何時有這裡?」艾蓮娜又走到了分岔。

她左顧右看,看看這裡是否有什麼明顯的標的可以分辨,「那裏!」艾蓮娜指著前方。泰神接著跟上,耳朵上的「棉花」看起來就像巨大耳罩。

「你看!這顆石頭,我有見過。」艾蓮娜指著經過的岩石;這岩石上的不規則痕跡,艾蓮娜記得很清楚。

「嗯。」泰神看了一下。
「這裡。」艾蓮娜指著前方。

前方有流水,艾蓮娜可以察覺。她繼續往前走,泰神跟在後頭。艾蓮娜跨出了一大步,然後轉個身,從岩石縫隙往上爬,接著在踩著石頭向上走,艾蓮娜越爬越興奮。

「喂!」泰神要艾蓮娜慢一點。
「快點!」艾蓮娜已經忘記自己其實根本沒有來過這裡,她走的是一點鐘位置的方向,現在她在五點鐘的方向。

艾蓮娜爬上一層了,泰神跟著跳上去。艾蓮娜再爬下一層,眼神一直看著上方。這裡的路不算窄,但也不算難走,艾蓮娜可是很有十足信心的。

「這裡很美!不是嗎?」艾蓮娜看著眼前的美景,感覺心曠神怡,附近的水流聲變得很大聲,但她不以為意。

艾蓮娜邊爬邊流汗,氣喘吁吁,但她認為這算小事,艾蓮娜再往上爬到第二層,一手抓緊石頭縫隙,一手往上攀爬。

泰神想不到這女生怎麼這麼勇敢,不怕死的就是要往上?

「你不怕嗎?」
「你說什麼?」艾蓮娜邊爬邊往上看,根本沒有注意到泰神想說什麼。
「快點!」艾蓮娜認為這坡度其實算還好,沒有九十度的嚴峻,也沒有三十度的簡單,附近還有些縫隙,且很容易上手。

「到了!」艾蓮娜爬到了山坡的另一邊,她暫時只想這樣,因為她想要休息一下。

「你看,很美吧!」艾蓮娜指著山下景物。
泰神這時候才爬上來,跟在艾蓮娜身邊往下看。

「的確。」泰神看了一下接著問:「你確定要找的就是這裡?」
「這裡沒錯。」艾蓮娜往上看了一下,「你看,那片竹林在那,樹林在那,所以我很確定是這裡沒錯。」艾蓮娜指著景物給泰神看。

「往這裡吧!」艾蓮娜看了一下,接著轉頭往上走。
「等我!」


那怪物嗅到了母鹿、小鹿的氣味,加緊腳步往前走去。

母鹿發現那頭怪物越靠越近,跑了起來,往山腳下跑去,小鹿很害怕,緊跟著母親身邊,這時候,那頭怪物追了上去,母鹿的速度也更快了!小鹿則是看著那怪物越靠自己與自己的母親這麼接近,跑得更加賣力。

母鹿左閃右躲,那怪物直線地跑過去,最後抓住了母鹿的臀部,把牠撲倒在地,小鹿這時候也被撞倒,牠看了一下,趕緊起身,想要解救自己的母親,但牠根本無能為力,母親不斷喊叫,彷彿在說,「快跑!」母鹿努力掙扎,最後在起身之際,脫離了那怪物的魔爪,但是臀部依舊留下斑斑血跡。

小鹿依偎在母鹿身旁,並且看看自己母親的傷勢是如何。


艾蓮娜往右手邊走去,泰神努力跟上。

「你可以慢一點嗎?」泰神問。
「什麼?」艾蓮娜根本沒有專心聽。
「你要快一點啊!」艾蓮娜叫泰神走快一點。
「為什麼?」
「因為才能快點找到它啊!」
「你怎麼比我還急的樣子?」
「因為是我要幫你的,所以我說到做到。」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還是能避就避。」
「你看我耳朵,就算能夠免除,但我不覺得有什麼多大的效果。」泰神指著自己的耳朵。
「隨便你。」艾蓮娜看了一下。
「你怎麼這樣說?」
「我沒有義務要幫你,如果你再這樣,那就真的沒人幫你了!」艾蓮娜嚴肅地告訴泰神。
「我道歉,我一時說的是氣話。」
「你真的應該好好看看你身邊的人。」
「我也急得想找我妹妹,但我呢?我還背負著拯救村落的命運?你就不能多同情我一點嗎?」艾蓮娜開始吐苦水。

「好啦!好啦!」泰神過意不去。
「跟我走吧!」艾蓮娜說完,就轉頭往上走去。
「等我呀!」泰神一時失神,趕緊腳步跟著艾蓮娜。

這次的路途算是簡單,沒有什麼太大的起伏,雖然中間有短暫的陡降,但對兩個人來說還好。艾蓮娜站在其中的下坡處看著即將前進的路,「怎麼路比我想得還長?」泰神看了她一下,「會不會是你的方向錯了?」

「錯了?能錯到什麼地步?」艾蓮娜質疑。
泰神左顧右盼看了一下,「是這裡吧!」艾蓮娜轉頭看了一下,果然有條路指引。

「你先走!」艾蓮娜告訴泰神。
「喔。」泰神說完就直接往那裡走去。


走了大約十來分鐘,艾蓮娜快到山坡上坡處看見了那隻小鹿急急忙忙在逃離什麼東西?「你看!」艾蓮娜指著眼前在樹叢間的生物。

原來那小鹿在看著母鹿的傷勢之後,那怪物隨即衝著那頭小鹿而來,母鹿因為傷重而無法站起,只剩下微微的呼吸。艾蓮娜仔細端看那後頭追著小鹿的怪物,根本就是認識過的獨角猛獸,只是牠身上的角變得比較不完全,看不出來。

「這裡!」艾蓮娜告訴那頭小鹿。

小鹿從她身邊經過,只是牠不懂艾蓮娜在說什麼,那怪物就直接衝著艾蓮娜而跑來。

艾蓮娜心中默念,然後把右手伸出來,手掌張開,想著要救這隻小鹿不斷重複的語意。右手漸漸地出現一絲冰氣,但不太明顯,艾蓮娜繼續默念,不讓雜念干擾她。

右手的冰氣突然散了開來,擋住了那頭怪物的去向,而牠正好撞了上去,身上的角刺中了艾蓮娜的右手掌,當場流血。

艾蓮娜忍著痛,那冰氣還沒消失,獨角猛獸只是昏厥了過去,倒在一旁。泰神看著艾蓮娜看著很入迷。

冰氣消失之後,艾蓮娜趕緊把右手收回來,看著自己的傷勢,傷口還真不小, 一道傷痕劃傷她的手,「你還真勇敢!」泰神告訴她。

「這是要付出的代價。」艾蓮娜秀出傷口在泰神的面前。

「我幫你吧!」泰神把手掌放在艾蓮娜的傷口,心中默念些咒語,過了沒多久,大約一兩分鐘,傷口就癒合了,只不過還有傷疤。

「可能不太美觀。」泰神把手掌放了下來。
「這沒差,反正我本來就不注重這個。」艾蓮娜看著自己的手掌傷勢。
「那就好。」


小鹿跑走了,好像忘記了自己的母親,牠嚇到自己身在何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