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奇妙的感覺

圖片來源:Boris Thaser

你可以說現在這個社會看起來處於一種「平衡」狀態,也就是好的依舊良善,壞的也有法治可以治理,將壞人關進大牢,然後給這些更生人一個機會,面對社會。而看起來如此——這樣一個規範社會,我有什麼好不滿的?坦白說,是沒有,但若是要說有的,大概是表面上的如此,而非私下看起來,或者實際運作起來的情況是如此。


社會是處於一種法治制度下的「模範」,我們會遵守法律,我們會有一種良知,大概是因為我們身為現代人對於現階段的法治合理有一種道德上的體恤,也就是我們若少了這種充滿道德上的情理,充滿情與義的結合,是不太可能有現在這樣的「和諧」社會,不是嗎?如果還要繼續挑骨頭,我大概會說,現代人對於社會合理的正確制度,就是以為我們認為那樣的平穩,偶爾振盪,但也沒有什麼不好。

就像程式開發人員,偶爾小當機出槌,尚可以接受。但若是繼續要求「完美」,那麼可就真的要求太多了些。從教育開始著手好了!你認為現在的小孩快樂嗎?最新的一份問卷說,他們情願要父母陪他們,也不要兒童節禮物,多數兒童是活潑好動的,甚至會打鬧嬉戲,看起來就像在「霸凌」,但他們總會說,這只是遊戲,根本不算是欺負弱小。而現在又講求人權,我們無法像過去可以明目張膽拿著皮帶抽打小孩,甚至對小孩口出惡言,但現在的小孩不是隨便口出諱言,甚至從我們這些大人們學起再平常不過的髒話:幹!你他媽的!去你媽的!該死!甚至是幹你娘!幹你老師......

社會怎麼了?大人的精神教養,好像沒有隨著社會跟著長大,反而成為一種規矩,我們內心的道德,若是以過去的情操來看,只會叫這些儒家們一直搖搖頭,哲學家們也看不下去!雖然偶爾會髒話情事發生,但不像我們當成順口溜一樣,毫不在意。現在的人們,就算來到這種高科技的崇物時代,我們對於這種敬意只是叫人不敢恭維。

物質很重要,好的一件衣服比滿肚子都是知識的文化人來得高,如果讀書真的很有幫助,那麼出過社會的人大概會叫你砍掉重練再來,畢竟,親手做過的蛋糕會比你看過的行雲流水來得更為壯觀,而你走過的懸崖邊緣會比你做過實驗來得更有精神淬煉。現在人對於學歷的重視,說是不重要,是假的,是很重要,也是假的,我們到底應該學會什麼——是人生要得到多少獎盃獎牌才重要,還是我有什麼難忘的挑戰經驗才重要?

其實,我並不知道,當過便利商店店長的人,要他/她轉換跑道去當餐廳的店長也不是馬上上手,一個科技業的總經理要當他/她去當生技產業的總經理也不是馬上可以應付得來,而一個曾經是叱吒風雲的班上人物,也不是在情場上就能如魚得水。生活上有太多試煉,我們一輩子都是個小孩,在上帝面前也是,在時間面前也是,我們不但要縮小自己的私利,才能放大出自己的版圖,看見真正的屬於自己星座是位於哪個方向。

但我們能夠做到嗎?問問你自己的經歷?你認為現在的社會有能夠學到人生向來藏匿的道理?每天自拍能夠讓你能夠反省?除了思考你是在別人眼中是醜是美之外,大概自拍沒有什麼意義,而對於我們要讓自己看起來更精神奕奕,更加別讓別人看不起,我就不知道自拍之外的那個自戀世界還有什麼稱羨的目的意義。

我已經不知道何謂對錯,道德在人類心理似乎只存在我們該要怎麼看待靈魂上的層次,就如同我們要怎麼提高靈魂上的等級,好讓我們人性更有光輝,更有價值意義?我們需要累積一天做多少好事嗎?捐款多少金額嗎?我們需要參與每一次的志工,幫助每一個弱勢民眾,甚至是隨手淨灘,撿垃圾,做資源回收,然後把這些豐功偉業當成成績單拿給神明看嗎?

如果你為了做好事而才去做好事,是失去做好事的意義,畢竟,不是每一個老人都需要你攙扶,不是每一個撿資源回收的婦人都需要你的資源回收垃圾,也不是弱勢民眾就需要某一種一臂之力才能站起,我們是需要有骨氣,就如同我們在學習人生經驗時,是不要被人瞧不起,而是了解到了什麼,上帝在為你關門時,一定會留給你思考的路,但你就是在想那一扇窗到底「藏」在哪裡?

現在人還是學會不了什麼,坦白說,藝術作品的價值看起來能夠保存很多年,但是用心思考起來,可是會把人逼到死路。意涵太深,簡直就是在大腦裡胡亂打結,我們只想要簡單明白,難道非要把人生說得那麼深奧難解嗎?或者是說,我們大腦裡的支流,能否只循簡單的途徑,讓我們明白這樣的意思就是要了解意義所在的位置何處嗎?不管你畫的是什麼,天空、動物、流水、人物還是自己創建的生物,我們人本身就是想像出來的一團迷霧,只想要有一種解釋清楚的範圍所在,就如同我們只想要活得怎麼樣的明白快樂就好。


如果社會規範下來是合理化的開始,那麼我們至始至終都忘了平衡社會最佳的兩端嗎?現代的社會的光譜是極度極端化,非要站在頭尾兩側才知道距離有多遠?


而回顧這樣的社會自然規範,就容易將我們帶往某一種束縛,讓我們在屬於自由之外,還有一層牢籠在我們的靈魂給禁錮。就像我們生來的自由型態,都以為那樣的自由,那樣的能夠展翅飛翔,但怎麼飛就是在想像中的翅膀裡頭飛,而飛不出來,心真正的狀態。

常說人心是有一種盲目的,似乎為了追求什麼,而去過度追求什麼,我也很想有那種「照單全收」的狀態,但是只會讓我的心靈更加痲痹空洞,就像望眼欲穿般的了無生氣。而看在人的眼中,我們除了想要充滿快樂,活在灑滿陽光的氛圍中,我就不知道我們能夠還想要什麼生活氣息?廣告上都在談那樣的精神世界,但你我都知道,那只是最理想的結果。

為什麼要創造那種理想呢?實際一點不是很好?但若是實際一點,就好像在講不通人情味的網開一面,有一種寬闊知足的道理,但若是太講求情理,又有一種可以這樣,那樣卻不行的不公平色調。這種審判,看來一開始就缺乏有效證據可以說通的,證據的效力太薄弱,證人的說法太讓人摸不透,語帶玄機,我們要展開判刑時,陪審團要怎麼針對這個案件做出最有利的決定?

看來,下次再審的決定是對的,因為法官在審理這事件時,我們需要針對被告,原告的的說詞進行判讀,決不能帶有偏離的動機,證據上的說法也需要在證人的合乎之下,在目擊者的自願之下,出示最有說服力的說法才行。被告是我們,原告也是我們,自己告自己沒有意義,只有在搓破證據之下,我們才能有利於對自己合於謊言。

說謊不是罪,連信徒都質疑上帝是否帶有說謊的暗示,但上帝不說,七宗罪裡,我們也沒那種將謊言視為最佳合情理的最高審判,才必須受的懲罰,但不停的說謊,把事情誇大化,偏離化,看來只是為了讓眾人信服,我說的才是「正確」。

一切的原委是我不知道,我並不知道事情要怎麼樣才會發展合理,如果社會規範下來是合理化的開始,那麼我們至始至終都忘了平衡社會最佳的兩端嗎?現代的社會的光譜是極度極端化,非要站在頭尾兩側才知道距離有多遠?但沒有想過要平衡回來的最佳距離,可不是叫頭尾走回來就好。

下面的天秤無法支撐,我們需要的光明與黑暗若是攜手能夠好好想想,那麼黑暗至少不急於想取代光明,或者成為光明的另一個光照化身,可是光明若是出手太過用力,那麼就會使得黑暗成為無辜的羔羊,還會讓光明玩火自焚。

太極,需要陰陽,電池需要正負兩極,一天需要白天黑夜,沒有誰都不行,我們能明白存在這兩者的優缺點嗎?為何急於趕他們放在不對的位置站崗?正極太多,燈泡不能發亮,負極太多,一樣失效,若想要真的明白我們要如何讓燈泡亮到恰到好處,那麼兩極的平衡顯得格外重要,且還能持續發亮。

多麽希望,人類能夠明白這社會的合理的基礎,絕不是這樣看來合情合理,也不是眾人認為的那樣恰到平衡美妙。我們若是要真正達到極致的平衡,那麼現在的遷就平衡——那種可以看來的微妙之感,說真的,也是虛偽的表現詞。

社會的合理規範,看來真的有那種神奇之處,我並不否認。而這正是因為這種讓我想不透的平衡狀態,更讓我起了最想要思索的部分——那種怎麼有這種好像一切彷彿在崩解邊緣,卻又有人用力不讓它毀於一旦?


這是風雨前的寧靜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