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續五)

圖片來源:Anders Mohlin

傑克與安慌張地看著彼此,趁著慌亂之際,要趕緊找空檔逃出去。


「快!」安拉著傑克的走從屋舍跑了出去,首領看著眼前這兩個人要逃離這裡,但是在人多之際,很難抓到他們,一隻彎角猛獸往首領這邊襲來,首領握拳頭,氣得牙癢癢,但一陣無可奈何寫在臉上,一把彎刀朝著首領而來,首領跳了起來,而安與傑克看著外面,簡直是兵荒馬亂,「這裡!」安指著眼前的小縫隙。

後面一隻小狐狸追了上去,邊跑邊使用「幻影」想要覆蓋他們兩個,他們沒有注意到後方,而這時候族人也跟著追上了這隻小狐狸,他對牠說讓他來,牠點頭,於是一個三叉戟這他們襲來,他們往前看,結果剛好是死路,於是他們轉彎,三叉戟就刺中樹幹上,小狐狸怪罪他技術差,族人說,你的能力也只是將人打暈。但這兩個人沒有時間繼續責怪彼此,加緊腳步追捕他們。

首領轉頭,拿著三叉戟,一個轉向就把彎角猛獸打倒在地,後方又來一隻,一個彎刀朝著他而來,他又跳了起來,而那把彎刀正好刺中那隻倒在地上的彎角猛獸,首領一個轉身,把那頭怪物的頭砍了下去,頭倒在地上,首領在地面看著那無頭怪物,後方又有族人告訴他,還有很多頭怪物朝著這裡而來,族人與小狐狸連忙應付這波大軍,死得死,傷得傷,族人們也一身是血地看著眼前的怪物,族人問首領該怎麼辦?他說他沒有空理會這問題。

首領連忙進攻接下來朝這裡而來的怪物大軍,甚至有一隻彎角猛獸的體型大於一般怪物的身形,他看著眼前,想著要怎麼一網打盡,但是就在他揮舞三叉戟之際,後方又來一隻,連續四著彎刀朝著首領而來,他跳了起來,其他兩把彎刀又朝他攻擊,他沒有注意到,被其他一把彎刀當場擊中,倒在地上。

一隻彎角猛獸身上的眼睛射出雷射光,朝他這裡而來,他痛得站不起身,突然一隻救命星登場了!原來是那一隻「特殊」的小狐狸,全身包圍覆蓋首領與牠自己,然後整個消失不見了!兩隻彎角猛獸嚇了一跳,趕緊跑過去,但是沒過幾秒,那兩個又現身了!用更強大的力量包圍這兩隻彎角猛獸。

這兩隻彎角猛獸在強大的力量的「催促」之下,像是被擠進很窄小的黑暗空間裡,整個身形像是被拉長一樣,直到像一張紙的薄度之後,突然一個張力作用之下,彈飛開來,撞擊樹幹,而整個彎角猛獸就維持著原來的身形沒有變化。

首領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眼前,原來那隻小狐狸救了他,他抱著牠,由衷感謝!但現在不是感激的時刻,首領拖著身子,他需要的療傷與醫治,小狐狸看著他,然後,接著後方的尾巴露出比以往更多一條的尾巴——更十三條尾巴,念起一段咒語,「ftyhumerm,yw,094e5h96tyutiuerth」,接著分成上下兩段尾巴,一邊從上方刺進首領的額頭,另一編從小狐狸的下方刺進首領的腹部。

這股「黑暗」勢力更加深入首領的核心,他身體好得比以往更快,至少說不用坐在床上等待,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首領的情況只是像輕傷一樣。

首領摸著自己的胸口與傷勢,果然感覺更不一樣,他看著前方,先不要管傑克與安,重要的事趕緊驅除這些怪物們。

其他的族人所剩不多,就在他們連忙攻擊與捍衛之際,首領站了起來,唸了一段咒語:「uioehwkp9e4hiioernioe45k9w34jwgyuerbkikseni。」接著拿起三叉戟,但是是以倒著方式插在地上,繼續念第二段咒語:「,ymio.yerbhuti,gnsbjk,dfn,dfnuyh,dr4nbyusb5。」那頭巨獸,彷彿聽見了呼喊,知道有人需要牠,於是乎,等待了約一分鐘到兩分鐘的時間,巨獸就出現他的面前。

那頭巨獸大聲一吼,接著用牠身上的光線攻擊特定目標,朝著彎角猛獸而來,彎角猛獸群還不自覺,等到了光線朝著牠們而來,他們才知道有東西接近,首先一隻看著眼前的巨獸,接著第二隻也看著牠,彎角猛獸也射出雷射光反擊,但是對巨獸而來,只是像火燒過一樣疼痛,牠的小腿舉了起來,但是沒有注意到,放下來時,正好壓死另一名族人。

彎角猛獸跳了上去,咬住牠的小腿,牠用力一甩身體,撞倒了樹幹,族人們紛紛閃避,當然,還有其他的小狐狸。首領看著這隻巨獸的「表現」,笑得很開心。

首領問眼前的小狐狸,要見好就收了嗎?小狐狸似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傻傻地看著眼前,眼睛已經呈現了暗灰色,表現地很冷漠。

安與傑克看著後方,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追來,但是等到了安看到了一隻小狐狸才發現還有東西追著他們,傑克問要不要停下來,因為他認為眼前的這隻可能是他們領養的這隻是一樣的。

安說好,看看是否能夠溫情喊話,放他們一馬。傑克與安在原地等著那兩個人。小狐狸追了上去,看著眼前這兩個人,二話不說,就使出一陣黑影要抓住他們,安看著傑克與小狐狸認為不對勁,想要阻止牠。

但是這團黑影根本往兩個人而來,傑克抱住安,然後一腳往小狐狸踹了出去,而那團黑影就在傑克的動作之餘,暫停之後分散。小狐狸被踹得很遠,牠氣得要他們好看,後面的族人告訴他活該,誰叫牠不等他跑過來,傑克的反射動作救了他與他妻子一命。可是他們實在無從分辨誰才是他們領養的那隻小狐狸?那個族人追了上去。傑克看見了那個族人在遠方往他們而來,趕緊叫安快點跑。

「快!」傑克說。

安跟著傑克跑,不時還往後看著那兩個追捕他們的身影。小狐狸跑得很快,牠很快就追上了安,小狐狸用爪子想要抓住安的後腳跟,但沒有抓住,後面的族人見到是好機會,射出三叉戟往安的方向襲來,安看了一下,眼看有東西朝著她接近,她心中沒有這麼害怕過。

傑克往左轉,他擔心自己的太太沒有跟上了,暫停一下腳步。

三叉戟射中了樹幹邊緣,差點刺中安,安往前想找到傑克的身影。

「這裡!」傑克往安的方向喊。眼睛正好瞄到刺在樹上的三叉戟,傑克順道拔了下來,一手握著安,一手拿著三叉戟。

他們繼續跑,那個族人眼看自己的武器被人拿走,跑到那裡時,被小狐狸笑了一頓,說為什麽要這麼早把東西送給別人?族人氣得不想回答這個蠢問題,只是想找他們。


傑克握著三叉戟,想找能夠走的路,可惜,他「選擇」的這條路,的確不好走。滿是雜草,各種爛泥巴,傑克的鞋子、褲子邊緣都已經骯髒不已,安也是,她身著褲裝,腳踩運動鞋。

傑克靠著樹幹休息一下,他跑得氣喘如牛,安望著後方,目前沒有看到他們。

傑克看著三叉戟,不敢相信這眼前的武器的做工如此精細,木頭雕刻而成,上面還綁著用石頭磨成的尖銳端,下方也有尖石的尖銳。一個科學家對於敵人的文物感到如此好奇,連安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先生這時候還有時間研究?

傑克看到了三叉戟的中間的位置,有一顆細小石頭。

「這......」傑克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這時候,族人發現他了趕緊跑了過去。
「傑克,現在不是時候。」
「喔!對!」傑克這時候才清醒過來,看了一下安並且問:「哪裏?」
「這裡!」安指著後面,並且要安來指引前方的路。

小狐狸不等族人來,停下來,而眼睛這時候變成深紅色,一團黑影從地下往他們這裡衝來。
安眼看後面情勢不妙,並且要自己的先生趕快跑。

「快!」安對著傑克說。
「喔。」傑克這時候才握著三叉戟跟了上去。


首領停在原地,看著巨獸摧毀了自己的家園,反而沒有覺得很難過,相反地,心情還算不錯。那隻小狐狸抬頭看了他一下,又看著前方,好像彷彿與牠無關,而眼睛還是呈現暗灰色。

眼前的景象已經像是被摧殘過一樣,房舍倒塌,族人傷亡,加上小狐狸也送命,當然也有存活的族人,不過有些族人還能站起來,小狐狸們還可以自己走路,有些則乾脆自己一了百了。


對這麼部族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怎麼生存,自己要怎麼為這部族設想周到,因此,每個人都是力求獨立的成熟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