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7的文章

聲音狂想曲

如果說聲音是一種社會,一種主觀的,那麼現在的社會形態已經夠叫人聽不清了!我們不是位於高音的階段,就是低音的階段,從 Do 開始,一直到 Re、Mi、Fa、Sol 接續下去,我們是應該從哪個階段才能作為我們主音的起跑點?問問我自己,我並不知道,最近因為我的電腦喇叭故障,讓我想起了這個「問題」。

亡(續)

雷急急忙忙地往前跑,想確認到底發生什麼事?三隻小狐狸望著他,若有所思的模樣。雷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一切,「不對!」雷仔細端想,於是他又跑回去。

艾蓮娜看著附近的花草叢林,似乎有一種司空見慣的痲痹,她想起在都會裡的建築物,那些高樓建築,那些雅房,那些壁雕,那些裝飾,似乎有些回味。泰神看著前方,沒多說什麼。

奇妙的感覺

你可以說現在這個社會看起來處於一種「平衡」狀態,也就是好的依舊良善,壞的也有法治可以治理,將壞人關進大牢,然後給這些更生人一個機會,面對社會。而看起來如此——這樣一個規範社會,我有什麼好不滿的?坦白說,是沒有,但若是要說有的,大概是表面上的如此,而非私下看起來,或者實際運作起來的情況是如此。

隨筆(四)

想像,人生只有黑白鋼琴鍵的旋律,不斷敲打著琴鍵,撥動著來回不斷的音符,背後之後,琴弦在撥弄著動人又令人憂鬱的氣息,而在慢步之中,快步地又在琴弦之上逗弄著那熟悉,卻又不熟悉的聲音。

隨筆(三)

這社會是合理的,是有一套秩序規範的,我們從混沌走到了秩序,是經過多少演化程序而來的?這社會是有合理化,宛如我們見到的道路規線,筆直地走在馬路的正中央,區分來往車輛的,宛如房屋的設計,是需要經過水平測量的,是宛如每一個互相來往的車輛,是需要停下來查看路況的,也宛如人行道的磚瓦鋪設,是有角度的,是每一片鋪上水泥的,因此,這社會的合理,對我們而言,再正常化不過了!不是嗎?

存(續五)

傑克與安慌張地看著彼此,趁著慌亂之際,要趕緊找空檔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