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矛盾社會

圖片來源:pluckytree

每次仔細看這世界,總充滿著神奇又無奈,一方面廣告標語叫你做自己,總在那裡大顯光芒,一方面又叫你要遵守這社會的規範,例如不要闖紅燈,遵守交通號誌,不可以在無人看管的水域,下海玩水,但總是有人要這麼做。這兩方面看來就是矛盾的,而我們還死不承認自己是矛盾的,更叫人生氣又「更」無奈。


教授說你自己承認你就是矛盾的,那我就沒有什麼好辯論的,這是我去一場研討會,那位大學教授告訴我的一句話。我一直猶記在心,因為這社會普遍來說,就是要排除矛盾之外的一貫式說法,也就是大家常說「做對的事」,你認為對的事,我認為對的事,那真正對的事到底又是指什麼?

你認為槍枝「應該控管」,是因為槍枝已經殺了很多很多人,在槍枝數量大於美國人口數量的這個國家中,要怎麼讓擁槍者與反槍者能夠握手言和?需要開啟南北戰爭嗎?大概不需要吧!畢竟美國的歷史就是因為黑奴而開打,往事不要掀起傷疤,那麼現在在美國國會的多數黨員中,要怎麼讓少數黨員也願意「配合」,就顯得重要。

我看過美國政治劇裡面的爾虞我詐,當然,現實生活中的爾虞我詐,可能還複雜許多,遊說客要怎麼讓政治局面改寫,配合的是那張嘴,可是事實生活局面要怎麼鋪陳,那可是每一個人都睜大眼睛看,你要怎麼讓事實變得更像是「事實」?

謊言說久了,自己都會相信了,每個人都買單了,那麼媒體挖出來的新聞也會被打入冷宮,避不見面,後事實的年代,當新聞可以開始用圖片改寫,影片造謠,加上偽證一起聯手出擊,那麼事實只是變得更加後而後,沒有意義。現在在美國的東西岸,每一個人生活各奔東西,我們沒辦法深入偷窺任何一個人生活,以確保這個人不是在演戲,而是真實生活的改寫,也就是說,當陰謀論的事實越是浮出檯面,我們就難以抹除事實所寫下的任何證據,連偽證也沒什麼大不了,我也不知道,你所見到的事實,就是眼睛看見的「一清二楚」嗎?

台灣也是一樣,只是小得多,全世界的角落何其多,要怎麼別讓「秘密」曝光?很簡單,說出假秘密引人上鉤就行了!自己見到的,一定會著迷不已,畢竟,我們情願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願相信別人的眼睛,就算在同個「現場」,也無所謂,因為我們會各自解讀自己所看見的,你認為是不明飛行物體,我可能認為那只不過空軍試驗用的飛機罷了!因此,相信一件事,到頭來,還是只能抓起自己的靈魂抽問,說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又決定該相信什麼?我可是一點也摸不著頭緒啊!

做自己,看起來一點也沒有錯,畢竟,強調做自己,發揮自己的本事,讓社會引你為傲,這可是對得正確,每一個人都在談要把真實的自己表現出來,可是問題是當這個人表現出不如社會預期的,我們就會想辦法糾正他/她,以便讓他/她遵守社會規範,例如遵守交通號誌就是最基本的例子,但你以為美國人都會這樣看著 STOP 的號誌停下來嗎?他們不會,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即使有監視器在看?無所謂,你會開除自己國家的人民嗎?

社會還有一個很奇怪的守則,就是社會合理,默默存在的潛規則,相信你已經注意到,只是一個人說出錯誤的答案,即使他/她是故意的,還是有人會跟著他/她說錯誤的答案,從眾一直是個已經是很強大的規範力量,別忘了這點,所以我才「反」社會。

另外,討厭這社會的其他原因包括,我們這社會的矛盾觀點,普遍不被世人所接受,只是我們要那種很樂觀,很堅持己見而對的人,那種特殊觀點,我也不相信那種有大家接受的觀點,是不會受到半點檢驗的,而也沒有那種救世主的觀念,真正可以讓社會期待發展更和平的念頭,因為蹺蹺板上的平衡木,怎麼來看,不是中點的不足,而是兩邊的端點與長短根本不願意達到最佳平衡比例——有一絲比例也好。

如果社會還要這麼做,出走絕對是「正確」的事,因為我們已經這麼做了!美國人放棄國籍的人還真不少,搜尋一下數字,你就得到答案了!但那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原因,但回想整個「現在社會」,這幾年到幾十年我們的改變,你就會知道,我們的進步——強調那些有多少人脫離貧窮,多少人遠離家暴,多少人改善自己的生活,略顯不足。

因為,還是有人沒有改善社會,拿出正面數據說話,跟拿出負面數據說話已經不重要,因為紅燈照闖,車禍依舊會發生,我不是有詛咒的意味,而是真正的重點放錯了!進步到頭來就是強調,我們的樂觀無可取代,可是現代人的樂觀,就是強調過「好日子」,努力讓世人看見本來生存上的意義與意圖嗎?我是說,當數據下降之後,以外的那些角落不說話的人,難道還是需要靠撿拾回收過生活?或者我們再問,這些不承認自己是矛盾的之後,我們的爛帳就可以撇得一乾二凈嗎?

道德的意圖更加明顯,如果加上道德的基本守則,這些人可是錯得多次懺悔都沒有用,因為惡魔已經把你拉下水了!不是要你做聖潔的凡人,而是道德的基本本分沒有達成,那麼現在談的社會合理化就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例如我們應該要怎麼教化孩子的觀念,知道「隨意」拿別人的東西是不對的?

萬一那個人不在場,那不是要等對方回來?萬一對方不會回來,例如他/她搬家了?出遠門了?甚至去世了?那麼等到天荒地老,也不會有人答覆你,除非他/她的「替代人」願意作主。現在人,也不說明真正的意圖,例如我們該相信雙方是串通好了?還是該相信電視實境秀是也可作假的?我不知道,看得出神的我,都開始在懷疑,實境是真實境,還是虛擬實境?

文明社會只是產生更多不文明的舉動,因為每個人都有文明病,還不輕。

唉!真假越來越摸不清,連我這個明眼人要了解事實的正確性,也開始懷疑自己的懷疑是否只是偏執論,甚至變成陰謀論者,但我拒絕這樣的說法,只好努力找到第三方公正機構,加上傳播力很強大的媒體,好信服我,現在社會「的確」發生過這個。

大概沒有努力說這不是謊言,而說三次還簡單得多,當聽證會,求證事實的發生經過時,或拿著美國憲法放在手上宣誓時,還是什麼律法時,說謊依舊在發生,憲法賦予的權利,就算經過「修」憲之後,還是在吵著到底合理不合理,因為自由普遍來說,就是一切很「自由」,你要說什麼都行,罵髒話也行,可是也不會因為你罵了「幹你娘」之後,就要去坐牢,甚至寫下自己的名字從此以後不賣這句話一萬次以上,就「真的」從此不罵這句話,你大概也不會相信類似鞭刑的刑責真的可以讓文明社會更文明。

文明社會只是產生更多不文明的舉動,因為每個人都有文明病,還不輕。新加坡的物價很高,失業率也不低,雖然它的法律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嚴律,可是呢?犯法的人依然還有,雖然暴力犯罪很低,但是在謹守文明規範底下,新加坡人依舊有說不出的苦,例如生活壓力。

看起來很平和的社會,你要我真正相信很平和,那你就是不瞭解我了!文明並非是好或壞,而是在現代社會要求的規範底下,我們到底知道什麼是好或壞,幾乎是由媒體所寫出來,或者由多數人制訂出來的,因此,社會規範下的合理化規則就是普遍相信自由平等就是公認的寫照,就算多數人說你的不是,因為自由寫的就是自由下有一套限制,法律就糾正人,平等寫的就是人權,就是人有基本生活的權利,是不予剝奪的,所以,自由平等博愛,就是在博愛的人性環境中,共同對待人之間的信任守則的。

多數的民主國家買這一套,社會主義也信這一套,因為自由基本上還是有相當的自由,只是部分被限縮了,平等更是不用談,因為觀念限制的太爭議化,博愛是人相處的守則,所以,排除一切共產發言的限制底下,國家只是用這兩套來制定其真正的發展的,其中重要的就是國家要賺到錢。

這就是出口與進口的問題了!我不是經濟學家,沒辦法代答。但我可以說,光是印鈔票絕對沒有用,因為錢也會燒光。矛盾的自由機制在這現代社會制定出的一套模範,是根本上來說是做不到的,因為問題就已經寫在前頭,社會如果要長足的進步,我相信,不是光是強調我們有進步的因子,有那數據正面就可以打倒一切假象的,相信我,數據並沒有什麼用。

我是說,我把問題追究於我們每一個人那矛盾的假象還要騙自己這其實非常有意義,很有正確,那就是錯誤的,或者根本上來說,做對的事,到底在執意什麼對的理念?是理想國嗎?是烏托邦嗎?相信我,那不存在,還只是接近上帝的巴別塔。

看看你我身處的社會,相信例子已經存在這現實的寫照中,而非藏在數據的言詞中——畢竟,是你幫它說話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