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續四)

圖片來源:OlivierBassil

天黑了,應該說幾乎看不見路線的傍晚,艾蓮娜與泰神,兩個坐在一起,想著明天的行程。艾蓮娜沒有點起火,泰神則是看著艾蓮娜什麼事也不做,一切彷彿靜悄悄。


「真煩!」艾蓮娜想起一件事,但是說不出那是什麼具體事項,只是心頭有一陣煩憂。
「什麼事?」
「我不知道。」艾蓮娜伸出右手臂,看著手臂上的花紋。
「你知道這表示什麼嗎?」艾蓮娜問。

泰神跑到艾蓮娜的旁邊,看了她手臂一下,「我不知道,這很像文字,但......這應該不是文字。」泰神想了一下說。

「我這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變化,感覺連我的心也跟著大變。」艾蓮娜感嘆說。
「你走了多久?」泰神以為她是指真正走的路。
「你說哪裏?」
「那裏!」泰神指著九點鐘的方向。
「二、三十分鐘。」
「你接著要做什麼?」
「我不知道,現在很煩。」艾蓮娜躺了下來。
「我陪你。」泰神走到艾蓮娜的頭旁,也跟著躺了下來。


艾蓮娜睡著了,晚上真的出奇地安靜,幾乎沒有任何風聲,任何動物的聲音,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泰神動了一下尾巴,不小心放在艾蓮娜的臉上,艾蓮娜感覺有東西在她臉上,一直想要打噴嚏,「啊......」艾蓮娜開大了嘴巴,準備打噴嚏,「哈啾!」艾蓮娜也突然驚醒,把泰神也嚇了一大跳!

「?」艾蓮娜左看右看,一陣靜悄悄的,看見泰神的表情,「?」艾蓮娜更是顯露出一個更大的疑問。

「你幹嘛?」
「什麼幹嘛?」
「睡旁邊一點!」

泰神爬起來,走到了艾蓮娜的腳邊,趴了下來。

艾蓮娜又進入了夢鄉,泰神也是。


長老倒了下來,任憑著多眼猛獸圍攻他一人,神媒忙著應付自己的大軍,其他人又無力應付,長老最後在多眼猛獸的圍攻下陣亡了!神媒眼角有注意到長老被圍困,想要抓緊時間衝出來就他,「FGHfg!」神媒大喊,刺殺一個多眼猛獸之後,趕緊從樹叢中跑了過去,可是後面的多眼猛獸仍窮追不捨。

神媒眼看情勢更加會失控,於是拿著冰霧棍,插上一旁的樹幹,然後開始念起咒語:「fmhjdfmo97te4m6r7w4n,,yut85n87w45nj6ery,uerjuhjljw394j9l6j5wehg7。」冰霧棍立刻變得更加緊實,更加尖長,神媒握起這冰霧棍衝了過去,神媒不斷揮舞手中的冰霧棍,左刺進一個,右邊也刺進一個,刺進的過程中,多眼猛獸會漸漸地結凍,但這根本是消耗戰,因為這是耗用神媒的力量,神媒不管這麼多,趁著多眼猛獸在尚未完全結凍時,神媒一個人拿著冰霧棍站在長老的面前,他已經被咬著看不出是一個人了。

「fgmiyse5m9e45noe45nm56ne45。」
「htyuke5j6u。」神媒繼續說。

接著,神媒唸一段咒語,像是超度之類的咒語,為他送最後一程,只是沒想到,其中一隻的多眼猛獸抓住了他,把他推向了另外一邊,神媒還沒有注意到,等他驚醒時,才發現情況更不妙,多眼猛獸往他臉上咬去,神媒用手肘往牠打去,然後用拳頭往牠的下顎打了過去,神媒這時候,趕緊爬了起來,看到後面還有三隻也往他這裡衝來,趕緊閃到一邊,他的臉上與身上全是傷口,他只能打一隻是一隻。

其他的族人,只剩下三個人,但其中一人也身受重傷,因為他在與多眼猛獸搏鬥時,因為撞擊過猛,整個左腿當場斷裂。神使一個人仍在原地,他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他拖著疲憊的身體,用力睜開眼睛,尤其是往後一看,卻看見其他人在努力掙扎,神使想要站起來,但是因為之前的精力用盡,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隔天一大早,艾蓮娜睜開眼睛,陽光很燦爛,天氣很好,泰神還在熟睡,艾蓮娜看著泰神,心想這隻貓睡得可真安穩啊!艾蓮娜慢慢移動雙腳,因為泰神的尾巴正好放在艾蓮娜的小腿上,然後艾蓮娜趕緊起來,努力要找回那顆石頭,泰神感覺有東西不見了,趕緊睜開眼睛,發現溫暖的「枕頭」怎麼消失了!於是自己吹了一口氣,那氣體結成了一個像是棉花的物體,然後泰神就順理成章靠了上去。

艾蓮娜看著戶外,沒注意到泰神「製造」出那樣的東西,她轉頭要叫牠,卻發現牠睡得依然很安穩,她蹲下身體一看,發現牠躺在一個像是棉花的東西,艾蓮娜伸手一摸,立刻收了回來,因為那是冰的!「怎麼這麼冰!」艾蓮娜沒看過這樣的東西。

「起床了!」艾蓮娜大喊。
「嗯?」泰神只有用一眼瞧著她,然後又閉上眼睛。

「我說起來!」艾蓮娜忍著不舒服的感覺,一把抓住那棉花,用力一抽,那棉花的東西立刻在艾蓮娜的手上結成冰霧。

「!」艾蓮娜嚇了一大跳,然後冷靜一下,仔細端看手上的冰霧,艾蓮娜深吸一口氣,學起泰神(不過她並不知道泰神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往手上的冰霧吹去,不過,當然,沒有什麼用。

泰神繼續睡,但艾蓮娜很急著想要解開這冰霧,於是她蹲下身體,用身體撞了牠一下,「喂!幫我一下!」泰神一眼看了她一下,又閉上眼睛,大約過了兩秒鐘,泰神才回神過來,「你......的手......!」

「對!我的手,都是你那該死的東西。」艾蓮娜眼睛看著那東西。
「好吧!」泰神起來往那艾蓮娜的手吹去。

冰霧漸漸地融化,露出艾蓮娜的雙手,而手上的花紋也漸漸地變成淡紫色。

「謝謝!」艾蓮娜動一動雙手,她沒有多加注意自己的手的變化。


神媒看著往自己而來的三隻怪物,實在也不想反抗,他告訴神,願我的靈魂可以拯救自己的部族,讓部族精神得以傳承,如果你堅持要我的命。一隻怪物咬住了他的肩膀,另一隻則把他拖到了後面,而第三隻則是咬住了他的腿。

神使微微張開眼睛,想知道後面到底怎麼回事,他摸著頭,往後一看,就看見神媒被多眼猛獸給咬著,動也不動。神使努力站起身體,用盡最後的力量,也是那維繫的精力,唸了一段咒語:「ymr5ni,yue45n8ro.w4n6e65,tyu,menmito,r5t,fg5m8,e45m75。」他邊念邊流汗,手顫抖著不停,最後地上裂出了一道縫隙,很細的縫隙往那裏竄去,那道縫隙直達第三隻怪物,第二隻怪物,第一隻怪物時,突然往上竄,冰霧整個爆裂,刺破了三隻怪物,神媒也終於「釋放」。

神使根本沒有去看過程,他念完咒語之後就倒下了,而那邊的三個族人努力抵擋最後的怪物進攻,但終究擋不住大多數的怪物的攻擊而陣亡了。

多眼猛獸看了他們幾眼,之後就各自散去,走不同的路徑,其中兩隻還經過神使的身旁,不過幸好多眼猛獸也沒有發現他,牠們身上的傷勢也不少,但沒有那些人的犧牲換來這輩子的「寧靜」。神媒還沒有死,但躺在那裡,只剩一絲氣息在呼吸,他閉上眼睛,已經沒有在想著要存活這件事,他告訴神,我這輩子救了不少族人,但就是沒有預見我族會滅亡,甚至會滅村,而這個警鐘告訴我,唯一要救回來,大概就是那個女孩了......

說完之後就斷氣了。


「你幹嘛要碰我的東西?」泰神問。
「誰叫你擋住我的呼吸?」
「擋你呼吸?」
「你那尾巴很討厭。」艾蓮娜指著那尾巴,同時,泰神不斷地扭動牠自己的尾巴。
「你可以停下來一會嗎?」
「你說我的尾巴?」

「嗯。」艾蓮娜點頭。

泰神停下來扭動牠的尾巴,「謝謝!」艾蓮娜說完這句之後,泰神又繼續搖了起來。

「吼!」艾蓮娜表達不悅。

艾蓮娜繼續往前行,她知道前方的方向,畢竟要找回那石頭,她也知道那石頭對牠也有影響,只好想辦法避免「遮掩」那石頭的影響,問題是,要怎麼做呢?這就是艾蓮娜傷腦筋的問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