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續)

圖片來源:bjornsphoto

雷、艾特、伊瓦以及三隻小狐狸走往那結冰的邊緣,那裡看起來似乎有路可走。雷先走到最前面,之後是艾特,三隻小狐狸,最後才是伊瓦,他那龐大的身軀,可能要「擠」一點才能通行,還好,路線不算太窄。雷看著前方以及附近四周的結冰的樹幹,看得很不可思議。


「我一直很好奇,這些冰是打哪來的?」雷問。
「這大概不是不是普通的冰,你知道嗎?你被凍結過。」
「我知道,那次經驗,我忘不了,大概會寫在我的報告上吧!」雷看著前方。
「我討厭這些冰!」伊瓦說。

「為什麼?」艾特問。
「我曾電擊過一次。」
「這會電人?」雷聽到了。
「你是路上被電到的吧!」艾特說。
「這些像透明的劍,很容易被刺中。」
「我倒認為,你還是專心怎麼樣不要再被電到比較好!」雷又開起玩笑。

「對了!你們沒有關於奇光石的相關消息嗎?」
「沒有,法瑞那邊如何?」艾特問。
「他喔?自以為是的偽君子一個。」伊瓦不喜歡他。
「他人很好!只是你無法深入了解。」
「看起來像娘炮。」伊瓦批評。
「你就很大男人嗎?」艾特問。
「至少我很果斷。」
「可是他的方法也不差啊!」
「你現在是站在哪一邊?」伊瓦質疑。
「我誰都不挺。」雷回答。
「你也好不到哪裡去。」伊瓦回批。
「先生!至少我幫你驅除了那隻怪物,你還不感謝我?」
「我已經有了!你不要太過份!」伊瓦強調。
「你們兩個人其實很像。」艾特說。
「我跟他?你在開玩笑嗎?」雷一臉疑竇。
「你跟法瑞。」
「我跟他不熟,只見過一次。」
「哪一次?」
「就......這很重要嗎?」雷不想提到他與法瑞碰面的過程。
「這很重要......」艾特往上看到了一個很突出的尖刺。

「這的確很重要,否則你一不小心就被割傷。」伊瓦在後面看著它,小心地通過。

雷老神在在地,因為他早就注意到這個突刺,對他來說,不算是突出。

「這邊冰原看起來比較少。」
「只是一小部分。」艾特說。

附近依然是結冰的樹枝與樹幹,地上仍有少許的冰塊,樹叢之中夾雜著竹子,地上的雜草也有部分結冰。這裡沒有任何動物生存,只有些許植物共存。雷暫停了腳步,看著前方,附近有水流,很細小。雷東看西看,想知道這條小路會有怎麼樣的起點。

「往這裡吧!」雷看著上流處。
「我才不要往上走。」伊瓦說。
「不是應該往下走嗎?」艾特說。
「你沒注意到嗎?這條路不是往上。」雷指著前方的一小段路。
「我看看......」伊瓦往前走向雷的身旁。
「看樣子,應該是通往那邊。」伊瓦想一想。
「我就說吧!」雷很有自信地說。
「你何時變成專家了?」艾特問。
「現在。」雷說完往上的方向走。
「你最好是對的。」

三隻小狐狸跟著雷往上走。


走了大約兩三英哩的路程,中間仍有下坡,附近的冰原不像剛剛遇見的那樣「茂盛」。雷又暫停了一下,「我想休息。」

「你也會累喔?」伊瓦說。
「我是人誒!」
「你最好不用睡覺。」雷回嗆。
「我本來就睡眠很少。」
「那今天你守夜。」
「有事,我也不會叫醒你們。」
「你是認真的嗎?」艾特看著伊瓦的表情。
「你說呢?」

天色也漸漸變黑了,大約四五點時分吧!看不見什麼夕陽西下,畢竟,天色本來就不太好,灰濛濛的一片,雷坐了下來,坐到草叢上,艾特則是坐在一塊岩石上,伊瓦抱著武器倚靠樹幹。

三隻小狐狸在雷的四周玩耍。「喂!你們三個快回來!」

「你幹嘛不幫牠們取名字?」艾特問。

「我幫你取好了!一個叫 R,一個叫 A,一個叫 Y,剛好是你的名字!哈哈哈!」伊瓦笑了起來。

「是啊是啊!Ray,很好笑。」雷翻了白眼。
「不然叫 Ray 一號,那個二號,,而那個三號。」伊瓦各指著每個小狐狸說。

「我才不想取名字呢!反正牠們早就知道我。」
「隨便你!」伊瓦說。

「我要去找東西吃。」雷說完起身。
「順便摘些冰塊!」伊瓦。

「去你的!」雷聽到立刻抓起地上的土堆往伊瓦丟去。

雷繼續走往裡面的小鹿,三隻小狐狸也跟上,留下這兩個人。

「來生火吧!」艾特說。

「我來就好。」伊瓦說完,就拿起自己的鎖鏈刀,往自己的巨斧敲了一下,順道與樹幹碰出火花之後,火苗就出現了!

「這麼快?」艾特看到伊瓦只是用著自己的武器碰撞一下就可以產生火,認為很神奇。

「看什麼!快點來幫我!」伊瓦的火苗很小,因為三者要共同接觸,還要適當的力道才能產生了火苗。

「喔。」艾特撿起了地上的殘缺樹枝,然後丟在一旁的火苗上。本來只有一點火花,因為樹枝而燃燒更旺。


「你們可以幫我找東西吃嗎?」雷對著三隻小狐狸說。

三隻小狐狸各自分頭去找食物,雷看著三隻小狐狸,很欣慰。

過了大約十來分鐘,雷在原地等待,三隻小狐狸從各處跑了回來,不過嘴上沒有叼起任何食物。

「東西呢?」
小狐狸們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我是說我要的東西呢?」

小狐狸們仍然不說話。「你們懂我的意思嗎?幫我找可以吃的東西來,好嗎?」

三隻小狐狸又各自解散,過了大約十來分鐘,三隻小狐狸又碰在一起,不過仍然沒有食物被送在雷的眼前。

「我的天啊!我當初在想什麼?」雷摸摸自己的額頭。

「我請求你們!可以幫我找一些可以吃的東西,然後放在這裡,給我好嗎?」雷一字一句地說。

三隻小狐狸仍然不為所動,「算了!我自己找。」

雷隨便走走,他走進一個林地,看著四周,畢竟天也很黑了,雷在幾乎看不清楚的情況下,只好靠著微弱的天色找食物。

雷看見幾株果子,順道摘下,紫紅色的,看起來很垂涎欲滴,雷摘了好幾株,然後放進自己的口袋,順著原路走回去。

三隻小狐狸看著他,「走!我們回去吧!」雷走在前頭,三隻小狐狸跟在身後。

雷回來時,已經天黑了!他看著眼前的火光,想必艾特與伊瓦就在前面,他快步走了上去,「艾特!伊瓦!」他大聲喊。

他走到了前面,可是這兩個人沒有任何回應。

「喂!我在叫你們!你們是聾子嗎?」

他看見這兩個人在一邊談笑風生,一邊看著火堆,很愜意,可是卻沒有注意到雷就在身旁,「艾特!伊瓦!是我!雷。」他仍大聲喊;可是,這眼前這兩個人完全沒有任何感受到雷就在身邊的跡象。「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夢境裡嗎?不可能。」雷一邊往這兩個人面前走,一邊又靠近這兩個人,但這兩個人完完全全依舊如故。

三隻小狐狸默默看著他,他怎麼走,這三隻小狐狸就跟著他走。

「喂!」雷把一隻手放在艾特的肩上,可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是:雷可以感受到艾特的肩膀,可是這種感覺不像是真實放上去的感覺。雷把手收了回來,「!」雷摸摸自己的手掌,「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雷不斷按壓自己的掌心,好確認自己的感覺「沒有問題」。

「伊瓦!」雷摸摸伊瓦的身體,且是小心地碰觸。

同樣地,他的手掌感受不到真正的感覺,也就是你能碰觸到伊瓦身體上的感覺,但又不太過真實般的存在。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雷瞪大眼睛看著這兩個人的臉色,然後退一步走到了火堆後方仔細看著這兩個人,「嗯?」雷眼瞇瞇地盯著看,「!」雷嚇到之後,退了幾步。

雷趕緊跑進樹林裡,「拜託!這不是真的!」雷第一次看到令他害怕的東西,三隻小狐狸感到莫名其妙,也學著雷的方式,三隻小狐狸也看著看著,還是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因此,三隻小狐狸呆坐在原地,其中一隻轉頭看著跑進樹林裡的雷。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