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變(續四)

圖片來源:Just Demi BR

四個人拼命地跑,還不時往後看,許多隻多眼猛獸努力追上他們,旁邊一隻速度很快,從一旁往一個族人撲了上去。其他人停了下來,多眼猛獸也是。長老握緊拳頭,準備要奮力一搏。


神媒看著其中一隻多眼猛獸,然後蹲下身子,開始念起咒語:「fghdseni,debuf,hndfhjzdfngf。」地上開始浮現冰霧,呈現圓球狀,接著分散往多眼猛獸飛了過去,族人見到分散的冰霧,趕緊躲在樹幹後方,長老則是跳了上去,跳到了一隻多眼猛獸的身上,冰霧四濺到多眼猛獸,造成不小衝擊,漸漸結凍,但是持續沒多久,結凍「失效」了!冰霧的功用對牠們根本沒有多大影響。



兩個族人在樹幹下休息,聽到了吼叫聲,前往查看,神使在一旁動也不動,他可能真的累壞了吧!不知道,兩個族人握起長槍,就往那個吼叫聲處走了過去。



長老從多眼猛獸跳了下來,然後撿拾起地上的長槍——其中一位族人丟給他的。眼神兇狠地瞪著其中一隻多眼猛獸,多眼猛獸也是凶狠地看著眼前這個獵物,接著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射出光線朝著長老而來,長老閃過,接著將長槍用力刺進多眼猛獸的身上,多眼猛獸痛得大叫,並且甩動身體,把長老甩在地上;長老倒在地上,拍拍身子,再一次衝上前去,把插在牠身上的長槍用力拔出來,多眼猛獸再一次大聲喊叫,這一叫把其他兩位族人也震醒了!兩位族人從樹叢一看,那不是我們的長老嗎?

原來他還活著!這時候其他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也注視到這兩個窺看的族人,兩條光線朝著兩個族人而來,這兩個族人立刻從樹叢跳了出來,朝著長老跑了過去。

長老拔起長槍,站在地上,多眼猛獸身上的血還流著,透明的血液,實在看不出來,長槍也流著鮮血,長老還有很多頭怪物要對付。

神媒見到這麼多頭怪物,自己的能力有限,要怎麼辦對付這大軍?他很頭痛。他不管了!能對付一頭是一頭吧!就在他這麼想之餘,多眼猛獸從他的後方跳了上去,其他族人也上前對付其他多眼猛獸。

神媒念起咒語,「muo;u5fjmgyuue8ot45en7hjmgh,jui,nyuersbui,er。」手掌立刻浮現了一根冰霧棍,接著跳了起來,一個轉身把多眼猛獸砍了上去,多眼猛獸只是劃成皮肉傷,神媒再繼續念起咒語,手上的冰霧立刻變長,變粗,刺進多眼猛獸的身上,痛得牠大叫。其他族人則是拿著長槍不停地砍殺,多眼猛獸則是不停用雷射光線射出,再加上頭上的角攻擊。

其他的兩位族人想要找時間問問長老的近況,但一直沒有時間說話,在一陣激烈混戰之後,其中之一族人終於問長老他到底跑去哪裡。長老沒有空回復問題,他最後用力一踢,踹倒一隻多眼猛獸之後,想要回答問題,旁邊又來一隻,長老累了!他往前跑,其他人則是努力應付這龐大的怪物群。

長老往前跑,在眼睛卻看到了神使,他趕緊停下腳步,往回跑,他慢慢走了過去,想要了解詳細狀況。這時候多眼猛獸從後頭滾到了他的後方,多眼猛獸甩甩頭,往前一看,並且鎖定這獵物,長老看著神使怎麼會在這,而在他碰觸他的同時,多眼猛獸身上立刻射出光線朝著長老而來。

神媒在長老後頭見到不對勁,立刻投射出手上的冰霧棍,擋住了那光線,使光線的角度一偏,射中地上的樹叢雜草,長老感到後頭不對勁,往後一看,就看見一頭多眼猛獸朝他而來,神媒後方也有怪物,看到牠往這裡撲向他,立刻滾在一旁;長老則是撿拾起一旁的冰霧棍,用力刺進多眼猛獸的下顎,牠當場倒地,長老想一想,他真是錯了!真不該怪罪於神使,但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長老撿起插在那一頭多眼猛獸身上的冰霧棍,衝了上去朝向其中一隻多眼猛獸,「啊!」他大叫,兩手握著冰霧棍用力刺進前方多眼猛獸的下顎與嘴巴位置處,其他多眼猛獸則是射出光線對準他一人。

神媒看到了想要幫忙,但是來不及,長老被許多頭多眼猛獸埋伏,無處可逃。族人們也忙著對付其他多眼猛獸,這裡至少有二十隻以上的多眼猛獸,光是六個人根本無力應付。

夜晚時分,艾蓮娜睡得香甜,一個人躺在巫醫的房舍裡,面對外頭的皎潔月亮,一點都不認為害怕與不安。身上的力量還在她身上影響之下,暫時得到「緩解」,但她還不懂得怎麼使用這「力量」,隨時有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造成難以挽救的局面。長老睡到一半時,起身,到外面走走看看。

夜色很安靜,除了部分動物的吼叫聲與鳥叫聲,昆蟲聲響,幾乎沒有人聲。樹叢裡有多傳說,這是上一輩的人常說的老故事,他也一直深信著,畢竟作為這裡的大家長,沒有這些傳承,怎麼會有知識的來源?因此他更需要守護這些知識寶庫。艾蓮娜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她眼睛微微睜開,看見一個人的身影,她起身,走出屋外查看。

她躲在一間其他族人的房舍外,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她很好奇這個人是誰,她慢慢走了過去,腳步輕盈,長老聽到後面有腳步聲,往後一看,就隱約看見一個女孩。

長老向這個女孩比了「過來吧」的手勢。艾蓮娜感覺他發現她了?嚇得不敢走過去。但那個人依然揮手叫她走過去。

「我?」艾蓮娜指著自己。
那個人點頭,艾蓮娜就小心地走了過去,一走過去,就看見長老沈思著什麼。

「你在想什麼?」艾蓮娜問。
「g,u.fgn8y9ernjdssnhg。」長老握住她的雙手說。
「我......知道。」艾蓮娜小心地說。
「gh,lgdnu.rtnmuk?」長老希望她可以守護它。
「我會的。」艾蓮娜點頭。

長老之後起身,走回自己的房舍,艾蓮娜則是在那裏看著長老的背影,想著自己的「使命」是有如此的重要性,但卻不知道怎麼做才能真正發揮其真正的力量。

艾蓮娜也跟著起身,她也走回巫醫的房舍,在她走過去的同時,一隻黏獸在她後方跟著,艾蓮娜走進房舍,那一隻黏獸隨之走往其他地方。



早晨時分,艾蓮娜睡得香甜,大概那「長老的話」還言猶在耳,忘不了吧!她起身轉頭之後,沒看見巫醫,她走到屋子的門口看了一下戶外的景色,各個族人都在忙自己的事:砍柴,修補自己的武器,織衣,還有一群小孩在玩耍。她沒想到,這個小村落還有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樣,一個族人看見了她,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她閃了一下,轉頭抬頭看了他。

「fgnhf!」他直說抱歉。
「沒關係。」艾蓮娜說。
「hjk,sen7imr,gmsen。」他告訴她要吃早飯,請到那裡去,他指著前方。
「我知道了!」

艾蓮娜前往「那裡」——一個像是圍起來的地點,原來只是在村落一旁的一個角落,只是她沒有注意。她看了一下,有些人在用餐,有些人則是在準備下一餐,而有些人則是在「餐桌」上寒暄聊天。

巫醫在桌上看到了她,「ghj,dfnfm。」他希望她過來用餐。

桌上的餐點幾乎都被「啃食」過,畢竟她睡到很晚才起來,用時間的術語來說,現在大概十點多吧!她看到眼前的餐點,像麵包的東西,野菜、肉排、還有一個像是菜泥的東西。她好奇地問這是什麼?巫醫請她先坐好再來告訴她。

艾蓮娜坐在巫醫旁,巫醫說這是野菜與一種果實搗碎的食物,很營養,族人是靠這個恢復體力。

艾蓮娜用手指挖了一口放在口中,稍苦,但還能接受,她被那食物的苦澀味道看在巫醫眼中,忍不住笑了一下。

艾蓮娜吃了點麵包,又吃了那像是菜泥的食物之後,看了一下四周。

「長老呢?」艾蓮娜問。
「ghhm,lhfbs。」巫醫指著約兩點半的方向。

艾蓮娜立刻從那角落走了出來,想去找長老;長老在屋舍裡休息。她走進屋舍門外,看了一下裡面。

「哈囉?」
長老在看書,一轉身就看見艾蓮娜。

艾蓮娜走了進去,「你要教我什麼呢?」
長老起身握住她的手,「ghmesrndrtm,u,teno8,4em。」

「雖然......我不是很了解您的意思,但或許有一天會用到吧!」艾蓮娜看著長老。

長老放開她的手,並且唸了一段咒語,「cghuyuprnit。」然後將手放在她頸部,「ghmhfgn。」長老淡淡地說。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右手,那些印記都還在,也許她的旅程才剛到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