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Michele Cannone

泰神看著艾蓮娜的背影,心想著要前進陪她,但是又擔心又受到來自「聲音」的魔音穿腦,心理交織不安。「難道......」泰神想著。


艾蓮娜一個人往那個方向前進,既然長老有指引一種方向,那表示一定有答案,雖然她本身不確定長老所說的是哪一種答案,或者能她什麼樣的啟示,但她相信長老,畢竟那位長老也幫她這麼多,至少可以穩定身心。

艾蓮娜穿過樹林,接著走進竹林,竹子之間透露著不安氣氛,艾蓮娜往前一看,「大概是這裡吧!」她想,不過距離位置還是有一段距離,接著她慢慢往前觀察,看著前方的花草樹木,轉頭一看,部分樹枝已經結冰,連花朵也跟著凍結了起來,「這真是不尋常......!」艾蓮娜再繼續往前走一點點路,看到了竹子凍結起來的冰,左顧右看,往兩點鐘方向而去,又走進了竹林之中,旁邊已經處處是冰,卻不覺得寒冷。

再走一段小路,看到了叫泰神難以承受的東西:那顆石頭的真實模樣,就豎立在眼前,還飄浮在半空中。「是這個?」艾蓮娜看著它感到不可思議,一顆尖長型的石頭就在艾蓮娜眼前透亮,她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這顆石頭,慢慢地以順時鐘環繞一圈。當她慢慢要繞完一圈時,這顆石頭閃了一下,接著消失了!

「不見了!」艾蓮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這樣在我眼前消失?」艾蓮娜心更急了!「在哪裡?」左顧右看,想循著這「光源」找到蹤跡,艾蓮娜回頭看了一下,接著又朝前方看了一下。

它就在前方,艾蓮娜又走過去,想要了解這仔細,這顆石頭又閃了一下就消失了,艾蓮娜又故技重施,四處找尋這顆石頭的下落,但她每次看見,這顆石頭沒過多久在憑空不見,這是不可能的。終於,艾蓮娜在看見它的「最後一次」,她伸手去觸摸,但這顆石頭卻摸不著,艾蓮娜動了動手臂,想要「真正」握住那顆石頭,也終於把那顆石頭「抱住」。

「好!」艾蓮娜握住是顆「小石頭」,「我要想辦法拿過去!」艾蓮娜握住那顆石頭,再一次穿越原來的路,但是卻發現,怎麼走不回原來的路,艾蓮娜走進樹林,穿越竹林,走出來,沒有多久,又再一次走進樹林,穿越竹林。艾蓮娜走了大約一小時的路程,直到她受不了,終於坐在一棵樹下休息。

「到底什麼回事?」艾蓮娜抱住那顆石頭——夾在衣層之間的縫隙,她看了一下,「這沒有什麼奇怪之處啊?」那顆石頭沒有什麼變化,沒有發亮,也沒有消失不見。艾蓮娜看了一下周遭,依舊陽光很好,但她卻「走不出來」。


泰神在原處休息,牠看了一下周遭,「不知道那邊的狀況如何?」泰神看了看附近,肚子也跟著餓了起來......


艾蓮娜累得好像走不動路,她看了看附近,樹林、竹林依舊存在,她坐在樹幹下,往前一看,「等一下......」艾蓮娜仔細看了一下樹林之間的分開位置,「我有來過這裡嗎?」艾蓮娜起身往那個樹林之間的「位置」看了一下,「這裡!就是這裡!」艾蓮娜穿過樹叢縫隙,再經過竹林,竹林之間,艾蓮娜仔細「分析」,果然讓她找到了「秘密」,她繼續往前走,終於「走了出來」。

這時候,泰神已經不在原本的座位上,因為牠肚子很餓,牠往回走,看看有什麼漿果可以裹腹,畢竟這裡也有不少樹木已經結果。泰神往上看了一下,爬上一棵樹,然後小心地往前看——觀察那顆果子。

泰神跳了過去,一把抓住那顆果子,並且搖晃它,要把它摘下來,看著果子與樹枝分離的那一瞬間,牠高興極了! 「太好了!」咬著那顆果子之後往下一跳,完美落地。

泰神咬著那顆果子,吃著裡面的果肉,大快朵頤,「好吃!」由於泰神聽不到,所以牠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直到艾蓮娜的腳步逐漸靠近牠......而快要接近牠時,就在泰神吃到一半的同時,泰神的耳朵又開始魔音穿腦......

「啊!」泰神痛得在地上打滾,艾蓮娜沒有感覺,在她慢慢走回來的同時,艾蓮娜看見前方,泰神在打滾,她丟下石頭,馬上跑過去,「喂!你聽得到嗎?」艾蓮娜心急如焚。泰神根本痛到幾乎要殺了牠的神經細胞,艾蓮娜抱起泰神,趕緊往更遠的方向逃離,在此同時,泰神已經痛到昏厥了過去。

艾蓮娜看著已經昏厥的泰神,「喂!你醒醒啊!」艾蓮娜一手遙遙泰神,一手抱著。艾蓮娜停下腳步,在一棵樹幹下。艾蓮娜跪坐了一下,想了一下,「不行!那顆石頭一定有關聯,不可能丟在那邊。」艾蓮娜放下泰神,然後跑回去找那顆石頭。

但那顆石頭被一頭鹿叼了起來,牠聞一聞,好像這顆石頭是種食物,牠叼在嘴上,然後往反方向移動。艾蓮娜往回跑,她記得是這裡,但卻沒有看到,「在哪裡呢?」艾蓮娜往地下東找西找,就是沒有看到那顆石頭的模樣。

艾蓮娜到處找了快二十到三十分鐘,她記得位置沒有錯,但卻沒有找到。「不管了!先回去再說!」艾蓮娜跑回泰神躺下的位置。

她看著泰神,然後再看著吃一半的水果,「那個到底有什麼影響力?」艾蓮娜自問。天空變得陰沈,好像就要下起雨來,不過還好天空沒有降雨跡象,艾蓮娜與泰神——一個人與一隻貓坐在樹幹邊,想著接著的未來出發點,並且找回那顆石頭的真正答案。


雷、艾特、伊瓦三個人看著彼此,三隻小狐狸看著那三個人,有趣的畫面。

「牠們走了嗎?」艾特問。

「我看一下。」雷轉身往上面的縫隙查看。
「大概走了吧!」雷沒有看到任何多眼猛獸的身影。
「那我們上去吧!」艾特說。

艾特往上縱身一跳,準備要跳上去的同時,一隻多眼猛獸在前方附近的位置,牠身上的眼睛看見了艾特。牠立刻跑了過去,艾特跳了上去,那一隻多眼猛獸追了過來。

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立刻射出光線朝著艾特而來,艾特感覺有東西接近,幸好只是擦邊球,射中樹幹邊緣。艾特見狀不對,往前看了一下,然後迅速又躲了起來。

「有一隻朝著這裡而來。」
「你太不小心了!」雷調侃。
「你上去!」艾特不服。
「上就上!」

雷立刻往上一跳,順道拿著伊瓦的鎖鏈刀,用力著著那隻怪物衝去。

伊瓦根本反應慢半拍,整個鎖鏈的前面被他搶去,「喂!」伊瓦大叫。雷拿著鎖鏈刀,刺中了多眼猛獸的下巴,然後用力一踢,拔出刀,再往下顎次去。多眼猛獸要衝過去的同時,來不及防禦,被雷當場刺中身亡。

雷看著刺中的多眼猛獸,又當場踹牠一腳:「廢物!」雷大聲喊。

艾特慢慢起身往雷的方向看去,伊瓦看著自己的武器就這樣淪落在他手上。

「過來吧!」雷向艾特、伊瓦走過去。三隻小狐狸也迅速向雷靠攏,彷彿雷就是牠們的救星。

艾特跳了上去,伊瓦也跟著身後,「好險,你不是軍官......」伊瓦也對他折服,「拿去!」雷把鎖鏈刀的一端放在伊瓦的手掌上。

「我真的恨死這些長得很醜的怪物!」雷握緊拳頭。
「先走要緊!」艾特說。
「我們還是要找『回家』的路吧!」伊瓦說。
「反方向吧!」雷說。
「朝著冰而走?」

「一定是!你看,這裡的冰,根本不冷,這一定不是正常該有的樣子,這一定有原因!」雷說。

「所以說......?」艾特問。
「那裏!」雷指著五點方向。


雷先往前走,艾特、伊瓦跟上,三隻小狐狸在雷身邊圍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