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走偏的樂觀

圖片來源:Tasha Metamorfosis

冷冷清清的平常日,書店裡的人看起來並不多,一如往常走走看看,翻閱我想看的「新書」,可惜並沒有我那種想購買的書籍。書店推薦的,擺在顯眼位置的,努力促銷的,以及有各種廣告看板的,我沒有多大的興趣,畢竟,你知道嘛!我就是那種少數真正想看到有意義的人士。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的書籍賣得大概很好,到處都是他的相關的作品,以及衍生作品,我一律不感興趣。因為,樂觀的生活在我的人生不存在,反而顯得很礙眼。任何教你要努力才能成功的,任何只要教你獲得你「正向」生活的,我一律排除在外,因為這書店的氣氛根本沒有顯得很樂觀,反而很冷淡,甚至可以說像是活在自己被窩裡的暖氣所環繞,冷空氣在四周,卻沒有真正感覺到。

管你什麼哈佛大學博士生畢業,管你在 TED 演講有多少人觀看,管你做了多少貢獻你社區的事業,現在這個環境,我還是沒有感覺到這個很熱絡的氣氛,管你說得頭頭是道,管你有多少人稱讚,管你應邀來台演講,舉辦簽書會,我還是沒有感覺這場合那種帶給我的氣氛,而管你要多少熱情,管你要多少天份,管你要多少付出,而管你有多少累積經驗,這個場合——很抱歉,依然冷冷清清。

看到這,想必認為這個人自己又努力了多少,滿口厭世的句子,像是要否定任何人的所作所為,而有的一切行動。真正了解我的人,則認為重點不是上述這些描寫的句子內容,而是對我而言,是真的沒有多大的「意義」。

我喜歡聊意義是因為,多少樂觀在社會徘徊久了,想必要找到一個出口才行,而好像就真的有那麼「一堆」人就開始自告奮勇做那個樂觀的推向者,這些人有豐富的口才,豐沛的本領,以及優秀的學歷資歷,把這些人攤在陽光下,你真的會發現,他們真的能夠改變社會,甚至改變世界。沒錯,這些人的確改變自己的社區,所以要推廣到整個城市,甚至整個當代社會,甚至是整個國家,整個世界。我沒有否認這些人的完成事情的確改變了那些人的生活,讓他們自力更生,我也沒有否認這些人的行動並沒有錯之類的暗示語,而我只是說,在那個場合之下,每一個人的確沒有什麼熱情。

大概書店要求的是安靜吧!讓你安安靜靜地沈浸在當下,不過,我們卻忽略了一個事實:我們這個社會的氣氛的確不是拿出熱情,或者充滿熱情的希望,就不會被澆熄。當然,熱情很有力量,的確能夠改變人心,不過對我而言,你只是像個在我身邊繞來繞去的蚊子。

我的個性是內向的,甚至可以說,我不會主動地去聯繫我內心那矛盾又不安的朋友,除非他們主動,即使冒著失去這些朋友的風險,我還是一個傻傻看著他們離去,而原因並不是我被動,而是我的矛盾。

因此,話就說到這,你就可以知道,我只是一個喜歡觀察人們行為的內向者,也可以說是真正喜歡思考的人,我總想著人生哲理,生活道理,以及各種不屬於現在這社會流行的各種話題,因此,如果你要跟我聊天,請先準備以上這些排除在外的話題再跟我聊。

我不在乎你今天穿得像某位藝人,或者哪位藝人什麼八卦話題,演藝圈的私人問題與我無關,知名的心理醫生的見解與我無關,或者什麼知名的部落客,各種醫生的解釋,其實我很少由衷去聽。因為,這社會的問題的引起,其實就是這些多數人所在默默升起的一個趨勢:正向擁抱這社會,不管黑暗還是光明。

也許我的文章不怎麼樣,甚至充滿挑釁,或者各類批判,但這樣才能引起你們的注意,因為如果溫柔攻勢沒有用,我就會直接開嗆。當然,避開法律的範圍之內,言論自由並沒有錯誤的成分在裡頭,而是我們的言論自由是出了名的夠自由,所以才會口無遮攔地開罵,也許是受到父權社會的影響,所以所有的髒話,都是衝著你媽而來,所以才會這麼不雅,才需要「戒嚴」。

不過,大概是因為過去的戒嚴限制太多了吧!所以,現在這社會一旦「出口開放」,就好像關不了這出口,開始想辦法設限這門口的大小,讓一部分的人願意奉公守法,才真正開始管制。我們現在這個公民社會,在言論自由的出口或者開口,就開始認為一旦只要開放一部分,就會想辦法蜂擁而至,擠迫這窗口,讓自由更自由。

當然,了解自由的人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因為自由一定有設限,我都沒辦法證明宇宙是無限的,天文學家都沒有辦法團結說宇宙「絕對」是無限的,我們這自由的「大小」是沒有辦法比擬的,因此,當各種上過各類談話性節目的那些「專家們」,又怎麼證明我們的例子相當有正確?

沒錯,舉一個病患的例子能夠證明,你執業很多年的經驗能夠證明,但沒有辦法證明你碰到的無非不是一個「個案」?我是說,當一個病患在多年之後能為其他病患提供解答時,就沒有辦法證明你的例子合乎正確,只是為了符合這社會的「期待」,我甚至可以說是社會合理。

因此,當這個人不被社會所接納時,他就會會被驅除出境,這是部族教給我的道理。然而,部落社會只是一百多人的社會縮影,社會可是幾百萬的人影子共同聚集而成!因此,當一個社會不接受時,當共同的民主社會無法容納時,我們就會說這是一個邊緣人,甚至排外份子。

我有嗎?反社會人格的我,可以說現在社會的影子,我的確不太喜歡,因為人不是活在自己的「家庭」世界裡,就是活在自己的朋友圈範圍裡,真正願意聽你說話的人並不會主動靠近你說話,因為人不是被動,而是主動地被再一次變成被動。

我沒有主動追求一段關係是因為,現在的台灣女性,我真的沒有時間可以花在她們單一個人身上,況且,我的心思是擺在世界的議題上,是擺在這宇宙的思想上,如果你是容易被外在趨勢吸引的,我們只有擦肩的成分居多。所以說囉!緣分實在淺薄......

當然,我已經習慣單身生活,真正瞭解我的朋友,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大概知道我是一個喜歡天馬行空胡亂思考的人,因此,要完全融入我的生活,這個人大概還找不到......

可能在高需求的位置身上,我們還是拿著正向的尺不斷向上量,只想高人一等,還是不想矮人一截?

有人會說我悲觀,有人說我懦弱,當然也有人認為現在這個社會需要的不應該只是正向所表現的意思才是。畢竟,人的一生不是因為靠著「運氣」成分居多,而這運氣就是因為磁場來改變就有用,套用廣告上的術語,因此,人的所作所為,是在於我們是怎麼樣看待這樣的風氣,所帶來的真正意義,也就是說,人的行為充其量只是表現一部分,我們的印證也是一部分,社會的改變是需要在多數人改變之外的少數人傾聽才有用。

垃圾桶遲早有一天也會滿,因此,重點不是裝設很多垃圾桶才能解決垃圾滿為患的問題,而是我們丟了多少垃圾還不自知?當然,過度的包裝,過度的行銷,過度的手法已經讓更簡單的重點失去了不再是簡單的重點。如果你只想要一台筆電,品牌就已經是個迷思,重要的是單一品牌也不知道怎麼挑選你的需求。

因此,你可以說一個產品已經描述的你的需求,可是實際使用上並不是那種八十分的情況,甚至你可能只要六十分的情況就可以滿足,只是你還不知道。人都想要搭配最好的化妝師,最好的化妝品,以及最有效的美白產品,人都希望穿在自己身上的能夠獨一無二,那種美麗只想獨有,不想與別人分享,因為人莫名有一種「比較」的自私心理,比較胸部大小,比較美妝技巧,比較穿衣哲學,比較規格,比較分數等等「才藝」,因此,我可以說,當樂觀開始無上限往上表達訴求時,我們就忘記了真正的需求的限度有多低?或者可能在高需求的位置身上,我們還是拿著正向的尺不斷向上量,只想高人一等,還是不想矮人一截?

這種想法不在於有理與否,或者有無意義與否,而是我們給自己寬大的上限之後,我們就期待樂觀就會更多,因為在樂觀與悲觀的尺中間,傾向自己的樂觀尺只是我們眼睛偏向那邊,而在評估悲觀的那邊,我們就傾向那刻度細小許多。因此,我們看到一個認知偏向的問題,也就是找到什麼合理,就偏向那種合理。

缺點嗎?你可以這麼說,零度象限不存在,因為天秤的位置已經偏了,而要歸零,回到原點也不存在,因為人的認知早已失控。我總期待,樂觀可以止步一點,但是樂觀談了再多,悲觀說了再少,談的都是人生的狡詐故事,贏家策略。

你把這句話說給一個垂死邊緣的人聽,大概也越聽越無所謂。冷清的孤單總不知覺寫在臉上,經歷太多改變,世界已經走向越轉越不知道能轉到哪裡的雲霄飛車,也許會出軌,反正也無所謂,操縱的人不是你,停下這飛車設施的人也不是你,你只是坐在一排上的其中一位,列車還很長,如果希望充滿著還有意義,想必會越玩越開心,但就是開心不起來。站在這看起來充滿生機的書店裡,看著各類學者,各類型的工作者努力找解答,但相隔遙遠之外的我(們),在這濕冷的天氣裡,所謂的意義,大概就是假裝很會,就真的很會的那些人們吧!而那些人們,不管是真或假,不管說的後事實會是什麼,偏見相距遙遠之外的距離,還是不能共通,頂多只能通融,好讓這裡可以引導那裡,讓橋樑接通了——雖然參差不齊。


我的文章有什麼用。我不知道,世界要的樂觀,真能夠讓樂觀影響處處每一個人嗎?留給走在街上遊走的人民去說吧!他們沒有家?或者橋下是他們的家?地下道也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