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變(續五)

圖片來源:Mark Doliner

艾蓮娜準備上路,這是一個「唯一」還保有精神的部落,當然,她還不知道其他的部落,只知道這個,因此,她就認為,這個意義非凡。她很有自信,幾乎可以應付迎面而來的危險,並且給它們痛擊。艾蓮娜看著他們,尤其是長老,因為長老指示大約一點鐘的方向,可能會有她的答案。


「謝謝!謝謝你們。」艾蓮娜在遠處對著這些人說。

之後,便轉頭往樹林裡走。走了大約一英里的路程吧!路況就變了不少,本來是平路,頂多有樹枝遮擋路,她跨了過去,看見小溪,再往前走,看見了一座小橋,她走了上去,之後再繼續往前走,穿越爛泥巴,竹林,繼續直走——幾乎是往上流走。

她看見了許多石塊,岩石擋住去路,她轉了個方向,繼續走,她不時回頭,看看自己走了多遠。「已經這麼久了!」她心想。她看著附近,「這裡......已經結冰了......」樹林之間,有冰塊附著,她依然往前走。

她突然好像看見什麼似的,她看不清楚,脫離原來的方向,走進一個樹叢縫隙。她往前看,「好大的冰......」她慢慢抬頭一看,她轉頭看著周遭,水流在流,「嗯......」她想了一下,接著從冰的旁邊走了過去,穿過樹叢,瀑布近在眼前,只不過離她也還有一兩公尺的距離,她看著瀑布,轉頭看了一下附近的冰,她再繼續往前走,路況很差:峭壁、石階,還有陡山的地形,她慢慢往上爬,爬到了一個定點,然後往附近看一看,「應該是這裡,沒錯吧!」她爬了上去,再繼續往前走,經過竹林,然後,往前一看,「那是......什麼?」

一隻白色的貓被凍結在艾蓮娜的前方,「牠是怎麼被凍結的?」她心想。她走了過去,仔細看一看,「難道......」艾蓮娜不確定她的想法是否正確,但她知道肯定要解救這隻貓。她看著右手的印記,用左手觸碰了一下,「神,請幫幫我。」艾蓮娜心中禱告。

艾蓮娜右手伸了出來,但她不敢碰冰,因為怕自己也被凍結,在她距離與冰的位置大約五到十公分之處,她一直想著:「結凍這隻貓,結凍這隻貓,結凍這隻貓......」結果,奇蹟發生了!手慢慢產生了宛如冰霧的東西,但是不太夠。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右手,不敢置信,她繼續想著:「結凍這隻貓.....」重複的話,但右手的冰霧仍然只有一點,「再來!」艾蓮娜說。

「結凍這隻貓......」右手的冰霧仍然不夠「有效」發揮作用,她看著自己的右手,幾乎要呈現淺藍色,她嚇到了!趕緊收手。「怎麼了?我的右手?」她看著自己的右手掌,本來是一般血管流動的正常模樣,但是竟然像是要被截肢前的模樣,她握緊自己的右手掌。

「該不會是......?」她不太確定,不過她還是很願意繼續嘗試,「我一定要,就算犧牲我的右手也在所不惜。」她只好賭一賭,反正她也不知道還能失去什麼?

「結凍這隻貓,結凍這隻貓.....」繼續重複的話,右手就放在冰塊上,冰霧慢慢從右手釋出,然後順著結冰的「痕跡」往裡面去,接著,左手也放了上去,「結凍這隻貓,結凍這隻貓,結凍這隻貓......」艾蓮娜一心重複唸著,不敢鬆懈。

這下,真的奏效了!冰霧順著痕跡侵入,慢慢「結凍這隻貓」,冰塊像水一樣,逐漸融化,這隻貓也從結冰中掉到了地上。艾蓮娜鬆開兩隻手,跪坐在地上,「謝謝你,神!」艾蓮娜兩手癱軟。

艾蓮娜的兩隻手依然呈現淡藍色,沒有褪色跡象,印記還在,只不過更深入到身體裡,她還不知道。突然她睜開眼睛,「我還在!」艾蓮娜摸摸自己的身體,然後再摸摸自己的兩隻手,「還在!」艾蓮娜趕緊起身,轉頭看著那隻貓。

牠沒有醒來,艾蓮娜嘆了口氣,「我以為......」她走近牠的身邊,然後蹲下身子看著牠,「好柔軟。」艾蓮娜碰觸牠的身體,「為什麼我救的不是一條活的生命?」艾蓮娜自責了起來;白色貓突然動了一下,轉了一下身體,把艾蓮娜的手撥掉。

「醒了!」艾蓮娜看著貓的頭,那隻貓不想理會她,想繼續走牠自己的路。「好吧!放你走吧!」艾蓮娜說。

白色貓回頭看了一下艾蓮娜,然後又轉頭繼續往前走。走了大約五十公尺到七十公尺吧!牠又跑了過來,眼睛瞪著大大的,看著艾蓮娜,艾蓮娜不懂這隻貓到底要幹嘛?

「艾維茲!我終於找到你了!」白色貓第一句話說了這句。
「!」艾蓮娜嚇到,這隻貓也會說話?
「艾維茲?你認識我妹?」艾蓮娜停頓了一下,接著問。
「我是她姊姊,你知道她人在哪嗎?」艾蓮娜繼續說。
「你不是艾維茲喔?」泰神有點掃興。
「你們長得好像!」

「有嗎?我跟我妹,不會很像啊!」艾蓮娜是長髮到頸部,艾維茲是長髮到胸口,一個是左旁分,一個是右旁分。

「你怎麼會認識我妹?」

「就是在一個像沙漠的地方,我遇到了她,然後我們就不知不覺滾到這裡來了!」泰神不想交代細節。

「我妹有去到沙漠?」
「算是綠洲吧!」
「那我妹呢?」
「我們被一個部落給抓走了!我逃了出來!我之後就沒有見過她了!」
「她該不會......?」艾蓮娜越想越負面。

「不會啦!他們不像是那一種。」泰神說。
「他們雖然看起來很兇惡,很奇怪,但不至於你所想的那樣!」
「我也這麼相信,她是個比我聰明的人,她一定能夠逃脫的。」艾蓮娜說。
「你來這裡做什麼?」艾蓮娜問。
「我也想問你同樣的問題。」
「有一個部族長老指引我來這裡的。」
「那你呢?」
「我不知道,有一個聲音指示我來這裡。」
「奇怪?你怎麼會被凍結?」

「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夢到什麼,感覺什麼,我說不上來。」泰神其實也忘記自己「曾經失聰」,雖然聽力已經大不如前是真的。

「你從什麼地方過來的?」
「那邊!我猜。」泰神眼睛看著約十點鐘的方向。
「我想那邊應該有我要的答案。」
「什麼答案?」泰神問。

「我不知道。」艾蓮娜說完就直接走往那裡,泰神也跟著走上去。

穿過竹林,樹叢,艾蓮娜看著前方,泰神看著艾蓮娜的背部,心想:「這真的是她的姊姊?」突然一陣聲音直衝泰神的腦門,就像第一次遇到的那樣。泰神痛得走不了,艾蓮娜專心看著前方,然後轉頭看了一下那隻貓有無跟上,「喂?」艾蓮娜沒看到那隻貓,趕緊回頭去找。

艾蓮娜看著閉著眼睛的泰神,「喂!你怎麼了?」
「聲音,有一股聲音......」
「我的耳朵......」泰神痛得打滾。
「我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艾蓮娜看著泰神,心裡慌張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泰神告訴艾蓮娜。

「帶我離開這......」泰神痛得最後昏了過去,耳朵沒有流血,沒有任何變化。

艾蓮娜抱起泰神,往反相向移動,因為她知道再接近肯定會造成二度傷害。

她抱著牠,穿越了好幾個樹叢,回到那一個她「分支」的地點的前方停了下來。她放下牠,看著牠,「喂!你還好嗎?你醒醒啊!」艾蓮娜拍拍牠的臉,動動牠的頭。


泰神是唯一用那顆石頭「製成」的動物,因此,基於「同性相斥」原理,只要牠一靠近,就會呈現排斥現象,至於牠為什麼要靠近,是因為那顆石頭有種魔力可以把他「拉過去」......


過了大約一兩個小時吧!泰神醒了!牠看著艾蓮娜的臉龐,心想,「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看著牠的臉,「太好了!你醒了!」

「好像我一走到那裡,就有種聲音在我耳朵出現。」泰神說道。
「什麼樣的聲音?」
「一股刺耳的尖銳聲。」
「為什麼我都沒什麼聽到?」
「我不知道,還是我的幻覺?」
「不可能啊!我好像感覺到我...來過那裡?」泰神細數。
「我不想再活受這種罪了!」泰神摸著自己的耳朵。

「那我幫你去看看吧!既然長老指示這方向,就表示這一定有什麼。」
「你說什麼?」
「我說我幫你去看看。」
「我聽不到!」泰神「又」失聰了。
「我幫你去看看!」艾蓮娜指著泰神,然後又指著那邊的路。

「什麼?」
「我去!」艾蓮娜指著自己,然後再指著那邊的方向。

「你?太危險了!」
「你在這裡等我。」艾蓮娜指著這裡。

「不行!喂!等一下!」泰神還沒等到艾蓮娜回牠的話,就先行往那邊走了過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