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Shawn Harquail 

辰看著那具已經腐爛的獨角猛獸的屍體,轉頭看著那少年,還有自己的妹妹。其他的族人,像是勇士們也看著牠,其他的婦人閃避,並且遮住自己小孩的眼睛,以免看到這種不潔的景象。


「mkyug,rmim,......」辰說道。
「j,guorm8otrn6,mom9ue56m68。」晏回答。

少年拿著長槍,不停地往那具屍體刺呀刺,他大概心裡有恨意吧!其他人沒有阻止他,任憑他這樣做。長老從後方走了上來,碰了少年的肩膀,「mfiyodrumy,o?」長老問。

少年沒有回答。

等了一會兒,少年轉頭向長老下跪,並且說:「mkiu4wn8o,,mot97eh46!」

長老告訴他,並且要他起身,「mten7i8ormsvj7fsebfui。」

辰聽到了,走了過去,「,o9dmi56mu67i?」她兩手握住他的肩膀,看著那位少年,並且眼睛注視著他。

晏也聽到了,「jdjtme5m78nj?」她問那位少年,並且轉頭告訴辰,「,t79dnki,.56m7,mit7eni8,6?」

「,oy9enim,9bdyj,t8。」辰回答說。

長老聽到了,「fmy8ot7eb7ny。」並且看著那位少年說,「yo,t7byjmor56n6。」

「io.tw4ni,8bui,ty!rmutn6u6m9!」少年激動地說。
「tyimt9n7o,6j。」長老勉強答應。

辰告訴少年,「jmy9orni7,m,y9e4u0fgjl98busprbu0-’herg,o,d5nyleb7 。」

少年點頭。

晏看著那位少年,但不知道還能交代什麼。

長老走到了少年的後方,用力從他的背後擊出一掌。少年立刻跪坐在地上,並且吐出了一灘血,屬於黑色。辰看到了也往後退了一步,晏也是。

「yi,yt8dnrki,pyrn56。」長老說。
「rhmtmi8ioenitsbe。」少年抹了一嘴巴上的血,呈現狗爬式狀態。

少年回頭看著長老,「jdmodrm78e7u!uo,94n7um。」長老立刻握住少年的肩膀,並且把他轉向面對長老的面前,「umgumgyi!」長老唸出了一段小咒語,然後用食指與中指伸直,而其他手指呈現圓形姿態時,定在少年的額頭正中央。

「ti,gousrniky.iornum。」長老繼續說。
「tp6,otui!」辰看見少年不動狀態,眼睛呈現反白狀態,真令她擔心。
「fhn。」晏想要阻止辰繼續往前。

少年感到一陣暈眩,心裡有嘔吐的狀態,但他持續在忍受,雖然他經過「成人禮」,可是呢?這次可是更嚴重的「進化禮」。

長老持續唸著咒語,他看著少年,閉著眼睛默數些什麼,最後在少年的臉頰畫了個圓形與三角形的符號,最後定在他的眼睛的中央,再輕點一下,長老這時候才收手。

少年立刻像是沒有骨頭支撐的身體一樣,倒了下來。辰上去攙扶他,「u,yiopmluoh,;oyn7i?」她轉頭問長老。

「go.te4n7i。」長老回答。

辰扶起少年往其中一個房舍走了進去,晏也在身後看著他們。長老則是回到自己的房舍,族人們也是。


喬一邊看著自己的火烤食物,一邊想著怎麼救出自己的同事。她手上拿著那片樹葉,然後比在凱茵絲的前方,想了一下。

「他們不是說,樹葉有一種方式可以知道怎麼正確使用嗎?」
「還是說根本不是這片?」喬轉動樹葉的根,看不出什麼變化。

一陣風吹來,結果把喬那片手上的樹葉吹落了,掉落在地面,「!」喬沒注意到,趕緊起身想找找那片樹葉。

「天啊!那是重要之寶!」喬責怪自己。
「在哪裡?在哪裡?」喬邊找邊想。

那片樹葉跟其他樹葉混合了,可要費一番心思才能看出「差異」。喬拿起一片,仔細看看樹葉上的花紋,「嗯......不是這片。」喬又到處尋找,「我記得大概在這個位置......」喬到處東找西找。

「也不是這片......」

一隻黏獸經過她的身邊,叼起一片樹葉,而她還沒有注意到。在她到處東看西看的同時,才看見一個會動的東西,上面有片樹葉。

「是這片?」喬不敢去招惹牠,只好跟著牠的步伐仔細看著牠。
「嗯......」喬慢慢地看,就怕一個動作會壓到牠。
「不......是....這片。」喬看著很仔細。

其實那片樹葉被吹到凱茵絲的腳下,在樹幹的旁邊的位置,不過沒有發生什麼作用。

「呼!」喬鬆了一口氣。
「到底在哪裡呢?」


三個族人拿著火把,從喬的附近走了出來,他們看見一個現代人在面前在找些什麼似的,並停了下來。

「y808rnliu,h56m?」一個族人大聲問。
「誰?」喬聽到聲音,起身抬頭看了一下。
「t,9trntm5eb7,mit8。」另一個族人問。

喬看見三個族人從樹叢裡正在看著她,其中走向前靠近她。

「f,it79dnimt8,79lt6bu7,o7t。」喬告訴其中一位族人。
「y,iudrmuyf?」一個族人問。
「fti,7t9buim8>。」另一個族人說。
「rdut7o8nruimto。」喬說。
「ti,pe4n8o,8prnibjmftuindrt。」第三個族人說。
「tfmiiydenukym。」喬說。
「rtyukm。」喬答謝他們。

族人幫忙尋找,喬也到處看看,幾乎把樹幹下的樹葉都「掃」了一遍,還是沒看見。而其中一個族人走到了接近結冰之處,看見一個「巨大的雕像」,把她嚇了一跳,「jm8fen6!」他馬上走回去,告訴其他兩個族人,族人聽到聲音,也快步走向前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喬也聽到了,也上前詢問。

「ti,t9e4!」那個族人大叫。
「yum,oueniu,t?」另一個族人說。
「ty,uitsenyim?」第三個族人也跟著問。

瞧這時候,走上前去問,「ft7i,t8bjutmyu?」

「rdtumt9tn。」那個族人信誓旦旦地說。

那個發現「雕像」的人拉著兩個族人走過去看,喬也跟著走過去。

凱茵絲被結凍了更加「徹底」了,幾乎呈現霧面樣。

喬心想,「剛才不是這樣子啊?」

其中一個族人好像看見凱茵絲腳下的東西,並且走過去,一片樹葉貼合在上面,那個族人要把它取下時,才碰觸樹葉的同時,那個族人的手也開時凍結,其他族人見狀不對,也上前要拉住他,並且把他「拉回來」,但是結冰的速度已經影響這個族人,他的右手已經開始凍結,其他的族人趁著還沒遭到池魚之殃時,趕緊放手,喬看到並且想要阻止時,已經來不及......

「mgidrni,y8?」族人說要回去找長老。
「mgum!」喬點頭說要陪他回去。
「ftmify,giu。」另一個族人說,我在這裡等候你們。

喬與兩位族人先行快步跑回去,只留下一個族人在原地守候。

喬跟著這兩位族人經過許多樹叢、草堆之後,走了大約一兩英里路程,看到了眼前的火光。

「gy,igeny?」喬問。
「nsmyu。」一個族人要先去找長老,另一個人找其他勇士。

長老在房舍休息,聽到外面有聲響,走出來查看。

「yui,enukme5m?」長老問。
「tyumyufsbyu。」族人回答。
「yuo,uidbnj!」長老找些其他勇士幫忙。

族人向長老謝謝之後,並且招集其他人跟著他快步走向族人被凍結的地方,長老看著他們。
這時候,喬問長老難道你沒問詳細原因嗎?

「ui,rtnkyg,tyi,yusbu。」長老聽到喬的問題,慢慢回答。
「ui,uidnu,un。」喬說。

喬轉頭看見族人已經走入了樹林,各個拿著長槍戒備。

「,yurtmuk。」喬向長老謝謝。

隨即喬也跟著他們走入樹林中,長老這時候才起步,跟著喬、以及族人一行人。這時候,一隻鷹飛了過來,停在長老的十點鐘方向,長老抬頭看了一下,「mi,gdnymi。」心裏似乎認為這是個險峻之路......

族人快馬加鞭走到了族人被凍結的地方,原來的那位族人抬頭一看,「,mou,rmui,?」怎麼那個守候的族人不見了?族人拿著火把到處照呀照,就看見一隻手正好要握住他的小腿,族人把火把放在面前一看,一大群黏獸竟然佔據這個死亡族人的身體,幾乎只剩下白骨,那隻手只剩下皮膚的一小部分。

「ti,gidrm8?」族人認為不可思議。

後面的族人紛紛趕到,看到眼前的漆黑模樣,嚇得不敢更進一步。

喬跟在後方轉頭看,只看見長老慢慢才趕到,然後她經過族人群走到前面,一大片的黏獸只是吞噬了那個族人的身體,因為喬看見凱茵絲的身體完好無缺,黏獸似乎不怕這些冰?喬想不透為什麼會這樣。

喬走在凱茵絲的旁邊,然後轉頭低下看著地下.....「難道......?」她心想。

族人們站在原地,黏獸也沒有更進一步往前,也沒有想攻擊的舉動。


長老從族人走了出來,並且蹲下身體看了一下這個死亡族人的骨頭,「ymuiugbkfm…...」長老認為這是上天的啟示,這個族群可能隨時走向滅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