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神祇的翻譯員

圖片來源:Mark Ireland

新年,快樂嗎?我們現在看到的祝福話,聽起來很順耳嗎?看起來,因為,不會有人祝你新年不快樂,不會有人祝你新年心想不事成,國不泰民不安,更不會直接像美國人所言,祝你斷一條腿。為什麼我們要說這些「吉祥話」呢?我還是沒有頭緒。


畢竟,若是說是不吉祥的話,看起來你是不會受到祝福的,神不會庇佑你,守護你的平安。對於神明來說,總是望著這塊大地,看著人們的一舉一動,而對我們這些凡人來說,居住在山腳下帶來的煩惱,隨著城市化的建立,只是不斷地曲折,就像光線一樣,一再反射與折射。神明總默默地不說什麼,因為祂們知道,凡人的行為,只是顯得更加彰顯無力,但凡人有堅毅的能力,有不服輸的恆心,因此,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突破困境,造成更高的巔峰。

你總往下看,看著居住在盆地的人們,神明心中自有盤算,就算居住在都市叢林裡的神明們,也是了解行為之間的影響力一定有我們不能解釋的相互影響,也許稱作一著共伴效應,也許是寒蟬效應,但這種宛如磁力般的吸引力,不是你們這些凡人能夠了解的。

神明總笑著人類,說太不自量力,憑你們的高塔也想觸碰在神明的天廳?心中太多雜念,凡事不肯靠自己的一臂之力求求神問卜,太過依靠動力機械的輔具,只是造成了某種的惰性,無論我們在哪裡,你們凡人們也想跟隨,卻忘了自己有幾兩重,憑什麼要與神一較高下?憑什麼要去比較凡人的超凡力量?看起來,神明之外的角力,人類的的逞兇鬥狠的眼神還是多於神明之間的碰撞。

或許,神話故事是對的,神明之間也說著悄悄話,但還是會試著誠實以告,畢竟消息有會傳到順風耳的耳朵中,千里眼看得那麼清楚,還說不定會讀唇語,你們凡人之間的秘密實在有太多,甚至還必須放在所謂的伺服器裡面,看起來,你們的「秘密」力量還比較有看頭,不是嗎?

神明也會到臉書一遊,但這些不是我們自行架設,而是我們的信徒幫我們建置,對我們來說,其實都希望風調雨順,平平安安就好,畢竟,風雨總是會有,只是我們要學著怎麼看待風雨給我們其意義,而其面對的真正而來的改變?如果一路順遂,那麼陰晴月缺不算是完整,只是顯得不尋常。就像我們凡人看到再平常不過的家常事務,有哪一個我們已經沒有真正放在心上?

如果我們視走路為基本的動作,那為什麼在思考走位之間,不肯想著自己每一寸的穩定?看來,人還是故我一個重複樣。

我們都視開車為基本的「新生訓練」,好像每一個人都必須要學會才行,尤其像是在大都會裡,或是在郊區,沒有汽車,彷彿就不算是「正常」而有的生活。都市人的思維與鄉下人思維不同,更是與那些居住在山林裡的人的思維更有所不同,你們這些凡人都以為登高能夠謙卑,但仍然沒有看見這世界的壯闊。

神明總是搖搖頭,但大人有大量,總是一再選擇原諒,畢竟神明的手不會伸向你們信徒自己,而是透過其他左右手來影響你的行為,就像路可能會突然地變得窄小,逼迫你要下車走路才行,或者一個轉彎就要你措手不及。神明干預的不會像你想像來得快,但肯定要你學會怎麼靈活轉變,這就是神明教我們凡人們的大道理啊!

說著吉祥話,看起來會招來財氣,祝福來年能夠一展宏圖,事業滾滾,家庭能夠和樂,平安幸福,這也是每一個人所嚮往的,可是看著自己人的行為,卻都以為這一切非但不是真的,還懷疑真實的存在,都以為陰謀論無所不在,因為相信這一切帶來的宗教預言,就相信了一道再清楚不過的分水嶺,神明不想跟地獄的使者往來,也大概很少來往,畢竟,要先走在人間的土地上,才能近一步降落在地獄的塵土之上,看著受苦受難的那些亡者們,是否能夠讓凡人們更加體會,真正的平安不是多做好事,而是存有什麼樣的真正善念?能夠影響人心任何驅使向惡的念頭,放下那把屠刀?

你可能不會成佛,但你心已經與佛靠近,這也是神明教我們的道理,但一直不明白,所說的這些到底藏著什麼含義?但是需要怪人心不斷地猜忌,互相質疑真正的念頭?凡人之間看不懂彼此,就像我們的能力無法一言以敝之讀出人心的價值,這大概是人心的不足。對我們這些凡人而言,總是藏著各種奇怪的想法,無法明白人與人之間還有什麼事不能說得很明白?人心有太多錯覺,我們的五感在人間之間要好好發揮效用,但就怕在聲音,在視覺,在嗅覺,在觸覺,甚至在感覺上,已經騙了我們。你總告訴自己說要堅強,要存有不受誘惑的堅定力,因為凡事,任何影響力都已經大幅感染著我們的專注力,人們走路不肯好好專心,看著自己的手機,聽著自己最喜歡的那首重複動感旋律,我們能夠當下思考真正在走路步伐之間的快慢嗎?如果我們視走路為基本的動作,那為什麼在思考走位之間,不肯想著自己每一寸的穩定?看來,人還是故我一個重複樣。

歷史在重複,思考在重複,每天像是進入一個新的死胡同,但其實只是換個花樣,就像皮夾的款式設計都一樣,只是改了個顏色,換了個位置,你就以為是新的作品,任何人之間的感知,根本無法有效覺察,以為是某個歷史在替換,在其實是人類思想重來不肯真正思考背後的意義精髓。

我知道你們愛說吉祥話,但行為也要表現一體才行,如果身心不夠充分,那麼不是力行可以證明些什麼,因為力行是其一方法,但真正的證明不是靠著時間充分解釋,而是每一個人要著怎麼樣的社會舉動,因為如果社會是單獨一個個體,這個體一定要完全合一,不能一個細胞說不合作就不合作,大腦要協同整個身體的指揮命令,你怎麼可能沒有第二個指揮官來指導這些邊緣細胞?

希望你們能夠有效聽到神明的教誨,畢竟我們也不能干預什麼,如果我們的干預是有用的,那你們的思想也怎麼沒有跟著在進步的水準之外,給我們穿得金碧輝煌不能表示什麼,畢竟神明沒有貧窮貴賤,但我們這些信徒表達很明顯:大廟宇就是有尊敬的價值,小廟的那些小神們,又有多少法力可以介入?

你以為大廟比較靈驗,小廟根本不痛不癢,因為小廟宛如蚊子在叮咬,大廟看起來的氣勢滂礡,肯定有不可小覷的超凡威力,這大概也是我們凡人幾乎不懂的道理。或許這些小神明會試著告訴大神說一些抱怨話,但人心的抱怨更是「有目共睹」,你看,一點點事可以抱怨到每一個人都要被迫上社會新聞,每一個人都可以當起自以為是的正義使者,但說真的,維護了這些「傳統」,就表示這種意義的根據就是合乎有道理的確定說法嗎?

拿著各種證據在輔助,我們在乎什麼?是名聲?還是一種尊嚴?人性不外乎的價值,已經被那些人性的優秀傳統說得無關痛癢,只是人性維持的自尊心,但話又說回來,亂丟垃圾之中的我們,能夠說人性沒有夾雜一些破壞之間的雜念嗎?難怪人不可能多麽想要「接近」佛的概念——而那些只是充其量的牽強附會。

人心有救嗎?神明一直很希望,也確定告訴我們人類不可能只看那些「人們」,而是要看更不一樣的人們,畢竟我們這些人沒有犯罪,也沒有隨地大小便,只是四處想與最美美的風景入鏡而已,但踐踏了花園,踩死了花草,就好像說踩死一隻螞蟻並不算殺生,只是沒有注意到更細小的細節,而看著人們就這樣踏上了草皮上,就代表著人已經在動念之中伸向了不同方向,這不是我們該注意的範圍。


用動物的思考角度,狼也踩踏了各種花草樹枝,象群更是成為「常客」,但沒有人們來得多,來得廣。我們這些凡人想要求得心存神明的原諒,不是讓神明用籤詩提示你,而是思考其世間昏亂的這一切行為腳步,有什麼有我們真正還被受忽略?甚至也不去看看在靜俏悄的兩極,那種淨土,我們還要想辦法來防範有心人士的涉入?就怕神明不來找你,各地的神祇也會攜手讓你更受到前所未有的想像,慢慢地讓你知道其後果的後座力,恐怕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承擔......舉頭三尺有神明,你的善念,你那背後還有的簡單默默意念,神明會聽到很清楚,只要你的雜念能通過挑逗般的雜念,或許那不是雜訊,而是真正的訊號在一點一點放大你的聽覺......而你還視而不見,神明也無可奈何去幫你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