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變(續)

圖片來源:Duc Tuyen

當一行人正在觀看當下的同時,突然聽到一聲慘叫:「啊!」所有的族人回頭一看,那不是他們的村落發生的聲音嗎?長老心想事情真的要發生了!喬低頭看著那具白骨,「這是......?」她看見那具白骨旁邊似乎有什麼痕跡,但她猜想不出那是什麼......


其他的族人聽到聲響之後,立刻快馬加鞭跑回自己的部落,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長老看著喬,「uymoui,fdmk?」長老告訴喬。

「gfjmiughj,kjfgh,dngh,ghuil34nosd98。」喬告訴長老,事情真的會是這樣嗎?
「ghmhldnghj。」長老語重心長地說。

隨後,長老說完就跟在族人的後面,喬也在他身邊跟著,看著他拿著拐杖的東西往前走。


率先趕到的族人們,看到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竟然是一片火海!整個村落幾乎陷入燃燒之中,被吞噬著,卻看不見任何「兇手」?!族人們別想那麼多,趕緊衝進「火場」們搶救自己的族人們,包括婦女與小孩。長老這時候看見一片紅通通,停下腳步,然後要後方的喬停下來。

「tyi,yubetumtiu?」長老告訴喬。
「huio.houdrnu?ui,uirnu,?」喬不理解為何不進去救人?
「gikupo.tymi!」長老這時候把拐杖對準喬,然後把她打倒在地。
「yiuoidnuym!」喬認為不能因為這樣把過錯責怪她一個人身上。
「gi,yio,yo?yuoi.py34n8irdn?huilpuy4e5m8o?」長老質問她難道不是她最初先帶來的?難道不是因為她的一部分責任?

「......」喬認為他說得有理,她的確是「第一個」踏入這區域,並且與他們有過接觸的人類學家,所以才會說他們的語言。

「yui,uifn。」喬繼續說。
「gh,ie5m8o?gyi,iydm79r。」長老認為你應該想想。

長老說完,直接走進「火場」。喬看著他一個人走進去,她很想,但是沒辦法,因為實在太「旺盛」。她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這時候,看見幾個族人身上背了一位婦女走了出來,族人把她放在喬的身旁,也就是一棵樹幹下,族人對她說他還要進去救人,請在這裡等待。喬看著他,然後再看看這名婦人,滿臉驚恐,她走過去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yo.uip.ryu!yo.uip.ryu!yo.uip.ryu,li.ui.!」婦女一直喊著傳說獸的名字。
「yo.uip.ryu?」喬認為不太可能。
「yo.uip.ryuhj,iudrtmio.fgm!」婦女抓著她的衣領,眼睛瞪大看著她,「yo.uip.ryu!」喬被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但還是故作鎮定。

喬一直想著傳說獸不可能會傷人,更何況是製造火焰?喬轉頭看著熊熊大火幾乎把村落給付之一炬,想著到底發生什麼事?一頭怪物在遠方盯著這兩個女性看,然後二話不說直接衝了過來,這時候一支箭剛好射向了這頭怪物,使這頭怪物因為速度而偏向,一名族人衝了過來,拉著喬得手說快走!喬說到底怎麼回事?這名族人不說話,直接強拉喬,然後喬告訴這名族人說還有這位婦人,族人不答話,直接往後頭跑,喬握緊這名婦人的手說要相信她。

那頭怪物撞到了一旁的樹幹,就在距離這兩位婦女前幾十公尺的前方,所以她們兩個才沒有「感覺」有東西接近。這頭怪物站了起來,甩一甩身體,要找剛才襲擊他的族人。怪物左看右看一下,接著就往族人的方向追去。

族人往前跑,終於來到了結冰的區域,他停下腳步,看了一下前方,接著他往左側跑去,喬拉著這名婦人跟著這名族人跑。後頭的怪物嗅到了味道,努力找尋這些人的下落。

族人跑著氣喘吁吁,停下腳步休息,喬也是上氣不接下氣,婦女更是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畢竟剛才的驚恐還沒鎮定回來。喬走過去問他,「hgj,giuf......mfgh...fgmfu?」

「o.ufgmljkl56!」族人解釋道。
「fgmgh….gujk,......?」喬問。
「yuiliufmkjgfghm!」族人很不耐煩地說。

這時侯怪物看到了他們,直接追了上去,然後對準那名族人,跳了上去。怪物抓住了他,之後滾落在一旁的結冰區域,怪物「掉入」了結冰範圍,族人則是在外,但一腳踩到了結冰區域,之後也慢慢開始凍結,喬見狀不對,趕緊衝上前去,想要把族人拉回來,怪物從背部開始凍結,之後是頭部,族人的手臂被抓傷,但凍結的區域蔓延到他身上,他也開始慢慢結冰,喬努力拉著他的身體,但是沒辦法,但喬看見結冰的區域快要接近她時,她只好放手。

而那名婦女已經嚇到不知所措,喬往後跳了一下,已經無力回天。冰已經侵蝕他們。

喬往後看了一下,除了一旁的凱茵絲之外,還有這頭怪物與那名族人,往旁邊一看,部分的動物也被凍結。喬想著到底有什麼能力可以解釋這眼前的景象?


另一方面,長老從村落走了出來,手掌滿是「灼傷」的痕跡,但他絲毫不感到痛。長老默唸一段咒語,那痕跡驟然已經消失,眼前的景象卻是無法康復,以他的能力,加上族人再一起努力的成果,是不會改變「滅村」的命運。因為這個村落沒有神使,沒有神媒,只有他一個人要負起整個村握的責任,而他能力有限,長老蹲下身子,用手掌親吻嘴唇之後,在放在土地上,「fumli.yu5r,o9.y78…...」長老不知不覺落淚了。

族人們一個接著一個走了出來,看見長老的動作,告訴長老不能氣餒。
「h,oyr5m8o,yr57i!」一個族人告訴他。
「gjkhdrmur56m!」另一個族人也說。
「ghmfe45。」一名小孩走過去握著長老的手說。

其他的族人看著他,也在外看著這場火焰就這樣吞噬自己的村落,雖然救出了許多人,但還是有人命喪火窟,「fum,i5miu,。」長老站起身,轉頭看著在場的族人。

他的能力無法管理所有族人的命運,雖然他知道上天某些安排的啟示,但是他實在不了解,這個村落或者較外圍的村落是已經沒有神使或神媒了,因為造物神不給他們「工作」,認為真正的使命應該放在長老一個人身上就好,造成他的責任比以往繁重,卻又說不出的苦衷。

但災難還沒結束,在火場中的怪物瞄準了長老,眼睛兇狠地瞪著這個獵物,伸出身上的彎刀朝著長老衝來,長老這時候在思考著,在想辦法要與「神」對話,一個族人衝了上來,感覺到有東西接近,一揮手把彎刀用力一甩,彎刀轉向掉入地面,這時候那怪物感覺到沒有獵物上鉤,牠立刻收起彎刀,其他族人見狀不對,一個族人先去拉起那把彎刀,後面的族人也跟著握起彎刀上的長條物,用力把那頭怪物拉到這裡,那頭怪物感覺被拉到對向去,低著頭,四肢抓著地面,要把他們拉回這裡,彎刀突然被拉了回去,往怪物方向衝去,但族人們用力地握住,甚至拿著長槍要把長條物切斷,但沒辦法。

長老看著族人們,然後唸出一段咒語,「yti,iudrnioir5m8ol97r5j7k。」手握著長條物,長條物立刻凍結,往兩方分散,族人們立刻鬆手,彎刀隨之收回,彎刀回到那彎角猛獸的身上之後,就凍結了彎角猛獸的上半背部,牠甩甩頭,那凍結的力量立刻往全身襲來,最後,牠跳了起來,用力一震,那凍結的力量暫停了!牠看著前方,那群人還在,立刻衝了上去。



而震動的當下,所有的族人感受到了!認為大事不妙,長老則是還在思考怎麼解救這群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