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Screens Generation

圖片來源:yualbert

看著現在的螢幕紛紛出現我們世人的眼前,成為必需品之後,深深認為智慧型手機改變我們太多太多。會有這樣的感觸,感謝我們對於想要追尋資訊的熱愛,以及一種自我「愛現」的表現所導致這樣的——低頭族就應運而生。我們渴望連結——與他人產生的互動找到自我,找到生命中最值得追求的事物,而不斷努力與人產生更多更多的連結,而有的一種「特殊關係」,因此,智慧型手機帶給我們的是一種新的革命。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我是蘋果的愛好者,不管是科技指稱的蘋果,或是食物的蘋果,我都熱愛,不需隱藏,但是自從我接觸 iPhone 第四代以來,才了解蘋果給我的體驗是什麼,是一種整合式的完整流程,從你想到的到你最需要的,一手包辦。這不是推銷文,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在體驗智慧帶來的重大革新以前,我們卻是要開始找紙與筆才能隨身紀錄。

我記得,B.B.Call 很風行,我總是期待有人會「呼叫」我,但是另一方面,我總是「沒」那麼期待有人一直想找到我,因此,這樣的矛盾情結,總是讓我知道怎麼樣的連結才算是有效的連結。舉個例子,有人會傳送一組號碼告訴我,這組號碼是誰呼叫我,這組號碼,除非你很熟悉,你會想找電話回播,而若是你碰到不熟悉的號碼,你(可能)不會回播,但你一經回播,也才發現,家人可能換了號碼,或者用一組數字告訴你相關訊息。

這樣的連結,很簡單發送,手機的發明,則是連結到任何地方,除非沒有收訊,否則,總是有人要找到你才行。而在手機剛起步,呼叫器伴隨的年代,我們的資訊總是滿天飛,雖然沒有見到人人拿著手機到處趴趴走,但是我們總是等著公用電話回播的人還真不少。智慧手機的出現,或者號稱智慧助理功能的手機現身,只是從第一隻能夠連接 WAP 手機開始,第一隻能夠照相的手機開始,串接我們的日常生活,因為人們看著螢幕的時代已經開始了!當時人們看著螢幕,不是輸入訊息打字,而是紀錄生活的重要資訊,以及連上網路,「行動版」才剛上路,Google、Yahoo! 等等開始發展,我們看好未來是個「無線連結」的世界,而我第一隻沒有鍵盤的手機問世:Nokia 7710(不是 iPhone)。

我記得我拿到這隻時,很興奮,居然沒有實體鍵盤!我拿著它上網、聽音樂,照相等等,但是處理效能不佳,執行效果不如預期,再加上當時並沒有許多應用程式可以安裝(我指的是 Java ),所以轉讓給有心人,繼續執行它的任務......當然,相繼出現的手機,Symbian 改變了對於商務或者娛樂的需求,讓這種「智慧」集一身的手機大出風頭。

你還記得 Nokia N95 嗎?這種可以擴充程式,上網,聽音樂、照相等等幾乎無所不包的手機造成一時的轟動!每個人都想要擁有這種旗艦型的手機,後續的 Nokia 王國以這種姿態席捲整個手機市場,讓其他易利信、西門子大廠等等趕不上它對於手機的研發與關心的速度。

觸控手機的問世,在十年前,並不看好,但是我們先不要看這種「笑話」,而是想一想,這種智慧型手機讓人們是帶領怎麼樣的手機風潮,讓我們得以每天面對螢幕,笑著不停?過去沒有過的習慣,現在已經制約了我們,我們不曾拿著個一個像是薄薄的紙本,然後在上面不停地敲敲打打,還拿著它看影片,照相,甚至還拿來丟擲比誰的「紙本」飛得更遠?

觸控時代已來到,智慧家庭的問世,讓我們每天就是接觸到任何皆是可以觸控的介面,包括你的牆壁與你的大腦。我們可能會像《黑鏡》(Black Mirrior)裡的人們,只要有一個隨手按鈕,就可以看到想要的訊息,包括你隱藏的秘密,未說出口的真心話,是不是我們在這種觸控無底線的現在,就可以預覽我們的未來真正生活的實際樣貌,包括無人車的「安心駕駛」?

我對未來沒有什麼過多的期待,畢竟每天拿著螢幕,盯著螢幕,並不會讓我們成為莎士比亞,或者大衛・福斯特・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畢竟我們對於科技又愛又恨,愛的是圖一個方便,恨的是我們的資訊全都漏,包括任何機密檔案。只要講到科技,我們都很希望這種科技進步之餘,能夠別把隱私放在外,但是儲存在資料中心的伺服器裡面,經過加密的資料,也可能被資料中心的員工,或者有心人士,黑帽駭客等等就這樣散播出去,能夠加密的就能解密,因此沒有「天生」就是加密的完整資料,我們現在看到的個人大大小小的各種數據,經由你的手機傳送到各大伺服器的硬碟裡,正確來說,這種在硬體之下的軟體,任何一個代碼或者旁敲側擊,我們就不會顯得安全。

人一天要看手機螢幕八十八次以上,全球有二十六億的手機在市面流通,有些人還有兩隻智慧型手機,我們看著大大小小的螢幕之後,到底想獲得什麼樣的「報酬」?這樣的連結成效是否讓我們得知,我們的存在意義是有「生效」的,還是等待時機決議生效內容?如果再來仔細看我們的互通資訊,你就會發現,我們這種生在網路上,幾乎已經開了一個天窗給市面上的任何一個人知道,即使你設上控制權,也沒有用,因為它們就是「存」在那。

而大數據的時代,加上螢幕世代的交互組合,我們一天要被迫接收這些疲勞轟炸的大量資訊,就算我們很有效率的「選擇性辦案」,但不代表我們可以置身事外,紀錄永遠都在,只要我們還一直「存在」,因此,螢幕世代給我們的大量的渴求訊息,社會連結中,沒有人想被排除,社會合理中,我們要得是一種安定的集大成力量,這種效果已經衝擊我們在網路世代興起的個體分散注意力。

想一想,現在的談話性節目,多半找一些素人或者藝人來聊演藝圈,或者這社會中的八卦事,或是可能的注意事項,而加上健康類型的節目興起,我們在一種尋求「知識」圈的包圍之下,就容易針對渴望的資訊全都接收,甚至相信健康的關鍵就是醫生所言的任何舉動。

我們相信,我們不認為醫生的話是錯誤的見解之下,是否想一想背後的意義已經無人所了解?心理健康的問題,已經不是光靠心理師或者精神科醫生能夠正確解答,我們的生理與心理已經經過多少次的衝擊以及沖刷,我們能夠就此任何擁有長壽的生命是「值得」共享的一件事嗎?我是問,長壽、快樂,保有簡單的富足,最重要的意義概念,難道我們不去認真思考背後的連結所在因素嗎?

我們被教化,已經被這種大量螢幕呈現出來的資訊給過度轟炸,每天新聞之前就是廣告,廣告公司還要刊登廣告,找業主幫忙登廣告,這樣廣告式的出現在我們所接觸的社會之中,變成了一種正向酬庸式的枷鎖,我們到底在尋求怎麼樣的連結,才會讓我們變得不會像是誰,而又變成誰?

或許在扮演角色過程中,我們不斷地卸除原來的角色,換上新角色之間的過程中,都帶有原有角色的個性,加上我們無法消除的記憶殘留,這種破碎的記憶中,已經讓我們原有的身心已經不像以往透明以及坦然。

唉!面對多少種類的螢幕,上頭記載著我們的個人資訊,我們喜好分享給我們的親朋好友,也因此,讓這分享更加無限被放大,我們就像拿著各類的小資訊,去找尋其他資訊的代碼,就像甜食之後,一定還有更多的甜食等著我們,螞蟻總是循著軌跡找食物,造成排隊情況,而我們就像巨大的工蜂,也總是幫忙花粉傳播到千里。

因此,螢幕之後的那個我們已經不再是我們原來那個備受關注的我們,而是尋求一種渴望下的關注,各類訊息的持續性傳播,加上大量新聞的持續轟炸,在一個後真相——甚至是後事實的幻象之中,我們已經變得更像要找回自己——那個像是童真無知的純潔心靈。

當然,這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希望獲得大量關注以及大量在窺看他人資訊需索無度的過程中,人人都可以在好其中獲得一些快感,誰沒有偷偷摸摸地做一些危險之事?誰會是那種奉公守法的好好份子?內心中的小惡魔不可能如此安分,只是為了想要更安全,因為要更安全,要付出的代價肯定比你設下更多隱私防護還多。

我在前一兩年時間才回到臉書,是因為臉書上的朋友並不是我「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不會只看狀態就知道我本人的真正個性,因此,我砍掉重練。我是個可以回到原點的人,一切重來的目的是為了讓簡單更為簡單,複雜也顯得別那麼複雜,因此,我回到臉書的第一件事,就是說明我只跟哪些人願意結交朋友,其他人,我絕對一律打槍,這麼做就是為了讓現在的我能夠真正做想要的事,以及保有我真正的個性,即時通訊軟體也一樣,我願意說再見,只是因為我們在上面投入太多的時間,而不願真正面對面地好好擁抱與聊天。

人類應該要檢討自己的所作所為,因為手機固然帶來方便,但也讓我們頓失失去一種真正的依靠,我們願意與手機結婚,就不願與真正的人們聊天,我們願意與自己結婚,就不願意與真正的家人或朋友坐下來寒暄,現代人受到的各類的「壓力」在環境不斷變革之下,我們抓不住一種依靠,只好用最親近的裝置來當我們的麻吉,所以,疾病纏身,不是沒有原因可循,仔細想一想人們的荒誕行為,哪一個不是在「眾人皆我是明星」的觀念之下給炒作出來?哪一個不是我們在投射外人與外人在投射自己的相互反射之中,給映照出來我們真正——那種兩面人的模樣?現代人太不小心,都以為可以做到匿名的行為,無人發現,但我們的匿名,也可能是在追尋過程中,一點話語給套牢。

世界要安居樂業,不太可能就此發生,尤其這個世界要求一種社會合理的報酬之下,我們的正義道德看起來就是好的好,壞的壞,但若不知這種處之社會皆公平的狀態之下,我們的多數人的理當平等,變成了一種鏡射之下的水平。


真希望我是錯的,如果這「社會」這麼講究對錯......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