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Screens Generation

圖片來源:yualbert

看著現在的螢幕紛紛出現我們世人的眼前,成為必需品之後,深深認為智慧型手機改變我們太多太多。會有這樣的感觸,感謝我們對於想要追尋資訊的熱愛,以及一種自我「愛現」的表現所導致這樣的——低頭族就應運而生。我們渴望連結——與他人產生的互動找到自我,找到生命中最值得追求的事物,而不斷努力與人產生更多更多的連結,而有的一種「特殊關係」,因此,智慧型手機帶給我們的是一種新的革命。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我是蘋果的愛好者,不管是科技指稱的蘋果,或是食物的蘋果,我都熱愛,不需隱藏,但是自從我接觸 iPhone 第四代以來,才了解蘋果給我的體驗是什麼,是一種整合式的完整流程,從你想到的到你最需要的,一手包辦。這不是推銷文,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在體驗智慧帶來的重大革新以前,我們卻是要開始找紙與筆才能隨身紀錄。

我記得,B.B.Call 很風行,我總是期待有人會「呼叫」我,但是另一方面,我總是「沒」那麼期待有人一直想找到我,因此,這樣的矛盾情結,總是讓我知道怎麼樣的連結才算是有效的連結。舉個例子,有人會傳送一組號碼告訴我,這組號碼是誰呼叫我,這組號碼,除非你很熟悉,你會想找電話回播,而若是你碰到不熟悉的號碼,你(可能)不會回播,但你一經回播,也才發現,家人可能換了號碼,或者用一組數字告訴你相關訊息。

這樣的連結,很簡單發送,手機的發明,則是連結到任何地方,除非沒有收訊,否則,總是有人要找到你才行。而在手機剛起步,呼叫器伴隨的年代,我們的資訊總是滿天飛,雖然沒有見到人人拿著手機到處趴趴走,但是我們總是等著公用電話回播的人還真不少。智慧手機的出現,或者號稱智慧助理功能的手機現身,只是從第一隻能夠連接 WAP 手機開始,第一隻能夠照相的手機開始,串接我們的日常生活,因為人們看著螢幕的時代已經開始了!當時人們看著螢幕,不是輸入訊息打字,而是紀錄生活的重要資訊,以及連上網路,「行動版」才剛上路,Google、Yahoo! 等等開始發展,我們看好未來是個「無線連結」的世界,而我第一隻沒有鍵盤的手機問世:Nokia 7710(不是 iPhone)。

我記得我拿到這隻時,很興奮,居然沒有實體鍵盤!我拿著它上網、聽音樂,照相等等,但是處理效能不佳,執行效果不如預期,再加上當時並沒有許多應用程式可以安裝(我指的是 Java ),所以轉讓給有心人,繼續執行它的任務......當然,相繼出現的手機,Symbian 改變了對於商務或者娛樂的需求,讓這種「智慧」集一身的手機大出風頭。

你還記得 Nokia N95 嗎?這種可以擴充程式,上網,聽音樂、照相等等幾乎無所不包的手機造成一時的轟動!每個人都想要擁有這種旗艦型的手機,後續的 Nokia 王國以這種姿態席捲整個手機市場,讓其他易利信、西門子大廠等等趕不上它對於手機的研發與關心的速度。

觸控手機的問世,在十年前,並不看好,但是我們先不要看這種「笑話」,而是想一想,這種智慧型手機讓人們是帶領怎麼樣的手機風潮,讓我們得以每天面對螢幕,笑著不停?過去沒有過的習慣,現在已經制約了我們,我們不曾拿著個一個像是薄薄的紙本,然後在上面不停地敲敲打打,還拿著它看影片,照相,甚至還拿來丟擲比誰的「紙本」飛得更遠?

觸控時代已來到,智慧家庭的問世,讓我們每天就是接觸到任何皆是可以觸控的介面,包括你的牆壁與你的大腦。我們可能會像《黑鏡》(Black Mirrior)裡的人們,只要有一個隨手按鈕,就可以看到想要的訊息,包括你隱藏的秘密,未說出口的真心話,是不是我們在這種觸控無底線的現在,就可以預覽我們的未來真正生活的實際樣貌,包括無人車的「安心駕駛」?

我對未來沒有什麼過多的期待,畢竟每天拿著螢幕,盯著螢幕,並不會讓我們成為莎士比亞,或者大衛・福斯特・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畢竟我們對於科技又愛又恨,愛的是圖一個方便,恨的是我們的資訊全都漏,包括任何機密檔案。只要講到科技,我們都很希望這種科技進步之餘,能夠別把隱私放在外,但是儲存在資料中心的伺服器裡面,經過加密的資料,也可能被資料中心的員工,或者有心人士,黑帽駭客等等就這樣散播出去,能夠加密的就能解密,因此沒有「天生」就是加密的完整資料,我們現在看到的個人大大小小的各種數據,經由你的手機傳送到各大伺服器的硬碟裡,正確來說,這種在硬體之下的軟體,任何一個代碼或者旁敲側擊,我們就不會顯得安全。

人一天要看手機螢幕八十八次以上,全球有二十六億的手機在市面流通,有些人還有兩隻智慧型手機,我們看著大大小小的螢幕之後,到底想獲得什麼樣的「報酬」?這樣的連結成效是否讓我們得知,我們的存在意義是有「生效」的,還是等待時機決議生效內容?如果再來仔細看我們的互通資訊,你就會發現,我們這種生在網路上,幾乎已經開了一個天窗給市面上的任何一個人知道,即使你設上控制權,也沒有用,因為它們就是「存」在那。

而大數據的時代,加上螢幕世代的交互組合,我們一天要被迫接收這些疲勞轟炸的大量資訊,就算我們很有效率的「選擇性辦案」,但不代表我們可以置身事外,紀錄永遠都在,只要我們還一直「存在」,因此,螢幕世代給我們的大量的渴求訊息,社會連結中,沒有人想被排除,社會合理中,我們要得是一種安定的集大成力量,這種效果已經衝擊我們在網路世代興起的個體分散注意力。

想一想,現在的談話性節目,多半找一些素人或者藝人來聊演藝圈,或者這社會中的八卦事,或是可能的注意事項,而加上健康類型的節目興起,我們在一種尋求「知識」圈的包圍之下,就容易針對渴望的資訊全都接收,甚至相信健康的關鍵就是醫生所言的任何舉動。

我們相信,我們不認為醫生的話是錯誤的見解之下,是否想一想背後的意義已經無人所了解?心理健康的問題,已經不是光靠心理師或者精神科醫生能夠正確解答,我們的生理與心理已經經過多少次的衝擊以及沖刷,我們能夠就此任何擁有長壽的生命是「值得」共享的一件事嗎?我是問,長壽、快樂,保有簡單的富足,最重要的意義概念,難道我們不去認真思考背後的連結所在因素嗎?

我們被教化,已經被這種大量螢幕呈現出來的資訊給過度轟炸,每天新聞之前就是廣告,廣告公司還要刊登廣告,找業主幫忙登廣告,這樣廣告式的出現在我們所接觸的社會之中,變成了一種正向酬庸式的枷鎖,我們到底在尋求怎麼樣的連結,才會讓我們變得不會像是誰,而又變成誰?

或許在扮演角色過程中,我們不斷地卸除原來的角色,換上新角色之間的過程中,都帶有原有角色的個性,加上我們無法消除的記憶殘留,這種破碎的記憶中,已經讓我們原有的身心已經不像以往透明以及坦然。

唉!面對多少種類的螢幕,上頭記載著我們的個人資訊,我們喜好分享給我們的親朋好友,也因此,讓這分享更加無限被放大,我們就像拿著各類的小資訊,去找尋其他資訊的代碼,就像甜食之後,一定還有更多的甜食等著我們,螞蟻總是循著軌跡找食物,造成排隊情況,而我們就像巨大的工蜂,也總是幫忙花粉傳播到千里。

因此,螢幕之後的那個我們已經不再是我們原來那個備受關注的我們,而是尋求一種渴望下的關注,各類訊息的持續性傳播,加上大量新聞的持續轟炸,在一個後真相——甚至是後事實的幻象之中,我們已經變得更像要找回自己——那個像是童真無知的純潔心靈。

當然,這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希望獲得大量關注以及大量在窺看他人資訊需索無度的過程中,人人都可以在好其中獲得一些快感,誰沒有偷偷摸摸地做一些危險之事?誰會是那種奉公守法的好好份子?內心中的小惡魔不可能如此安分,只是為了想要更安全,因為要更安全,要付出的代價肯定比你設下更多隱私防護還多。

我在前一兩年時間才回到臉書,是因為臉書上的朋友並不是我「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不會只看狀態就知道我本人的真正個性,因此,我砍掉重練。我是個可以回到原點的人,一切重來的目的是為了讓簡單更為簡單,複雜也顯得別那麼複雜,因此,我回到臉書的第一件事,就是說明我只跟哪些人願意結交朋友,其他人,我絕對一律打槍,這麼做就是為了讓現在的我能夠真正做想要的事,以及保有我真正的個性,即時通訊軟體也一樣,我願意說再見,只是因為我們在上面投入太多的時間,而不願真正面對面地好好擁抱與聊天。

人類應該要檢討自己的所作所為,因為手機固然帶來方便,但也讓我們頓失失去一種真正的依靠,我們願意與手機結婚,就不願與真正的人們聊天,我們願意與自己結婚,就不願意與真正的家人或朋友坐下來寒暄,現代人受到的各類的「壓力」在環境不斷變革之下,我們抓不住一種依靠,只好用最親近的裝置來當我們的麻吉,所以,疾病纏身,不是沒有原因可循,仔細想一想人們的荒誕行為,哪一個不是在「眾人皆我是明星」的觀念之下給炒作出來?哪一個不是我們在投射外人與外人在投射自己的相互反射之中,給映照出來我們真正——那種兩面人的模樣?現代人太不小心,都以為可以做到匿名的行為,無人發現,但我們的匿名,也可能是在追尋過程中,一點話語給套牢。

世界要安居樂業,不太可能就此發生,尤其這個世界要求一種社會合理的報酬之下,我們的正義道德看起來就是好的好,壞的壞,但若不知這種處之社會皆公平的狀態之下,我們的多數人的理當平等,變成了一種鏡射之下的水平。


真希望我是錯的,如果這「社會」這麼講究對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