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密(續三)

圖片來源:Nicole Beaulac

一隻隼鳥飛了下來,看了看小女孩唯一露面的臉龐,不過大概也不清楚吧!牠感覺能夠「看到」她,搖頭晃腦的看呀看,另一隻隼鳥又飛了下來,也看了看她,一隻在左,一隻在右,遠處有一個族人看到兩隻隼鳥,二話不說射出槍往兩隻鳥的方向襲來,射中了小女孩腳部的尾端,兩隻鳥被嚇得飛走了!那個族人跑下去一看,心裡若有所思。


那個被凍結的長老只是暫時逃離,隨時都有可以凍結的可能,因此,其他的族人紛紛在找他,其他的族人也不知去向,可能跟隨長老,也可能去找其他部族支援。那個族人知道這個小女孩還「活著」,不可能死亡,急忙著找救兵。

那個族人看了一看小女孩,然後往兩點的方向跑去,跨越溪水,往另一邊跑去;長老拖著受傷的身體,身心疲憊要找尋其他人的下落,他一個人看著前方,不時靠著樹幹,心中念念有詞,接著,他往前跑去,闖進了一片竹林中。

竹林之中,很茂密地幾乎要把陽光給遮住,部分的光線從竹林滲透進來,照在長老的身上,像是被畫上了幾條線一樣,他看著前方,手摸著胸膛,不時有冰塊從脖子的一端滲透,成為一片霧白色,他繼續往前跑,他知道要找到小女孩——才會有解答。


那個族人在樹林裡穿梭,不時看見幾個族人,他問道你們有看到長老嗎?你們知道他在哪裡嗎?目前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而那兩個與艾蓮娜與神使碰面的族人,也加緊腳步跑回長老的遇見的地方,只可惜,他們到達時,長老已經不見原地。

神媒還在往前走,看見幾個匆忙的族人,上前問一下,原來的村落要怎麼走?那個族人一看到神媒,好奇地問你是不是我們的人,你想要做什麼?神媒趕緊解釋,他要回去拿回自己的東西,還要了解自己的村落到底變得如何?不過那個族人好像不信任他,拿著長槍押住他的脖子問真正的目的性,神媒好心地解釋,但族人們根本不買帳,把他打倒在地,並且用長槍指著他,「ndour45mr9!」

神媒不能罷手,因為他現在根本不了解他身處何處,況且他已經跑了很遠距離,這裡到底是哪裡,他一點頭緒也沒有,他拉著要準備離開的族人問:「m t93n497orw3mn7?」那個族人不理會他的訴求,直接用長槍的槍柄往神媒打了下去,神媒痛得想要站起身,但他幾乎已經「心碎」。

那個族人離開,神媒不能就此不管,一定要知道回去的路,可是那個族人被弄得很煩,他要找長老,自己的長老,神媒向他保證,只要能幫他,我就會幫你!那個族人只好勉強答應,但首先要先找到長老才行,才會答應幫助他。

長老往前跑,想盡辦法要穿過這竹林,終於在竹林的空隙之中看見幾根樹幹,他往那個方向跑去,但過沒多久,映入眼簾的仍是一片竹子,他氣得到處東看西看,不敢跑太快,就怕錯過真正的出口,他繼續往前走,終於看見了幾棵樹木,他加速腳步往前走,看見了幾個族人,他知道他們一定是他的人,於是走的速度更加快了!在還沒碰面之前,他大聲問:「mkt9n8rrnu?」

那個族人轉頭一看到長老,果然是他們的「長老」,他問其他人呢?長老說他並不知道,目前只有他一個人逃出,那個河川已經結冰,而且不時還有可能更嚴重或解凍,他一點不清楚,他只知道他要找到小女孩才行。


一隻隼鳥又飛了下來,不過不是飛到了小女孩身邊,而是在她的上方——樹枝上張望。


神媒跟緊那個族人,往前看,好像有東西在樹林之間閃爍,那個族人趕緊跑了過去,那個東西只是低著頭啃著自己的獵物,那個族人一跑到前方時,驚覺不太妙,因為他看到那個東西在吃著一個生物的屍體,他知道這是一個錯誤的舉動,那個東西被吵著抬起頭,轉頭一看,面露凶光看著那個族人,那個族人害怕地抖著手中的長槍,但等到那個東西準備要出手攻擊時,那個長槍被神媒搶下,往那個東西射去!

那把長槍沒有射中那個東西,而是射中了那個屍體,那個東西氣得往那兩個人追了出去,神媒與族人趕緊往前跑,神媒與族人趕緊躲在樹幹後方,神媒在左,族人在右,那個東西在那個族人人的右方,牠感覺不對勁,停下了腳步,回頭看看那兩個人躲在哪裡。

身上的眼睛一掃,明顯看出那些人的位置,那個東西——多眼猛獸——族人、神媒的方向衝去,族人驚覺要死定了!而神媒趕緊抱住他,往另一邊滾落,多眼猛獸氣得沒有抓住獵物,而回頭看看,神媒抱住那個族人說,快拿長槍!那個族人趕緊拔起插在屍體上的長槍往那頭多眼猛獸射去,而那頭多眼猛獸也這時衝向神媒,長槍射中了多眼猛獸的眼睛,使牠看不清方向而往一旁滑落撞到了樹幹,那個族人衝了過來問神媒還好吧!

神媒點頭,但那頭多眼猛獸又站了起來,雖然一隻眼睛流著血,牠仍氣得想要報復他們,身上眼睛立刻射出雷射光,往族人與神媒方向衝去,族人握著神媒的手趕緊逃離,他們兩個人根本無力對付牠,他們只能繼續往前跑!多眼猛獸也追了上去。


長老一邊摸著自己的心臟位置,好像聽到什麽聲響,長老往後一看,原來有兩個人跑得很快,長老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想要上前攔住他們,但來不及,長老一直往後看,原來,一隻多眼猛獸正追著他們,長老隨手抓起其他族人的長槍,往那個多眼猛獸衝去。兩個在跑的人,其中的族人往後一看,好像有人要上前幫忙,但看不清楚,神媒則是繼續往前跑。

長老念起咒語,握在手中的長槍立刻變成了一根堅硬的冰槍,往那頭多眼猛獸衝去!多眼猛獸突然感覺有人朝他這裡而來,立刻射出雷射光往長老方向,長老拿起冰槍隨手一擋,雷射光擊中冰槍,反射面讓雷射光射中了地面,長老用力一跳,把冰槍直挺挺地往多眼猛獸的頭部中心刺進去,而多眼猛獸防備不及,當場陣亡,倒在地上。

多眼猛獸的頭部的一部分慢慢地開始結冰,而長老只是回頭想看看那兩個人在哪裡,陪在長老的族人看得目瞪口呆,佩服長老,但他的身體又開始結冰了,且只有左手臂的肩膀部分,他摸著左肩,累得坐了下來。

那個族人問長老要怎麼辦,他說沒關係,我還克制住。神媒感覺聲音變平靜了!停下了腳步,往後一看,看到長老坐在樹幹下,身體一邊呈現結冰狀態,他跑了過去。陪在神媒的族人走到了長老身邊,想問為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事?長老不斷安慰他,神媒也這時候跑到了長老身邊,瞭解情況。

「,ig,5hbr8o,9q3n8em76?」神媒擔心地說。
「mkfydnavbu。」長老感謝他的關心。
「mkfnbe8orm97wn6u。」神媒想辦法解決,可是他的功力不夠,因為他的能力已經因為傷勢沒有完全好。

「,sen8,t78enu。」神媒還是要想辦法。

神媒念起咒語,「jm0n6rbuk,f,,l9u.t3n8or7enu,,u0enw5-;n86ranie…...」一陣冰霧慢慢地從半空中冒出,螺旋地往長老的左肩膀穿過,然後漸漸地消失。

長老感覺不出什麽,依然一樣。神媒以為有效果,至少是緩解的效果,但卻是依舊如故,神媒看到長老的模樣,搖搖頭不禁嘆息說人事已高,能力不如從前。

族人安慰他說沒關係,長老累得無法起身,只想休息。神媒認為那好吧!明天再去找找其他村落想辦法解決。


時間已接近了傍晚,四個人圍在樹幹底下,看著柴火,長老的眼神幾乎已經累得入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