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Repeat

圖片來源:suesite

看著歷史,看著時間,看著那時鐘不停地從東方往下轉到了西方,再從西方轉到了北方,北方又來到了東方,南方,西方,週而復始地從來沒有間斷過,又引起了我對時間的注意。一天十二個鐘頭,白晝夜晚各佔據十二個,而我在想,為什麽只有十二個數字——又問一天二十四個多一點的時刻,為什麽不直接給出二十四個的數字?

了解時間的人大概都認為裡面的齒輪發揮了關鍵吧!要精確對時現在最準確的時間,的確需要點「方位」才能得知現今的時間「剛好」片刻,每一秒的經過,我們不太有什麼感覺,對我們來說,不斷的「旋轉」,才知道時間已經走了好幾圈。

歷史也是如此,如果時間不「存在」,大概歷史也不存在,一九四五年之後的二次大戰結束之時,幾乎成了我們喜歡討論的話題,接著才是越戰與韓戰,我們一直很想知道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後的秘辛,希特勒後代的那些子裔們的存亡,因為現在的確有納粹的組織存在著,加上在美俄冷戰之後,蘇聯解體之後,還有工業時代爆發,機器人的狂熱,太空競賽的爭奪,再加上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美國入侵阿富汗,又跑到了伊拉克,你可以想見歷史已經改變了太多太多。

歷史可以訴說很多故事,而我們現在仍舊在重複著歷史故事。我很懷念八零年代的青春歲月,也很想念九零年代的電子音樂的風潮,不過就在九一一事件爆發之後,美國開始一連串改變整體歷史軌跡,我們也開始感到對於恐怖組織的正視有多重要之餘,地球已經節節改變了太多。

九一一事件的片段可以不斷地重複播放,那些關於九一一救人的英勇事蹟可以不斷地重複播放再播放,什麼電影改編、電視改編等等重複播送著當時有多歷歷在目的時刻放在我們眼前時,應該提醒我們自己,不要再重蹈覆徹——正確來說,我們應該學著怎麼看待歷史給我們前進的動力,而不是一再按著倒退的按鍵。

但我們卻是會按著不放手,至今,我們沒有學會重重提起,輕輕放下是什麼意思,對我們來說,歷史太過明顯而重要,我們都忍不住回味美好的過程,重複的記憶,加上我們對於再熟悉不過的旋律與片段在我們腦海裡不斷播送,因此,前進對我們來說,只是希望加快了進步的那種原動力,而我們的需要——又無法與時同步。

還記得〈你的背後〉這篇文章所提的嗎?還記得〈空泛的進步〉所討論的嗎?我也不斷重複說著這些我對於這世界的看法,就宛如時間總是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無限地重複著......我們對於無限的定義。

歷史教我們很多事情,首先,要了解歷史的意義何在?不是我們一開始認為世界的每一個國家都是和平相處的,每一個國家開始都兵家爭地,爭領土,爭殖民地,爭我們的經濟往來,誰的生意做得最大,英國與法國的戰爭,英國自家的內戰,法國與荷蘭的戰爭,西班牙的內戰,當時的十七世紀到十八世紀的歐洲打個不停,一直繼續打下去,延續到了十九世紀、二十世紀之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爆發了!開始把我們心中的不滿開始「無限地」打下去,德國戰敗不爽之後,在希特勒崛起之餘,準備反攻其他各方時,英國宣布對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又開始了!美國本來在隔海觀望的同時,日本反將一軍,入侵太平洋的海軍基地,珍珠港,讓美國開始加入了對日本帝國的對抗。

我們都野心勃勃,在當時,我們都希望對方是我們的領土,為了是讓他們成為我們的附屬之地,好讓我們「做生意」,從來沒有真正想過對方的土地離我們太遠,要如何真正做到「管轄」,他們才會乖乖聽話的問題。很多事情,不是派一個長官到殖民地上,他們就會聽話,所以反抗才不會不斷「重複」。到了今天,人民意識高漲,一直要傾聽自己內心「怒吼」的聲音,卻忘了寧靜的聲音是什麼?(無聲也是聲音)

歷史不斷演進的結果,就是我們要接受「這樣」帶來的結果,不管你願不願意,這樣的結果已成註定,就時間被迫進行的流程一樣,我們不可能跳到分針上頭,用力撥動來到我們希望停留的位置上。每一個歷史造成的結果,開始起於我們想要看到的結果,結果導致更多的結果出來,在歷史「開始」的那一瞬間,我們沒有想太多,但已經分化了太多,造成不可逆的結果,而這些我們再用更多的結果去對抗一種更不可逆的自然過程,導致越來越多不可控制的狀況一直發生。時間的多點進行就是這樣「實踐」的,如果你跟我喜愛時間的相關電視劇時,大概也明白,時間一旦去控制,它反身會用更多控制來束縛你更不可控制的結果,代代相傳的結果之下,我們大概也明白,時間已經變化了比萬花筒還多更多。

你認為這是科學不能解釋的嗎?或者這已經違反了時間的基本定義?如果真有時間存在,我們不是應該看到時間,而是感受時間存有在進行著,可是多次關於時間的推論證實時間的確有某種深度化的思維(想想廣義相對論),蟲洞理論在時空之中,像是有某種我們不知道的物質在不斷拉扯在平衡整個宇宙限度。

我們不能明白我們所看到的,畢竟原子不是從我們身體拉出一個就能「看到」,各種電子、中子、粒子們也不是在空中拉出一個就能觸摸到,但時間是存在某種我們能夠接觸到的程度裡最能再清楚不過的「事實」了,只是我們用歷史來表達,而非時間的真相。

歷史的重複在告訴我們,意義在於我們聽取了什麼,而不是計畫了什麼,因為時間還是不「存在」,你既然沒有時光機器,就只能在這個時刻知道時間該要進行什麽歷史課程,就像我們存在的行進時刻,總有一瞬間我們是知道該要做什麼,而非「決定」做什麼。

然而,我們的反應跟不上真正的時間,因為意識清清楚楚表明我們沒有這麼迅速地對於時間有所透明到可以同步每一毫秒。因此,歷史告訴我們的意義,就是應該在重複的軌跡中看見重複的每一刻,我們應該知道不是「故意」要重複,而是本來就重複著每一次出現的軌跡就只是上一次的軌跡所演化出的一種跡象的描寫,好讓我們清楚知道我們自己「在」做什麼,而非認識自己做什麼。

這是在進行式不過了!不是嗎?無限循環下去,我們知道無限的清楚定義,不是在於重複本身,而是重複之外的美感嗎?當然不會,如果世界是一種萬花筒,我們只是重複現象的不斷重複繼續下去,也就是說,歷史的演化,當然不會希望就此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而是我們熱切地希望在重複跡象中,我們能夠「發現」些什麼,好改變人類的熟悉又陌生的感受?

歷史,我們都知道是什麼,就是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事件」,事件彙整起來,成了歷史的一部分,你寫錯的筆跡,你送出去的電子郵件,你遞呈的辭職信函,你出糗的畫面還有你開心過生日的畫面,這些都是歷史的一部分,可是我們送交的歷史照片,集合起來,可是比 3TB 的內容還要大,因此我們不可能記得住這麼多歷史片刻,所以歷史不是屬於你單單一個人的,而是全部的歷史集合,所以,在歷史集合中,我們就有了無限大量的資訊,這些資訊全部會時間的監督下全部被打散——為什麽?因為時間是依照時間排列,不是依照重要性排列,不是依照關鍵字排列,更不是依照你的喜好排列,人類的詬病就是時間不是在他們的集合範圍之列,所以時間才會「不記得」,你記得你上一年同個時間的這週末,你人在哪裡嗎?

好啦!就算你有聰明的記憶力,可以過目不忘,你大概也不記得其他人的某一時刻他們在哪裡,又在做什麼,你無法記住多達幾十億人口活動,所以時間的進行可不是單單只有一個人,況且,你一定又在問,我為什麽要記住其他人的活動?因為時間是同時同步的,任何人,在同一個城市,甚至同一個社區,都是會影響整體歷史腳步的,你難道希望你社區附近的竊盜案件影響到你嗎?

歷史,是多方的,每天只有一個人的「電視劇」不會影響我們對於這社會的觀感,畢竟你家的吵吵鬧鬧是不值得大驚小怪的,可是每一個人都發生如電視般的劇情,且是大規模的時候,就會影響我們對這社會的感受,造成會這歷史產生不少衝擊,如抗議活動,如有記者報導,如果越演越烈,可是會讓整個社會,進而整個國家開始動盪,甚至政變都不奇怪。

因此,可不能只看看你們家風平浪靜,就表示我們的萬里無雲,Everything’s Connected,不記得了嗎?歷史,應該讓我們看出重複地無限變化,可是我們只關注到樹木的本身變化,而非樹林本身的變化,導致我們只在乎一棵樹木的紋路,就忘了整座樹林的跡象原來才是主角。

當然,反之,遠觀看著一片樹林,只能關注到突顯出的變化,如那一棵「異常」的樹木,卻忘記樹林本身之外的林地才是這整片樹林中的一個部分,而非在乎樹林本身的範圍。因此,哪管你是遠觀還是微觀,我們總是有疏忽些什麼,所以歷史才會「重蹈覆徹」,不是嗎?如果我們有所完美,我們只會更加不完美,這不是多數人教會我們的事嗎?因此,重複的歷史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都以為重複是種威脅,但真正的威脅來自我們對於重複有太多顧忌了!導致於跨出一步就往往更「大」一步,才發現,怎麼老是不同步,忘記前面還有後面,研發的速度不如我們想像的進步,一切空泛的進步,到最後只是遲來的怠步,這種幅度,只是在追求經濟進步的初步,更往往是個牛步。

看來,學不到歷史的背後之後,我們看這一切,只是科學家解釋著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可是到無限的背後之後,我們還是跟不上科學在進步上的速度,原來只是對於時間的不同「現象」所提起的——不是只有一個「時間」,還記得嗎?時間總是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無限地重複著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複製貼上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無限地重複......我們對於無限的定義。



PS. 你有找到特別的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