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密(續)

圖片來源:geldmond

「你到底怎麼了?」神使問。


傳說獸不看他一眼,只是低頭看著一草一木。

「大概是受到驚嚇吧!你可能有所疑惑。」神使看著前方的風景。

突然,傳說獸飛了起來,往後方飛去,「你要去哪裡,等一下!」神使急忙地說。

神使追著牠跑,而牠飛到一個定點之後,停了下來,看了一下前方。

「這什麼?」神使問。

傳說獸又轉頭飛了回去,「喂!又要去哪裡?」神使想要攔住牠,但轉變速度太快,來不及。傳說獸又飛到了前方,看了一下,「這又是?」神使看了一下,傳說獸又飛走了!「你到底要告訴我什麼?」神使追著傳說獸,這時牠停了下來,看了一下神使。

傳說獸抬頭看了神使一下,又飛了出去。

「不要再跑了!」神使大聲喊著。

傳說獸不理他,飛到了艾蓮娜的身邊,看著她,神使從後方追上來。

「你到底想說什麼?」

傳說獸依然沒有表達什麼,連聲音也沒有喊出,不斷看著艾蓮娜。

「她到底怎麼了?」

傳說獸飛了起來,往神使的後方吹出了一團冰霧,冰氣在樹叢中,低空掠過,神使往後看,「這不就是......」神使慢慢看出跡象:這不是那個符號?神使這時候才了解,艾蓮娜站的位置正好是符號的某一角,只不過現在她不能動彈,需要解開她的冰塊才行。

神使沒有辦法,以他的力量要解開,單憑他一個人是不可能辦到的,他走了過去,仔細看著眼前的「符號」,但不太完整,這不只是因為艾蓮娜獨缺的那一角,其他部分也跟著殘缺,「這大概是先人所繪製的吧!」他想著。

傳說獸又飛到另一方,來到了神使面前,看了看他,就飛走了!

「你......」神使有注意到牠一下,等到他看著符號的同時又抬頭看起牠時,牠已經遠離了。
一隻吼叫的聲音從樹叢裡傳來,神使大概認為又有怪物前來襲擊,趕緊躲在樹叢的後方,小心看著前方。

果然沒錯,彎角猛獸衝了出來,看了一下前方,望到了艾蓮娜被冰凍著,牠好奇著上前聞聞看看,又轉頭看了一下後方,另一邊也是,彎角猛獸不斷打量她的同時,神使想著這時候牠也會來?這裡算是「重地」,是不可能有怪物來這裡的,難道......?神使想不透,他不敢輕舉妄動,看了一下彎角猛獸,又慢慢地移動頭部到樹幹後方。

彎角猛獸看了看之後,就跑到另一邊,神使這時候等了一下,大約一分鐘過後,他才慢慢走了出來,然後快步地走到艾蓮娜身邊,「我會救你出來的!」

神使看了一下路徑,先要找到傳說獸回來為止才行,否則她一直就被凍結,神使往彎角猛獸跑來的路線前進,彎角猛獸則是聽到牠的後方確實有不對勁。


傳說獸在樹上停留,那隻鷹則是在牠身旁。

那隻鷹展開翅膀飛了起來,獨留那一隻傳說獸看著四周。神使這時候從後方跑了過來,看了一下四周,想找到剛才那一隻傳說獸。

「喂!你在哪裡?」神使大聲喊。

傳說獸聽到聲響,又往後繼續飛行,這時候飛行的途徑剛好被神使給看到,「啊!你在這!等我一下!」神使趕緊追了上去。

傳說獸繼續飛行,神使也在後方追著牠不放,傳說獸這時候在樹林中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水平飛行衝向了神使,「等一下!你要幹嘛?」神使以為牠要攻擊他,用手擋住視線。

沒想到,傳說獸在神使的腳下停了下來,抬頭看了一下。

神使蹲下身體看了牠,「你到底想怎麼樣?」

傳說獸飛到了他頭上,然後冷不防地彎著頭對著他吐出冰霧,讓他的臉迅速結冰,不過幅度很小,但神使也生氣了,「喂!你不要怪我喔!」神使用手勢要比出咒語的符號開始念起,但傳說獸也對他的手吐出冰霧,冰霧迅速凍結他的雙手,這時候神使真的生氣了,心裏念著咒語,雖然手勢無法起作用,但在內心的確產生某種「力量」在輔助他。

手勢的冰霧漸漸融化,這時候傳說獸想要飛了起來,卻被神使一手抓住,然後直接甩到地上。

「說!你到底想幹嘛?」神使眼神盯著牠看。

傳說獸動搖著身體想努力反抗,傳說獸這時候揮動著翅膀,讓神使很難受,風加上冰的力量,讓神使擺脫這種冷冽式的攻擊,把牠甩到了一邊,傳說獸這時飛了起來,有飛到了後方。

「你給我回來!」神使這時候站起身,想找到牠,但看到牠的同時,幾乎只有看到影子。

神使不能放棄,他站在原地,念起咒語,「kmfe6n9otebint9bw6u,mt7en9ltkp0bn7ie5nm97,jnntdeniltenm9o.dr68,rwbybw6jwbmiu79ia8nl.j8wkg;5vyinjey8q23klohi…..」念了大概一分多鐘,手掌比出了三角符號,對準前方,然後用力吐出一口氣,這時候氣穿過手掌的三角符號,呈現了一種冰霧的柱狀物體,朝著傳說獸而來,傳說獸這時候努力往前飛,突然察覺後方有東西追著牠,趕緊閃到一邊,那根柱狀體的速度太快,還是刺中了傳說獸,傳說獸勉強還是可以飛,但體力已經不如前,這時候,神使跑了過去,想看看牠在哪裡?

傳說獸倒在樹旁,這時候神使努力要找牠,後方的彎角猛獸也在努力要找他。

神使東看西看,看到了傳說獸努力掙扎,他把牠抱了起來,並且質問:「你到底為什麼要跑?」
這時候還沒等到神使問完話,彎角猛獸使出身上的彎刀朝著神使而來,神使感覺有東西朝他而來,趕緊把傳說獸丟在一旁,看著那方向,就看到一隻彎角猛獸正撲向他。神使被甩到一旁,彎角猛獸使禁地想要咬死他,神使用力一手擋住牠的攻擊,一手抵著地面,然後念起咒語,「kmdbnkig.trt,0pyem0yenuk,5t9。」一陣冰霧從彎角猛獸的後方往上衝去,彎角猛獸被刺著正著,這時候牠大叫,彎著頭要咬著他,但他趕緊往彎角猛獸的後方抓破一片冰霧,像利刃般往彎角猛獸的頸部下緣刺去。彎角猛獸這時候痛得倒向一旁,神使把彎角猛獸的爪子撥開,站了起來,想找到剛才的傳說獸。

「你在哪裡?出來啊!別再玩捉迷藏了!」神使大喊。

彎角猛獸還未陣亡,用僅存的一點力氣想要爬起身子,牠在神使的後方,使出大勁的利爪往神使的背部用力一劃,神使沒有注意到,「啊!」痛得大叫,他回頭一看,然後握著拳頭直接往彎角猛獸的臉部一揮,彎角猛獸迅速倒地。

神使痛得雙手撐著地面,呈現狗爬式,他痛得受不了,最後倒了下來。


傳說獸撐著身體,想要飛回原來之處——艾蓮娜的身邊。

牠的力氣所剩不多,飛上飛下的姿態,讓牠最後的力氣倒在艾蓮娜的腳邊。

牠抬著頭看著艾蓮娜,慢慢吐出一口氣朝著艾蓮娜的腳邊,想要表達什麼,但艾蓮娜感覺不到什麼——她的內心好像有什麼,但無法顯現出來,一切似乎就這樣「冷冰冰」在樹林的環境中顯得黯淡。

小女孩的身體被冰封得更徹底了!已經看不見小女孩的面貌,可以確定的是,那隻老鷹就是要保護著她,雖然遠處仍有族人在觀望著,但他們的任務是搶救被凍結的族人,幾個族人不時經過那裡,只是好奇地看呀看,不能做什麽動作,不過隨著時間過去,這場冰可能會永久凍結,或者融化成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