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buck82

水滴滴了下來,變成了一頭怪物,就活生生地在他們這些人、小動物面前。水滴本來滴下來沒有多大的感覺,直到滴下來的那一瞬間,水滴碰觸地上的冰塊,然後慢慢地擴展了開來,形成像是一塊布一樣,接著這塊布慢慢形成了四肢,尾巴,最後有了頭部,乍看之下很像一頭熊,但冰塊從霧白色褪去之後,就成了暗色的多眼猛獸。


那頭怪物甩一甩頭,凶狠地瞪著前方,雷、艾特、伊瓦、三隻小狐狸也從疲累姿態變成全身緊張,躲在雷的身後。

「這......」伊瓦看到變形過程不敢置信。
「......」艾特不發一語。
「媽的,這大概是我看到最誇張的戲法......」雷氣得要準備拿出武器戰鬥。

那一隻多眼猛獸跑了過去之後跳了過去,首先就是瞄準雷,撲了過去把雷撞倒在地。多眼猛獸用頭上的角往雷攻擊,雷左閃右閃,然後用腳往多眼猛獸的腹部踢了過去,然後用力把牠往一旁甩去,後方的艾特、伊瓦也加入幫忙。那一隻多眼猛獸甩到了冰塊上,上面的水滴也同樣往牠身上滴去,多眼猛獸慢慢進化成兩隻,也就是慢慢有了分身,艾特、伊瓦衝了過去要阻止分化的發生,但是來不及,因為原本的那一隻因為「接收」了上方的水滴之後,就幾乎不給時間讓他們有所動作。

況且,原本的那隻多眼猛獸依然兇狠,隨時衝過去要被咬上一口,艾特要找時間,伊瓦也是,但隨著時間進行,根本讓它發生了!第二隻多眼猛獸往艾特衝了過去,伊瓦要想辦法阻止,往那一隻多眼猛獸衝了過去,並且抓住牠的角往冰塊扔了過去。

冰塊碎裂,導致於水滴滴了更多!原本三隻小狐狸擊破的冰塊沒事,因為牠們用的是「魔法」,這下他們來硬的之後,情況就變了!許多隻多眼猛獸逐漸形成,這下可不能躲在「這冰穴之中」,雷還要對付原本第一支形成的猛獸,雷握著小刀用力往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連續刺去,那一隻痛得往地上倒去,接著又站了起來。

「媽的!你還要製造端倪嗎?」雷看見一旁的猛獸「待命」,氣得向伊瓦大罵。
「伊瓦,你可以先離開這裡嗎?」
「你叫我怎麼離開?」伊瓦對艾特解釋。
「往回跑呀!」

伊瓦聽到之後就往「出口」跑去,但附近的幾隻多眼猛獸全部就追了出去,伊瓦快跑到出口時,轉頭停了下來,然後拿出自己的武器,鎖鏈刀,往那一群多眼猛獸射去。

鎖鏈刀一條線地射穿多眼猛獸,但不太有用,因為不是射中心臟,只是旁邊的位置,全部的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張開後射出雷射光,往伊瓦方向。

伊瓦拿出巨斧想要阻擋,但是數量比他想像地還要多,等到他快接近雷射光的同時,伊瓦見到不對勁,用力甩動巨斧,把其他雷射光「掃到」一旁,但依然被雷射光的反射擊傷,幸好只是皮肉傷。
雷也跟著跑了出來,後方還有多眼猛獸追著他,另外艾特的「那一隻」也跟著追了上去,三隻小狐狸緊緊跟著雷,不敢有動作。

「媽的!」雷邊跑邊罵。
「前方找掩護!」艾特說。
「我來,你們快點!」伊瓦說。

伊瓦想緊辦法拖延時間,但多隻多眼猛獸就這樣往伊瓦的方向攻擊。雷往前跑,看見了幾個樹幹的殘缺,往那裡跑去,艾特也跟著跑了過去,但伊瓦要一次應付這幾十隻猛獸,可不那麼容易,伊瓦用巨斧甩三百六十度,然後拿著鎖鏈加上飛踢,往每一隻猛獸踢了過去,但牠們只是受點皮肉傷,根本沒有用。

「這裡!」雷對著伊瓦大喊。

伊瓦回頭看了一下,結果就被多眼猛獸咬了過去,「啊!」伊瓦大叫。

巨斧不斷揮舞著,讓這些多眼猛獸不敢更進一步,同時,伊瓦按壓著手上的傷口往那裡「會合」。
不過,這個缺口太小,根本無法容納伊瓦的身軀,其中幾隻跳了下來,往巨斧一頭撞了過去,伊瓦拿著巨斧阻擋攻擊,一方面,艾特也上前幫忙拿著巨斧,雷衝了過去,往多眼猛獸踹了幾腳,多眼猛獸射出光線往巨斧射去,雷從地上撿起樹枝,看看能否擋著光線,光線射中巨斧的表面又偏向樹枝上的枝葉往上方、左右方散去,暫時奏效。

「還有什麼辦法嗎?」伊瓦說。
「是啊!」艾特附和。

多眼猛獸不放棄,不是往前衝,就前賴著他們面前不肯散去,巨斧快要承受不住,因為巨斧也快變成稀薄。

伊瓦看著三隻小狐狸。
「不!不!不不不......」雷大喊,「你休想利用牠們!」
「現在不是時候,那是何時?」伊瓦快要撐不住了。

雷只好跑到小狐狸的面前說,「拜託!麻煩你們了!」

「快點!」艾特大喊。

三隻小狐狸一起走到了艾特的旁邊,三隻同時念起咒語,三十六條尾巴一起出現,然後出現一陣光影,黑色的影子覆蓋在伊瓦的面前往巨斧前進,突然,影子快速前進穿過巨斧,然後消失了!

等待了一會兒,「外頭」的聲音乍然停止了,伊瓦認為牠們應該遠離了,慢慢拿下巨斧往前看了一下,那些怪物真的不見了!伊瓦有點不敢置信。

「消失了?」
「牠們怎麼可能憑空消失?」艾特也慢慢探出頭來看了一下。

三隻小狐狸收起魔法,往雷的方向走去,雷看見伊瓦、艾特的表情,蹲下身子向小狐狸們致謝,「謝啦!夥伴。」



那幾十隻怪物消失了嗎?當然沒有,牠們只是「轉移陣地」罷了!那些怪物們在他們的相反方向,也就是冰塊出現的那些地方的另一個方向罷了!也就是不讓怪物看見他們......

幾十隻多眼猛獸在樹林裡尋覓獵物,在冰原附近聞一聞氣味,暫時不會打擾到他們這些人的行動。



伊瓦探出頭來,看了一下外頭林地。

「不可思議!牠們就這樣憑空不見。」
「你應該謝謝牠們。」雷看著伊瓦。
「謝啦!你們。」伊瓦轉頭看著三隻小狐狸。
「你有三隻,要不要一人一隻?」伊瓦想一想表示。
「你先問問牠們。」三隻小狐狸其實聽到伊瓦的說法時,表情就相當不悅。
「看來牠們已有歸屬。」艾特說。
「可惜!」
「可惜?你還是想一想該怎麼離開這荒亂之地吧!」雷調侃的說。
「我不知道。大概往前走吧!你知道後面根本不能走。」伊瓦用手指著後方。
「我同意!」艾特附和。
「嗯。」雷說。



神使追著那隻傳說獸,牠往前不斷飛行,神使邊看邊追著牠跑。

「喂!」神使大聲喊。

傳說獸沒有聽見,繼續一路飛行。

「喂!我說你!」神使停下腳步,撿起地上的石頭往那隻傳說獸扔去。石頭擊中牠的背部,牠回頭一看,看見神使在追著牠,牠轉過頭,對他吐出冰霧。

神使往樹幹的一旁閃,然後繼續追著牠不肯罷手。

「喂!我說你!你到底怎麼了?」神使不放棄,大聲喊著。

「沒辦法。」神使停下腳步,開始念起一段咒語:「miiufbroobvi7;umn;ebk5ni76rmiwi3bn6umr686no9re4b74m7r56m8,nryrsebkr,t5mk945bn7i>。」接著地上開始長出像是樹幹的東西,只是呈現霧白色,往那隻傳說獸襲擊,傳說獸也不是好惹的,牠感覺背後有東西衝向牠,轉過頭來用翅膀掃出冰霧,讓它轉向,冰霧碰觸到樹幹之後,像蜘蛛絲一樣凍結,神使看了一下,繼續念起第二段咒語:「km6db97t5m9emu87o,8y9pr56mi,t56rn08yr56ni9ot6nwe689E*e45m。」冰霧開始分散,把牠包圍,傳說獸想要從空隙中飛出來,於是牠往上飛,接著他往上看,「你還要跑!給我下來!」神使念起第三段咒語:「kmr45b90ltre5n8970le4n8i,,t4e5n0;=6um。」上方的樹幹瞬間變成冰霧降下像是冰塊的東西,包圍傳說獸。

傳說獸旋轉身軀,往神使的方向衝過去,因為牠身上有角,因此牠要乾脆同歸於盡,神使看見有東西飛了下來,一看到是傳說獸,趕緊閃到一旁,不過還是被牠身上的角給刺中,腰部的血漸漸流了下來。

「你.....」神使看見傳說獸的表情,像是中邪一樣,「變成什麼樣?」神使繼續念起第四段咒語:「mt6ebnl9ye4n8tm,mkt9eb8i,oseu,iuT&j。」手擺在傳說獸面前,作勢要出手攻擊,不過他看見傳說獸的動作幾乎停了下來,他上前看一看,然後用手放在傳說獸的頭上,「kt8e6n8o7y,mkr7em7hdrh,kmtn8i78-w34n。」傳說獸終於安靜了下來,倒在他身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