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紛(續三)

圖片來源:Henry Marion

傑瑞絲追了上去,從診所的外頭看了一下,就往前跑了出去,薩克攔不住她,浿坦依然在做自己的事——要怎麼找到關鍵的部分。傑瑞絲左右張望,想看看那個人的身影,但外頭過客來來往往,看不到他,她還是執意要跑。


那個人在街口等待號誌,準備過馬路,傑瑞絲大概與他相差有兩三個街區,她直行,左右張望,看看能否看見一個穿著夾克,牛仔褲的男子,還留有鬍鬚。那個人轉了個彎,進入了一家咖啡店,排隊等著。

傑瑞絲看著附近周遭,還是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她想想,「大概是我真的認錯人了吧!」接著之後,她就打道回府,走回原來的診所。

「你知道她有一個哥哥嗎?」薩克問起浿坦。
「嗯?」浿坦停頓了一下,「你說什麼?我沒聽過。」浿坦直接打發他的回答。
「你真的沒聽過?」薩克繼續追問下去。
「你......應該自己去問她吧?」浿坦開始質疑。
「你知道的......」薩克打點暗示。
「知道什麼?」浿坦不了解他的意思。
「喔!不,我不會幫你的......」浿坦看見薩克的表情,趕快拒絕。
「為什麽不?」
「那是你們私人的事,我不會涉入。」
「你可以專心在工作上嗎?」浿坦要他專心點。

傑瑞絲經過一家咖啡店,但不是那個人的那家店,排隊買了三杯咖啡,準備離開。她轉頭時,遇到了要搶他們工作上內容的那個壯漢。

「要回去啦?」
「先生,你是誰?我不認識你。」傑瑞絲對於這擋住他出入口的男子很感冒。
「你們的成果如何?」
「什麼成果?」
「就是這個。」那個人從外套的縫隙中亮出槍來,要她別急著離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走過去!」那個人拉住傑瑞絲的手臂,要她乖乖坐上桌子上。
「幹嘛?」傑瑞絲的手臂被弄得很不舒服。

有些人回頭看著他們,有些人裝作不知情。傑瑞絲被放進一張桌子的椅子上,那個人走到對面開始問話。

「先生,你要搭訕,方法不是這樣吧?」傑瑞絲還沒等到他說話,自己先開口了。
「廢話少說。」
「報告!給我你們的報告!」那個人開始惱羞成怒。
「我沒有,我身上沒有,只有三杯咖啡。」

「走!」那個人馬上架起傑瑞絲,趁著那個槍還是對準她的同時,趕緊推倒他往外跑,那個人措手不及,跌了一跤,同時,擦槍走火,往天花板射出一槍,讓這間店的客人、店員下了一大跳,紛紛轉頭看著那個人。

傑瑞絲也嚇了一跳,轉頭看了他一下,以為他是射中她,但還好不是,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就往外跑回原來的診所。那個人追了出去,一走了店外,看了一下目標,就往前奔跑。他看到她之後,就往天空開了一槍,槍聲讓街道的人們嚇了一跳,低頭不敢亂動,連帶傑瑞絲也想蹲下身子,他走了過去直接開口就問:「你再跑啊!」

「是你逼我的!」

傑瑞絲慢慢起身,然後轉頭看著那個人,「我被交代不能傷害你,但可沒說不能弄痛你!」那個人用槍抵著傑瑞絲的腰部。

「你到底要怎麼樣?」
「我沒有要怎麼樣,我只要這樣!」那個人說完直接用手肘往傑瑞絲打過去,傑瑞絲反應不及,倒在地上,傑瑞絲痛得想要起身,轉頭看了一下那個男子,「夠了嗎?」傑瑞絲直接握著他的小腿,往前一拉,那個人反應不及立刻摔倒。

「你!」那個人痛得拉起傑瑞絲,「你要玩,是嗎?」

傑瑞絲趁這時,趕緊起身,往前跑,距離診所不到一百公尺。那個人拿著槍對準傑瑞絲,但又不能射偏差,其他路人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傑瑞絲躲進一家店面的角落間,那個人往前跑了過去,傑瑞絲靠著牆邊,等待機會出手......那個人慢慢靠近,傑瑞絲隨意端起地上的花盆往那個人砸去,那個人頭痛,傑瑞絲趁這時,趕緊跑進診所。

那個人摸著自己的額頭,還流血,看著前方,往前追去。

傑瑞絲跑進診所,慌慌張張的,兩個人已經走進後方的實驗室,在研究起相關的工作內容。

「?」薩克轉身看見傑瑞絲很慌張。

「後面......那個人......又來......這裡.....。」傑瑞絲氣喘吁吁地說。
「誰?」
「就是......」傑瑞絲要回答時,被那個人搶先一步。「我!」

浿坦轉頭看了一下,那個人緊接著射出一槍,射中一瓶藥物,浿坦見狀不對,趕緊跑過去。

浿坦握著他的槍托,往地下敲去,那個人趁這時,又補上一槍,這次射中了其中一罐液體,那些液體流了出來,薩克靠著桌子旁邊,不敢妄動,傑瑞絲趕緊搶救那些藥物,別讓她再一次射中它們。

槍枝被浿坦敲下之後,掉落地面,薩克看了一下,想撿起來,但那個人與浿坦扭打了起來,被其中一個人的腳踢到了旁邊。

浿坦往那個人踢了一腳,但是被那個人回擊,甩到了旁邊的要物櫃上,整個藥物散滿地。那個人走了過去,要給浿坦好看,抓起浿坦的衣領,「你打不過男人!」

浿坦累得說不出話來,「......」薩克找找那把槍,然後看到它之後,撿了起來,搖搖晃晃對準那個人,「放開她。」薩克用一種不怎麼嚴厲的聲音說。

「然後呢?」那個人放開浿坦的衣領走了過去。

那個人拿著那把槍的槍柄放在自己的心臟位置,「殺了我嗎?」

「作為醫生,你下得了手嗎?」那個人冷嘲熱諷。
「......」薩克害怕的不敢繼續說話。
「我來教教你吧!」

那個人快速地抽出槍枝,對準薩克的的腦袋,「這樣才有用!」

傑瑞絲看著眼前的場景,趕緊起身,「你要的目標不是我們吧!」

「你說得對!我不需要你們。」

那個人對準傑瑞絲的額頭,直接開槍射擊。

浿坦見到有危機,趕緊把那個人抱著往後一拉,那發子彈往下前進,射中傑瑞絲的右肩膀,擦邊而過,傑瑞絲痛得倒了下來。

薩克見到不對勁,也趕緊跑了過去,抱住傑瑞絲的身體,薩克看了傑瑞斯只是痛得無法說話,轉頭看見那個人,想給他教訓。

浿坦本人更氣,怎麼可以殺了她最好的朋友?浿坦用力給他一拳,趁著那個人倒向地面的時候,那名男子只是輕微挫傷,然後那個人轉身給予回擊,她把那個人推到旁邊,浿坦不肯罷手,趁他想找回原來槍枝的時候,被浿坦搶先一步。

浿坦雙手拿著槍指著那個男子。

「小姐!你不會的......」那個男人認為她不敢這樣做。
「.....」浿坦無法冷靜下來,不斷用槍枝搖晃在他的面前。
「但我會這樣!」浿坦用槍托往他的脖子邊敲去,「這樣,可以讓你沈睡很久很久!」那個人被倒在地上。

外頭的警察巡邏時,有聽到槍聲,循著槍聲往這診所裡察看。

「哈囉!有人嗎?」一名警察大聲喊。

浿坦這時候聽到外頭有人呼喊,趕緊放下槍枝,跑出來查看,「警察先生,我們沒事......」浿坦好心地對警察先生們說。

「你們這裡怎麼了?是有人入侵嗎?」其中一位警察說。
「沒有沒有,我們只是要重新裝修而已。」
「看起來不像啊?」另一位警察說。
「我們想重新讓整體看起來更好看一點,所以需要徹底打掉。」
「我可以進去看一下嗎?」
「嗯......」浿坦想了一下,「可以。」

薩克聽到外頭有腳步聲,趕緊放下傑瑞絲,出來查看一下。

一看到警察,「我是這裡的醫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你是醫生?看起來不像。」
「你身上怎麼了?」另一名警察說。
「施工時劃傷的。」薩克看著身體的衣服有血跡,連忙趕快說。
「槍聲從這裡傳出來的,我有必要了解情況。」
「當然。」

一名警察先生拿著手電筒往越裡面照,雖然有燈光,但不是很明亮。

「他是......?」警察先生走到裡面時,看見那個倒臥的男子,開頭就問。
「他是施工工人,他在休息。」薩克說。
「她怎麼了?」另一名警察問。
「我幫你送醫吧!」他繼續說。
「槍在哪?」換另一名警察問。
「我記得從這裡......」他繼續說。
「你聽錯了吧?」薩克說。
「是啊!這裡沒有槍......」浿坦插話。
「應該是施工的聲音。」她繼續說。
「算是吧!」警察姑且相信,這時候薩克趁著警察在查看環境時,把槍枝踢到一個角落。
「你在幹嘛?」另一名警察問。
「沒事。」
「算了!」
「先送醫要緊。」那名警察抬起傑瑞絲,她意識清楚,只到輕微皮肉傷。
「嗯......」傑瑞絲忍著傷口。
「謝謝你,警察們。」


兩名警察把傑瑞絲抬出去,然後呼叫救護車送往醫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