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4

續(續二)

圖片來源:bobistraveling

小女孩的身體依舊在那裡原封不動,乳白色的身形,搭配著蔓延著「雪景」,真是不太對頭。那隻鷹從遠處望著那個小女孩,就像守護者一樣,任何風吹草動,牠都看在眼裡。目前,沒有人接近她,至少那個部族還沒有這麼快來到這裡。




「現在我們有什麽計畫?」艾蓮娜問神使。
「目前沒有,但我知道大事肯定不太妙。」
「你有預感?」
「廢話!我是神使!你別忘了我的職責嗎?」
「我認為你只是個失去女兒的父親而已。」
「這樣說也沒錯。」神使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那個女孩死亡意味著這世界即將發生憾事......!」

「你是說你女兒吧?」
「我都有點忘記了!」神使有點傻笑。

「這工作責任很重,不斷與神靈溝通,有時候連自己的靈魂的根也快被拿走。」
「你真的可以感知到神靈?」艾蓮娜一臉充滿好奇的模樣。
「可以。」神使肯定的回答。
「怎麼做?」
「就......」神使想了一下,馬上變了個表情說:「現在不是想做就做。」
「你是騙人的吧!」艾蓮娜感覺被掃興。
「你一定要討論這個嗎?」
「我只想知道你的方向。」
「我沒有方向,我的村落滅亡了,我哪有什麽方向?」
「這片樹林似乎沒有終點?」
「你說的沒錯。」
「我們現在位於下流,上流才有答案。」
「上流?還有多遠?」
「就在那裡!」神使指著前方。
「哪裡?」
神使還是指著前方,艾蓮娜一頭霧水。


艾維茲察看兩人的傷勢,同一時間彎角猛獸也不斷搖搖晃晃著身體,從上方中甦醒。艾維茲要搶救時間,她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與勇氣,竟然可以突破重圍,攻擊野獸?艾維茲從旅程中成長許多,她看著洛爾,知道他還活著,不斷搖晃他,想要叫醒他,艾維茲看著四周,這附近應該沒有應對工具,艾維茲看著洛爾,「醒醒啊!」,洛爾沒什麽反應,口中喝了部份河水,艾維茲感覺洛爾應該對什麽感到不舒服,然後可以順道把他給叫醒。

艾維茲東看西看,看到了河床旁的下垂的枝葉,趕緊跑了過去,然後伸出手來,想要摘下一段,「......」艾維茲小心翼翼地扶著石塊與樹枝,用力摘取一片樹葉,又趕緊跑到了洛爾身邊,艾維茲把樹葉不斷地放在洛爾的鼻腔,等到洛爾不舒服時,他就會清醒。

洛爾想要打噴嚏,不斷感覺鼻腔有異物,然後艾維茲感覺洛爾口中有水,用手挖取洛爾的嘴巴,希望能他舒服一些,不過這時候,洛爾嗆到,沒有打噴嚏。「太好了!」艾維茲知道這方法有效,希望也能夠把海娜給叫醒。

海娜也受到了樹葉不斷「侵擾」,不過她打了個噴嚏,嚇到了洛爾以及艾維茲,還有上方的彎角猛獸,彎角猛獸感覺到下方還有人,趕緊往前跑過去,然後跳下去攻擊。

洛爾醒來時,口中還有河水,嗆到之後不斷催吐,洛爾只是半昏厥過去,海那也是,艾維茲的方法雖然不是正確的(那時候沒有心肺復甦術),但是也總算把他們叫醒,但也已經來不及,彎角猛獸早已經跳了下來,看著三個人。

「怎麼辦?」海娜害怕地往後退,再退一步,又要進入河水中,海娜不斷小心移動。

艾維茲則是看著前方的彎角猛獸,洛爾則是往前跨進一步,想要保護兩個女生。

「!」艾維茲發現洛爾比她還往前時,「你幹嘛!」告訴洛爾。
「換我來救你了!」
「你別傻了!」
「現在沒有時間討論了!」海娜安撫兩個人。

彎角猛獸早已經不想等待他們,身上的彎刀朝著他們三個人而來,他們三個人各自散開跳了河水中,彎刀切碎了石塊,碎片散落在河水中,三個人跳下的同時,也被碎片給劃傷。

彎角猛獸在岩石上,找尋三個人的蹤跡,艾維茲躲在水下,海娜則是岩石縫隙裡,洛爾則是在另一處,艾維茲從水面上揚起,小心地不被牠看見,河面上不斷搖動,玻光掠影,彎角猛獸氣得只想找到他們,兩三個個光線往前面發射,岩石立刻爆炸,揚起許多石塊、粉塵。

艾維茲沒有什麽計畫,她想再一次使用剛才那種冰霧之類的東西,但她不知道怎麼讓它「啟動」。彎角猛獸跳下水裡,牠高大的身體,還是有部分露在外頭,彎角猛獸不斷在水面往下看,艾維茲趕緊從河水之中往另一邊移動,河床中,有深有淺,艾維茲從岩石縫中爬了出來,部分的腿部浸在水面,彎角猛獸轉頭,看見隱約藏在縫隙的海娜,牠立刻射出彎刀往海娜直衝而來,海娜還沒注意到,洛爾趕緊從縫隙中跳上岸來,岩石在海娜面前破碎開來,海娜嚇到趕緊跑了上來,趕快找那兩個人會面。

「拜託!可以讓我再一次使用嗎?」艾維茲摸著自己的手掌,不斷搓揉,因為她可能是這樣使出冰霧的,但是這一次恐怕要她失望了。她轉頭也聽見了爆炸聲,看到了彎角猛獸,趕緊跑到另一邊,這時候洛爾也看到了艾維茲,也以跑跳的方式過去,海娜害怕地不敢動。

艾維茲要躲開彎角猛獸的追擊,同一時間洛爾離彎角猛獸最近,牠二話不說射出光線朝著洛爾而來,艾維茲看著洛爾的前方有東西朝他而來,大聲喊:「小心!」這時候洛爾轉身,剛好不偏不倚地與光線擦身而過,只是腰部被火光給射傷,洛爾感到好像時間變慢了,但是一陣之後,他痛得往河水倒了下去,艾維茲見到大事不妙,又往回跑,因為彎角猛獸朝著洛爾的方向而來,海娜而安靜地無聲。
彎角猛獸跳了過去,想要找尋洛爾的蹤跡,身上的眼睛到處東看西看,這下牠真的發怒了!海娜從石縫之中窺看前方的近況,海娜看到這頭動物竟然有這麼多眼睛,完全不敢發出聲音,她忍住自己的呼吸,想要放聲大叫,但她已經嚇到說不話來。

「他媽的!怎麼碰上這種狀況!」艾維茲氣得想要使出渾身解數救這些夥伴,但她不知道有什麽能力。她想到海娜,一時之間沒有看到海娜,以為海娜被攻擊了!「海娜!你在哪裡?」艾維茲大聲喊。

海娜聽到艾維茲的聲音想要探出頭來,但她不敢,因為她一從石縫上方慢慢往上窺看時,就看見彎角猛獸在找洛爾的身影。艾維茲跳進了一個岩石縫隙中,彎角猛獸沒空理她,洛爾掉入了一個河水夾層中,以至於可能拖延一點時間,彎角猛獸看不清楚河水裡的情況,直到牠身上的眼睛往河水中射出光線,光線在水中速度變慢,有好幾次差點射穿洛爾。

艾維茲眼看情況很危急,手上的能力卻遲遲無法發揮功用!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拜託!老天爺可以幫幫我嗎?」艾維茲無助地看著天空,不過根本發揮不了什麽效果。艾維茲從岩石縫隙中跑到了彎角猛獸的另一側,看看能否用先找到洛爾,艾維茲又跳進了河水中,河水下她看見洛爾,但是中間夾帶著一顆巨大岩石,她幾乎無法伸直手來觸摸到。艾維茲從河水中浮出,還是看見彎角猛獸努力要找到洛爾,牠急得找縫隙,甚至用彎刀把岩石射破,石塊散落許多地方,連艾維茲也要忍住被石塊打到的痛苦。

彎角猛獸發現他了!牠想要用嘴巴叼起,但是叼不起來,這時候艾維茲急得要做開路先鋒,撿拾起地上或是河床上的石塊往彎角猛獸丟,「是這裡吧!不要欺負我的朋友!」她大喊。

牠被打得很不舒服,抬起頭來看著艾維茲,艾維茲注意到了!趕緊跳進河水裡躲藏,彎角猛獸跳了過去。她抬起頭往上一看,就看見彎角猛獸在找她,「拜託!可以幫我一次嗎?」艾維茲顫抖的手掌放在岩石上,心裡默數著拯救自己的朋友。這時候,奇蹟終於發生了!岩石縫隙中慢慢產生冰霧,宛如樹枝蔓延一般,然後碰觸彎角猛獸的腳掌,這時候牠的腳掌被凍結了!然後順著冰霧慢慢呈現強烈的乳白色,從前身凍結到後半身,彎角猛獸整個被凝結了。

艾維茲還沒有發現,因為她不敢去看,不敢睜開眼睛,直到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時,她緩慢睜開眼睛,眼角看著周遭,然後往上一看,就看見岩石被冰封住了,而且呈現樹狀。「是這時候嗎?......」艾維茲小心地說出這句。

艾維茲把手掌放開,還看見一個手掌印在岩石上,然後看著自己的手掌,還有白色霧氣在飄,「真不敢相信。」艾維茲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麽「魔法」,她主要先找到洛爾為主,她起身,從河水中跳在岩石上,循著石塊要把洛爾救上來。


海娜又看著前方,看著那隻怪物怎麼不動了!海娜慢慢從石縫中探出頭來,然後慢慢走了上來,看著前方,「怎麼......?」 ,她好奇地瞪大眼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