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空泛的進步(續)

圖片來源:Rachael Bender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以上的答案的正確解答我通通不知道,因為就我所得知的事實是我們又衍生了許多問題,像是效率增強之後,我們的人性有跟著進步嗎?或者說有跟上腳步嗎?我們可以對弱勢族群產生了更多的同理心,我們可以對同事、陌生人之間產生了更多無差別的付出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然而,看看這社會的現況,只是讓我們產生一種以「進步」來代替的說法,我實在也不知道真進步的明白確切真理到底是指什麽?難道我們都想錯了?

人類已經不能再走回頭路,畢竟過去已經「過去」了,都在後頭了!我們要怎麼看,也看不到尾巴,看不到我們能夠追尋的步伐,未知的事物太多,可以預料,已知的事物卻是無法有效地掌握所有一切,因為在我們的大腦預測系統,總是百密一疏。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為什麽我們看到的社會會是這樣?說坦白話,不是多數人所做的決定?不是我們這樣大人物們——包括大人們,各種兄長姊姊們,叔叔伯伯阿姨們在幫我們承攬所有生意,就像常常在說的直升機父母,我們都不知道怎麼養大一個孩子,只好像是照顧「動物」般的寵物們,每天用人權的方式呵護一致。

教育徹底改頭換面,徹底用人權的方式告訴學生、家長以及所有教育工作者,必須要以更「關愛」的方式照顧同學,否則就會鬧上了社會新聞版面,不是體罰不適當,就是孩子在課堂在荒腔走板,我們現在從小到大的一體式教育改造了現在,到底穿了什麽樣的奇裝異服,又抹上了多少胭脂,內在又換了多少零件,才有現在的教育體制?

唉!教育失敗,愛情也失敗,小情侶愛得你情我願,瘋狂的熱戀,欲罷不能,好像隨時要嚐一下禁果才甘願,就算現在年輕人對於性愛缺缺不已,但是對於愛情的萌懂,我們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在一起」,否則電視劇的年輕男女怎麼開始「愛」在一起?我們也總是期望他們可以在一起?

但畢竟是「虛擬」的,不是真實社會的,可是說到虛擬,我們也情願用虛擬來看到現實情形,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好像不怎麼充滿快樂,瞭解的不夠深入,就容易分手再見,現代人不願輕易踏入婚姻,原因就在於不是離婚率高,而是結婚已經沒了吸引力,如果只是要一種相處,我們乾脆就同居吧!大家一起負擔房租,大家學著怎麼在同一個屋簷下好好「學習」相處,那結婚的「意義」相形失色。

而事實上,大家已經忘了怎麼溝通,大家已經忘記了我們之間的情緣已經留不住,大家已經不想再多給機會認識彼此,大家已經不想再花費時間去陪伴一個人而什麽事也不做,大家每一個人都以效率為優先考量,每一個人都很忙,每一個人都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時,做更多的事,完成更多看起來不可能的工作任務。

不是這樣嗎?否則請你默數三分種,也就是一百八十秒,不要按上計時器,也不要請虛擬助理(Google Now 或 Siri)幫你計時,更不要請朋友幫你計數,只要你一個人在安靜的環境下等待一百八十秒過去,我也相信這不是難事,那十分鐘呢?三分鐘沒問題,那六百秒也沒問題吧?看起來已經有人放棄了!至少我可以看低於六分鐘的 TED 演講,至少我可以玩一下小品遊戲,至少我可以看一下立即處理的電子郵件或是訊息,至少我可以玩完成在十分鐘之內的所有「小」事情,要保留空白很有難事吧?


就算沒有聚光燈效應,我們還是想成為那盞聚光燈,就算沒有月暈效應,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凸顯我們的形象。


看來是,順著時間「過去」,我們還是只能「選擇」讓它過去,畢竟我們沒辦法改變時間的往返,不可能要倒退前一秒鐘之前,雖然你已經感覺不到這樣的「短暫」,我們還是讓它過去,只是「想」辦法盡量在一秒鐘創造更多產值,這是我們要的一種進步嗎?

至少是,每一個人當中,一定有人這樣點頭答應,我們不是希望如此在每一分鐘的過程中能夠了解我們所發出的每個按壓動作的訊息內容,看著出現的每個文字與句子能夠正確無誤發送出去?我們不是希望我們在經過的每個軌道之間的接縫處,能夠順利進行?不至於斷軌或出軌?我們不是希望我們在看的這部電影,不會有斷電、其他陌生人、來電或通知來打斷我們的興致?而我們不是希望我們在進行的這頓晚宴,不會有任何突發狀況出現?既然時間這麼寶貴,我們也就如此看待多麽重要的時間鐘牆,好讓裡面的齒輪能夠不會因為一顆小石頭而卡住。

我們有多在乎時間——說穿了是自己的時間的利用價值,而正式說穿了就是我們自私底下的那麼獨當一面的時間意義。反正說自己很容易,談到自己,都可以侃侃而談,我們就於是多麽希望能夠談論自己的凸顯一面,也於是我們昇華時間的自己的時空價值,好讓自己能夠舉手投足更有份量,在乎自己不是比較很容易?

既然沒有什麽壓力,我們當然急得做自己,不做別人,至少——不是因為看別人困難而把自己放在一邊,而是我們的自己太容易彰顯我們是誰的權位象徵,否則出門時為何要如此「打扮」?不是希望成為一種「焦點」嗎?

就算沒有聚光燈效應,我們還是想成為那盞聚光燈,就算沒有月暈效應,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凸顯我們的形象,否則為何教你化妝的「達人」這麼多?多到不可想像?我們是要成為明星的架勢之前做準備嗎?

好像是,或者說根本是。這樣人的時間都迫不及待跟朋友見面,聊不開的就直接往左滑,丟入儲備名單中,甚至乾脆謝謝再「也不」聯絡,我們的緣份出奇地可憐,也出奇地充滿神奇地表示——我是有主見的,否則別來這套。

反正天天見面會膩,反正我是很忙碌的,反正我也不喜歡有人一直打擾我,反正將心比心,也想想我們若是角色互換,相信你也不會重複這一套,所以我們的世界觀僅僅止於我們對認識只能得過且過,不可能更加熟識,而我們若是了解每一個人的心底話,那麼秘密之間僅不再是「秘密」可言?

因此,愛情的前身失敗,我們從相連到相惜,到生活的每一次接觸,我們有產生到觸動人心的溝通嗎?我是說可以不以時間作為前提,作為效率的一種深入了解嗎?好像沒有,至少與你的心理師談話也是要收鐘點費,且還不便宜,但說完之後,真的讓你大徹大悟起來,找到「對」的方法處理危機?

語帶保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效率有多重要,恨不得就趕快用最短的時間處理最重要的事務?恨不得現在這路口趕緊變成綠燈,恨不得我們就立刻結束安檢,登上飛機,享受一下睡眠,恨不得我們趕緊寫完這作業,煮完菜,完成該做的事,好好享受一下最後的寧靜時刻,效率一直很重要,不是這社會的做事原則交辦給我們的嗎?

我們不是效率的產物嗎?效率最重要的就是進步!是進步,不是嗎?有了高超的效率精神,我們的人生才會進步,社會才會有原動力提升進步的人性原則,讓社會幫助更多人,提高怠慢的做事方式。

多數人看得不是施政績效嗎?我們看得不是滿意度嗎?業主不是看得是高度滿顆星評價嗎?我們看得不是每項施政的重點評分嗎?我們不是在乎這政府,這社會能夠提高自主性,關愛性,以及便利性嗎?少了這些方針,我們不是意味著失去進步嗎?所以我們這樣算是一種「合理」的進步嗎?

你認為走到了這裡,人類可以算是進步——所付出後的代價是值得的嗎?畢竟沒有工安意外,我們怎麼在乎安全有多重要?我們怎麼知道要去檢查輪胎胎紋?繫安全帶?以及走路還要看環顧四周?畢竟飛航安全,不是因為死者的貢獻生命,我們才知道要「珍惜生命」嗎?還是我們根本已經知道了?

當然,這無關知道與否,畢竟我們還是會犯錯,反正歷史不是一(多)個因果循環嗎?一代代的業障循環之下的報應嗎?我們什麼都不怕,也什麼都怕,人類不是自以為是神的同時,就表示著我們是萬能的——人類——與神之間沒有什麽不同。

既然時間這麼重要,既然我們抓不住緣份,既然從小到大的教育體制都看得如此深重,那我們從人性之間學到了什麼?是講求人權為模範範本之後,我們愛得死去活來?愛得如此慘烈悲憤?視人性為最終價值?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好勝的心理,死性不改?


空白太難,來到了「這裡」早已經超過了我的設限範圍,看完這段之後,早已經過了十分鐘,如果你還有仔細回想與思考。可惜我們的進步——就明白來看那〈空泛的進步〉之後,我們現在的進步還是維持往上爬的階段,甚至早已經昇華,都以為擲了多點就可以順著梯子來到終點,卻只是擔心每一步路——上帝還沒擲骰子之前,我們早已進入了蛇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