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Mario Sánchez Prada

雷醒來時,看見自己手腳被反綁,這次綁得更緊了,幾乎把他的手腕勒出一個痕跡。雷躺著看著四周,幾乎空無一物,「大概是怕我了吧!」雷不忘得意忘形,畢竟對他來說,雖然有小刀就是萬能,可是沒有小刀?沒關係,我是被訓練出來的戰士,就是得學會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中求生,尤其變成「戰俘」時。


一個族人走了進來,看他一動也不動的模樣,又走了出去,雷只是裝作昏倒狀態,他的眼角往上一看,可以看見那頭巨獸的一部份裸露在外,一邊在樹林部分被遮住了,「該不會是......」雷心想。

一隻小狐狸走了進來,大概要給他下蠱,族人會這樣做,要輪到小狐狸這樣做,除非碰到「法力高深」的傢伙才會請小狐狸上場。小狐狸口中唸出一段咒語,接著露出十二條尾巴,每條尾巴的末端都露出一個光點,然後突然集中起來,聚集在正中央,要準備下蠱給雷。

雷感應到不太自在,雖然他不知道那是什麽,但肯定「不舒服」。雷突然轉身,利用地上的摩擦力,往小狐狸的頭部踢去,小狐狸來不及反應,不支倒地,「我最不喜歡做我不喜歡的事,特別是長官叫我做的事!」

十二條尾巴露在外頭,只是呈現一直線,雷慢慢滑過去,看看這種小生物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尾巴?「奇怪?我還頭一次見到這麼多尾巴的狐狸!」雷用眼角持續往上看,往旁邊看,往下看,「他們是這樣考驗我的本事嗎?」雷轉動手腕,試著讓繩結鬆開一點,「他媽的!還真緊!」等到繩結慢慢有鬆開的跡象,雷利用固定房舍的柱子的銳利端試圖割開繩子。

部分柱子雖然是圓柱狀著,但不是每一根都呈現圓滑狀態,總有些參差不齊,雷就是利用這點順利割開繩子,「他媽的!手痛死了!」雷各用一隻手不斷搓揉手腕,撫平傷勢,動動手指,雷不想再待在這裡,反正首領已經被他殺了!應該也沒「大人」了,不過那一隻巨獸得要解決才行!

雷看著四周,直接走了過去,「喂!我在這!」雷輕點一下一位族人的肩膀,等到那個人反應過來,雷就直接把他重摔在地,「這簡單!」一個族人見到苗頭不對,也紛紛加入與他應戰,雷宛如如虎添翼,雖然沒有「武器」,或者只拿了三叉戟往族人身上一刺,用盾牌反擊,幾乎三兩下功夫就清潔溜溜。「好了!收工了吧!」雷看著四周倒地的族人,不是重傷就是死亡,最多就是昏厥。

「沒老闆就是這樣!」雷拍拍手。
「你又是誰?」雷看見一個身懷「重裝」的族人:盾牌、三叉戟還有其他不知道的武器。
「來吧!來吧!」雷揮舞手勢。

雷看見揮舞過來的三叉戟,立刻握住三分之一處,然後往前一推,再揮動三叉戟往他身上一打了過去,拿著盾牌來不及招架,也倒在一旁。雷撿起地上其他族人的三叉戟走了過去問:「你還想要幹嘛?」那個族人立刻拔出插在腿上的小刀往雷的小腿刺去。

「啊!」雷痛得大叫,然後立刻閃躲在一旁。
「我還沒給你一擊呢!你就先來!」雷氣得大罵。

那個族人倒在地上,雷氣得拔起盾牌往他的脖子旁邊大約差一點點的距離刺了下去。

「你只要動一下!你只是自尋死路,誰叫我累了!」

其他的小狐狸,除了被雷打倒在地的那一隻之外,全部也在外面看著雷,牠們不敢輕舉妄動,「很好!」雷跪坐下來,看著小狐狸們!「拜託!幫我救他們!」雷也倒了下來。


「我們還要過去嗎?」浿坦問在場的每個人。
「不了!我累了!」薩克說,畢竟這裡應該還有剩餘的藥物才是。
「我也是!我不想再吵了!」傑瑞絲坐在地上看著兩個人。

薩克後來也席地而坐,「你心裡還是對我有感覺吧!」他深情看著傑瑞絲。

「沒有!一點也沒有!」傑瑞絲的表情在疲倦與朦朧之間遊蕩。
「你們好噁心!」浿坦看到兩個人。
「接著要親吻是吧?愛情劇演了多少次!要親就親吧!」

正當薩克要把傑瑞絲的臉頰往他靠過去時,外面的聲音讓薩克有所警覺,薩克立刻起身往診所外面走過去。

「薩克醫生,你還好吧?」一位常客看著眼前的景象忍不住上前詢問。
「發生了什麽事?」
「我還好!有什麽事嗎?」
「還好?為什麽你的診所變成『這樣』?」他用手指指著這門口,這四周。
「喔!因為我診所舊了!所以要重新裝潢一下囉!」薩克笑笑。
「裝潢?我上次來,沒有什麽部分需要改裝啊?」常客認為這實在很奇怪。
「你何時來的?」
「上個月星期五時。」
「喔!那一次正好是我診所最後一次營業。」薩克繼續笑笑。

「不過......這也太......」他邊說邊被薩克的語氣急得想催促他趕緊結束這場對話。
「真的還好嗎?」
「你要不要進來幫忙?」
「不用了!我還有事。」常客揮手婉拒。

這時候,傑瑞絲從後面走了出來,看見薩克在與一個人對話。

「哥?」傑瑞絲認為那個人很熟悉。
「哥?」薩克聽到傑瑞絲對這個人喊哥哥很奇怪。
「你有哥哥?」薩克轉頭問傑瑞絲。

傑瑞絲走了出來,看見那個常客,「我不記得我有一個妹妹啊!」那個人回答。

捲頭髮,波浪狀,帶點棕色,臉上還有一顆特殊的痣,就在右眼睛的眉毛之間。

「小姐!你一定是認錯人了!」
「我沒有認錯!」傑瑞絲仔細看他的臉龐。
「跟我印象中一模一樣!」傑瑞絲激動地說。

浿坦聽到聲音有跟著走了出來,「怎麼回事?」

「她有一個哥哥......」薩克告訴浿坦。
「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是這樣的......」傑瑞絲聽到想回答答案,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答不出來......
「我想你真的認錯了!我先告辭了!」那個人說完就趕緊離開。

那個人真的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他的雙胞胎哥哥,傑瑞絲有個同父異母的雙胞胎,不過只有一個比較照顧她,那個就是另外一個他,雙胞胎的個性不同,一個喜好動態,一個喜好靜態。現在兩個人居住在不同的地方,一個離這裡比較近,一個則是離開這個國家相隔幾千哩之遠。一個已經結婚,一個已經離婚。傑瑞絲很少提起家庭是因為她不喜歡現在的這個母親,雖然她是她生出來的,不過父親依舊停留在「舊愛」的懷念印象中。


雷昏睡了過去,剛剛的戰鬥讓他幾乎喪失了體力,雖然剩下的族人已經不多,但也僅止於這個「村落」而已,他們其他村落還有同胞,因此,肯定會招兵買馬來救援他們,這村落已經不見半個族人,至少雷沒有看到,或者說他不知道;婦女、小孩好像全跑光了!沒見到半個身影。

一隻小狐狸舔舔他的臉龐,雷感覺有點難受,他突然醒來,趕走那隻狐狸,「喂!你在幹什麽?」那隻小狐狸嚇得跑走,雷醒來看看四周,只剩下幾乎「無人領養」的小狐狸們,「對喔......」雷想到什麽,又倒了下來。

雷馬上跳起身,「對!還有艾特、伊瓦。」然後跑向那兩個人的身邊。

伊瓦幾乎一動也不動,艾特也是。

「這兩個像死人一樣。」雷嘲笑他們。

小狐狸們一個個走了過去,看著雷。

巨獸還是豎立在那裡,外露出的那條腿很像不會動的樹幹,雷已經忘記有「東西」擋在前方,他只是專心看著艾特,一隻小狐狸用一隻尾巴朝著他搔首弄姿,雷轉頭一看,「幹嘛?我像是你們的主人嗎?」

小狐狸不答話,那隻被打倒在地的小狐狸也從屋舍中走了出來,看到四周靜悄悄的一片,只看見中央的雷在與小狐狸們對話,讓牠不解,牠走了過去。

「好啦!算我有愛心,收留你們吧!」雷其實不想這樣做,他當然只是想「利用」牠們......
「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幫我救回他們原來的模樣?」

小狐狸沒有答話,兩三隻不是跳上伊瓦的身上,就是在艾特的上方開始「施加法術」——唸咒語、秀出尾巴的光芒,還有不停地的揮動那十二條尾巴......

大約兩分鐘吧!那幾隻又他們身上跳了下來,癡情地望著雷。

雷則是看著兩個人會有什麽變化。


那一隻走過來的小狐狸,想說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變成他的寵物?其他人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