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Mario Sánchez Prada

雷醒來時,看見自己手腳被反綁,這次綁得更緊了,幾乎把他的手腕勒出一個痕跡。雷躺著看著四周,幾乎空無一物,「大概是怕我了吧!」雷不忘得意忘形,畢竟對他來說,雖然有小刀就是萬能,可是沒有小刀?沒關係,我是被訓練出來的戰士,就是得學會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中求生,尤其變成「戰俘」時。


一個族人走了進來,看他一動也不動的模樣,又走了出去,雷只是裝作昏倒狀態,他的眼角往上一看,可以看見那頭巨獸的一部份裸露在外,一邊在樹林部分被遮住了,「該不會是......」雷心想。

一隻小狐狸走了進來,大概要給他下蠱,族人會這樣做,要輪到小狐狸這樣做,除非碰到「法力高深」的傢伙才會請小狐狸上場。小狐狸口中唸出一段咒語,接著露出十二條尾巴,每條尾巴的末端都露出一個光點,然後突然集中起來,聚集在正中央,要準備下蠱給雷。

雷感應到不太自在,雖然他不知道那是什麽,但肯定「不舒服」。雷突然轉身,利用地上的摩擦力,往小狐狸的頭部踢去,小狐狸來不及反應,不支倒地,「我最不喜歡做我不喜歡的事,特別是長官叫我做的事!」

十二條尾巴露在外頭,只是呈現一直線,雷慢慢滑過去,看看這種小生物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尾巴?「奇怪?我還頭一次見到這麼多尾巴的狐狸!」雷用眼角持續往上看,往旁邊看,往下看,「他們是這樣考驗我的本事嗎?」雷轉動手腕,試著讓繩結鬆開一點,「他媽的!還真緊!」等到繩結慢慢有鬆開的跡象,雷利用固定房舍的柱子的銳利端試圖割開繩子。

部分柱子雖然是圓柱狀著,但不是每一根都呈現圓滑狀態,總有些參差不齊,雷就是利用這點順利割開繩子,「他媽的!手痛死了!」雷各用一隻手不斷搓揉手腕,撫平傷勢,動動手指,雷不想再待在這裡,反正首領已經被他殺了!應該也沒「大人」了,不過那一隻巨獸得要解決才行!

雷看著四周,直接走了過去,「喂!我在這!」雷輕點一下一位族人的肩膀,等到那個人反應過來,雷就直接把他重摔在地,「這簡單!」一個族人見到苗頭不對,也紛紛加入與他應戰,雷宛如如虎添翼,雖然沒有「武器」,或者只拿了三叉戟往族人身上一刺,用盾牌反擊,幾乎三兩下功夫就清潔溜溜。「好了!收工了吧!」雷看著四周倒地的族人,不是重傷就是死亡,最多就是昏厥。

「沒老闆就是這樣!」雷拍拍手。
「你又是誰?」雷看見一個身懷「重裝」的族人:盾牌、三叉戟還有其他不知道的武器。
「來吧!來吧!」雷揮舞手勢。

雷看見揮舞過來的三叉戟,立刻握住三分之一處,然後往前一推,再揮動三叉戟往他身上一打了過去,拿著盾牌來不及招架,也倒在一旁。雷撿起地上其他族人的三叉戟走了過去問:「你還想要幹嘛?」那個族人立刻拔出插在腿上的小刀往雷的小腿刺去。

「啊!」雷痛得大叫,然後立刻閃躲在一旁。
「我還沒給你一擊呢!你就先來!」雷氣得大罵。

那個族人倒在地上,雷氣得拔起盾牌往他的脖子旁邊大約差一點點的距離刺了下去。

「你只要動一下!你只是自尋死路,誰叫我累了!」

其他的小狐狸,除了被雷打倒在地的那一隻之外,全部也在外面看著雷,牠們不敢輕舉妄動,「很好!」雷跪坐下來,看著小狐狸們!「拜託!幫我救他們!」雷也倒了下來。


「我們還要過去嗎?」浿坦問在場的每個人。
「不了!我累了!」薩克說,畢竟這裡應該還有剩餘的藥物才是。
「我也是!我不想再吵了!」傑瑞絲坐在地上看著兩個人。

薩克後來也席地而坐,「你心裡還是對我有感覺吧!」他深情看著傑瑞絲。

「沒有!一點也沒有!」傑瑞絲的表情在疲倦與朦朧之間遊蕩。
「你們好噁心!」浿坦看到兩個人。
「接著要親吻是吧?愛情劇演了多少次!要親就親吧!」

正當薩克要把傑瑞絲的臉頰往他靠過去時,外面的聲音讓薩克有所警覺,薩克立刻起身往診所外面走過去。

「薩克醫生,你還好吧?」一位常客看著眼前的景象忍不住上前詢問。
「發生了什麽事?」
「我還好!有什麽事嗎?」
「還好?為什麽你的診所變成『這樣』?」他用手指指著這門口,這四周。
「喔!因為我診所舊了!所以要重新裝潢一下囉!」薩克笑笑。
「裝潢?我上次來,沒有什麽部分需要改裝啊?」常客認為這實在很奇怪。
「你何時來的?」
「上個月星期五時。」
「喔!那一次正好是我診所最後一次營業。」薩克繼續笑笑。

「不過......這也太......」他邊說邊被薩克的語氣急得想催促他趕緊結束這場對話。
「真的還好嗎?」
「你要不要進來幫忙?」
「不用了!我還有事。」常客揮手婉拒。

這時候,傑瑞絲從後面走了出來,看見薩克在與一個人對話。

「哥?」傑瑞絲認為那個人很熟悉。
「哥?」薩克聽到傑瑞絲對這個人喊哥哥很奇怪。
「你有哥哥?」薩克轉頭問傑瑞絲。

傑瑞絲走了出來,看見那個常客,「我不記得我有一個妹妹啊!」那個人回答。

捲頭髮,波浪狀,帶點棕色,臉上還有一顆特殊的痣,就在右眼睛的眉毛之間。

「小姐!你一定是認錯人了!」
「我沒有認錯!」傑瑞絲仔細看他的臉龐。
「跟我印象中一模一樣!」傑瑞絲激動地說。

浿坦聽到聲音有跟著走了出來,「怎麼回事?」

「她有一個哥哥......」薩克告訴浿坦。
「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是這樣的......」傑瑞絲聽到想回答答案,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答不出來......
「我想你真的認錯了!我先告辭了!」那個人說完就趕緊離開。

那個人真的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他的雙胞胎哥哥,傑瑞絲有個同父異母的雙胞胎,不過只有一個比較照顧她,那個就是另外一個他,雙胞胎的個性不同,一個喜好動態,一個喜好靜態。現在兩個人居住在不同的地方,一個離這裡比較近,一個則是離開這個國家相隔幾千哩之遠。一個已經結婚,一個已經離婚。傑瑞絲很少提起家庭是因為她不喜歡現在的這個母親,雖然她是她生出來的,不過父親依舊停留在「舊愛」的懷念印象中。


雷昏睡了過去,剛剛的戰鬥讓他幾乎喪失了體力,雖然剩下的族人已經不多,但也僅止於這個「村落」而已,他們其他村落還有同胞,因此,肯定會招兵買馬來救援他們,這村落已經不見半個族人,至少雷沒有看到,或者說他不知道;婦女、小孩好像全跑光了!沒見到半個身影。

一隻小狐狸舔舔他的臉龐,雷感覺有點難受,他突然醒來,趕走那隻狐狸,「喂!你在幹什麽?」那隻小狐狸嚇得跑走,雷醒來看看四周,只剩下幾乎「無人領養」的小狐狸們,「對喔......」雷想到什麽,又倒了下來。

雷馬上跳起身,「對!還有艾特、伊瓦。」然後跑向那兩個人的身邊。

伊瓦幾乎一動也不動,艾特也是。

「這兩個像死人一樣。」雷嘲笑他們。

小狐狸們一個個走了過去,看著雷。

巨獸還是豎立在那裡,外露出的那條腿很像不會動的樹幹,雷已經忘記有「東西」擋在前方,他只是專心看著艾特,一隻小狐狸用一隻尾巴朝著他搔首弄姿,雷轉頭一看,「幹嘛?我像是你們的主人嗎?」

小狐狸不答話,那隻被打倒在地的小狐狸也從屋舍中走了出來,看到四周靜悄悄的一片,只看見中央的雷在與小狐狸們對話,讓牠不解,牠走了過去。

「好啦!算我有愛心,收留你們吧!」雷其實不想這樣做,他當然只是想「利用」牠們......
「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幫我救回他們原來的模樣?」

小狐狸沒有答話,兩三隻不是跳上伊瓦的身上,就是在艾特的上方開始「施加法術」——唸咒語、秀出尾巴的光芒,還有不停地的揮動那十二條尾巴......

大約兩分鐘吧!那幾隻又他們身上跳了下來,癡情地望著雷。

雷則是看著兩個人會有什麽變化。


那一隻走過來的小狐狸,想說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變成他的寵物?其他人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