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赤裸的感覺

圖片來源:Max Charping

每次當我走到街上,然後看著廣告裡的明星藝人所代言的產品,尤其是明星夫妻一起代言的東西,例如尿布或者奶粉之類,然後我看著他們的寶貝孩子,不管是一個,兩個還是三個,是雙胞胎還是龍鳳胎也好,我在想,他們當初的孩子是怎麼來的?我是說,他們的性愛是怎麼產生的?


孩子是經由性愛而來——大多數是如此,其他才是體外受精,人工胚胎而來。明星藝人的性愛,與我們這些人的性愛有何不同?或者是說,當我們想像男藝人對自己的最愛的老婆產生交媾行為時,那是什麽樣的畫面?

只有人類的性愛是在「月黑風高」的日子裡進行......不是啦!是在隱藏的房間裡進行,若是家中有一個年長孩子,那麼第二胎的性愛行為要怎麼才不會引起小孩的注意,好奇地進入你們的房間問:「你們在幹什麽?」

明星藝人的性愛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我總是好奇著那些性愛行為的背後與我們這些性行為的差異——我是說那些皇室的男主人與女主人的性愛過程,甚至只是性器官的特徵,其實只是出於我們的想像的不必要,但話說回來,我們不但好色——總是想一窺全身赤裸著身體會是什麽樣,但也事實上,其實一種慾望投射遐想。

女人會想看看肌肉線條的飽滿,就像看到那會動的胸肌,總是讓人臉紅心跳,男人總是想看看那胸部的柔性線條,還有渾圓的臀部,以及修長的腿部,呈現該有的樣子,我們都是慾望的野獸,總是找人「狩獵」。

性擇總是說得很有理,一夫一妻的由來,解釋得很清楚,以人類來說,因為要取得最佳「基因」的保佑,所以就要展現最佳外在的象徵,像是對稱的臉型,健康的身體,以及充滿自信,陽光的笑容,樂觀的內在。所以,雄性總是取得雌性的同意,才能交媾,可是以靈長類動物來說,根本不在乎誰是誰的爸爸,倭黑猩猩就是其中一例,雌性的卵子就只有一顆,至於雄性的精子有多少個,哪一個最先到達,其實對牠們都沒有影響,因為扶養權還是來自雌性手上。

那人類的性擇是怎麼回事?過去可沒有自由戀愛這件事,至少,我們不會「談」個戀愛十年以上還不結婚。現代人少說一兩年就趨於穩定,就會著手進入禮堂,然而,三五年才走入婚姻,甚至幾乎不去找伴侶的單身族群們更是多得數不完(以成年人來說),我們不把愛情看得重的原因通常是現在離婚率高得只有一半,很多人擔心一件事:離婚。然而,結婚這種前提的事——其實尚未發生,我們就乾脆就認為自由的代價就是選擇一個人——至少我還能做回我自己。

當然,性愛已經沒有什麽「需求」,不過對於那些忙碌的藝人們,天天就變成追逐的話題,媒體的問題總是少不了問問明星的愛情八卦隱私,例如你跟某藝人還有聯絡嗎?感情如何?他/她要結婚了!你的心情如何?或者問,你們是假戲真做嗎?有傳聞這麼說?你們被狗仔隊拍到,是什麽樣的關係?對於各種明星藝人的這類類似的問題通常就是四兩撥千斤,草草帶過,不然就是說我跟對方「只是好朋友」,或者是說對方只是我的助理之類,或者是說這沒有什麽等等之類。不過,等到紙包不住火,我們其實也好奇著那些明星藝人的亮麗外表,其實與我們的差別就是他們大概有「優秀的基因」組合吧!

若是一名好萊塢的女演員因為全身赤裸照曝光,而顏面失色,而我們也該想想,她們的全身上下外表,其實跟我們沒有多大的差異,我們只是因為有了一個尊嚴的這樣的「角色」,而只想找縫鑽,不想見人,但也應該思索,大多數的社會因為有了一種人人要形象的這樣的裝扮之下,我們才會有一種人人要穿衣的文明景象,我說過文明社會就是我們多數人的包裝出來的「外型」——不只是衣著的外型,赤裸身體的外型,還有裝扮出來的外型,都讓我們像誰,而更像誰。

然而,這種讓我們扮前總統 A 像 A,扮前首相 B 像 B 的身著外型,但我們的文明體制下的一體社會也總是包裝得過火。想一想,現在的文明世界中,我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或者是問,當我們學著穿起衣著來,讓自己更有裝扮相時,我們到底成為了誰?

回到了性愛的話題上,男藝人大概是脫光了全身,至少是下半身,然後不斷挑逗女藝人的肌膚,從嘴唇吻到了敏感部位——胸部,頸部等等,然後不斷撫摸全身各處,刺激情慾的敏感神經,最後在一定的前戲之下,開始脫去了女藝人的下半身,開始交媾,然後保持傳教士體位,射精,最後累得躺在另一邊的床位。

這期間,男藝人大概可以聽到女藝人舒服的叫聲,然後不斷刺激陰莖摩擦陰道,產生抽拉的移動,使女藝人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這當然不是色情小說,而是真實發生的情節。如果不是這樣,兩位藝人大概也沒時間一天一體位吧?(做愛很耗費體力)

然後,第二個小孩,可能也是在氣氛佳的燈光中,然後在看得見彼此身上,再一次「表演」性愛,可能延續傳教士體位,或者狗爬式體位,當然,這不會是明亮燈光的臥房上所展現的,男女性愛最喜歡在那種忽隱忽暗的燈光下,「滲透」彼此,在一種你有情,我有意的情況下,開始熱吻,再一次展現完美高潮。

男藝人的陰莖與女藝人的陰道與我們這些男男女女們沒有什麽不同,只是一種好奇的投射遐想,好讓我們總是想了解那些運動明星或者超模之類的身體展現代表著什麽。


文明社會就是我們多數人的包裝出來的「外型」——不只是衣著的外型,赤裸身體的外型,還有裝扮出來的外型,都讓我們像誰,而更像誰。


人總是期望自己勝於別人某些地方,至少一個優點也好。然而,當我們看見光鮮亮麗的古銅色肌膚所擁有的形象代表之後,我們就有一種「要是我能像對方有___特色就好」的想法萌芽。我們總是嫌自己的某些地方不夠「美」,像是手臂、臉頰、鼻子、眼睛,臀部,還有胸部、身材等等,這種比較的投射之後,而總是讓我們認為文明社會所講究的完美樣子就應當是什麽樣的「黃金比例」。

媒體也佔了很大的比重,我們總是拿著整型話題作為藝人比較的前後對照比,或者我們看見了前所未有的大美女,原來就在某個巷弄內。我們對於美感已經有了一定的想法——這過去,我曾提過,也因此,我們天天「好像」就有資格批判他人應該長得什麽樣的比例才是「正確」的。

里約奧運的運動員就是其中例子,很多男女運動員的身材在網友的批判下,表露無遺,幾乎赤裸地人身攻擊。我們對於「黃金比例」這種存在迷思也很少改觀,至少「大多數」的人們都認為 1.1618 趨近於這值是「最好」不過,不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至少男女老少的外表之下,我們也會找一個看起來很「和顏悅色」的老年人作為一種美型代表,若是每一個人都是恐龍,我們大概也很難分辨老年化的雷克斯龍與年輕的雷克斯龍的美感在......?

外型不斷被包裝化,甚至白色也被說成沒有偏見,我們不斷在這種「渲染」之下,總是說成很有道理,很有一定的「現象」。事實上,我們的主張在每一層的堆疊之下,看起來如此五顏六色——是如此美麗——但也顯得沒必要——然而,單一顏色其實顯得單調之外,就是沒有光彩,至少沒有色度。

性愛是一種赤裸的生命課題,我們就算可以創造生命(我是說不含人工孕母、人工受體,單純地創造生命),我們還是不了解性愛本身的重要性,這不是像電影只有享受交媾的過程,達到高潮就好,而是應該是從前戲到整體的性愛旅程。好的性愛會讓夫妻快樂,偽裝的性高潮則是讓夫妻失和(英國心理學會這麼說的)。人體全身上下都是美,只是我們還在猜想,不斷發想,聯想,甚至去想像,不懂欣賞,還要比較,人類——作為人類的失敗之處,在於每對明星夫妻的全身赤裸景象,還是我們存於腦海中久留不去,至少媒體還會大呼小叫。


我們對於裸體沒有什麽,甚至可以全盤接受,但為什麽除了這種自尊受挫之外,有羞恥心之外,形象破滅之外,我們在乎的還有什麽?如果心理學家總認為天體營大不了,但我們為什麼還是要穿衣呢?女藝人的胸部與某一位女性的胸部有什麽不一樣嗎?男藝人的陰莖與某一位男性的陰莖有什麽奇怪嗎?穿衣這種失去了一種某種意義之後的我們,已經全然忘記了赤裸的真正體現如何了,至少我們穿著內衣上街都被異樣眼光看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