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延(續四)

圖片來源:Andrew Campbell 

隔天早晨,艾蓮娜睡在神使的懷裡,看起來就像父女一樣,柴火幾乎也熄了,昨日神使抱著一起痛哭,那種失去的感覺全部蜂擁而至,讓人難以掙脫,過去幾個星期以來,經過了紛亂、殺害以及摧殘,幾乎把這個大地弄得一蹋糊塗,簡直就像廢墟多年一樣,宛如從來沒有人居住在這裡,簡直是鬼城一片,內心累積的壓力情感一直無處釋放,狂亂,生氣好像全部蜂擁而上,告訴自己準備迎接「發瘋」的時代......


艾蓮娜微微地睜開眼睛,看著清晨的陽光刺落在她眼睛上,有點睜不開,她眼睛往上看,感覺依靠在誰的身上,轉頭一看,「我怎麼......」艾蓮娜摸摸自己的額頭,情緒還有些浮躁,沒有完全平靜下來,她起身看著神使也睡得可人模樣,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老爸才不會這樣呢!」她心想。

她轉頭一看,小女孩還躺在那裡,身體依舊「完好如初」,真令人不敢置信。血被冰封了,凍結在當下,身體好像從來沒有受到二度傷害一樣,讓艾蓮娜覺得真是不敢有這種事發生,「一天之後,這真是不敢置信。」艾蓮娜脫口而出。

神使感覺不太對勁,也起來了,他看見艾蓮娜在注視著小女孩,他走了過去,「對了!你沒有幫她取名?」

「有啊!她叫做沁。」
「意思是純潔,布凱因凱族的話來解釋。」

「沁,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對不起,我沒有能力保護你,讓你受盡這樣的日子折磨,我對不起你,我相信你已經在天堂過得快樂吧!相信你也應該聽到吧!」艾蓮娜把手放在冰上說。

「她就一直待在這裡嗎?」
「那隻鷹會幫她的!」
「哪隻鷹?」艾蓮娜抬頭看,卻沒有看見牠。
「哪裡?」
「那裡!」神使指著遠方的樹叢間的一隻鷹說。
「那裡!?」艾蓮娜瞇著眼看。
「我沒看到。」
「總之,你不必擔心。」神使一隻手放在她的肩膀說。
「是抓我的那隻鷹嗎?」
「你是被抓來的?」
「沒錯!我真不相信那隻鷹還會這樣做。」艾蓮娜說到被鷹抓到的經驗就感到氣憤。
「那你的運氣也太好了!」
「這可不像什麽好運。」
「不然你也來被抓一次試試看。」艾蓮娜繼續說。
「牠是守護神,算是......」神使想了一下,「一種牽動我們部落命運的生物吧!」
「牠的眼光很好,就挑選人來當『祭品』。」
「我是祭品?你在開玩笑嗎?」
「算是改變命運的人吧!總之,牠會給我們的一些方向,但不是很明確,不過到最後都會成真!」

「別鬧了!我是一個外人,怎麼可能會改變你們的命運?我又不是布凱因凱......」艾蓮娜話還沒說完,就被神使掩住嘴巴,「噓......你聽......」

「什麽?」艾蓮娜使命想說這句。
「快點!我們得先躲起來!」神使告訴艾蓮娜。
神使把艾蓮娜拉到樹幹一旁,靜靜地等待......


艾蓮娜看見一個宛如是獨角猛獸與多眼猛獸混合體出現在她面前......

牠的聽力很好,任何一點動靜都會引起牠的注意,視覺不過不發達,不過靠著強大聽力與嗅覺能力,要感應獵物不是問題,牠準備回「牢籠」休息,因為牠是夜行性動物。牠穿過樹梢,從樹幹一旁經過,艾蓮娜看得眼睛瞪得大大的,無法說什麽。

「呼!」神使說。
「這大概是我看到最大的蜥蜴了!」艾蓮娜說。
「牠不是蜥蜴,牠是覺獸,我們都是這麼稱呼牠。」
「你還好吧!」神使看艾蓮娜還無法平靜下來。
「先離開這吧!還有你不必擔心她。」神使對著艾蓮娜說。


神使拉著艾蓮娜往前走,離開「那現場」,艾蓮娜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又看見那女孩依舊原封不動,她的大腦還沒有清醒。


「呼!呼!呼!」艾維茲一路摸著牆壁往前走,利用腳尖的部分慢慢往前划行,洛爾以及海娜則是慢慢的小心地往前移動。

「你們還好吧!」艾維茲回頭問。
「還好!」
「我一點也不好!」兩個人同時回答,讓艾維茲聽不出原來的本意。
「你們說什麽?」
「我一點也不好!」
「還有多久?她不斷壓我肩膀!」兩個人又同時說。
「等一下!你們可以一個一個說嗎?」
「我為什麽又受罪?」
「拜託!我為什麽要帶這個人來?」兩個人又同時開始說話。
「你們應該互相幫助吧!我剛剛看你們蠻和樂的啊!」
「沒有!」兩個人的聲調幾乎同步。
「你們到底在幹嘛?連回答都一模一樣。」
「我哪有!」兩個人又同步回答。
「等一下!」艾維茲停了下來回頭看了一下兩個人,就看見海娜一直要騎在洛爾的身上,洛爾快要受不了。

「咕嚕嚕......」洛爾使命想浮出水面,但不斷喝了許多水。
「你不要一直壓我!」洛爾大聲說。
「可是......」海娜說。
「沒有可是,你不會游泳吧!靠著我!不要一直往我身上靠過來!很不舒服!」洛爾嚴厲告訴她。

「你放心!你不會溺水!」艾維茲看著海娜。
「嗯......」海娜想了一下。

海娜不斷輕靠著洛爾,作為一種支撐力,讓洛爾能夠帶她往前走,不過洛爾還是被弄得有點不是很舒服,艾維茲則是回頭繼續往前走。

「看來,還有一段路要前進。」艾維茲指著前方的水路,四處的牆壁,根本沒有上岸的機會,水裡的青苔、微生物悠遊自在,艾維茲的衣服濕得透徹,移動起來也有些不自在,洛爾的輕裝還顯得可以,海娜則是擔心自己的內衣褲會曝光,很難放得開,顯得扭捏。


那隻鷹從遠方飛了過來,來到了小女孩沁的面前,彎頭看了一下,又彎向另一邊看了一下,爪子不斷在冰塊上敲敲打打,好像要試探什麽,牠低下頭,用嘴巴輕戳一下冰塊,然後轉向另一邊,好像在用鳥嘴寫些什麽,接著牠起身,轉頭看了一下,又低下頭,繼續牠的「工作」。

那個部落沒有罷休,一個族人發現了那隻鷹在遠方有動作,拿起弓箭往那隻鷹射,在他瞄準的時候,後面有個族人在呼叫他,原來除了那一群族人被冰封住之外,其他的族人也出來找尋長老的下落,其中一人就看見牠,後面的族人也是其中一員,他告訴那個拿弓的族人說應該先回去報告才是,他認為應該先發制人才對,長老之外還有其他人會聚集,就是為了擔心這種事會發生。

那隻鷹感覺有異,突然查覺不對勁,用翅膀大力一揮,掀起一層冰霧,把這附近的樹幹凝結,那個族人沒有被「掃到」,不過冰霧已經前方的視線受阻,而他放下了箭,回去告訴領隊的族人。


小女孩依舊在那裡原封不動,不受到任何打擾,那隻鷹察覺等一下事情會不太妙,深深倒吸一口氣,往小女孩的身上吹去;接著,小女孩的雙腳底部慢慢的開始凝結成一塊乳白色的冰,像樹枝一般地往小女孩的頭部擴散;慢慢生長,慢慢往前伸展,樹枝般的冰就這樣圍繞小女孩,再加上附近的白色冰霧,從遠處看就像前方是「雪景」一樣美麗,只是不太「自然」。

那隻鷹轉身往另一邊的樹幹飛去,只留下小女孩一個人在那裡。


海娜一直想開口說話,因為一路上大家都靜謐不已,讓整個氣氛變得「詭異」。她忍不住了,「喂......」海娜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什麽?」洛爾回頭,「等一下!」艾維茲回答。

艾維茲往前游,「你們等我一下!」艾維茲轉頭告訴洛爾以及海娜。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洛爾想讓艾維茲停下來。

艾維茲加快速度往前游,結果真的大事不妙......

前方有一個轉角,大約六十五度彎曲,所以那三個人才看不見,水流聲很大,應該是說底部有暗潮,所以容易影響聽覺與判斷力,艾維茲用一手握著牆壁,阻擋在水流之外,因為前方有許多水流分岔,以及各種大岩石阻擋在外,那三個人宛如小螞蟻一般,很容易被「吞噬」......


三個人被水流往前推,小心看著前方的岔路,各種大小不一的岩石阻擋在外,還有可以塞下一個人的石縫等等,岔路奇形怪狀,簡直像迷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